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天下:从做酒楼开始》碎叶云中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统一天下:从做酒楼开始

小说:历史

作者:碎叶云中

简介:一不小心,穿越成了南方大楚的九皇子。父皇不待见,母亲在冷宫,外公被抄家,我还被人砸了头。北方燕国蠢蠢欲动,西边凉国又虎视眈眈。十五岁的的九皇子在乱世中举目无亲,该何去何从?建酒楼、斗勋贵、灭门阀,看大楚九殿下如何在层层阴谋和算计下征战四方,一统天下。本书又名《一个只想开酒店的落魄皇子是如何被逼着一统天下的》,有点慢热,有点种田,有点日常,喜欢的朋友不要错过,不喜欢的朋友请手下留情。

角色:

统一天下:从做酒楼开始

《统一天下:从做酒楼开始》第1章 懵懂穿越免费阅读

家住金陵县前。

嫁得长安少年。

回头望乡泪落。

不知何处天边。

胡尘几日应尽。

汉月何时更圆。

为君能歌此曲。

不觉心随断弦。

—–《怨歌行》庾信

沙漠的风,干燥而冷冽。砂砾拍打着脸颊,干涩的生疼。一粒砂,是什么?一滴水,又是什么?刘宏宇的意识开始混乱,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不受控制彼此交织却又没有主次。他不知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只知道身体越来越冷,意识在逐渐模糊,而时间仿佛不再流转,这个夜或许会成为永恒。

那头狼已经在对面的沙丘上徘徊很久了,它并没有过来又或者离去,而是静静的看着他,仿佛在等待着什么。沙漠会有狼吗?这个问题已经无关紧要了,他正在迈向死神的国度,至于身后事—无关紧要了。

不甘么?也许。后悔么?绝不。刘宏宇的狠劲是藏在骨子里的,平日的随和与妥协极好的隐藏了内心的狠辣与决绝。自己选的路,就算荆棘遍地也要咬着牙走下去。后悔是最不需要的情感。来之前就知道这笔回报丰厚的生意危险重重,却还是义无反顾的走这么一遭,只不过,代价略微有些大,一条命而已。

都说一步错,步步错。也许那个黯然转身的夏天,就注定了今日会遭遇这场无法挽回的劫难。那些得不到的,守不住的,没有珍惜的最终将他引领到了这片沙漠。就算没有那一刀的背叛,他也很可能会在接下来的旅程中倒在某个十字路口。毕竟从一开始,他的心就死了。

多讽刺啊,呵!神经质般的笑了一声,紧接着笑意充满了胸口,他想大笑一场,却牵动了伤口,疼痛立刻代替了这一丝最后的愉悦。他张大了嘴,低鸣的嘶吼如同困兽,狰狞的表情却没有吓到那匹孤狼。狼的耳朵只是俏皮的动了动,又用鼻子嗅了嗅远处的水气。

腹部的疼痛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而缓解,反而越演越烈,刘宏宇右手捂着伤口,左手一遍遍敲打着地面,痛苦的呻吟演变成愤怒的咆哮,在某一时刻终于冲破某种不知名的桎梏,响彻云霄。

“嗷”徘徊的孤狼仿佛心有所感,一同嚎叫着。而就在此时,他感觉腹部的疼痛感在快速的消失,而一同消失的还有仅剩的生命力。

他的意识逐渐迷幻,而身体却在逐渐变轻。他感觉自己像是飘荡在空中,那头狼逐渐被甩在了身下,而天上的云却是越来越近。他试图去触摸白云,前一秒还远隔千里,下一秒却触手可及。他飘在空中,身在云层,眼神迷离,脑中奇幻,这好像有些不可思议,却又好像合情合理。一些身影出现在云中,高的、矮的、胖的、瘦的、熟悉的、陌生的、爱过的、恨过的,他们迷幻,他们又真实。他们身影虚幻、他们面目又清晰。

某些隐藏记忆深处的酸楚,某些沉淀心底的苦痛,此时此刻全部从心底喷涌而出,围绕着他、包裹着他、感动着他。而身边的云却又不像云,某个时空,某个身影在云端中显现,那是深情的脸庞,那是他忘不了的脸庞。而下一秒,那个身影居然对他开了口

“宏宇,要走了吗?”

刘宏宇被这句话瞬间惊醒,那种迷幻而陌生的感觉消失不见,双手双脚仿佛被电到一般,身体瞬间失去了平衡,向下坠去。他眼睁睁的看着云中的身影越来越远,而身体则坠入了无边的黑暗。。。。。。

天地是什么?时间是什么?爱情是什么?而她。。。。。。又是什么?

累,又或者说极度的疲惫。记得那些被噩梦折磨整晚后的清晨,才会有这种疲惫感,此时的感觉如同那时的感受被放大了一万倍。当意识逐渐回归,刘宏宇开始感受到了其他,手脚酸涩,嗓子干涸,眼睛肿胀,整个身体虚弱到了极点。更要命的是头疼欲裂,混沌难明。努力甩甩头想要恢复意识,这个糟糕的决定不仅没有缓解疼痛,反而增加了眩晕的恍惚感。瞳孔没有焦距,眼前都是幻影,他只觉天旋地转,胃中的酸水也跟着涌了上来。

“哇”刘宏宇完全依靠身体的本能才在呕吐前的一瞬间趴在了床沿上,尽管避免了吐一身的尴尬,但胃部的痉挛还是让他难受至极。呕吐的感觉并不是很好,却神奇般的让脑子不再混沌。当意识逐渐回归,大脑开始思考时,他才悚然一惊,我—-不是死了么?

他开始环顾四周,紫檀的木床,大理石的地面,至于什么芙蓉帐青花瓷熏香之类的他根本就不认识。什么情况啊?许多他不认识的摆件和装饰,环绕在四周,这些东西在电视剧里看过,而更多的则是在博物馆中才会有。刘宏宇努力的思索着哪个古城会被保存的如此完好,若真有这样的地方他一定会猛发朋友圈到处宣扬。光是身下这古董木床就价值不菲了吧,这到底是哪呢。。。。。。?

刘宏宇处于失神状态,聪慧的大脑已不知如何判断当前的状况。正在大脑死机的同时,一宫装少女端着木盆额额诺诺推门而入,看到侧身半起,眼神空洞的刘宏宇时,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哎呀”惊叫出声,木盆掉到地上激起半屋的水花。

被水花溅到的刘宏宇打了一个激灵,眼神终于恢复到了清明。

“殿下醒了”宫装少女经过初时的慌乱,立刻恢复了镇定。来到床前,弯下腰,一边给刘宏宇轻轻拍打背部,一边柔声细问。刘宏宇不知少女为什么要拍打他的背部,记得一般都是病人剧烈的咳嗽后才会有这种服务,自己也没这症状啊。他盯着宫装少女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张了张嘴,万般言语只化作一句轻飘飘的询问“请问,你是?”

少女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殿下不认识小楚了么?”看着刘宏宇依然询问的眼神紧接着问道“殿下可还记得自己是谁?”

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刚刚遭遇到人生变故的刘宏宇不能不多想一层,电光火石之间他决定先装傻。于是他只是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声,接着又做沉思状,最后痛苦的摇了摇头。少女见殿下这般表现,心一沉,对床上陷入思考状的刘宏宇说“殿下无需担心,婢子这就去请太医”。

少女来的时候额额诺诺,走的时候却是雷厉风行。本来还想装傻的刘宏宇,却真的傻了眼。涉世未深的少女他还能套一套话,但要是叫来一大帮人,他还如何自保?少女急步出门,在院门口跟什么人低低说了几句,便不见了踪影。刘宏宇心急的想喊她回来,以至于都没注意那少女口中的“殿下”是何意?

这年头有钱人喜欢在家里摆旧家具很正常,女孩喜欢穿汉服也正常,但他明明在沙漠里流干了鲜血,却好端端的出现在了这里就不正常。他双手撑起身体想要起身,但却忽略了身体的虚弱。凭借一口气支撑起身体后,双手瞬间就没了力气,脑袋直接就向着前方砸去,而此时的他又是在床沿。他眼睁睁的看着地面与脑袋的距离越来越近。“碰!”的一声,脸着地,声音还很大,有一种万马齐鸣的磅礴感。昏迷之前,隐约看到一个黑影从门外闯进,心里却莫名其妙的想到“这回可丢死人了”接着便陷入到了无边的黑暗中。

此花此叶常相映,翠减红衰愁杀人。

六月的荷花已开满湖面,随风摇曳颇为壮观。此地名曰揽月湖,位于皇宫御花园。在刘宏宇看来,这就是一个大点的池塘,却不知为何竟敢冠以湖为名。沐冠而猴啊,刘宏宇不知这成语应不应景,随口而出。

“殿下,什么叫沐冠而猴”问话的名曰陈小六,他的护卫,年方十七,机灵懂事,活泼好动,那日刘宏宇一头撞到地上,第一个冲进来的便是他。此时的二人正围着揽月湖慢跑,二人挺惬意,氛围却很奇怪。只因园中不止二人,还有守班的侍卫,穿梭的宫女,偷懒的太监。。。。。。

“唉!又来了啊”守门的侍卫悄悄对旁边的同伴说道。

旁边的侍卫看了一眼晨跑的两人低声回道“怪可怜的,被人暗算,陛下却不闻不问,躺了月寻有余,听说佟公公已经开始筹备后事了。不成想还真醒了。本想着皆大欢喜吧,偏偏又得了失魂症,珍妃哟,怪可怜的”

“可不是么,爹娘不认识了,连自己名字都不知道,那这十多年不就白活了么”

“也不见得,这些年九殿下过的什么日子宫里人大都知道,忘了说不定是好事。以前的九殿下总是眉头紧锁,胆小怕事。现在你看看,有说有笑的,完全变了一个人”

“你还别说,还真是。说不定啊,这是珍妃娘娘这些年礼佛行善积下的善缘”

“道家怎么说来着,一饮一啄皆由天定,说不定这次九殿下因祸得福呢”

“这是佛家说的吧”

“哎呀,你别管谁说的,反正看现在九殿下的面相是个有福之人”

“你什么时候懂看相了?”

“。。。。。。”

刘宏宇不知别人因为自己正在抬杠,问小六道“仲堪他们该回来了吧”

陈小六没心没肺道“是啊,算着日子今日也该到了,老大走时殿下还在昏迷,现在看到殿下生龙活虎还不知多高兴呢”

刘宏宇笑着说道“那咱们就吓他们一跳,你去看看吧,他们若回来了,就去吩咐厨房备桌酒席,咱们今天一醉方休”

陈小六答应一声就飞奔而去,他已经闻到酒香了。

望着陈小六远去的背影,刘宏宇脸上的笑容逐渐被愁苦取代“哎!乱世啊”

                           

原创文章,作者:碎叶云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4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