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灵韵,郑问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在玄幻当播音员》最新章节

小说:我,在玄幻当播音员

小说:玄幻

作者:秋十九

简介:秋木是一名播音员。唐诗宋词,诸子百家,奇闻轶事。老庄太古大能?孙悟空最强妖仙?“据悉,在北叠南山的一座道观中,已经成功的发现了冲虚传承,据悉,道观内不仅有冲虚传承……”随着他的名气越来越大,总有人打听他的消息,推测他的来历…“诡铜居士参衍天机,网罗造化,真是神人潜卧,人仙幽居…”“老夫只有一个愿望,再听一次诡铜居士讲那太古遥远之事。”说出来你们绝对不信,我,我竟然无意的发现了诡铜楼…

角色:苏灵韵,郑问

我,在玄幻当播音员

《我,在玄幻当播音员》免费阅读

小城。

清晨,小城的风景总是别致,淡雅。

鳞次栉比的房屋犹如龙蛇,弯弯曲曲的有几里长。道路两旁种植着乔木,绿树成荫,由于骄阳初升,街上行人寥寥。

远离繁华大街的一座小楼前,一位少年正在迎着朝阳的清辉朗读着什么。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徙于南冥……”

这正是《南华真经》的内容,也正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庄子》。

正在朗诵逍遥游的这位少年,是一位穿越者,名字叫做秋木,穿越至这个玄幻的大陆已经几个月了。他顺便的觉醒了一个系统,这个系统的名字叫做“播音系统。”

顾名思义,言简意赅,说穿了,只要是每天播报便可以完成系统任务,获得系统奖励,增加修为,但有一个前提,必须要有人听他的播报,才算完成任务。

由于之前学的专业是土木工程,和播音主持根本不搭边,平常对播音主持也毫无兴趣,这便导致了他对于播音一窍不通。因此,这几个月,根据系统给的教材,秋木苦练发音,学习播音主持的说话方式,腔调,气息,共鸣,咬字,每天早上都要起来练习朗读一篇名作。

纵然前世学习成绩很差劲,也特别不热爱学习,但幸好有系统,可以查找到他想要读的文章词句。

他每天清晨都会早起开嗓,读几篇文章,然后进行播报,给这个小城里的人听。

通过系统,他亲自制作了十个诡铜盒,也就是类似前世的播音机,然后送给小城里的人,每天早上八点,他都会准时播报,让这个小城里的居民收听他的演讲。

距离八点还有半个小时。

当然,由于这个玄幻大陆只有十二时辰,八点,实际上是辰时过半。

为了能够更好的播报,打响名气,他将自己所住的小楼更名为“诡铜楼”,因为他诡铜楼出品的诡铜盒而得名,他自己还给自己起了一个雅号,叫做诡铜居士。

时间快要了,秋木走入诡铜楼。

诡铜楼里的一切都是他利用系统布置的,有一个专门播报的地方,也就是播音台,他每天都要播半小时。

此刻,骄阳已升,小城的街道上,行人已多,来往如织。

人来人往的身影中,有两个修士打扮的男女。

男子玉冠束发,衣冠楚楚。

女子羽衣轻纱,雪柳玉靴。

猛然看去,不似凡人。

“师尊让我们些采购米粮,借着这次机会,可要好好的逛游逛游,这枫叶城,距离我们妙月门算是比较远的距离,要不是师姐说,我都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说话的男子叫做郑问,是妙月宗的弟子,年方十六,今天和他的师姐苏灵韵一起出门采购米粮。

“你不知道的多着呢,这枫叶城历史悠久,可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好地方,只是师尊吩咐我们的事情,我们不可耽搁,购置完米粮和一些用品之后,应速归去。”

苏灵韵的目光瞥向路边的一个胭脂珠宝摊上,露出短暂的笑容。

如今她正是青春年华,对于胭脂水粉,珠华宝饰,很是在意。

“知道了……”郑问唉声叹气的说,看到苏灵韵的所看的东西时,笑道:“师姐还是少看些胭脂水粉,因为你不涂粉墨,铅华不施,也是姿色过人,不容置疑的妙月宗第一美女。”

苏灵韵哪里还有心情听他说话,跑到了摊子前,像个小女孩似的激动的东看看,西拿拿。

“师弟你看,这个玉镯子,倒是真好看。”

“是呀,师姐戴上肯定相得益彰,美丽更佳。”郑问言不由心的说。

虽然郑问之前确实说的是实话,苏灵韵柳眉凤眼,高鼻朱唇,绝对是一个标志的美人胚子,只不过,二人自小一起长大,说美丽,也没有那么美丽了,更何况,他很厌恶苏灵韵把银子花在打扮上。

毕竟是穷苦人家出来的,有过一段吃不饱,有一顿没一顿的生活,他的父母都是没有粮食吃饿死的,因此他很反对把银子用到吃以外的其他地方。

在他看来,银子,只是用来填饱肚子的。别的,都是奢侈。

只是他的想法并不好意思说出来,苏灵韵喜欢看,他只能在旁边等待着。

这时,一个陌生的,古怪的声音忽然从附近传了出来。

“夫道者,覆天载地,拆八极;高不可际,深不可测。包裹天地,禀授无形……”

“嗯?”

那个声音吸引了苏灵韵和郑问,使他俩同时朝着声音的来源寻去。

那是一个古怪的盒子,被放置在小摊后的架子上。小盒子竟然发出陌生男子的声音,而且所言的,是玄妙难解的“道。”

那个盒子正是秋木的诡铜楼出产的诡铜盒,他正在诡铜楼里朗读《淮南子·原道训》里的内容,讲解的是关于什么是“道。”

道是他穿越之前,华夏民族认识自然的一个哲学用词,是事物运行的轨迹,变化运动的情况,是宇宙的根本规律,无数的书籍都解释过“道。”

但是,这个时空是没有《老子》《庄子》《列子》《淮南子》……对于道的认识,亦不相同。

“这是个什么东西?”郑问好奇的看着那个盒子,问摊主。

摊主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瞥了一眼铜盒子,露出嫌弃的表情。

“你说这个呀,我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我们小城近来出现了个怪人,叫做什么诡铜居士,非要送我们这个玩意,说什么叫做‘诡铜盒’,让我们每天早上听他讲话,真够烦人的,说的什么,跟说天书似的,我们是完全听不懂,真想把这个扔了,要不是看在这个盒子挺美观的份儿上,加上那诡桐居士人还不错,否则,我早扔了。”

“真是个奇妙的东西,和传声法器似的。”苏灵韵笑道。

妇人问道:“姑娘你要吗,要了你拿走,分文不取。开始我也觉得挺奇妙的,盒子竟然还能讲话,认为是个宝贝,谁知道,它只能讲话,尽是说些听不懂的东西。”

“师姐,这个你要了,也没什么用啊。”

郑问对这个什么播音盒嗤之以鼻,要是个女子的声音也就算了,男子的声音有什么好听的。

“虽然听不懂,但总觉得玄而又玄,好像很有道理似的,但又不知道哪里有道理。”

苏灵韵拿过盒子,只听里边还在讲着什么,断断续续的,讲上几句,便又停了下来。

“我看啊,妖言惑众罢了,那诡铜居士,应该不是什么正派人士,绝对是歪门邪道。”郑问冷哼一声。

“不,我倒是觉得挺有意思的,对不对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家有探索精神。”苏灵韵鬼使神差的说,她自己也讶异自己为什么会替诡铜居士说话。

这个素未谋面的人,竟给他一种莫名的亲切感,仿佛遥远的过去便已相识。

郑问双手掐腰,没有一点修士的形象,说道:“依我看,充其量只是一个大胆狂徒,虽然没听懂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他刚才提到了‘道?’他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妄言‘道’?要不是没时间,我非要去教训一下那个狂徒不可。”

郑问虽然修炼天赋不算太佳,但说大话的本事可是很了得,平常吹嘘起来,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不可,说不定是高人在此隐居。”苏灵韵蹙起柳眉,凝重的放下诡铜盒,她不打算要这个盒子,因为她有别的打算。

“高人?别逗了行吗,这种小城会有高人?”

“正所谓山高未必有仙居,潜渊何妨游龙盘,要不然,我们去见一见那个诡铜居士,说不定能结个道缘。”

苏灵韵说的好像跟真的似的,其实她心里一点也不觉得诡铜居士是什么高人,她只是好奇罢了。

“我倒是也挺想见一见这个家伙的。”郑问带着讳莫如深的笑容,轻咳了两声。

                           

原创文章,作者:秋十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3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