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猎户家的冲喜小娇娘有空间》周母,慕挽舒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猎户家的冲喜小娇娘有空间

小说:种田

作者:本萌叫呱呱

简介:【空间+甜宠+双洁+宠妻+双向奔赴+沙雕腹黑+架空】慕挽舒因为一场车祸穿越了,从孤儿穿成了孤儿,还喜当了隔壁村周家的冲喜小新媳。本来听说这将嫁夫君已经因伤昏迷了三个多月,大有几率是醒不过来了的。可没想到她这冲喜新娘实至名归,成亲当天真把新郎给冲醒了,这可让周家大喜不已。从此,慕挽舒就被这糙汉夫君,村霸婆母一家给团宠了。

角色:周母,慕挽舒

猎户家的冲喜小娇娘有空间

《猎户家的冲喜小娇娘有空间》免费阅读

“姑娘,该盖盖头了,待会儿那边的该来接人了。”喜婆看着愣神的慕挽舒笑道。

“啊,好。”听到喜婆的唤声慕挽舒才回过神来,拿过红盖头把自己脑袋盖上,轻轻叹了口气。

到这会慕挽舒已经不得不相信她是真的穿越了,还是穿到了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朝代。

穿到了这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农家小孤女身上。

原主爹爹本是个秀才,是村里的教书先生,而母亲也是个温柔的人,平都在家里绣帕子什么的赚钱。

因为绣工不赖,一个月也能赚上些。

夫妻两合力赚钱在村里盖上了青砖大瓦房,在这村里也算得上是个小富户了。

原主从小便是在这种无忧无虑的生活下长大的,但天有不测风云,在一年多前原主父亲突然患上了重病。

陆续花了好些银子治疗也不见好,就连把好不容易盖起来的青砖大瓦房卖了,去省城找大夫治也是无果。

最终在花光了所有积蓄后,一个月前原主父亲还是去了。原主的母亲受不了这打击,在原主父亲走后的当天晚上上吊自杀了,把原主一个人丢下来处理后事。

而这个家为了给原主父亲治病能当的都已经全部当了,这会儿就连买两幅棺材的钱都已经拿不出了。

原主的父母当初又是从外地单独跑来这边定居的,在这里根本无亲无友。

而村中的人想帮原主一把的又是手中无钱无能为力,能帮原主一把的又是看人下菜,原主就算想借钱为父母买棺下葬也无人可借。

就在这时,隔壁周家村的周二婶子找上门来,想为自己重伤不醒的大儿子找个冲喜媳妇。

说是找人算了命,算出原主的八字正好与她大儿子相配,所以便选了原主。

先前原主父亲没出事前,原主已经年芳15到了待嫁的年纪,所以是有托媒婆相看的,而周二婶找的也是同一个媒婆,所以这个周二婶才会知道。

当时人家就说明了情况,说如果原主愿意的话,她可以出钱给原主解难,就当是聘礼。

急钱的原主,自然应下了。

…..但等她她把父母的事情都搞定后,到了今天婚期原主她又后悔了,觉得自己父母双亡,要嫁的人又是个将死之人,心中感觉心灰意冷。

然后,原主就在刚刚喜婆进门前吃了先前放在家里的老鼠药自杀死去了,然后…….慕挽舒就替过来了。

先是一脸懵逼的大吐特吐了一阵把胃中的毒性吐掉,才回到房中躺着歇歇。然后就被赶来的喜婆捞起来,摁着脑袋一阵打理,迷迷糊糊的接收完了原主的记忆。

唉~

回想完,慕挽舒在心中再次叹了口气。

算了,反正有命活就行,嫁就嫁吧。也弥补她上辈子是个孤儿刚活到二十岁又被车撞死,连初吻都没送出去的遗憾了。

这辈子直接嫁人,也一步到位了。

反正她现在也是个孤女,凭借原主的记忆,她很清楚这世道孤女不好生存,能有个夫家也不错了。

虽然,这个未来丈夫还不知道能不能醒。

但总归也有几个便宜家人嘛,她不咕呱就行。她心中自然还是希望他能醒的,不然她刚过门就成寡妇了,怕是日子得苦逼苦逼了。

“姑娘,来我带着你走。”就在这时接亲的人到了,喜婆朝着慕挽舒伸出手道。

慕挽舒点点头,随着喜婆的牵引坐上了周家前来接亲的驴车。

刚刚这喜婆跟她叨叨了许久,说是盖了盖头不能说话啥啥啥的,所以她就点头示意了。

她的嫁妆就只有一个小包袱,还是刚刚装的原主的几件衣裳。

之前的房子卖了,家里啥啥啥能卖的也都卖了,现在她住的地方是租村里的一间房子,她能拿的就只剩下了几套衣服物了。

也不知道会不会被周家嫌弃,但嫌弃也没办法了,她就这条件了。

emm…..

这边慕挽舒’享受‘着驴车的颠簸,前往周家。

而正等着新媳妇的周家,也忽然传出了一声声的惊呼声。

“娘!大哥吐血了!”一个奶团突然从新房里跑出来,抱着周母的腿哭喊道。

“啊?当家的,快喊大夫,快喊大夫!”周母一怔,连忙喊自己男人去喊大夫。

“哎,哎哎。”周父应着立即跑去请人。

这场景,看得来周家吃酒席的客人一愣一惊的。

周家大郎吐血了?不是说娶的冲喜媳妇吗?

这……

大夫来得很快,被周母带着直奔向新房中床上的周家大郎,看情况。

“大夫,如何了?”周母皱着眉头看着大夫,布满担忧。

“放心吧,令郎无事,吐血是好现象。先前我与你说过令郎之所以昏迷许久不醒,是因为他体内有内伤瘀血,瘀血一直排不出才导致的昏迷。

如今他体内的瘀血已经吐出,估摸过不了多时便可以醒来了。”

看着周母这般担忧,大夫笑着回道。

听到这话,屋中几人皆是松了口气,听到人即将可以醒来又是一阵欣喜。

“爹,娘,亦明,亦海。”就在这时,床上的周亦川睁开了眼睛,揉着头看到床边的人沙哑着嗓子喊道。

“哎哟,娘的大郎唉,你可终于醒了。”周母看着昏迷了三个月,终于醒来的儿子流出了眼泪。

周父虽然未言语,但神色也都是带上了激动的。

“大,大哥,你终于醒了,亦明好想你啊。”

“亦海也好想你。”

跟在周母旁边的两个小团子也跟着说道,眼睛泪汪汪的。

见到周亦川醒来,大夫便再给他查看了一番。

“如今令郎身子已无大碍,他自身体质很好,恢复力很强。

如今只是因为昏迷许久未进食补体力,所以还有些虚弱,先食些清粥暖胃,再给他用些补身子的便好。”

“哎,好好,谢谢大夫,谢谢大夫。”周母跟大夫道着谢,摸出一串铜板塞到大夫旁边的小童手中,大夫连忙拦住。

“哎,周嫂不必如此,我看贵府今日恰逢喜事喜气蓬勃的,老夫也想带着小童坐席占占喜气讨口酒吃,这钱便当是随礼了,不知可否?”

见大夫这么说,周父周母双双对望了一眼,人都这么说了,他们还有何好推脱的。

“这自是可以的,自是可以的,来,我带您入座。”想罢,周父笑着点头应道。

在周父的带领下,大夫跟着自己的小药童一起走向外边入酒席。

至于周家今日要娶冲喜新媳之事,他其实是知晓的,对于此事他不可置否。

他们这行行医的,见惯了大大小小的病中人情,孩子久久不醒,甚至可能永远不醒。

那当父母为了孩子能醒,选择偏信神佛倒也情有可原,即是两家皆自愿,那如此做到也是可以理解。

                           

原创文章,作者:本萌叫呱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7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