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赵寅成《莽穿大宋:梁山好汉皆奉我为主》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莽穿大宋:梁山好汉皆奉我为主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有限摸鱼

简介:现代青年穿越大宋,成为土匪山寨之主,从一开始就注定与大宋朝的文治风流无关,等待他的只有谋反这一条出路。这个天下,只会欺负孤儿寡母的赵家都能坐,凭什么我不能坐?英雄豪杰岂能郁郁久居人下,窃据华夏神器者,终非天下之主。一介武夫,在大宋朝重新恢复秦朝的二十等级军功爵耕战制度,用铁血和杀戮,让大宋满朝文武都跪地唱征服。用煊赫武功,让文人士大夫们高呼:暴秦复生啦!!!憋说话,跪下,唱征服!

角色:赵寅成

莽穿大宋:梁山好汉皆奉我为主

《莽穿大宋:梁山好汉皆奉我为主》免费阅读

赵寅成从沉睡中醒来,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并非自己预想中的医院,而是身处于一个原始而又粗狂的木屋之中。

木屋之中,没有任何现代化的工具和家电。

环视四周,身边的家具都是用粗糙未加修饰的木料,简单的榫卯拼接而成,显得简单而又粗糙,同时也不失稳固。

现代社会,就算是处于森林深处的伐木树屋,也至少应该有那么一两个现代家具或者电器之类的东西,最起码灯泡也还是应该有一个的吧?

可是这里什么都没有,根本连一点现代化的痕迹都没有,墙壁上还悬挂着保养的锃光瓦亮的古代冷兵器。

很明显,自己这是穿越了。

而且,穿越的时间线,应该就是处于中华文明活动范围的古代封建时期。

具体是哪个朝代,目前还没有明显的信息和线索,来为自己提供判断和依据。

但是根据家具的风格和样式,赵寅成能够大致的判断出来,现在已经是处于一个封建文明时代。

大致不会早于唐宋时期,因为只有在唐宋之后,才能够看到有高脚四方桌椅的存在。

只是自己穿越过来的这户人家,目前呈现出来的社会阶级和生活水准,让赵寅成摸不着头脑。

屋内摆放的有精美的瓷器,但却摆在一个粗糙的木桌上,这种完全两极的消费水平和生活层级,显得极其的割裂和怪异。

赵寅成的视线移向屋中央的屏风。

屏风是用木板直接拼接而成的,底座是不能够活动的。,上面什么装饰纹路都没有,纯粹的由木板儿拼接,和精致的瓷器形成强烈的反差。

赵寅成起身,掀开缀满补丁的麻布被子,走下床去,床前的屏风上,搭放着一套粗麻布衣。

很显然,屏风上面搭着的这一套衣服,是为自己所准备的。

赵寅成走上前去,将衣服取下来。

这是一套粗麻布料的古装汉服,赵寅成颇为花费了一番心思,穿好了衣服。

上下打量一番,大致没有什么问题,于是就走出了屋子。

穿好衣服,走出这栋由原木搭建而成的屋子。首先出现在他眼前的,是到处都挂满了招魂旗幡和白布挽联的悲伤情景与氛围。

这是有什么人去世了吗?难道是和我的身份背景有关系的吗?

就在这个时候,有人注意到了赵寅成的出现。

“少寨主!”一声颇为喜悦的惊呼,将所有正在忙碌的人群,目光几乎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少寨主?这是叫我吗?这是什么身份?自己难道是穿越成了一个土匪山寨的少寨主身上了吗?

如果是土匪山寨的话,那就难怪了。

难怪房屋中的装饰和摆件陈设之类的东西,风格割裂的会那么明显,原来都是抢来的东西。

极有可能是因为卖不出去,又舍不得丢弃。

所以才会杂乱无章的统统摆放在屋内。

房屋之所以是原木结构的,必然是因为这座山寨是深藏于深山之中,躲避官府的追捕和围剿,所以只能够是就地取材,简单粗糙的搭建而成。

从少寨主这样的称呼中,就可以知道,他们必然不在任何政府机构的管理和统治范围内。

正常的村寨机构,可以有寨子,但不会有少寨主之类的称呼。

可以有某某村寨之类,但他们的称呼,通常都是一些诸如族长,保长,或者乡老,里长之类的称呼。

少寨主这样的称谓,说明这个山寨,是一个非常私人化山寨,而且统治权是可以被世袭的。

任何能够被世袭的权利机构,又不是某一个宗族的族长。

这在古代封建社会,家国天下,是不被任何的权利机构,或者是国家政权所允许的。

所以,这家山寨十有八九可能是逃民村寨,或者是山贼土匪之流,聚啸山林所组成的山寨。

只有这种,脱离了国家统治范围的村寨,才有可能将山寨的统治权力世袭下去。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围了上来,聚集在他的身边,热切的关注着他的情况,七嘴八舌的关心探问,他的健康状况。

“少寨主,你醒了?饿不饿?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去,寨子里还剩下五斤粗盐,我给你做一碗咸汤去,你喝了好有点精神劲儿。”

一个额头绑着白布,看得出来依然还是在治丧的时候,但是腰间依然还围着厨巾,看来这是这里负责着山寨饮食的厨子。

“快去,快去,不要在这里闲话,给少寨主做咸汤去,老寨主没了,现在全寨子里的人,都是斗大的字不识一筐的睁眼瞎,都要靠着少寨主给咱们领路呢。”

一个粗壮的大汉催促着,不愿意听厨子在这里啰嗦。

转过头来,也是一脸堆笑的说着:“少寨主,老寨主这次为了给咱们山寨抢盐,被官府给杀了。

咱们要给老寨主报仇,还要给寨子里抢盐,不然的话,咱们山寨的这些娃子,可就都没有盐吃了。

现如今,咱们山寨里,就只有你和老寨主是读书人,识字,知道往后的路该怎么走,以后可就靠您来领着大家伙过日子了。

您可得注意身体啊,不要伤心过度,弄垮了身体。”

边上的人听了这个壮汉的话,都不约而同的附和着:“对呀,对呀,没有少寨主这样的读书人,靠咱们这样的睁眼瞎,怎么领着满寨子的人讨活路呀?

老寨主没了,大家都很难过,可是这日子,终究还是要过的不是?”

其中的一个年纪稍大一些的老头劝说着:“伤心大家都伤心,可是,少寨主,你的心情我们都能明白,谁也不比少寨主好受啊,可是也不能太伤心了。

要不然,弄坏了身体,岂不是要丢下咱们这满寨的老老少少吗?

靠他们这些只会打打杀杀的杀材,会些什么?

还不把满寨子老少都带到沟里去。

最后,还不是要靠你这样的读书人来带着山寨里的寨民一起活下去。”

赵寅成听着这些人嘴里的话,分析着其中流露出来的信息,知道了自己如今的身份。

                           

原创文章,作者:有限摸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6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