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庭破碎,我在人间封神最新章节,李缘荔,宋耽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天庭破碎,我在人间封神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在下逸子

简介:南洋是百年后第一位接受传承的神,他自以为是人间最后一位神祗。“不要再挑战我的底线,你的招数尽数使来我也能招架住。忘了告诉你,你的伤害对我无用,人间的规则对我无用,我知晓人间会发生的任何事。因为"我是神。”

角色:李缘荔,宋耽

天庭破碎,我在人间封神

《天庭破碎,我在人间封神》免费阅读

狂躁的风雨中飘荡着几艘渔船,渔船此刻被巨浪掀飞,船杆被折断,船身裂了几道口,开始疯狂进水。

中年人勉强的站在甲板上,手费力的拉着船帆想要把它收下来。可是风雨太大,巨浪拍打着船体,老人猛地使劲,整个人却被船帆带飞起来。

第一次被中年人带出来的青年无助的看着中年人,他努力伸出手试图抓住被船帆带飞的中年人。终于有个机会他抓住了,青年大喊:“爸!把手给我!”

中年人扯着嗓子吼:“你他妈干什么!快松手!”

青年说什么也不松手,只是使劲的拽着中年人的衣角。

中年人终于松了手落到甲板上,中年人又急又气,想伸手打青年却又无奈地放下。

铁质的甲板又裂开一道口子,两人慌张的跑进船舱。第二层船舱已经被海水注满,中年人急忙去看救生圈,已经干瘪了。不知道哪来的尖锐物把它完整的剥成两半。

巨浪滔天,乌云黑压压的沉下来,电闪雷鸣,骤雨未停。

中年人颓废的坐到甲板上无力地说:“完了…”

忽然风雨停了,青年疑惑的看向天空。漆黑的云层里站着一个少年,少年看起来只有十多岁,却让人觉得亲和异常。

“爸…”青年说,站到中年人背后,紧张的看着空中的人。

少年一挥手就将云层拍散,紧接着他的身体摇摇欲坠,青年好像听见少年说了一声:“不好”就直直的朝渔船坠来。

破败的渔船根本接不起少年坠下来的冲击,直接四分五裂。少年昏迷不醒,直直往海底沉去。

中年人把青年推上木板,嘱咐他:“别动,就在这里!”随即转身去救少年。少年下沉的速度非常快,中年人抱着渔船的一块甲板深吸一口气沉了下去。

几分钟后中年人抱着少年的身体上了木板,呼叫就近的船只赶来救援。

几人上了船,另几只渔船的主人过来看,问道:“这就是刚才现在空中的少年?”

中年人点头,满脸兴奋的说:“这就是我们要寻找的仙人啊!”然后他一指船的另一边,微光熹微勉强能看清前面的事物:所有的海水倒灌进一个洞穴里,洞口的周围摆放着船只残骸,锈迹斑斑。

这里是世界尽头,是中年人他们此行出来的目的,这里同样也是地狱入口。

渔船赶紧往回走,咱们要摆脱洞穴的吸力。中年人拍醒少年:“救命恩人,我叫高戈,这是我儿高泰白,您叫什么名字。”

少年摇了摇头,终于在沉寂的记忆中找到两个字:“我叫南洋。”

船只终于摇摆着回了港口,旧的新的船只都停放在这。但是南洋却不在了船上,在中途的时候他就跳入了海里,向着一座孤岛游去。

高泰白看着游远的南洋,疑惑地问:“他是什么人?为什么不跟我们回去?”

高戈望了一眼南洋去的方向,记住了他的模样,说:“他是神仙,是我们的救命恩人。若还能遇见,我要你拜他门下,你妹也一起。”

“是!”高泰白恭敬拱手,跟着高戈上了车。

……

海关打捞起一个偷渡客,目前关在拘留所,这是一个很奇怪的家伙,无身份证明,不知国籍,模样倒是十分清秀,且说着流利的普通话。只是他很不喜欢说话,尤其是一副老成的语气,让警员宋耽气愤不少。

“告诉我来中国的目的,这样你可以少受点苦,较轻情节还可以遣返回国。”

“没有目的,只是回家。”

“那你说说家庭住址?”

“海思镇涌泉路186号原璃小区八栋三单元六楼6-025。”

宋耽一惊:“竟然知道原璃小区,怪不得如此有恃无恐。”

“身份证号。”

“******************”

“稍等,我去查询。”宋耽离去片刻后回来了,他恼火的将平板拍到桌上,“你到底是谁?!你说的身份证号已经注销!在一年前,南洋的父母已经向公安局提交南洋的死亡证明,南洋早就死了!”

南洋沉默不语。

宋耽非常恼怒,这个家伙身出现的地方都很不可思议。南洋被发现时正在南海的深海区里畅游,那里离最近的海岸足有三十海里,距离那里最近有人居住的海岛也有十五海里!

“我就是南洋。可以的话,请通知我的父母,他们可以辨认。”这是南洋踏上陆地说过字数最多的一句话。

“不可能。”宋耽断然拒绝,“如果还没有能证明你身份的东西,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了。”

“我可以申请DNA检测吗?我想,属于身体里的基因密码是不会变化的。”南洋说。

宋耽同意了南洋的申请。随后通知了南洋父亲南赐,南赐妻子李缘荔,南赐小女南曦因故未到。南赐两人匆忙来到拘留所,见到南洋时,齐齐愣住。

南赐与李缘荔携手激动,“真的是洋儿!是他!”

南洋柔声说:“我回来了。父亲母亲,让你们牵挂这么久,实在抱歉。”在这句话里,南赐两人听出了一份生疏,这是南洋给他们的唯一错觉,“对了,妹妹呢?”

南赐说:“妹妹还在学校,要等到周末才能回来。她看见你呀,肯定会飞起来!”

林维毅已经记不清南曦的样貌,只记得南曦小时候很黏着南洋,做什么都跟着,他想摆脱却挣脱不了。

他还记得曾向李缘荔说过妹妹“像狗皮膏药一样”,想方设法让她呆在李缘荔身边,那样他才有机会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宋耽这时候却说,“请两位与此人保持适当距离,我们会进一步确认此人的身份,请南赐先生配合我们进行DNA匹配。”

因为南赐的配合,结果于三小时后出来,这个期间,南洋不能离开拘留所。南赐两人紧挨着南洋坐在椅子上。

“洋儿,这几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啊?我们甚至搜索了附近二十海里的孤岛,你就像是人间蒸发了,怎么找,都没有你影子。”李缘荔也说。

南洋回答道:“我并不知道我到了哪儿,在孤岛醒来的第三天,我恍惚中听见了父亲的声音,当我赶过去时,已经没有了父亲的影子。但我看到了搜救队留下的物资,也正是这份珍贵的物资,我才得以幸存至今。”

李缘荔和南赐鼻酸起来,他们无法想象南洋看着南赐离去时是怎样的绝望,或许南洋在其背后疯狂呼喊:“我在这儿!我在这儿!别走!”

南赐懊恼地揪住自己的头发:“如果当时我再回头看看,再在岛上仔细寻找,洋儿你也不会独自在孤岛上生活整整两年。洋儿,你回来了就好。”

南洋安慰南赐说:“其实你当时也是找不到我的,我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我醒来时天刚刚放晴。海面上风平浪静,应该是风暴结束许久之后。”

“过去是不能改变的,但是未来,洋儿回来了,这是一件好事。”李缘荔说:“只是可怜洋儿在外孤独了这么久。”李缘荔说着又抽噎起来,南洋为其抹去眼泪。

“妈,我这不是回来了吗,不用再哭啦。”南洋笑着安慰说,“等结果出来,我要吃妈做的饭。两年没吃了,很怀念。”

“好好好。”李缘荔笑道:“我去给我的宝贝儿子做好吃的!儿子你想吃什么我都给你做!”

接下来李缘荔给南洋讲了这两年中家里发生的事,南洋则着重问了学院里的事情。尤其是一位叫苏云思的女孩,李缘荔还从没有见过南洋对一个女孩如此上心,但她也确实不知苏云思的情况,只能说:“暂时不知。”

结果在这时候已经出来了,南赐是南洋生物学上的父亲,最后一栏上99.99%的数字让宋耽打消了最后的一点疑虑:“你们可以回家了。不过要尽快恢复南洋的身份信息。”

“好的。”南赐说,“走吧,司机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几人上了车,南洋瘫在座椅上,望着窗外的曾经熟悉的街道,一些陌生从中弥漫出来。

到达家里时,窗外的天完全暗了下去,李缘荔做了一桌子的好菜,对于南洋来说,这确实美味。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南洋没有吃过一点东西。

在饭后闲谈中从李缘荔嘴里得知,南洋原先的班级明天准备在酒店举行毕业聚会。李缘荔拿出请柬,“这是你同学送来的,说是邀我代你参加毕业聚会。本来我答应了,但是现在你回来了,那就你去吧。”

“你知道他的名字吗?”南洋问。

李缘荔想了想说:“好像叫……林维毅!”

“很好。明天我会去的,明天他见到我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南洋嘴角扯出冷笑,但转瞬即逝:“妈,时间不早了,你快去睡吧。我也要休息了。”

南洋关上房门,表情逐渐冰冷。

所有人都以为南洋的失踪是意外,南洋落水以前,他也以为是意外才碰到的风暴。若不是林维毅在风暴里甲板上的“一臂之力”,南洋也不可能失踪两年之久。

林维毅是知情的。他在知道那一天会有风暴的情况下,还邀请了全班同学出海游玩。借助风暴的掩护,南洋落水甚至是失踪,都不会追查到林维毅的头上。

只是动机,南洋许久也没想到。南洋回想之前,他与林维毅虽同为班委,但各司其职,并未有过多交集,仇恨自然也就不可能产生。他现在还担心着一人——苏云思,这个女孩冒失地撞见了林维毅助南洋入海的“一臂之力”。

在入海失去意识前,南洋看见林维毅快步追向苏云思。且从林维毅的行为看,苏云思多半会遭遇不测。“若你还活着,我保你后半生无忧。林维毅,你会有所报应的。”

南洋的房间没有灰尘,摆设也都还是离开时的样子。“看来父亲母亲经常来打扫啊,辛苦你们了。”南洋洗了澡躺倒床上,被褥有股淡淡的香气,显然是新换的。

南洋忽然盘坐,嘴里念着什么,光晕开始围绕着他,然后消失。

一列列整齐的书架开始浮现,一眼看去,广无边际。这里光明白昼,地板连同天花板都洁白如雪。细看之下才发现脚下飘着许多云雾,而并非地板。

南洋在这里呆了上百年,书架上的每一本书他都看过。看到南赐他才明白,这里的时间与地球上的时间流速并不一样。甚至他的衣服、发须都没有变化和生长,可就在这没有几乎暂停的时间里,南洋又长了两岁。

在这漫长的两年里,南洋得到的远不止只是接受神位传承一种。至于学会了多少,恐怕南洋自己也不清楚。

图书馆的位置他并不知晓在哪里,甚至不在人类已知的任何地方。

这里的书籍不仅囊括了中国古代的各种书籍,诗词,神话故事等。

还包括外籍的书本,从苏鲁巴克国王时代到二十一世纪大数据时代的各类书籍,知名的和不知名的,这里都有。还有取得的重大成就的时间以及相对应的人物。南洋来这里时就已经再无一人。

他走到另一处地方,这是一间宽敞的建筑。屋内一切不用照明就能宛若白昼。

这里曾是众神居所,但不知何原因,他们都撤离了。南洋是第一个进入这里的凡人,他寻到了八位神仙的传承。

这八位神仙分别是财神赵公明、北斗七星君之一文曲星君、北极四圣真君之一天蓬元帅、三官之一的水官、游奕灵官、八仙之一蓝采和、八仙之一何仙姑,中央镇星土德真君。

南洋接受了游奕灵官的传承,是天庭与地球联系人。而他现在每天的任务就是找到另外七位的传承人。

但是令他失望的是,从他进入以来,没有接受到过任何讯息。今日也不列外。

南洋回到床上,倒头就睡。

这一觉是南洋百年来的第一次,并且睡得如此踏实,直至日上三竿。另外的,南洋梦到入海昏迷之后,苏云思被林维毅囚禁起来,颤抖着抱住鞭痕磊磊的躯体,而林维毅拿着皮鞭,正缓步走向她。

                           

原创文章,作者:在下逸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35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