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喜嫁给病痨侯爷后,我被偏宠了》小说最新章节,陈思思,春乔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冲喜嫁给病痨侯爷后,我被偏宠了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陈年老酒

简介:【治愈+甜文+宠文】陈思思前脚跟着父亲进京,后脚就被皇帝指婚,下人都以为她攀上了高枝儿,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得知男方已经快升天了!原来,她嫁过去是要给人冲喜的!在众人怜悯的目光中,陈思思淡定地坐上了花轿,手中有钱,手下有人,死了丈夫又如何,正好可以实现她浪迹天涯的心愿!还没等陈思思小算盘打起来,她的病痨鬼夫君突然好了!!“你你你要干什么??”“自然是报答娘子,顺便以身相个许。”

角色:陈思思,春乔

冲喜嫁给病痨侯爷后,我被偏宠了

《冲喜嫁给病痨侯爷后,我被偏宠了》免费阅读

夏日暑热,陈思思爱出汗,干脆放了张美人榻在凉亭。

没事就靠在湖边乘凉,果然比屋子里舒服多了。

刚准备眯眼打个盹,丫头春乔咋咋呼呼的声音远远传来:

“哎哟我的小姐!您怎么还有闲心睡觉呢!前面都快乱成一锅粥了!”

陈思思瞌睡虫瞬间跑没,单手支起一边额头,白色纱衣沿着袖口滑落,露出一只白皙修长的小臂。

她无奈地看向丫头,一双秋水翦瞳黑白分明,“又怎么了?”

这个“又”字极具灵魂,只因自从皇帝赐婚以来,这小小的将军府就没安生过。

春乔都快被她那副悠哉的样子气到了。

哪家女儿不是对自己的终身大事格外上心,只有她家小姐,和个没事人一样。

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您快去看看吧!侯府来下聘了,老爷、老爷发了好大的脾气!”

陈思思很没有形象地翻了个白眼——她老爹哪天不在生气。

但她是个孝顺女儿,且对方是因她的婚事生气,她怎么也得过去看看。

陈思思留恋地从塌上起身,一双白玉足轻轻伸进了地上的软底鞋中。

春乔一看,又开始咋呼:“呀!您怎么又没穿袜子!让夫人瞧见了可怎生是好!”

说着,人已经像只小鸟一样跑进了正屋,将她的外衫和袜子都取了出来。

陈思思不耐烦听她唠叨,扯过袜子随手一套,起身将罗裙利索系上,人已经大步流星往前走了。

她一起身,高挑的身量顿时显露出来,竟比旁边的春乔高了一个头还多。

小丫头小跑着才能追上她的脚步,一边像只小麻雀一样叽叽喳喳将前院发生的事尽数道来。

“您是不知道,这侯府也忒没规矩了些,好歹是皇上亲自指婚,怎么能如此怠慢您呢?…聘金帖盒的倒是都备全了,但成色真真一般,最让老爷生气的是三牲!只得一对儿活鸡,活雁咱们也不指望了,但怎么也得玉雕雁或者实金雁吧?结果他们就带了两只银的来!好歹也是高门侯府呢,这也太寒酸了!让咱们将军府和您的面子往哪搁?夫人当时看到那对儿雁,脸色都变了呢!”

说到这里,陈思思终于有了反应,颇感几分诧异地转头“哦?”了一声。

春乔得到鼓励,立刻瞪圆了一双杏眼,说得眉毛都要飞起来。

“夫人的性子您还不知道?一向不显山不露水的,可见这次也是真的生气了。哼!咱们夫人动辄不生气,真生气了可够他们喝一壶的!”说到最后,竟带上了几分幸灾乐祸。

陈思思用指尖杵了杵她的额头,看她调皮地吐了吐舌头,脚下步伐不由又加快了几分。

唔…她也挺想看娘亲“发威”的,都好久没看到了呢。

跨过几道花柳门,转过几条雕花长廊,就是前院。

还没靠近,老爹的大嗓门就清晰地传入耳中:

“滚滚滚!全都拿走!老子今天就进宫去面圣!这官儿不做也罢!结的什么狗屁亲!老子的宝贝闺女就是让你们这么糟蹋的?!”

往常这种时候,她娘就是那根“定海神针”,会出来镇场子。

但今日,定海神针显然不肯干活了。

“这位管事,请把这些拿回去吧,我们将军府也不为难下人,我与外子这就准备进宫了,时辰再晚些宫门该落锁了。”

将军夫人清清淡淡一句话,整个前院顿时静了一静。

陈思思心下一暖,“好戏”也看够了,正要从垂花拱门走出去,总不能真让父母进宫去落皇家的颜面去,好歹将军府还有这么多条人命,也不能跟着白白葬送不是。

这时,看门小厮着急忙慌跑了进来。

“老爷夫人!定远侯府的老夫人来了!”

陈思思刚要踏出去的脚立刻收了回来。

春乔直不楞登差点露了头,被她揪着后脖领扯了回来,“嘘——”

定远侯府?陈思思一时迷惑。

她老爹只是个三品武将,前两月才刚从吴地调任回京。

不说武将了,便是小小的三品官,在这京城脚下都是一抓一大把,要不是和忠勇侯定了亲,她家恐怕连这些高门的门槛都踏不进去。

陈思思脑中转了一圈便丢开了。

她有个优点,想不明白的事情从不为难自己的脑子,反正马上就要见分晓。

小厮禀报完,她娘表情都没变,淡淡道:“快请。”

脚下却动都没动,显然没有要去迎接的意思。

不一会儿,一大群人转过影屏,穿过回廊,朝她父母走来。

当先是一位满头银丝的老夫人,穿着一袭苍色的如意纹云锦裙,头上簪着一整套的红宝石金头面,精致的缠丝纹枝颤颤巍巍探出头来,衬得对方贵气十足。

这应该就是定远侯老夫人了。

对方左右各搀着一位明艳的女子,身后浩浩荡荡跟了十来个丫鬟婆子,那气势,真真让她家这破院子“蓬荜生辉”。

一般人家,看到这阵势都要萎三分。

可惜,她父母不是一般人家。

她老爹勉强压住一口气,黑膛脸现在还是红的。

她阿娘气定神闲,眉毛都没动一下。

两人等到对方近前,才出于礼节缓缓行了个礼。

陈思思好奇望过去,定远侯老夫人身侧的两位女子脸色明显不虞,反倒是老夫人,不仅没生气,看着还挺和善的。

“龙武将军果然名不虚传,这一身气派,可真叫老身开了眼!”对方语气真诚,眼神满含赞意,转头又开始打量陈思思的娘,“这便是将军夫人了吧?真是端庄娴雅,想必令爱也一定惹人疼得很,可真是便宜了我那顽劣的外孙子。”

陈思思心下一动,这竟是她那病秧子未婚夫的外祖母?

连她都忍不住感叹,果然是京城高门出来的人物,这话说得周全得体,而且没有拐弯抹角,显然是考虑到她家武将的门风。

果然,不止娘亲,连老爹听完对方的话后,脸色都好了不少。

“让老夫人见笑了,今日家中忙乱,都未能亲自去门外迎接,失礼失礼。”

将军夫人第一时间道歉,却没接对方的话,如今这亲,成不成还是两说呢。

陈思思知道,她娘可不是给口糖就会被绕进去的妇人。

一行人进了花厅,陈思思眼珠子一转,拉着春乔从后廊绕了过去,直接进了园子,站在窗外明目张胆“偷听”。

如果她没猜错,对方定是为了聘礼来的。

                           

原创文章,作者:陈年老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31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