小说李俨 杨洄《回到大唐当皇孙》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回到大唐当皇孙

小说:穿越

作者:欠五块钱

角色:李俨 杨洄

简介:穿越到大唐开元末年,皇帝怠慢朝政、奸臣当道、边疆战乱,我作为皇帝的嫡长孙必须站出来。怼李隆基、斗李林甫、惩杨贵妃、杀杨国忠、宰安禄山、提前制止安史之乱。我要让大唐盛世永不落幕,我要让日月所照,风雨所至,皆为唐土!

回到大唐当皇孙

《回到大唐当皇孙》免费阅读

开元二十五年,长安城安国寺东,十王宅里,太子府中。

李俨坐在庭院的胡床上,一脸郁闷的看着被暮色慢慢吞噬的终南山。

七天了!

穿越到大唐第七天,李俨才逐渐接受了眼前的一切。

七天前,他还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期末考试发挥失常,考出了自己学生生涯的最差成绩。

总分只比全省第二名高了50分。

奇耻大辱啊!

这让李俨很是失落。

闷闷不乐的他选择了看网络小说,借此来慰藉自己受伤的弱小心灵。

这天正在看《回到大唐当皇孙》这本小说,突然感觉一阵眩晕,然后便昏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就到了大唐国都长安城。

穿越成了同名的当朝太子李瑛的嫡长子,也就是皇帝李隆基的嫡长孙。

身份极其尊贵!

可还没来得及放炮竹庆祝,太子李瑛、鄂王李瑶和光王李琚就被贬为庶人,并于当日在长安城东驿被杀害。

“开局就死了父亲,还搭上俩叔父,坑爹啊!”

李俨苦笑了一声,真是怕死碰上送葬的──倒霉透了!

说起这三人被杀的原因,那真是豪门狗血,小说都不敢这么写。

话说那是一个月高风黑的夜晚,李隆基的宠妃武惠妃说宫中有盗贼,请太子、鄂王和光王进宫帮忙捉拿。

三个单纯男人正义感爆棚,勇敢拔枪,直接杀进宫,准备大战一场。

进宫后直接傻了,盗贼一个都没见到,禁军倒是黑压压一大片。

武惠妃给李隆基打小报告说他们造反。

李隆基还真信了!

三兄弟就此被团灭。

“这尼玛,奇葩啊!”

李俨摇了摇头,内心感叹道:“四个男人太傻太天真了,没听过张无忌她妈说‘越是漂亮的女人越不能相信’吗!”

不过现在李俨已经看开了,开心到飞起的接受了这个新身份。

怎么说自己也是皇帝的嫡长孙,虽然以后无法接近朝堂,但至少还可以做个富贵闲人,也是极好的。

收拾了下心情,李俨起身去屋子里搬出了板足案。

板足案是吃饭用的食案,案面为长方形,下面有两个足板状腿。

侍女们从灶房端出丰盛的餐食和美酒,整齐的摆在板足案上。

宦官们在庭院中放置一个火盆,然后往地上撒着草木灰,一直撒到了大门口。

李瑛被杀后,灵位设不了,没人敢吊唁,葬礼不准办,席不能摆,连唢呐队都不能请!

何其凄惨悲凉啊!

堂堂大唐太子,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消失。

上一个有这种待遇的人是李建成,在玄武门被李世民干掉的那位。

今天是李瑛的头七,李俨觉得自己一定要做点事情。

因为在他继承的记忆和前世学习的历史里,李瑛并无造反之心。

好人不应该如此!

而且他还是个很不错的父亲,行刑前还在叮嘱自己多读书,要照顾好妹妹。

“好香啊,阿兄,我要吃。”

忽见一个约莫五岁年纪小女孩从屋里跑了出来,双眼放光的冲向板足案,李俨急忙拽住她。

是李枝,李俨的妹妹,大家都叫他小荔枝。

小荔枝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被杀。

李俨蹲下身来,摸了摸小荔枝的脑袋,柔声道:“这些是给阿耶的。”

在唐朝称呼父亲为阿耶,大人,甚至是哥哥。

“好呀,好呀!”小荔枝开心的跳了起来,“阿耶今天终于回家了。”

“阿耶不会回来了。”李俨内心一阵酸楚。

他想起了自己前世的家人,这辈子怕是再也无法与家人团聚了。

穿越的太匆忙,连一声招呼都没打,大唐又没有手机和5G信号,人生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生离和死别。

“为什么啊?”小荔枝懵懂的眨着眼睛,“阿耶不要小荔枝和阿兄了吗?”

“阿耶……”李俨顿了顿,“阿耶他死了!”

刚说完,小荔枝就嚎啕大哭起来。

“我要阿耶,我要阿耶,你骗人,阿耶怎么会死!”

李俨回以沉默,伸手把小荔枝抱了起来。

不一会儿,李俨衣服肩膀处就被小荔枝的眼泪和鼻涕浸湿了。

马德,这大唐长安城风沙有点大啊,迷眼睛。

李俨的眼泪兜兜转转之后也在眼眶里决了堤。

宦官和侍女们见状,也纷纷落泪。

此情此景,谁能不为之动容。

他们对李瑛也是颇有感情,太子生前为人和善,对下人们多有关照。

还有一部分眼泪是为自己而流,因为等待他们的将是宦官流放剑南,侍女进入掖庭。

须臾,终南山就淹没在无尽的暮色之中。

一位宦官含着泪水道:“大郎,到时辰了。”

唐朝并没有明清时期那么严格的等级制度,称呼中也多有温情,关系好的都会称呼主人儿子为郎,女儿为娘子。

李俨点了点头,放下鼻涕泡有苹果大的小荔枝,交给旁边的侍女。

侍女架着小荔枝回屋。

李俨仔细整理了下衣服,然后跪在火盆前,接过宦官递过来的纸钱和火折子。

“轰”

纸钱在火盆中轰然燃烧。

李俨一边往火盆中放纸钱,一边哭喊着:“阿耶,来拾钱。”

“我会照顾好妹妹的。”

“在那边,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李俨拿起纸扎的梯子,放进火盆里。

“阿耶,你放心走吧,在天上好好的哦!”

众人皆跪地而泣,哭声响彻在太子府,划破了夜的寂静与无情。

“好感人啊!”

涕泗流涟的哭声中突然冒出一声刺耳的公鸭嗓。

众人循声望去。

一位身穿时尚绯色窄袖袍衫,头戴定制黑色幞头的中年人从太子府大门走了进来。

走近一看,他脸庞肥圆,五短身材,像极了某喜剧明星。

这厮完全就是癞蛤蟆穿大红袍──只可远观不可近瞧。

方才铺好的草木灰,被他踩的一塌糊涂。

“站住!”李俨警惕的站了起来,用力握紧拳头。

来人是驸马杨洄,武惠妃的帮凶,最大的那一个。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头七还来砸场子。

一声大喝,让杨洄一怔,显然是吓了一跳,他没想到平常懦弱寡言的李俨今天会胆大于身。

真是皮痒了。

信不信我削你!

缓过神来的杨洄鼻孔朝天,一脸不屑道:“圣人有令,前太子李瑛犯有谋逆之罪,不得祭奠。”

一名有眼力劲的老宦官急忙上前,弯腰说道:“杨公,我们没有祭奠,只是想着头七给太子殿下烧点纸钱。”

“臭奴才!”杨洄一巴掌把这名宦官打倒在地,“这里还轮不到你说话。”

李俨目眦欲裂。

杨洄走到火盆面前,将其一脚踢翻,在正在燃烧的纸钱上狠狠踩了两脚。

“畜牲!”李俨声音颤抖,挥着拳头,却被宦官紧紧拉住。

“哎呦喂,想打俺啊!”杨洄坐在板足案上扯了一个鸡腿,吃了起来,用指头指了指李俨,“俺能让你阿耶死,也能让你死。”

“碎怂过来,给俺磕个响头,俺饶你这蝼蚁一命。”

李俨看了眼被杨洄踢碎的火盆,蹙眉半晌,冷冷道:“好啊!”

“大郎,使不得啊!”紧拉他的宦官劝道。

“没事!”李俨用手拍了拍宦官肩膀。

宦官很不情愿,但又无可奈何的松开双手。

杨洄嗤笑道:“孺子可教也!”

李俨上前两步,膝盖朝地落下。

离地还有一寸的时候,突然从地上捡起一片火盆碎片。

使出洪荒之力,双脚在地上猛的一蹬,左手扬起,似猎豹一般扑向杨洄。

                           

原创文章,作者:欠五块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88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