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问长生最新章节,陈汐,叶静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执剑问长生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春至草渐青

简介:[仙侠+剑道+扮虎吃猪+搞笑+重生+狗粮]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一座江湖,有地仙破劫,声势滔天,有羽化天仙,凭一己之力,撕天裂地。这一天,有一少年,自长安城郊走出,江湖多了一位浪迹天涯的年轻剑客,天下多了一把名剑“银尾”。

角色:陈汐,叶静

执剑问长生

《执剑问长生》免费阅读

大周王朝

皇城之内

紫云宫。

一个身着龙袍的男子神色凝重,似乎有些心事,此人正是这大周王朝的开国之君。

“陛下,怎么了?”身旁一个凤袍女子开口说道。

“朕总觉得这次闭关会有危险,但是有一股莫名的力量却一直呼唤着我闭关。”龙袍男子沉声说道。

“陛下如今距离那传说中能够撕天裂地的天仙境界只差半步,这天地间又有谁能够伤的了陛下呢,陛下且去闭关,有我在!”女子安慰道。

“那,朕便去了!”男子思虑再三,似乎也没有挡住那传说中羽化天仙的诱惑,选择了闭关。

“去吧”女子柔声说道。

半旬后,整个皇都乌云压顶,山雨欲来风满楼,突然雷声大作,紫阳宫中,一位身着凤袍女子神色凝重,因为她知道,这是陛下要渡劫了。

皇宫深处,一个名为乾坤院的院子里,龙袍男子散发出一股骇人的威压。

“今日朕破这羽化之劫,谁敢拦我!”男子轻喝一声,下一刻皇都上空雷声轰鸣,然后一阵阵紫雷向皇宫砸下。

突然,龙袍男子腾空而起,迎向那一道道紫色雷霆。

整个皇都都在静静看着皇宫的动静,没有人敢有任何行动,因为他们清楚,那个渡劫的男人是他们的皇帝,那个天下无敌的帝王。

就在那道身影迎向雷霆的一刹那,天上似乎出现了一道声音,轻喝道:“大胆周若尘,天门已然关闭,如今何敢以一己之力羽化天仙。”

下一刻,雷声陡然大作,迎向雷霆的龙袍男子狞笑一声:“我想羽化便羽化,你能奈我何。

话音未敛。

龙袍男子与那雷霆相撞,原本气势汹汹的紫色雷霆,竟然被男子撞散。

天空之上的那道声音再次传来:“那我便送你一程……”

只见,一道金色光芒从天空落下,直直飞向那龙袍男子,龙袍男子感受到那股恐怖的威压,运转全身气力向那金光砸去,然而,金光似乎无可匹敌一般,穿过龙袍男子身躯。

“哼,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天空中的那人冷声笑道,消失不见,随后天空豁然开朗。

紫阳宫女子脸色大变,随即恢复正常,起身掠向那豁然开朗的天空,伸手一抓,一缕白光被她抓入手中。

这一日,长安城下了一场血雨,天下同泣。

这一日,大周圣武皇帝飞升离世,这是皇宫给出的说法,虽然这一次渡劫很多人都看见了,却没人敢多说什么。

当日,新皇登基。

十年后太后薨。

此后不过百年,天下大乱,定武侯秦羽之子秦放自立为帝,改周为秦。

后世皆说是那圣武皇帝逆天而行,想要羽化天仙因此耗尽了大周国运,才导致大周三世而亡。

事实是否如此,不得而知。

只是,百年后的一天,长安城郊一处院子里,诞生了一个婴儿,取名陈汐。

————————————————

大秦帝国

帝都长安城

如今本是酷暑天气,此刻的长安城中,却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给原本炎热的城中平添了一丝凉意。

城中有一位白衣少年,在大街上走着,没有撑伞,天上的雨不停往下落着,少年的一身白衣已经被雨水打湿而他似乎也并未在意,只是径直走向城中的一处名为烟雨楼的茶楼。

烟雨楼是在整个帝都长安城中有名的茶楼,至于为何有名,便是因为这烟雨楼乃是前朝大周开国皇帝所建,取大学士戴伦诗\”燕子不归春事晚,一汀烟雨杏花寒\”中烟雨二字为名。

\”哟,陈公子,你来了!\”

此时烟雨楼响起了楼内伙计的声音,楼里的伙计似乎对这个少年很熟悉的样子。

随着声音的响起,一个白衣少年走进了烟雨楼中。

少年并未言语,只是轻轻点头。继而眼神向前看去。

“啪”

一阵声音响起。

\”春秋兴亡,风云飘摇,霸业宏图说与山鬼听,书接上回,话说这大秦圣皇帝,以两千骑兵,于火燎原大破大周五万大军,大周末帝被俘,统治这座天下近百年的大周王朝三世而亡,结束了秦周对峙的场面,从此天下只剩大秦帝国……\”

这烟雨楼的说书先生自然是整个大秦顶好的说书人,当然这些故事除了一些是史料有载之外其余大部分都是由烟雨楼派采集者,去帝国各处找来故事,再由烟雨楼编撰成册由说书人说出来,这类人被称为采诗人。

台下已经坐在一个座位上的白衣少年,名为陈汐。

陈汐听着说书先生讲秦圣帝灭周的故事,嘴角轻轻上扬,有些轻蔑。

自言自语道:\”圣帝,不过是乱臣贼子罢了,也配称个圣字?秦羽啊秦羽,枉我当年如此器重你,你儿子居然敢起兵灭我大周!”

当然这句话的声音很小,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够听见。

话说完,原本准备在茶楼喝喝茶听听书的陈汐也失去了继续留在这的兴趣,便离开了烟雨楼。

此时,城中雨已经停了,一丝阳光露了出来,在他眼中,烟雨楼原本是一个让他能够忆起当初的地方罢了。

谁曾想如今却是说书人讲逆贼秦放灭周的事情!

陈汐想着,便往自己的院子方向走去。

院子很小,地处长安城郊。

院子中,有一妇女正在洗衣服,边洗边抱怨道:“小汐这孩子,又跑到哪里去了,一天真不让人省心?”

“娘,我回来了!\”

陈汐一改在烟雨楼时的淡漠,此刻的他显得很是欢喜。

\”臭小子,还知道回来啊!赶紧给老娘烧火去…..”叶静骂道。

“嘿嘿,娘,儿子去了一趟城里,你看儿子给你买了什么回来!\”陈汐说着,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来一根簪子。

上次叶静跟陈汐去长安城赶集,正巧看见城中一个首饰铺子开业,她便进去看了一眼,结果一眼便看上了这根簪子。只是当时手头很紧,便就此作罢,谁曾想,自己的儿子居然知道自己喜欢这个簪子。

\”臭小子,你哪来的钱买这个簪子?”叶静嗔怪道。虽说如此,但叶静此刻心中很开心。

\”这是儿子自己在城中做活挣得钱啊!\”陈汐笑

是了,前几天,陈汐就告诉自己,他在城中找到了活做,她也没有问陈汐究竟是什么活。

“好了,你先歇着吧,娘这就给你做饭去。”叶静慈爱的说道。

叶静也忘了自己刚才让陈汐去烧火做饭的事了。

陈汐看着这一幕,有些哭笑不得,但心中更多的却是感动,这便是亲情吗?

曾几何时的陈汐,幼年时候,双亲尽殁,自己看着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被比自己大的孩子欺凌时,似乎也只知道哭,没有父母的庇护,他几乎都不知道亲情究竟是怎样的。

每每至此,他都会觉得遗憾,哪怕最后的他贵为天下共主,大周的皇帝,也难抵曾经的艰难心酸。

陈汐想罢,只觉得心情异常烦躁,便回到自己的屋子里。

屋子里的陈汐,如同道门打坐一般盘着双腿,双目紧闭着。

过了好一会儿,陈汐才睁开双眼。没想到白渊真人的凝神静气的功法还真是管用。也不亏我当初奉道门为国教,以白渊真人为国师了。

道门,与儒教,释教并列为三教。尤其是大周年间,尊道门为国教,盛极一时。只是由于如今的大秦,罢黜百家,独尊儒术,才让原本盛极一时的道门渐渐隐世。

大周末年,随着道门渐渐没落,二另外两教也相继不理尘世,使得原本充满战乱的世间,一些学说流派渐渐盛行了起来。出现了百家争鸣的局面,而这些除了三教之外的教派便被称之为九流,合称三教九流。

“臭小子,吃饭了!”这时候陈汐听见母亲的声音从屋外传来,陈汐赶忙出去。不然一会儿又得挨骂了。

“娘,爹什么时候回来啊!”陈汐问道。

“哎呀,你管他干什么,想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啊!”叶静说道。

“哟,你这婆娘,对我就是这态度啊!”这时候,一道声音从大门外传来。

听见这声音,陈汐眼中一喜。而身边的叶静也是放下筷子,去厨房拿了一副碗筷出来。

“你还知道回来啊,这几个月都不见人影,我还以为你跟哪个婆娘跑了呢!”叶静有些赌气的说道。

“哈哈哈,家里有这个漂亮的美娇娘,和这么听话的孩子,我怎么舍得跟别的女人跑呢!”陈旭明打趣道。

“不害臊,儿子还在呢!”叶静脸红着说道。

“好了,快吃饭吧,我都饿了!”陈旭明说道。

陈汐看着这一幕,没有说话,只是觉得这一刻似乎有些似曾相识。

很快,一家人便在其乐融融中吃完了饭。陈汐也很懂事,知道父母这么久没见面,有很多话要说,便准备出门去逛逛。

                           

原创文章,作者:春至草渐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31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