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璃,裴司霆《病娇顶流影帝手把手教我撩他》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病娇顶流影帝手把手教我撩他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奚白

简介:【沙雕玄学+白月光反套路+团宠甜宠+无逻辑爽文】殷璃是玄学大佬重生全网黑被金主包养的女明星身上,前脚刚跟金主撕破脸皮,后脚附带洗白系统,被迫攻略金主殷璃暴躁的当场就想来一曲优美的国粹攻略清单:和裴司霆牵个小手,说情话,表白殷璃以为自己在完成任务,殊不知自己却是被反向攻略的那个参加女团选秀,被喷的体无完肤,一首穷哈哈震惊全网,十项全能,能抓鬼能算命,黑粉变亲妈粉,更有无数大佬抢着宠。

角色:殷璃,裴司霆

病娇顶流影帝手把手教我撩他

《病娇顶流影帝手把手教我撩他》免费阅读

“殷璃,我警告过你不要作死,要不是你和她长的像,你这种女人我连看一眼都嫌脏!”

“冷,好冷。”

殷璃迷迷糊糊的听到了一道冷冽的声音,难受的缓缓的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被泡在了浴缸里,水寒冷刺骨。

殷璃被冷的猛地哆嗦了一下,立即从浴缸里爬起来,才发现不远处站在一个男人。

在白炽灯光下,男人一身黑色西装,身姿挺拔的站在浴室门口,容貌清俊雅致,丰神俊朗,仿佛上天精心雕刻而成。

那双眸子蕴含着无尽的冷芒和厌恶,浑身上下都透着凌厉的强大气场。

这男人的面相实在是生的好,高额饱满,丰隆宽厚,眉为两目之华盖,五星中宫,是帝王之相,典型的大富大贵之命,只是人中平满无棱,昭示着孤独终老,以及短命之相。

殷璃觉得奇怪,这样的面相应该是长寿,而不是短命。

“我的忍耐力有限,再敢耍花招,后果自负!”

男人见殷璃清醒了,眸光锐利森冷,同时也拉回了殷璃的思绪。

她神色茫然,咦,这是哪里?

她不是突破时被雷给劈死了吗?

忽然一股记忆涌进脑海里,原来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平行世界,和自己同名同姓,长相一样的殷璃身上了。

知道了这个男人为什么这么嫌弃她,以及原身所做的一切。

眼前这个男人叫裴司霆,是九金影帝,在娱乐圈封神,粉丝遍布全球,背景深不可测,还是霆遇娱乐的老板。

他包养了原主,但两人并不是肉体关系。

两人之间有一份协议,只要裴司霆有需要,原身就必须到场,而裴司霆会给原身想要的一切。

原身想要进娱乐圈,裴司霆签下了原身,给她最好的资源,原身知道裴司霆有个白月光,只是那个白月光死了,只要不惹怒裴司霆,她的靠山就不会倒。

也就没想过要努力,要演技没演技,动辄就耍大牌,在圈内风评很差。

由于这些骚操作,导致圈内人都不爱找原身合作,就连找原身合作的,也是看在霆遇娱乐的面子上。

原身一心想要红,却没有这个命,为了红,蹭遍了圈内男流量的热度,因此成了娱乐圈黑粉最多的女明星,每天都有人问候祖宗十八代。

原身不甘心,最后把主意打到了裴司霆身上,给他下药却被发现。

药没下成,自己摔了一跤很悲惨的一命呜呼了,只是裴司霆不知道,给原身泡冷水澡,让她清醒。

殷璃扶额,真是不作死就不会死,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

她可没有给人当情妇的癖好,既然自己接受了这具身体,那么这份协议就要解除。

殷璃目光清明:“协议解除吧。”

裴司霆冷声一哼,都透着浓浓的压迫感:“嗯?”

殷璃又重复了一遍:“协议解除,我不想在玩什么替身白月光游戏了。”

裴司霆目光越发的森冷,带着审视的意味:“你又想玩什么花招?惹怒我,对你没好处!”

殷璃抬起眼眸直视他:“我是认真的。”

“认真的。”裴司霆品味着这三个字,这个女人根本爱慕虚荣,根本不可能说出这番话,除非是……

男人眸底划过一道暗涌:“你确定?”

殷璃点头:“确定,比真金还真。”

裴司霆慢悠悠的开口:“要解除协议可以,你得赔钱。”

“赔钱?赔什么钱?”殷璃一头雾水。

“你是不是忘了协议上写了什么?”

殷璃根本就不知道,这协议一式两份,原身和裴司霆各执一份。

殷璃越过他去房间找到了协议,一目十行看的很快,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要赔钱。

协议上面写着只能甲方终止,乙方不得终止,乙方要是终止协议,就要赔偿二十亿。

甲方是裴司霆,乙方是原身。

我勒个去!

二十亿啊!

殷璃狠狠的咽了口口水,拿着协议手都在发抖,猛地扭头火大的看向裴司霆:“狗男人,你怎么不去抢?!”

这特么就是霸王条款啊!

完全就是奸商啊,还演什么戏啊,殷璃在心里吐槽着,原身也是脑子不清楚,这种协议也签。

殷璃的反应裴司霆都看在眼里,手支撑着额头,声线慵懒:“正在抢。”

殷璃:“……”这特么这说的是人话吗?

想到要白白的给裴司霆二十亿,殷璃就一阵心痛!!!

她舍不得给,这简直是要了她的命啊,她抓了抓湿哒哒的头发,讪讪一笑:“那个,我要是说我不是殷璃你信吗?”

裴司霆淡淡的撇了她一眼:“你傻还是我傻?”

殷璃:“……”

原身是原身,她是她,有自己的骄傲,绝不会为了钱就妥协当人情妇,捂着心口咬牙说:“二十亿就二十亿,不过话得说清楚,银货两讫,我们之间再无瓜葛。”

……

裴司霆猛踩油门,一路飙车快速回到别墅。

今晚的殷璃很不对劲,准确的来说是清醒过后才开始不对劲的。

打开保险柜,保险柜里放着一本书。

裴司霆拿起书,翻开一页,上面显示了一行字,彻底的证实了他的猜想。

裴司霆欣喜若狂,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他等了三年,终于等到了!

璃璃,你来了!

激动过后,裴司霆看着手里的书陷入沉思,半晌后,咬破了手指在书上写着什么,最终血迹消失不见。

随后就把书放进了保险柜里锁了起来,转身坐在了沙发上,等着人来。

……

裴司霆离开后,殷璃再也绷不住了,难受的躺在床上滚来滚去,满脑子都是大笔大笔的钱飞向了裴司霆的怀抱。

良久,她叹息一声,还是想办法赚钱吧。

殷璃打开电脑,熟练的开了一个算命网店,所有资料都填好了,就差保证金30块了。

结果却显示余额不足,殷璃傻眼了,什么玩意儿,30块都没有?!

看了一眼短信余额,发现卡里倔强的只剩下了20块钱,看着这20块钱,殷璃陷入了沉思中。

原身虚荣又拜金,进入娱乐圈后,自诩将来是国际大明星,吃穿住行,样样都是用最好的最贵的,花钱大手大脚,一点都不知道存钱。

身边还有一群狐朋狗友,每次都是原身付的钱,被人当冤大头了都不知道。

她不李姐!

到底是怎么混的,能混的这么惨。

殷璃叹气:不论贱命贵命,积极进取才是正道,即使再差的命格,只要努力拼搏,都不至于像原身这么窘迫。

肚子忽然叫了起来,殷璃摸了摸饿扁的肚子,开网店的事情再说,先把肚子填饱才是人生大事。

换了一身衣服,裹得严严实实的,保证亲爹妈都认不出的状态后,就出门觅食去了。

殷璃去了美食街,精打细算的花了十块钱买了最便宜的蛋炒饭。

忽然,聚集在炒饭摊子的不知道谁说了一声:“殷璃!”

“殷璃那个贱人在哪里?”

“就是这个包裹严实的女人。”

瞬间,无数道不怀好意的目光汇集到了殷璃身上,吓得她心肝抖了三抖。

妈呀,自己都裹成这样,居然还能被认出,这特么是火眼金睛吧。

殷璃付了钱,手快的划出一道阴影,炒饭老板手上打包好的炒饭就已经落到了殷璃手里,立刻撒腿就跑。

现在不跑,更待何时?

“殷璃跑了,快追!”

“打死那个蹭哥哥热度的贱女人!”

一大群人追在殷璃身后跑,引起了轰动,有路人不明所以,问了一句:“发生了什么?”

“是殷璃那个贱人。”

路人一听,气的一拍大腿:“殷璃在哪里?”

“在前面,大家伙正在追她呢。”

于是,追殷璃的人群越来越壮大了。

殷璃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跟着一群乌央央的人,吓得差点摔了一跤。

次哦,原身到底是有多么招人恨啊,活像是挖了这群人祖宗十八代一样。

殷璃把蛋炒饭护在身前,东躲西藏的,终于回到了家。

钥匙一扔,累的她瘫坐在地上。

她在原本的世界,可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神棍大佬,走到哪里都是座上宾,没想到自己居然也有被人追了十多条街的经历。

洗白,必须得洗白!

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

她可不想一出门就被人撞死,要么被人给砍死!

这要是传出去了,她神棍的面子往哪里放。

殷璃在通讯录里找到了经纪人梅姐的电话拨打过去,对面很快就通了:“殷璃?”

殷璃开门见山:“梅姐,我要洗白。”

电话那头的梅姐沉吟片刻:“…你吃错药了?”

殷璃语气认真:“我说真的。”

“哦。”梅姐明显就不相信,随口一说:“你明天来趟公司。”

电话挂断,殷璃脑海里忽然响起了一道萌哒哒的声音:“我是系统洗白白,已绑定宿主。”

殷璃虽然职业是玄学,但业余时间喜欢看小说,当然知道系统是什么东西了,很淡定的问:“说说你的功能。”

洗白白:“本系统是攻略系统,攻略人物裴司霆,奖励洗白道具。”

WTF?

攻略裴司霆,那不如让她去死。

殷璃问了一句:“要是完不成呢?”

洗白白:“完不成就死!”

殷璃:“……”

淦!

她刚才还大言不惭的说跟裴司霆划清关系,转眼就要去攻略他,此时此刻,殷璃只想口吐芬芳,来上一曲优美的中国话。

洗白白:“滴滴,任务来袭,请宿主今晚告知攻略人物裴司霆不解除协议。”

殷璃:“……”

狗系统,你玩我呢!

前脚刚说解除协议,后脚又….

殷璃面无表情的低头看着手里的饭,算了,狗系统只是说今晚,没有规定时间,先把饭给吃了,好歹花了十块钱呢。

吃过了饭后,殷璃去衣帽间,衣帽间很多衣服,琳琅满目,俨然一个服装店,其中还有很多没有吊牌都没有拆的。

她挑选了一套白色的裙子,穿上裙子,看着镜子里容颜清丽又妩媚的少女。

殷璃欣赏着自己的盛世美颜,嘤嘤嘤,说是天仙也不为过啊。

欣赏够了,她带好了口罩和帽子,只露出了一双眼睛,就出门了。

她现在没钱,油费该省就要省,扫码骑了一辆共享电动车就往裴司霆家方向去,总共花了五块钱。

可真贵啊!

殷璃整理了一下仪容,伸手按了按门铃。

门很快打开,裴司霆一身居家服,衣领扣到最上面,清贵又禁欲,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透过镜片看不清男人的眸色,如隔着远山秋雾。

殷璃眼里一闪而过的惊艳,随即脸上堆满了笑容,率先打招呼:“嗨,裴先生。”

裴司霆一直在等她,侧开身体让她进来。

原身以前来过裴司霆家里找她,却连门都没进过,殷璃还以为好说歹说一番,裴司霆才会让自己进门呢。

一边走一边打量着房子,又大又漂亮,等她以后赚了钱,也要买上这么一栋大别墅享受。

玄关口,裴司霆还拿了一双女士拖鞋给她,这双拖鞋是他刚不久买的。

乍一看这双女士拖鞋,殷璃以为是他的那个白月光的,心里感叹,这么痴情的男人,要攻略他真是不容易啊!

还好那个白月光死了,不然就更难了。

裴司霆目光淡淡,眼里深处隐藏着一抹深情:“要喝点什么?”

殷璃心里想着事情,没有注意到裴司霆态度的转变,随口一说:“白开水。”

裴司霆倒了一杯白开水,还端上来了一份甜食,放在殷璃的面前。

殷璃看到了甜食,眼睛顿时一亮,真巧啊,她最爱吃甜食了。

眼睛弯成了月牙儿:“谢谢。”

殷璃端起甜品,一边吃甜食,一边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等会她该找什么借口去接触他?

就听到了裴司霆低沉的声音响起:“找我有事?”

殷璃放下了甜食,把垂落下来的黑发别到耳后,露出白皙修长的脖颈,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裴司霆坐在她对面,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你说。”

男人的眼神深邃幽暗望着她,仿佛能够把人吸进去,殷璃眨巴眨巴眼睛:“那个,我不想解除协议了,不过要在协议上加上一条我不是情妇,而是女朋友。”

                           

原创文章,作者:奚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35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