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啟,宋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浔阳传》最新章节

小说:浔阳传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黑川

简介:战火连绵百年,以血祭九州,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大争之世,群雄逐鹿,她身处洪流,不过想守护一方百姓,又何惧天下也?

角色:苏啟,宋玉

浔阳传

《浔阳传》免费阅读

话说这亘古至今,有多少人为了这一统天下的宏图霸业而不择手段,机关算尽?可又有几人能坐上那九五至尊之位,傲视天下群雄?终究谁也抵不过天命所归。

如今这天下,一分为八,群雄逐鹿,有兵广将多的云秦王朝,土地肥沃的北桑皇都,重文轻武的圳国,能人异士居多的大丘,坐山拥海的临洲,雄踞一方的汉云地,实力雄厚的沧洲,以及拥有整片蛮荒之地的狄部,各国势均力敌,从不侵犯彼此领土,这看似一片祥和的天下,背地里总有一些力量在准备伺机而动,意图让天下百姓面临风雨飘摇。

而这股力量,似乎已经先从沧洲开始入手了。

“十官。”廊上,一位身着素衣的女子,倚着廊柱,望着宫墙外,似是在出神一般。

“君上,可有吩咐?”三步外站着的一位粉衣宫装女子应了声。

“秋钰可有书信回来?”素衣女子说话极轻,依旧望着远方,这寒冬腊月,她只着了一件素袄,似是不知冷一般,就倚着廊柱。

“秋统领才出发不到十日日,估摸着还在路上,若顺利,数月方归,若不顺,怕是三年五载也未可知。”十官是沧洲国君浔阳涟漪身边的掌事宫女。

素衣女子不说话,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

“君上莫要着急,秋统领会平安回来的。”十官说着便上前,将手里的狐裘披风给浔阳涟漪披上,接着说:“君上的身子,自己心里可有数?莲云夫人的事,君上虽伤心,可也要顾好自己啊,这寒冬腊月的,您就这样跑出来,若是不小心再染上了风寒,那可是了不得的,先跟奴回去吧?”世人皆知,这沧洲的浔阳君乃是一位女子,先君逝世前,膝下就这么一个公主,临了便把这沧洲继承给她,传言这浔阳涟漪长相绝美非凡俗之物,又因初登大宝,能一睹真容者,也不过寥寥几人。

“十官,父君才去世不到一年,莲姨也蹊跷离世,我总觉得这中间有什么关联,可我又毫无头绪,无从下手。”浔阳涟漪正如坊间传言的那样,略施粉黛,气若幽兰,美眸顾盼间华彩流溢,一身素袄也遮掩不住她举手投足尽显的雍容柔美,只看一眼,便叫人失了魂魄。可她的眉间总是蹙着,似是不喜言笑,难以亲近。

“君上,奴有句掉脑袋的话,想跟君上说,君上可愿一听?”十官搀着浔阳涟漪往回边走边说。

“你既知我不会要你的脑袋,为何还要如此作态?”浔阳涟漪虽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可眼底不似之前那边空洞。

“那奴就说了。”十官吸吸鼻子,接着说道:“先君殡天前,虽说有诸雄瓜分天下,但也算是太平百年,可现在呢?各国之间虽看上去心平气和的,可实际上都心怀鬼胎,近几月,狄部屡屡犯我边地,却总是找借口说是无心之过,这是为何?月初,大丘突然提出要更改与我沧洲的商贸互通协议,这又是为哪般?虽说这大丘与狄部相交并不深,但若是涉及到更大的利益,奴想他们会狼狈为奸也难说了。”十官说完这些的时候,二人也走到了宣阳殿门口。

“看来这天怕是要变了。”浔阳涟漪听完十官的话良久,看着灰蒙蒙的天空,看着深宫大院面无表情,她心里清楚,十官说的这些她都清楚,可结盟百年,诸侯各立,这些人真的要再掀起腥风血雨吗?

“是呀,看这天怕是要下一场大雪了,君上赶紧进去吧,殿内的炉火烧的可旺了,北陵郡守苏大人,可等候您多时了。”十官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没听懂,催促着浔阳涟漪进殿。

宣阳殿是浔阳君用来处理政事的地方,走进殿内,确实暖和不少,犹如到了夏日一般。

“臣北陵郡守苏啟(qi),参见君上,愿吾君福寿康宁。”刚进内殿,就见一男子翩然而立,一身的青色衣裳,衬得他朝气蓬勃,男子面容姣好,丰神俊朗,算是难得一见好样貌。

“苏大人许久未见,这面容越发的俊朗了,可要把这沧洲的女子都要比下去了。”浔阳涟漪极爱与苏啟这样打趣,只因这位北陵郡守与她相交颇深,也就只有看见苏啟的时候,她才会这般不会顾虑太多。

“君上这是在谬赞臣下,臣下愧不敢当。”听到这样别扭的夸奖,苏啟也是习以为常了。

“好了好了,今日无外人在,你我之间,不必君上臣下的称呼了,倒是显得生分了。”浔阳涟漪被十官搀着靠到一把暖椅上。

“这许久不见,十官姑姑倒是长得越发水灵了,你啊,别总是学君上,总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样子,与你外相啊,极是不配。”苏啟看到十官,也忍不住打趣一下。

“奴看,苏大人还是在北陵郡待得时间短了些,这心性啊,还没磨平,不知靖越川的秋银县主,是否知道你来了京襄?”十官与浔阳涟漪有默契的对视一眼后,忍俊不禁。

“君上,您可别跟秋银讲,若她得知我从北陵回来了,她也是要回来的。”苏啟见没在十官跟前没讨到便宜,有些悻然的摸摸鼻子。

“你既回来了,为何不带上秋银?靖越川相比北陵郡,离狄部更近些,你将她丢在那里,可放心?”浔阳涟漪端起,刚沏好的茶,轻抿了一口。

“这有何可担心?堂堂赫云将军的女儿,武功和用兵之道都不在我之下,再者,若真是如临大敌,她报赫云将军的名字,都能吓退十万大军了,”苏啟虽嘴上说着不在意,但眼底闪过的那一丝担忧还是让浔阳涟漪眼尖的捕捉到了。

“话虽如此,可毕竟是女儿家,遇大事自然是需要有人能为她出出主意的。”说实话,浔阳涟漪也是有点想念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了,这次派她去驻守靖越川,也是赫云将军想历练她一番。

“放心吧,我把素炼留给她了。”浔阳涟漪越说,苏啟眼底的担忧之色就越重,这一幕,让十官和浔阳涟漪觉得甚是有趣,这二人还真是个欢喜冤家呢。

“如此甚好。”浔阳涟漪抿了一口茶水,神色又恢复到之前那般凝重,并没有再开口说话,但十官看了一眼,立即心领神会,招呼殿中洒扫的一些宫女退去。

“叫你去查的事情,可有眉目了?”浔阳涟漪,淡淡的问道,此时殿中便只有他二人了。

“有一些了,大都不甚要紧的,我会继续追查的。”苏啟也立即换上一副严肃脸,接着说道:“不过,我却偶然间,查到一些很有意思的事情。”苏啟嘴角微微上扬。

“何事?”

“有天夜里,我烦心睡不着,便出门走走,谁知刚出城外不到三里地……”

“讲重点…”浔阳涟漪心底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这就是重点啊,君上听我说完嘛。”苏啟抽抽鼻子接着说道:“便看见一帮黑衣人在追杀另一个男人,我想着,也许是江湖中人的恩恩怨怨,就跟上去瞧瞧,本不想插手,可谁成想,偶然间听见其中一个黑衣人管为首的另一个黑衣女子为殿司大人。”说到这,苏啟端起茶盏,抿了一口。

“殿司大人……宋玉?”浔阳涟漪听到这个称呼,立即来了兴趣,能让北桑皇都派宋玉亲自截杀的人,一定不简单。

“如今天下,怕也是只有北桑皇都才有这般武功高强的殿司了。”

“然后呢?”浔阳涟漪有些急切的想知道事情的原委。

“然后啊,我见那人朝着城里的方向而逃,我便当即抄近路先一步进城。那个人也是紧随其后,我见他进城,不知所去,而且身上似乎受了伤,于是,我在一个拐角处,趁他不防备之时点了他的穴,将他带至我的府上。”苏啟说到此处,一脸得意。

“你可从那人的嘴里问出来些什么?”

“君上可知那人是谁?”苏啟继续卖着关子。

见浔阳涟漪摇摇头,苏啟嘴角一勾,缓缓说道:“那人自称闻越。”

“闻越?”浔阳涟漪有些吃惊。

“正是江湖上传言轻功独步天下的盗圣闻越。”苏啟眼底闪着晶光,一脸的得意样,似乎是等着浔阳涟漪夸他一番。

“此事你做的甚好,等你从北陵郡回来再开庆功宴。”浔阳涟漪太知道闻越这个人的用处,这个人一定是知道北桑皇都的什么重大机密,否则宋玉是不会亲自出手的。

“我已将他秘密的带进宫来,无人知晓,不知君上可否想见他一面?”

“你都已经带来了,我岂有不见一面的道理?”苏啟与浔阳涟漪也算一起长大,其父苏北山在朝中任中书令,是浔阳涟漪的辅政大臣,沧洲在先君死后,可以说大部分靠这个中书令大人在很多军国大事上为浔阳涟漪出谋划策,所以她很是信任苏家。

“出来吧!”苏啟未曾转头,只是晃着手里的茶盏。

“他在这里?”浔阳涟漪有些诧异,她原本想着,苏啟会将人五花大绑抬进来,没想到的是那人竟一直在殿中,在她毫不知情的情况下。

“既是盗圣,我就算五花大绑,他也能脱出身去,倒不如直接将他请来的好。”苏啟就像是知道浔阳涟漪心中所想。

此时,一个烟灰色的身影从大殿上方翩然而下,缓缓而来,是一位翩翩公子模样的人,浔阳涟漪竟有些闪了神。

“既然请你来,为何不走正门,偏偏要做那梁上君子?”苏啟依旧没回头,只是喝着茶,故意打趣道。

“草民闻越,参见浔阳君上,君上福寿康宁。”闻越有规有矩的给浔阳涟漪行了个大礼。

“闻大侠不必拘礼,请起。”浔阳涟漪轻点头,示意闻越起身。

“闻越私自做了君上殿中的“梁上君”,还请君上宽罪。”闻越说话举止倒是大方得体,最让浔阳涟漪惊奇的是他竟无丝毫江湖侠客之气,倒像是一位教书先生。

“你今日啊,是想做浔阳君的“梁上君”,还是座上宾呢?”苏啟放下茶盏,徐徐起身。

“若要草民选择,自然是座上宾更适合些。”闻越虽与浔阳涟漪面面而站,却始终眼神未曾落在浔阳涟漪的脸上。

“那便都坐下吧,无须拘礼了。”浔阳涟漪的身子实在是弱,先前在廊下站了一会儿,已然让她有些乏力。

浔阳涟漪喊十官进来,为闻越搬来绒垫,三人均落座后,苏啟又沏了一壶新茶,一时间三人竟相对无言。

“咳咳……既然大家都坐在这儿了,那有什么该说,有什么该问的,就畅所欲言吧。”苏啟率先打破尴尬的沉默。

“不知君上想知道什么?草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闻越淡定开口。

“追杀你的人,可是北桑皇都的宋玉?”这个是浔阳涟漪迫切想知道的。

“正是。”

“不知你手上有什么,能让宋玉,又或者说北桑皇都的人如此忌惮的?”浔阳涟漪现在追查的事情遇到了瓶颈,她想知道闻越身上的秘密是否与她追查的事情有关联。

“不知是否与北桑皇都有牵扯,但宋玉一定牵涉其中。”

“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要从半月前说起……在下的轻功自诩江湖中少有敌手,那日,与江湖中一位朋友打了赌,赌注是一坛百年陈酿,赌约是在下能从七国中,防守最森严的北桑皇都泥黎殿中偷到殿司大人的玉兰印,经过几日的蹲守,我得知的玉兰印在关押重要人犯的死牢中,便挑了一个合适的时机,准备下手,可那日偏偏事不逢时,就在我刚进入死牢后不久,宋玉突然来了,宋玉的武功造诣在江湖中也是有排名的,我一时之间难以出去,便找了个地方藏起来,不大一会儿功夫,见两名狱卒提着一个面容难以辨认的男人进来,我听宋玉喊那个男人叫池慎。”闻越说到这里停顿了喝了口茶。

“池慎?狄部首领?”这让浔阳涟漪很是诧异,池慎这个人虽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一直以来,她也分不清是敌是友,可是宋玉竟然有这么大的胆子!狄部虽不算什么正式国家领地,在狄部生存的也多半是一些杀人犯,土匪,逃奴等等,就是一个鱼龙混杂之地,多年来不被七国所管辖,又称“七不管地带”,但它的势力又极其庞大,地处七国之间的蛮荒,常年处于战争中。池慎这个人手段又很毒辣,在狄部也是很有威望的,可宋玉有何能力,将他囚于泥黎殿的死牢中呢?

“正是此人。”闻越说完又停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许久未曾说话的苏啟,接着问道:“苏大人,可曾见过他?觉得池慎这人如何?”

“我驻守北陵郡,与狄部的领地也只有一山之隔,四个月前,我刚到北陵郡任职,第二日地方官员为我接风摆宴,在人群中我远远的看到一位威武壮硕的男人,向我点点头,似乎是在祝贺我,又似乎带着挑衅。只因离的太远,不曾看清面容。可他身上散发着一种难以言说的霸者之气,让人看着不怒自威啊。”苏啟倒是一副很欣赏池慎的样子。

“那近日可曾见过此人了?”闻越这一问,倒是让浔阳涟漪和苏啟,有些摸不着头脑,只因这月初旬时,池慎就因狄部犯沧洲边界之事,专门走访过沧洲,不过当时接见池慎的人是中书令苏北山大人。

“我是没见过,可我父亲大人在书信中与我提过此事,说他一直听闻狄部首领威名赫赫,虽手段狠辣了些,但为人处事却极其稳重,可这次会面,他觉得此人有些浪得虚名,不仅贪财好色还心眼极小,让我小心此人呢。”苏啟突然想起此事。

“不知君上可发现了其中的蹊跷之处?”闻越转过头来突然看向浔阳涟漪。

“闻大侠的意思是真正的狄部首领被关在死牢中,而现在出现在世人眼前的池慎,是被人冒名顶替的?”这个宋玉为什么这么做?她怎么会有如此大的权力和能力呢?她背后的人是谁?北堂昭还是北堂曜?这一连串的问题让浔阳涟漪一时间无法消化。

“可当我进一步想知道什么的时候,却被宋玉发现,无奈之下便开始了我的逃亡之路。”闻越眼底渐渐被遗憾所笼罩,接着说道:“如今我虽因苏大人善念,逃过一劫,可恐怕宋玉不会这么轻易的就放过我,泥黎殿的规矩是非死不休,就算我逃到天涯海角,他们都会追杀我。”

“不知宋玉可见过闻大侠的容貌?”

“我与她多半相见于黑夜逃亡之路,实在无法确定她是否看清过我的脸。”闻越回想这一个月的颠沛流离,心下一时疲惫不堪。

“若闻大侠不弃,可愿就此留在沧洲?本君定当全力护闻大侠周全,可愿?”浔阳涟漪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顿时让苏啟口中一口未咽下去的茶喷了出来。

                           

原创文章,作者:黑川,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3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