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柔,娇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王妃莫慌,快让本王窃个香》最新章节

小说:王妃莫慌,快让本王窃个香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二两咸鱼

简介:人人都说大雍嫡公主天姿国色,可却在及笄当日被未婚夫覆了家国。浴血归来,步步为营。一步步毁掉渣男的人生。姬柔:“死太便宜了,我要你千秋万代,活不痛快,死不痛快!”真相浮出水面,灭族杀戮竟起源于渣男一场误会。司空未明:“已经错了,那就错到底吧。恨也好爱也好,江山没了,你做到了。”还以为一条路走到黑,幸好,总有一盏灯为她而亮。萧寂:“古人说以天为被地为席,你我披天枕地,算不算夫妻?”

角色:姬柔,娇娇

王妃莫慌,快让本王窃个香

《王妃莫慌,快让本王窃个香》免费阅读

楔子

大雍二十年,上将军司空未明谋权篡位。雍皇抵抗未果,被其当众斩杀于乾阳殿内,皇后饮鸩自尽。

不过三日,叛军诛尽大雍皇亲三千二百余人,唯余朝阳公主不知所踪……

同年三月,司空未明改雍为奕,论功奖赏有功之士。

尤尊幕僚江润之,晋封左相,位享万千荣华……

……………………………………………

“上将军,属下无能,搜遍皇宫各处也不见朝阳公主踪影。”

司空未明揉了揉眉心。

“继续搜,生死不论!”

一旁的江润之微微皱眉:“司空,你何必……”

司空未明斜睨:“何必斩尽杀绝么,原来不过十几年,润之就被姬川那个老匹夫感化了。”

江润之急忙否认。

“记住我们父母亲族惨死的样子,大雍姬家,没有一个是无辜的,包括姬柔!”

江润之哑口无言。

城南小道,一辆破旧的马车摇摇晃晃行驶着,驱车人不停挥鞭犹嫌不足。

车内,一女子幽幽转醒。

“公主!您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阿临?我……”蓦然想起昏倒前那一幕,抓住临安的胳膊慌忙问:“父皇呢?父皇怎么样?母后如何?还有皇兄皇姐……”

看临安不说话。

“告诉我,父皇母后是不是……”

临安不忍心却也骗不过她:“……皇上皇后已西去,皇族其余人也……”

姬柔猛地吐出一口血,失力跌倒在轿里。

今天是她的生辰,及笄礼刚过,她的未婚夫就带兵谋反,杀了她的双亲,覆了她的家国……

临安吓坏了,“公主!公主您怎么样?!”

杂乱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临安的心都提到嗓子眼。

“快!再快些!”

他感觉不妙,车夫明显已经尽了力,他们再快,也比不上马匹。

残影闪过,猩红的血液喷溅在布帘上。

“不好!”

临安急忙护住姬柔:“公主追兵来了 !您千万不要出声,奴才出去看看!”

姬柔拉住临安,还是抵不过他力气大挣脱了。

临安大着胆子掀开帘,看着车夫身首异处,断茬处仍潺潺往外冒着鲜血,临安胃里翻腾忍不住干呕。

马车被他们逼停。

眼前这些凶神恶煞的人倒不像是追兵。

“老三说的果然不错,破马车还跑这么快,一定不简单!”

看着临安衣着不菲,土匪头子往刀上吐了口唾沫,居高临下指着他:“识相的,把好东西都拿出来,或许还能留你个全尸!”

临安这才明白遇上土匪了!当时只顾着逃命,换了宫服就跑,哪成想……

帘内一道声音柔柔传出:“阿临,怎么停了?发生了何事?”

临安暗道不好!

果然,那帮土匪听到这娇娇柔柔的声音纷纷上前,为首的掀起车帘,一把扯出姬柔,动作之粗鲁,丝毫不知道怜香惜玉。

待她一抬脸,众人不禁屏住了呼吸。

这……好美!

柳眉微蹙,桃花眸半遮半掩,微抿的樱唇显露佳人的一丝不安。

大约吃了疼,轻扬起臻首,眸里也蒙了水雾,就这么无助的看着他们。

“乖乖……原来世上真有这天仙一般的人儿!”

那个老三一脸猥琐的上前直愣愣看着:“老大,这也太标致了,兄弟们还从没见过这么美的妞儿!”

土匪头子也没见过这等姿色。

临安警惕的看着他们,牢牢护住身后的姬柔。

老三搓搓手忍住上前的冲动:“老大!您请~”

“哈哈哈哈哈!好!今儿个都有份!都有份!”

姬柔暗暗推了推临安低声说了句:“你且信我。”坐以待毙,不如拼死一搏!

待那土匪头子凑上前来,姬柔抬头,桃花眸含怨带嗔:“可以,可以上来遮住吗……”

那土匪头子口干舌燥:“都依你都依你!小美人儿,只要你听话,都依你~”

姬柔掀了帘子示意他进去,土匪头子迫不及待往里钻,脑袋一撞差点儿没磕死。

临安睚眦欲裂,想起姬柔方才说,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土匪摸摸脑袋挤进了轿内。

辅一入内那土匪头子便忍不住扑上前,姬柔灵巧躲过。

“别急啊~”

土匪头子两眼冒光。

废话,这要不急不是个男人!

姬柔不再闪躲,反而娇笑着捋了捋墨发,随即倚下,一副任人采颉的模样。

那土匪头子哪见过这等美景,迫不及待撕扯她的衣裳,刚要啃,蓦然感觉脖颈一凉。

娇娇柔柔的美人儿此刻满脸杀气正拿簪子抵着他脖颈。

“叫他们腾出两匹马,不然……别怪我手上失了轻重!”

土匪也是刀尖舔血过来的,不屑的嗤笑:“怎么,威胁老子?老子从来还没怕过什……”么!

还没说完就觉得脖颈一阵剧痛,看着不断滴落的鲜血生生止了声儿。

操!大意了。

土匪头子一边掀帘,猛不丁挥手袭向后方。

姬柔心知躲不开,圈着他脖颈硬生生挨下一掌!

这一掌下去,只觉得胸腔剧痛,呼吸都困难,姬柔咬牙咽下翻涌的血。

好腥。

饶是这样都没松开,手中的簪子更是扎进几分。

“那我们就试试,到底谁先死!”

就算今天时运不济殒命在此,起码能为百姓除了这个祸害!

值!

土匪头子感觉头晕目眩,不敢乱动了。

死穴……

这娘们儿是真要扎死他!

外头的几人愣愣的看着,万万没想到是这副局面。

姬柔一改方才的柔媚,俏脸含煞:

“把最边上那两匹马牵过来,剩下的全都杀了!”

众人:???

簪子又划进一分。

土匪头子忍不住了:“一帮狗娘养的!没听见啊她要马!赶紧给她啊!”

土匪头子使了个眼色,姬柔冷笑,当她瞎么?

示意临安牵好马,眼见几人不再动作:“我说没说,把剩下的马杀了?嗯?”

幽幽盯着土匪头子,后者被她看的直发毛,连忙怒斥:“你们耳朵都他娘的聋了?!还不快动手!”

众人杀了剩余的马,不敢轻易上前。

“阿临,上马!”

临安虽担忧却不敢迟疑。

姬柔挟着土匪头子一起上了马:“走!”逼着土匪头子挥鞭,几个土匪眼睁睁看着他们疾驰而去。

骑行数里之后,姬柔撑不住了。

本就受了伤,哪经得住如此颠簸。

                           

原创文章,作者:二两咸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6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