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白笙,墨景云《离婚后,事业初恋双丰收》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离婚后,事业初恋双丰收

小说:现言日常

作者:滑肉

简介:一个离婚的农村女大学生白笙,为了发展家乡特产,拉动村子GDP,意外进入初恋墨景云公司工作。初恋因当初她的抛弃,而耿耿于怀,到处针对她,在两人互相切磋中,爱恋重燃。最终在初恋帮助下,白笙建立起了自己品牌的直播工作室,发展家乡经济,事业风生水起,爱情甜如蜜。

角色:白笙,墨景云

离婚后,事业初恋双丰收

《离婚后,事业初恋双丰收》免费阅读

CCA传媒公司

“好的,感谢您对我公司的关注,如果通过面试,我们会在两天内通知您。”

这是白笙今天听到最多的话,从那些面试官淡漠的眼神中,她早已看到了自己的判定结果。出了公司门口,白笙一口气干掉剩下的半瓶矿泉水,重重的呼一口气,接下来,硬仗才刚开始。

出租屋内

白笙正在专心复盘今天面试的情况,分析自己的优劣势,并把它记录下来。就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一碗刚泡好的泡面也被孤零零遗弃在一旁。

她抬起头,看着墙上贴着的一张A4纸,眼睛瞬间被“橘州村直播工作室计划”这个醒目的标题给定住,明亮的眸子渐渐变得有些许落寞。如果是按照现在的进度,要完成这个计划,恐怕只能是痴人说梦了。

橘州村是养育白笙长大的地方,很贫瘠,自然她的家境也好不到哪里去,因此,当她考上重点大学时,家里却无力支付学费。这时,幸得村长拿出全部积蓄资助了她,就盼望她未来有出息,能够造福乡里。

想创立一家直播工作室,很难,何况是一穷二白的白笙。但是想着对她信任的村长,辛勤劳作的父母,她不得不这么干。

橘州村本来是以批发蜜橘为主要收入来源,C城做饮料生产的刘总因为天灾导致厂房被泥石流冲垮,还出现工人伤亡等问题,损失惨重,中断了与橘州村的合作。因此,橘州村大批成熟的蜜橘,如果再找不到销路,就会自然烂掉,而橘州村村民包括白笙父母在内,这一年的收入都会打水漂。

“小笙呐,你在大城市呆得久,又是大学生,见多识广,你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能帮俺们。”

“你看,这么好的蜜橘,再没有买主,就烂了,唉!可惜啦!”

村长看着手中的蜜橘,很是痛惜。

白笙在脑袋里转悠了一圈,也没搜索到什么好办法。

正好,一只调皮的小花猫从白笙脚上踩过去,白笙看着自己脚上穿的鞋子,才恍然大悟。

“直播”

“对!直播!我们可以试一下直播卖橘。”

“come on,逆战,逆战来也,王牌要狂野 闯荡宇宙摆平世界 Oh……”

白笙被惊了一下,思绪迅速拉回。她看了眼手机屏幕,是个陌生号码,有些期待的点了“接听”按钮:

“喂,您好!请问是白笙女士吗?”

“是我”

白笙很激动,以为是今天面试的某一家公司,难道有戏了?

“您好!我是乐嗍乐总的助理小薇”

乐嗍?乐总?

糟了!15万!洋酒欠款!

白笙这才想起自己还欠了一个15万的外债。想到自己连工作都没有,唯一的存款6万,还是自己的嫁妆,现在除去房租,押金,生活费也所剩无几,后面还要直播,学习都要花钱。15万,卖了自己,都还不起,白笙想了想,只好采取迂回战术:

“薇薇小姐姐,你好,是这样的,那天我加您的微信,没有加上,家里出事,就给忘记了,要不”

“没事,您先加我的微信,至于欠款,等加了微信再说哈。对了,听乐总说,您有我微信的二维码对吧?”

“是的,那天在酒吧,我拍了照”

“那就好,再见!”

白笙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你说是催账吧,又好像对方没有那个意思,难道就为了加我微信?

这个乐总不会是看上了自己吧?白笙摇摇头。那就是婉转的催账,对,肯定是这样!

想多了也头疼,既然债主没有直接表明要账的心态,那就先把微信加了再说。

“叮”

墨景云双手离开电脑键盘,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冷峻的脸上挂起一丝讽刺的笑容。

“薇薇小姐姐,我是白笙,请通过”

墨景云通过了白笙的好友申请,继续废寝忘食的工作。

“叮”

“(笑脸)薇薇姐,我直接了当的给你说了哈,我现在暂时还不了欠款,我是真的没有钱(哭)”

“但是,等我找到工作,有了稳定收入后,定会还款的。分期付款可以吗?”

“薇薇姐?”“您睡了吗?”“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你,晚安!”

白笙见微信对方一直都没有回复,怕是自己打扰了对方,也就不再继续发信息。

“叮”

“给我一个绝对说服的理由”

白笙看见对方回复的消息,这语气,哪像刚刚电话里头那个温婉礼貌的小薇,本来有些困意的她,瞬间清醒了。理由,什么样的理由可以让对方同情我,并答应暂缓还款呢?

卖惨?对方是女孩子,同为女人,一定有共鸣的。

“我离婚了,净身出户,没有工作,3位数存款,没闺蜜,没朋友,父母唯一的蜜橘生意今年也黄了,薇姐,我好难(大哭!大哭!大哭!)”

离婚?还净身出户?墨景云一声冷笑,内心甚是解恨。

那天,要不是被乐嗍拉去OU酒吧,就不会看见她,也不会想起曾经与她的那段愚蠢过去。

OU酒吧

“放开我!”

白笙右手被一酒吧男子用力拽着,那男子表情凶狠,大放厥词要白笙赔他的酒。

“你知道这是什么酒吗?全世界都只有二十瓶。你打碎了,还想走?”

这个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这家酒吧的常客,叫马斯东。他见白笙长得不错,虽然打扮土了些,但是,与那些挥金如土的女孩子比起来,更有韵味。

白笙也不示弱,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她极力把打碎酒的责任推到马斯东身上。

但是,白笙就算口才再厉害,也不可能把打碎酒的事实颠倒。

马斯东喊来酒吧经理,并让他拿出发票证明此酒的价值。

1 2 3 4 5,5个零,前面一个6,60万!白笙的眼睛从来没有睁得这么大过,一阵眩晕过后,她故作镇定的继续与马斯东斡旋。

“唉,又一个丫头要被骗咯,你说这个马斯东到底干了多少缺德的事!”

酒吧一角,灯光暗沉,坐着两个英俊不凡的男人,开口说话的叫乐嗍,他一边感叹,一边转头看着沉默不语的墨景云。只见他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管喝他的酒。

乐嗍对墨景云的脾性也见惯不怪了,只是,他一早就注意到那条手链,正是白笙手上戴的那一条。

“那手链,仿佛在哪里见过?”

乐嗍自言自语着。

手链?墨景云顺着乐嗍说的方向,看了眼那女人,虽然隔得有点距离,但是他一眼就认出了她。她怎么在这?还戴着那条手链。

乐嗍见墨景云有些微妙触动的神情,打趣道:

“认识?”

“不认识”

对情场老手的乐嗍来说,刚才墨景云的情绪变化,肯定与这个女人有关系,说不定还是旧情人。乐嗍越脑补,越觉得刺激。

平时,墨景云如冰窖般冷而寡言,宛如一个怪人。难得见他常年如一日的脸上有起伏,有趣,有趣。

几秒不到,墨景云又恢复成往昔模样,在那里自顾自的喝酒。于是乐嗍想试他一试:

“不好,那女人晕倒了!”

墨景云刚把酒杯送到嘴边,歇了半秒,若无其事的继续喝他的酒。但在乐嗍看来,那半秒中的停顿,显然给了他想象的空间,莫不是这小子在伪装,不是都说,极力克制就是在极力掩饰吗。

要说自信,除了他乐嗍无人能及,他的第七感告诉他,这女人一定与墨景云有关系。于是,乐嗍把墨景云撇在一边,自作主张的去为白笙解决麻烦。如果把这么一个有趣的把柄握在自己手里,以后要捉弄墨景云这个冰块人,岂不是更有趣,哈哈,想想就兴奋。

帮白笙付了打碎的酒款后,乐嗍顺理成章的成了白笙的15万债主。在白笙主动加微信时,乐嗍“偷梁换柱”的把墨景云的微信给了白笙,并让白笙误以为是他助理的微信。

当墨景云从酒吧回去的那一晚,手机一直响个不停,看见有五六条好友申请,直接就把对方拉入了黑名单,因为他平日里最讨厌陌生人加好友,根本没看对方是谁。

次日,乐嗍打趣他,有没有收到白笙的好友申请时,他才知道,被他拉入黑名单的人竟是白笙。

作为腹黑的天蝎座种子选手墨景云,不仅有冷酷英俊的外表,还有一副傲娇的性格。即使他想加白笙的微信,也绝对不会主动的。

趁着和乐嗍吃饭的时机,墨景云随意问道:

“对了,上次15万的案子,回款收回来没?”

“那种超级小的案子以往不是都给新人练手的吗?你不是从来不过问吗?”

过了会,墨景云又开口问道:

“你手上那块15万的表,在哪里买的?”

“不就是在OU酒吧对面的太”

乐嗍觉得不对劲,这小子左一句15万,右一句15万。又把我引到OU酒吧,哼!还说自己不认识那女的,当我傻吗。乐嗍也不拆穿他拙劣的演技,在一旁配合着。

“不过,还真有个15万回款没有收回来,等下我让秘书去催一催。”

乐嗍故意把“催一催”三个字的语速拉得长一些,就想看看墨景云的反应。

不料这小子脸上却毫无波澜,神情自若的吃着他平日里根本不会动筷的香菜。

傻小子,没想到你也有伪装失误的时候,就让我这个兄弟助你一臂之力吧。

于是就有了助理小薇打电话的那一幕。

墨景云拉回思绪,看着手机屏幕,随后打了两字。

“自便”

自便?白笙看着微信里回复的信息,翻来覆去的琢磨这两字是啥意思。自便?那就是随便我怎么还咯。不过这语气,简直是一副不耐烦的模样。

唉,不管怎样,对方能够答应自己的请求,也算不错了。白笙很有礼貌的回复:

“谢谢,晚安(可爱)”

想着最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竟没有一件是好事。所谓一命二运三风水,看来自己的命不是一般的硬,白笙苦笑自嘲。

看着没有什么烟气的泡面,白笙有些心疼,虽然此刻没有什么食欲,但是,也逼自己把它一口一口的吃完。不然,又浪费了3块5毛钱,对不起快见底的钱袋子,更是对泡面的不尊重。

明天的4场面试,但愿有个好结果,白笙祈祷着。

                           

原创文章,作者:滑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42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