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放下那只兔子》还末死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顾明江,小环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乾隆,放下那只兔子

小说:历史

作者:还末死

简介:顾望在乾隆初年一觉醒来,成为一名富农家的独子。母亲刚刚去世,族长对其家产虎视眈眈,王朝正在国力鼎盛期,大洋对面的美利坚合众国将要成立,第一次工业革命也即将开始。大洋上行驶着西方国家的舰队,殖民者在全世界掠夺一切能看得到的资源。而这个民族,还在天朝上国的美梦中沉沦。作为一个普通人的顾望,在现实的危机,和菊花套电钻的威胁之下,硬着头皮开始画地图。

角色:顾明江,小环

乾隆,放下那只兔子

《乾隆,放下那只兔子》第1章 吃绝户免费阅读

“你们大房不要太过分了,夫人刚过世,顾望这孩子还躺在床上出气呢。”

说话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穿着江南农民普遍穿着的对襟粗布短衣,戴着顶乌毡帽,一脸的愁苦。

他身后站着的一群人,也跟他相似打扮,一伙人都是一脸的忿然。

对面站着的那群人,一眼看去,就显得有富贵气多了,大多是青布长衫,外面还罩着马褂。

领头的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男子,保养得还不错,白白净净,肚腩微微凸起。

“我说顾七,顾望这孩子都昏迷半个多月了,连他娘都被他克死了,你还想要护着他不成?”

说话的男子,正是顾家大房当家人,顾氏族长顾明江。

作为顾氏首富加族长,长期颐指气使形成的气势发散出来,碾压顾七这种农民自然是轻轻松松。

顾七被对方的气势一压,腰就有点弯了下来,但还是没有放弃:“克不克的我不管,我只知道,这家人没死绝,你们就要搬他家东西,收他家田产,说到那里都说不通。”

顾明江脸色阴了下来,突然想到了什么,冷冷一笑:“你如此卖力,莫非你和顾家那刚死的娘子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顾七一听这话,脸色大变。

顾明江这话太歹毒了。

他是顾望家佃户,平时不可避免要和主家打交道。

和顾家娘子年龄也差不多,顾家娘子守寡十来年,这话要传出去,不光顾家娘子在地下都要受辱,他顾七也是有家有口的人,这叫他以后怎么做人?

“族长,这种话可不能乱说,我和顾家娘子清清白白的。你这话传出去,整个顾家都要被十里八乡的人说闲话。”

顾明江一听,知道这话说得有点过了,顿时恼羞成怒起来:“那你就不要挡在咱们面前,再这样无理取闹,小心宗法伺候。”

在农村,宗法大过天,顾明江抬出家法来压他们这些旁支,他们也别无他法。

顾七一伙人对视了一眼,默默挪开了挡在顾家大门前的身体。

“都进去给我搬,给那个病秧子留床被子盖着就行。

反正他也活不久了,房子等他死了咱们再来收,到时候用来做族里开会的会场用。”

顾明江手一挥,他身后的那群长衫短衣就如同土匪一般,涌进了顾家的大门。

“不行,这都是少爷家的东西,你们不能搬。”

顾七认得这个声音,这是少爷身边那个丫环小环的声音。

“臭丫头,滚一边去,过几天等顾望死了,就把你卖了,看你还嘴硬。”

接着传来的,是“啪”的一声脆响,不出意外,应该是巴掌扇在脸蛋上的声音。

很明显,是有人对小环一个十来岁的小丫头片子,都敢于阻拦自己,大为光火,对她动手了。

顾七等人急得跳脚,却又毫无办法。

他们这辈人,从记事起,家里就是佃的顾望家的地。

顾望父亲在外行商,被土匪劫杀之后,整个家都靠着顾家娘子支撑。

农村三年一小灾,五年一大灾很正常,大家都承过顾家娘子的恩情,如今顾望家有难,他们却无能为力,心急如焚却又无可奈何。

顾明江在族内向来霸道,他们又只是顾望家的佃户,如何与顾明江这种人物斗?

“哎,可惜少爷没能考个功名,即使只考个童生,他们又怎么敢这样大胆?”

顾七背后的顾阿水低声叹道。

顾七没有搭理他的废话,只是盯着那些兴高采烈的将顾望家的床,梳妆台,柜子,衣物等各种财物往外搬的人。

“臭丫头,滚开,不然再扇你一耳光!”

院里传来的声音显得如此粗蛮又霸道。

接着传来的,是小环惶恐中带着疯狂的哭叫声:“少爷还活着,你们谁敢抢我们的粮食和锅,我就一刀砍死他!”

“贱~婢~~~~”

骂声被顾明江拦了下来:“行了,行了!都是顾家人,闹得太过了不好,传出去说我们欺负人,就先给他们留着吧,看他们能吃几天。”

二三十人,搬一个一两百平的小院的东西,根本花不了多少时间。

这些人也没多看顾七他们一眼,各自将东西搬到院子外面,开始仔细的摸索起来。

所有的家具,连夹缝都没有放过。

所有的衣物,也是从里到外,仔仔细细的一点点捻过。

“都没有找到吗?”

发问的是顾明江。

他的脸色明显不好看。

顾望家搬出来的这些家具衣物什么的,他根本看不上,那是分给大房其它人的福利。

他的目标是房契地契,结果这么多人,将整个顾望家都找了不下三遍,愣是没有找到。

五十亩上好的水稻田,在江南可是值一两千两银子,这两进的院子,也全部是青砖盖成的,随便也能值上百两,顾家在绍兴府还有一个小杂货铺,这可都不是小钱。

“所有的地方都搜过了,连那个病秧子身上我都摸过了,确实没有。”

答话的是顾明河,顾明江的二弟。

旁边的三弟顾明湖皱了皱眉头:“会不会是藏在厨房里?不然那个臭丫头为什么拼命的拦着我们,不让我们进去?”

顾明江脸色一变,又想起院里那个小丫头,拿着把菜刀站在厨房面前,要跟他们拼命的绝然表情来:“来两个人,找几个叉子,把那个小丫头叉住了,进厨房去找找。别动她的大米和锅。”

吃绝户没问题,提前几天吃,也不是什么大事。

但真要是因为吃绝户,把人家饿死了,好说不好听呐。

他们顾家还是要脸面的家族不是。

反正几斤大米和一口铁锅也值不了几个钱。

不动她这吃饭的家伙,想必十来岁的小丫头,也不会狠下心来跟他们拼命了。

毕竟菜刀扔出来也是能砍伤人的。

谁知道小丫头根本不相信,他们这伙人保证不动她的粮食和铁锅的承诺,只是拿着菜刀站在厨房门口,一副谁要上来就跟谁拼命的架势。

顾明江也无奈,只得强令两个手持木叉的佃户上前,用叉子将小丫头叉住。

谁知道小丫头精明得很,看出来他是领头的,手里的菜刀“呼”的一下,就朝他扔了过来。

要不是二弟顾明河眼疾手快,拉了他一把,他差点就被小丫头飞过来的菜刀劈在脑门上了。

“狗东西,给我把她锅给砸了,大米也只留十斤,让你跟我作对!”

一群人在厨房里翻找了半天,除了砸了个锅,收走了大半袋大米,什么也没找到。

“算了,无非就是到时候麻烦一点,咱们先走。”

有地契房契,事情当然好办;没有也不是难事,只要等这个病秧子死了,到时候到县上塞点钱,一样能弄到手,左右不过多花点银子的事,麻烦一点而已。

折腾了这大半天,顾明江也有点累了。

等到两个佃户将手中的木叉松开走人,小环小小的身子再也撑不住了,直接软到了地上,眼泪滚滚而下:“少爷,你为什么还不醒来啊?”

                           

原创文章,作者:还末死,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3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