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道万古(陆隐,薛白)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剑道万古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疯狂的牛蛙

简介:【传统玄幻,无系统不穿越,单女主。】时逢乱世,兵荒马乱,为乱世所迫的少年毅然踏入了修道之路。多年以后江湖上一个叫泰平宗的九流小宗门突然一跃成为了一流门派。只因为宗门内一个白衣剑仙在世人面前斩出了名为“人间”的一剑…

角色:陆隐,薛白

剑道万古

《剑道万古》免费阅读

今年固阳王朝入冬的第一场雪来的格外早。

一夜之间,万里山河,银装素裹。

王朝东部雾遗山脚下有一座宁静小镇,名为雾遗镇。

离镇子不远的半山腰上,一个荒废多年的破败庙宇今天迎来了一批客人,三个孩子抬着一名浑身是血的白衣青年走了进来。

两个少年将那个青年轻轻放在了干草上,一旁的少女看着干草底下淌出的鲜血浑身发抖。

放下青年后,两个少年喘了一大口气,个子较高的消瘦少年叫陆隐,一旁稍矮的少年叫薛白,那个还在颤抖的少女叫吴晴鸢。

他们三个都是原雾遗镇的人,为什么说原雾遗镇呢,因为几个时辰前雾遗镇已经不存在了。

不知道是因为惊吓还是天冷,吴晴鸢的脸色惨白,好不容易控制住了颤抖的双腿,刚想说话却发现牙齿又开始打结。

“鸟儿,你没事吧?”薛白拍着吴晴鸢的肩膀问道。

薛白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憋了许久的吴晴鸢就抱着薛白大哭。

薛白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吴晴鸢,只是轻轻拍着吴晴鸢的后背。

陆隐握了握拳头,将眼角的晶莹压了回去,扭过头便向外面走去,边走边对那两人说道:“等会捡点干柴,把香案下面那个罐子拿出来,放点雪水,我去找点草药。”

陆隐这个雾遗镇出了名的捣蛋鬼,四岁以后就没掉了一滴眼泪,八岁的时候带着一群孩子跑到雾遗山上彻夜不归,回去差点被他爹活活打死。

当时他娘在一旁看着陆隐已经被打的血肉模糊的屁股,眼睛都哭红了,可陆隐直到痛晕也没掉一滴眼泪。

此时这个少年却跑在雪地里涕泗滂沱。

少年多希望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只是一场梦,没有什么凶恶蛟龙,也没有什么斩龙神人,哪怕没有白衣剑仙!只希望这糟糕的梦快点醒来。

踉踉跄跄的少年在雪地里不停的跌倒又爬起,仿佛想用疼痛来刺激一下好让梦醒。

可事与愿违,少年忍着疼痛从山腰看下去,整个雾遗镇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坑,只有山脚下还能看到一点断垣残壁。

寺庙内,薛白将眼睛红肿的吴晴鸢扶着坐在一旁,便赶忙到周围找柴禾,很快就抱着柴禾进进出出,而后又轻车熟路的从香案下面拉出来几块青砖、火石和一个黑色大瓦罐,一阵捣鼓后,一股火苗生了出来。

捧了些雪放进瓦罐后,薛白看了看发抖的吴晴鸢说道: “鸟儿,坐过来点,这里暖和点。”

双目无神的吴晴鸢,抬头看了看一旁的白衣青年,咬了咬牙凑了过去。

两人等了好一会,陆隐才回到寺庙,通红两手还抓着很多草药。

陆隐常年在山里游荡,受伤已经是家常便饭,俗话说“久病成良医”陆隐便是如此。什么草药治什么病,他都一清二楚。

陆隐将草药的用法告诉了薛白,又从靴子里掏出了一把小匕首,向那白衣青年走去。

那青年还有呼吸,不过从胸口到腰间那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让人觉得恐怕是救不过来了。

可几个少年觉得还有救,因为他们亲眼所见这是一个剑仙!陆隐麻利的用匕首划开了那青年的衣服,伤口还在流血,翻开的白肉下能看到森森白骨。吴晴鸢小脸惨白,往远处挪了挪。

一旁的薛白不知道又从哪找了个小石罐,将几种草药捣成了沫,放在了青年身旁。

陆隐将匕首在火上烤的通红,又给吴晴鸢使了使眼色,才蹲在了青年身前。

吴晴鸢当然知道陆隐要干什么,又向后退了些,闭着眼睛抱着一根掉了漆的红柱子。

薛白把那青年按住,陆隐将通红的匕首对着伤口按了下去。

“滋滋滋”

青烟冒起,一股皮肉毛发烧焦的味道扑面而来,陆隐皱了皱鼻子,又继续烤刀子。反复了几次后,那条巨大的伤口才处理完,薛白将那青年的袍子下摆割成了一缕一缕的布条,陆隐则将捣好的草药敷了上去。

那青年自始至终都没有动,只是眉头皱了皱,陆隐和薛白将青年的伤口包扎完后,才坐了下来。

寺庙的气氛一下子变的凝重起来,薛白蹲在火堆旁,又加了一支木头,才缓缓道:“陆隐,我们现在怎么办?”

陆隐沉默着嘴唇动了动,终究没说出来话。

吴晴鸢坐在干草上,抱着膝盖带着哭腔小声道:“陆哥哥,你倒是说话啊,我们可怎么办啊!”

陆隐虽然是三人里最大的,可他毕竟才十四岁,这种时候他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

陆隐想了半天才缓缓说道: “你们也看见了,这位剑仙曾经试图挽救过小镇,可见他不是坏人,我想等他醒来,我们试试能不能跟着他去学剑。”

想了想陆隐又说道:“长这么大我们从来没出去过,外面是什么样的难道你们不想知道?眼睁睁看着我们熟悉的人离我们而去,难道你们不想报仇?”

薛白抿着嘴看着愣愣的吴晴鸢,又扭头对陆隐说道:“可他要是不收我们呢?”

陆隐叹了口气道:“那就走出雾遗山去学本事,伤了这位剑仙的人,身上背着雾遗镇一千五百条人命,等我学了本事,定要去找他!”

镇子上的教书先生教过他们,挟恩求报,君子不为。其实现在也不确定,这位剑仙能不能挺过来。

陆隐咽不下这口气,总听人讲故事说外面世界很大,妖魔鬼怪,神人剑仙,这让他既向往又害怕,别人不信他信,可没想到最后那些惨事竟发生在了自己眼前。

他可以选择碌碌无为一辈子,苟延残喘的活下去,可那样怎么对得起他死去的爹娘,怎么对得起这镇子里那些遭受了无妄之灾的人们。

天色渐暗,大地陷入了无边的黑暗,寺庙那破旧的木门被风吹的吱吱作响。

吴晴鸢害怕,面对着门挤在薛白和陆隐中间,陆隐手握着匕首,薛白拿着一根木棍,两人警惕的看着四周。

记忆中他们只在山上过了一次夜,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他们被迫躲在了这个庙里,晚上各种野兽的声音吓得他们都躲在香案下面不敢出声。

一晚上谁都没敢闭眼,硬生生的熬到天亮才匆匆下山,那次就是陆隐挨打最重的一次。

陆隐和薛白轮换着给火堆加干柴,野兽怕火,他们必须保证这火堆不灭才行。

看着背后挂着泪痕睡着的吴晴鸢,陆隐和薛白虽然难受但是并不害怕,这一刻悲痛已经完全盖过了恐惧。

陆隐不着痕迹的看了看薛白,除了最初看见小镇消失那一瞬间的撕心裂肺过后,到现在薛白已经没有太多情绪表露了。

咽了口唾沫,陆隐轻声道:“薛白,他们都睡熟了。”

薛白愣了愣旋即摇了摇头,他知道陆隐再告诉他有什么情绪的话,可以释放了。

薛白轻声道:“我可以当做听不见,看不见。”

陆隐皱了皱眉,没有接话。

薛白看了一眼陆隐,不着痕迹的扯了扯嘴角,真以为你陆隐采药回来时的红眼眶我看不见?

沉默了一会薛白又轻声道:“说起来幸亏跟你上山才捡了条命。”

陆隐低头看着跳动的火苗,自嘲道:“只要你不恨我让你生不如死就好。”

薛白摇了摇头,他知道陆隐的意思,确实,有时候活着反而不如死去。

                           

原创文章,作者:疯狂的牛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6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