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觉,陈有庆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大齐圣王》最新章节

小说:大齐圣王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懒一只猫

简介:阳间狡兔阴间狐 觳觫谁军乱宏图天上妖仙地上凡 何人不笑南荒蛮江湖男儿朝堂郎 只为一世功名长美人带怒战鼓响 铁甲弓弩万人亡英雄莫要入那土 世间还有几不服山河破碎情难绝 钟有余音荡回肠硝烟滚滚战火飞 杏花酒成攻城雷文人客笑里藏刀 遍野枯骨竟如霜王侯将相纸谈兵 草莽豪侠刀剑行

角色:赵觉,陈有庆

大齐圣王

《大齐圣王》免费阅读

大齐永元三年中秋前日,朝廷各部衙门一片其乐融融,即便是往日互相仇视的六部堂官,这个时候,表面上也都微笑拱手,互道团圆。再加上正值秋闱,好似整个京城,甚至于大齐都徜徉在一种欢愉当中。

国都开封府内,街上花灯熠熠,河岸花船锦簇,内城朱雀门外龙津桥前,一个被围布笼罩着的巨大花灯,亭亭玉立,犹如芙蓉出水半遮半掩,只能等到明晚点灯才能一窥真容。

蔡河与惠民河,因此龙津桥存在被一分为二,而一河得两名,此时的两条河上,围绕花灯周围,满是停靠的花船。船上客来客往,热闹异常。

花船之上,接连下来三个小厮,手捧金贵食盒,从人群之中挤过。

“让让咧,碗碰汤撒莫沾身唉。”小厮一个高腔,提前过来看灯的侠客游子,一个个侧身让出一条小道。

这三个小厮,一个顺溜,赶紧通过,不敢耽误,不然这食盒中的餐食就该凉了。

三人拎着食盒一路小跑,食盒在其手中平稳安然,不见颠簸。

入龙津桥,过朱雀门进入内城,一路小跑往西大街而去。

东西大街,贯穿内外城,以接连朱雀门和皇宫大内的御街为中心,东西而分,东部多马市花苑,巷子宅邸。而西城这边,府衙众多,以前的尚书省,御史台等等遗留。

而在这西大街上却有一个最独特之处,便就是在大辽和北莽的使馆旁,矗立的一座别样的花苑,花苑过街,便是热闹非凡的小西市,再往前便是兴国寺,在这兴国寺前,有着这么一小块的地方,平时倒也热闹。

而此时的花苑‘万花楼’,二楼小栏上,趴伏着七八位小花娘,嬉笑玩闹之间犹如金桂花开,芳香满街。

那万花楼的门楼之上,悬挂着金字大匾,据说是当朝严阁老亲笔,只不过严阁老嫌丢人,没署名。

“晴儿姐姐,小离儿去哪儿了?怎么还没过来?”栏边的屋内,窗户前突然伸出一个脑袋,眉心一点鸳鸯红,一双桃花眼极惹人爱。

“世子殿下,离儿丫头去给您去琉璃醉的船上请饭了。”趴伏在栏上的小花娘转头看向那颗脑袋,嬉笑间露出浅浅的酒窝。

那脑袋身子探出,伸手捏了捏小花娘的脸蛋,说了一句:“晴儿姐姐笑起来真好看呢。”

“世子殿下,我不好看么?”边上另外一位小花娘,凑过来眨巴着眼睛问道。

“呵呵,好看,好看,都好看。”那世子一笑,赶紧缩手躲了回去,惹得栏边这七八朵的小花摇曳成了一片,惹得过路的蜜蜂蝴蝶纷纷瞩目。

“我说世子殿下哎,咱们能不能不要这么招摇。”

这世子缩回身子,稍微正了正衣冠,侧倚在窗边,看向对面。

“小庆庆,你这个毛病得改,本世子不招摇,天下还有谁敢招摇?”世子殿下眨巴着桃花眼。

而对面之人身着一身白色儒衫,头上纶巾束发,手中折扇轻摇,上书五字:“江清月近人。”

再看这世子殿下,黑色缎衣锦绣,上面苏绣暗刻黑色团蛟图,平时不显眼,但是若光线合适,其身上的蛟龙图案则熠熠生辉。

俗话说有钱人换衣服,一天换了四套,你都发现不了。

世子殿下,手中把玩着一串十八颗凤眼手持,早已经通红的有些发黑,很不像个年轻活力的世子殿下。

大齐靖王府世子赵觉,对面坐着的,是跟赵觉从小玩到大的伴读陈有庆。

不过陈有庆是陪太子读书,这世子殿下没读进去的书,却全都让陈有庆给读进去了,反而成了正儿八经的儒门弟子,深得如今在朝堂之上并不得势的老夫子陆渊喜欢。

起初陈有庆,只叫陈庆之,陆老夫子第一次来王府教书,就将陈庆之的名字改成了陈有庆。

嘴里还念叨着:“养老尊贤,俊杰在位,则有庆。”

然后一把戒尺直指世子殿下:“现在有庆了,养老尊贤,俊杰在位在何处?”

“老东西是你,俊杰是本世子!”当时年七岁的世子殿下,张口就来,根本不怕那戒尺,不过好在没挨打。

“叮叮叮当…”忽然这西大街上,一骑人马飞快而过,马屁股上插着一杆黄旗,旗上大书一个‘原’字。骑士身背黄色包袱,腰系一抹铜铃,前进间叮叮当当,提醒着路人躲避。

而那送饭而来的三个小厮,刚巧来到这万花楼的门前,听到铜铃之声,赶紧躲开,差点撒了盒中饭食。

而那七八个小花娘,看到这一骑而来,刚才还打闹着,突然一个停顿,一直等那一骑离开之后,才恢复了原样。

“哎呦,你们可算来了,世子殿下都等的不耐烦了。”万花楼内,出来一绿衣小娘,小娘头簪玉珠,低头不见脚尖,瞧着年岁不大,但是行走之间却胸有波涛很是汹涌…

“这是八百里加急。”世子殿下闻听铜铃,侧头看了一眼那飞驰而过的一骑兵马。

“原字,是太原府,莫不是北莽犯境?”

“应该不是,北莽虽早已经野心凸显,但如今还不是时候。”陈有庆眉头微皱折扇轻合握在手中。

噹噹敲门之声响起,站立在门内的两个护卫:秦受、沈浪前去开门,见那绿衣小娘莲步轻挪,带着三名小厮进入。

“世子,陈公子,琉璃醉的饭给您二位请来了。”绿衣小娘一边说着,一边慢慢摆了上来。

“小离儿,请个饭,你怎么还亲自跑了?让本世子好等啊。”赵觉看着这绿衣小娘打趣道,只不过眼睛却没有看着对方的眼睛,而是直直盯过去,看向了那一片洁白。

“世子殿下,陈公子,夫人有言,明日楼上排宴,特从西湖请来了盼儿姑娘,以应花灯之会,还请世子殿下和陈公子特来一观。”边上的小厮将东西收拾完毕之后,朝赵觉和陈有庆拱手说道。

“西湖的盼儿?可是那顾盼儿?”本就慵懒的赵觉,闻听此言,一下坐起来,眨巴两下眼睛,一脸期盼的看向那小厮。

“回世子殿下,正是顾盼儿。”

“好好好,我一定去,一定去。”赵觉一笑,扔出去几块小银锭,打发了小厮,至于这饭钱,再说着,有靖王府在此,还怕他赵觉赖账不成?

这大齐一朝,皇室不知道怎么了,人员凋敝的可怜,皇帝就是生不出来孩子,那一个个女子不断的送进宫,可是这皇帝陛下,就是没有个兴趣,好不容易前些年有一任妃子怀了,结果还夭了。

这一下一群老臣都快要疯了,拉住了钦天监的秋林老道,将这年号,从永光换成了永元。

元者,善之长也,改来改去,就想着皇帝能多诞下龙子,想要这大齐国祚绵延永长。

可是万一这皇帝真生不出来怎么办?

那就只能从亲王的孩子里面选一个了,要这么算赵觉也算是其中一个候选人。

可赵觉是个什么玩意?劳资还没摸上顾盼儿的手呢,还没跟我家小离儿玩够玉石相揉的游戏呢?当皇帝?那么一个小破院子,谁爱当谁当去,劳资不去。

就见赵觉伸手,一把将那绿衣小娘,拽了过来,绿衣小娘顺势一趟,跌落在世子殿下的怀里。

“小离儿啊,怎么看着又大了…你才十六啊,再大点你这小身板,可拖不住了…”

“要不要本世子帮小离儿你拖着点。”

“真的么殿下?”绿衣小娘眼中含水,看向赵觉。

“咳咳,你两…能不能顾及着点我?”陈有庆本来因为北莽之事,有些忧心,可是被这两个人…

这时,屋外的传来莫名的吵闹之声。

“外面何人吵闹?”赵觉微微皱眉,看向那秦受沈浪二人。

                           

原创文章,作者:懒一只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3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