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规心动(周素,周晔)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非常规心动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七八

简介:生活偶尔会有意外发生,令你崩溃的不好事情,人时时刻刻面临选择,不好的请走开,坚守本心,平淡中迎来朝阳…

角色:周素,周晔

非常规心动

《非常规心动》免费阅读

黑~无边的黑。

冷~无边的冷。

黑,深入她紧闭的眼眸;冷,贯穿四肢骨髓。

南方的1月,也是春寒料峭。

难道,她带着肚子里的宝宝一起跳下去,竟没能砸穿薄薄的秦淮河冰层。

是,搁浅了吗。

冰层恐怕破裂了,毕竟,是从十来米的高空自由落体。

身体似被蹂躏碾碎,但意志还是自己的,躯壳这个大零件还不曾与它脱离。

那,我想活下来…

在强有力的意念支撑下,紧闭的眼眸睫毛快速煽动起来,十指蠕动极力挣扎…

其实跳下去的那一刻,她是后悔的。

但脚已离开地面,身在空中已由不得她。

肚子里的宝宝似乎感受到生命的威胁,也跟着剧烈的挣扎起来。

一股温热的液体从腹下流了出来…也给当下的她带来一丝温暖。

难道,最后的时刻是宝宝保护了自己,悔恨的情绪扑面而来,鼻子一酸泪水溢出又加一丝残温,周遭的气温似乎开始慢慢回升。

缓和片刻后,周素终于睁开眉眼。

身体有了知觉。

但同时身下的触感有些异样的柔软。

映入眼帘的竟然是洁白的床单,不是秦淮河冰层,这里也不是金陵城,这里是沪城某酒店。

一家奢华的行政酒店套房,枕头边有三沓绿色美刀,还带着封条,有点莫名熟悉的韩文。

一点模模糊糊的记忆蜂拥而来…

她被提拔加薪了,激动之余把好消息分享给大学毕业后同样留在沪城的同寝好朋友,后晋升为闺蜜的周晔。

两人同姓,却分别来自大江南北,因而亲昵的戏称对方为大周、小周,合体之后就是大、小周。

得到消息的周晔在电话的那一头激动的原地跳跃,相约来一次不一样的庆祝,方式别开生面一些,稍微出挑一点。

但大、小周的生活圈子极单一,于是又拉上了毕业后留在沪城同级但不同班的孙希。

有孙希的提议,再加上三人对自身脸蛋莫名的自信,于是选择了pink home。

理由是风闻这间酒吧,谈笑往来皆是颜值界天花板,而她们又十分好奇鲜肉荟萃的名场面。

一间同志吧,她们结伴去了,也相对安全。

大学满一年,三人正当花样年华,,在年轻时总该有些不同的体验或者经历,当时是这样想的。

昨晚的人肉荷尔蒙气息似还在脑海萦绕,掉在床下的手机持续不停的震动。

周素揪着被子遮住诱人的白光,长臂捞起地下的手机。

是大周,周晔。

但捞起电话的一瞬间,周素脸色瞬间煞白。

重生前的她是惊慌失措的,就是在这通电话里大周倾听了她的哭诉,但大周比她更无措,领着孙希一同来到酒店。

而她在两人到来前,披头散发拽着保洁到前台查询信息,是她的身份证登记,现金支付。

等大周和孙希到达后,三人商定报警,而后三万美刀的现金充公…众目睽睽下,提取被强J证据。

她们又要求酒店调监控,看是谁带她到房间,酒店的工作人员告诉回复等警方出具了手续才可以。

在周围的指指点点中,在外界嗡嗡一般的异样语调中,她最后灰头土脸的离开酒店。

然后回去漫长的等待,自怨自艾的疗伤。

得到的答复是:监控并未查询到有效信息。

警方说,他们会继续追查,但也请她谅解,任何案件的侦破都需要时间。

然后就再也没有,紧接着周素丢掉工作,再然后回到金陵,最后就在肚里宝宝四个月大,她在各种不堪无孔不入的声音中,于秦淮河寻了短见。

“小周…小周…”

周素抓着手机愣神的功夫,听筒里大周越发焦急,夹杂一丝怯怯的鼻音,很像是哭泣。

“大周…我很好。”

话一出口,周素就知道她不好,沙哑的霍霍声,电话那头的周晔更急了,要地址要赶过来。

“咳咳…”

周素使劲咳嗽两声,想要从温暖的被窝里溜出来,双腿间有一股撕裂的酸软,一只脚还未落下,整个人差点摔飞。

窗帘是拉着的,廊道内开着壁灯。

她咬了咬下唇,一狠心重重踏在地毯上,双脚就像踩在棉花上,但站稳了。

双脚落地,大腿间的酸软不再是障碍,她顺利从冰箱里取出矿泉水拧开,“咕咚咕咚”灌了下去。

穿肠凉意带来丝丝清醒,舒缓一下嗓眼部位的咳痒,还有时不时翻腾起伏的胃。

“晔,我没事,昨晚喝多后隔壁找酒店住了下来,刚才醒来嗓子不太舒服。”

电话那头,周晔浓浓的鼻音瞬间转变,声音中带着呵欠:“…素,我一直守着电话,每隔半个小时就给你打一次,又怕你手机折腾没电了…”

“唉,说多了都是泪,你以后的老公有我这个耐性就好了。”

周素走回床边,肩上夹着电话,一边套上衣服语气轻松:“哈,昨晚真断片了,我都不知道迷糊中还给自己开了房,闭眼就睡到天亮。”

电话那头,周晔连续的哈欠,疲惫感时不时透过来:“凌晨你说去卫生间,就没有回来,我的心脏都要被你吓出毛病来,要不是孙希说这间CLUB很安全,我都想报警了。”

“算了,咱们回聊,洗个澡我也要去上班了,回见~”

她轻轻回了一声:“回见~”。

放下电话的瞬间,膝盖一软瘫坐在床边,沮丧但也只是一刹那,周素瞬间又跳跃而起。

门铃声响了,她飞身抓起床头的三万美刀,飞速抽出一张并将其余的塞进包里,然后视线落在斑驳的白色床单上。

星星点点的血迹,还有一些不可名状的轨迹图。

没有时间了!

长臂一甩,周素一把将床单揪出来,也将这一夜的荒唐折叠后塞进包里。

背上包,长发半掩面,她打开房门。

“女士…”

不待小心翼翼的楼层保洁说完话,周素将百元美钞塞进对方手里。

“床单我不小心弄脏了,但是我买走它…你可以想想办法…”

“好的,女士。”

听到肯定的答复,她快速奔向电梯。

电梯缓缓下行中,周素背靠电梯墙,紧绷的神经稍稍松弛了一些。

昨晚踉踉跄跄走向卫生间的通道里,迎面曾遇上很多人,但直到她结结实实撞在一个同样惊惶失措的男人身上。

但,该死的,好似也从那一刻,她断片失去了意识。

对方低吟了一句:“特殊服务?”

用的韩语?还是英语来着,她又是怎么回答的,一概记不得了。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对方是男人,很香,个子应该不是很高。

周素,净身高1米7,昨晚的鞋跟不算高,1.73总还是有的。

                           

原创文章,作者:七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6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