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宗山,莫羽心里面小说《我有一个妖怪世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有一个妖怪世界

小说:都市

作者:第三形态

简介:在这个全民修炼的高武地球,本为三好学生五长少年的我,居然变成了妖怪头子!比地球还大的一个妖怪世界的新主子!这还让我怎么当人?还有一个喜欢拔毛诅咒别人的小魔女,时刻相伴誓死不离。天啊,日子更有盼头了,这就开始胡来吧……

角色:莫宗山,莫羽心里面

我有一个妖怪世界

《我有一个妖怪世界》免费阅读

阴沉压抑的天空,洒落蒙蒙细雨,笼罩整个银州市。

莫家庄园占地面积虽不大,但在东部城郊这位置,整体售价还是相当不菲,足够普通人家实现财务自由,舒舒服服的过一辈子。

但在今天,莫家庄园看起来有些清冷萧瑟,庄园上空缓缓呼啸着一股奇特气流。

四月中旬,所有树木都已经生机盎然大片翠绿了,但庄园前院里的这棵梧桐树却是近乎光秃,只在一根树枝上,只剩了唯一一片绿叶,看上去极不正常,相当诡异。

嘎!嘎!

一只乌蝇鸟立在这根树枝上,时不时叫唤几声,也先后几次去叼那片树叶,使足气力扯动它,却不能扯掉。

唯一的这片树叶,竟然如此牢固?

到最后,乌蝇鸟也放弃了,懒得再跟它较劲,却朝着下方院子里,莫家唯一的幸存者,也就是莫家小主人莫羽,嘎嘎嘎叫个不停,似乎在嘲笑他,鄙视他,不断地挑衅着。

乌蝇鸟,据说是乌鸦的晋级版本,标准的不祥之鸟,落到谁家,预示着会有灾祸降临,或已经家门败落,甚至家破人亡。

“莫羽,我答应过你父亲,不杀你!”

半空中,一个黑衣黑裙,黑色长发几乎与宽大裙摆连接到一起的冷艳女子,离地数米,静静悬浮。

她高高在上,俯视着站在院子中央的莫家少年,那双微微上挑的眼睛,美得妖异,却透着淡漠,冰冷,近乎无情。

如同冰霜女神,冷漠审视着即将接受惩罚的卑贱生灵。

“那还真是太好了,就知道你,对我还是挺在意的。”

莫羽站在下面,嘴角流血,衣服上沾着大片沙土,蓬头乱发看起来相当狼狈,但他的笑容却透着真挚的开心。

最起码表面看起来很真挚很开心。

“练双绝,我爸爸看不上你,可我,我应该没那么挑剔,也不嫌你年纪大。”

他还在笑,阳光开朗:“人生苦短,生存不易,要不咱俩就凑合着过吧。莫家的爷们,只需要三成功力,就能让你下半辈子幸福美满,无忧无……”

还没说完,空中的练双绝眉头一挑,一股无形念力释放开来,把下面的莫羽像狗崽子一样掀翻在地。

但其实已经手下留情了,后方的白色小楼,莫家的主体建筑,南面墙壁哗啦一下垮塌数米。

却没有尘土飞扬,每一块砖石碎屑都被一股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重重地压落下去,却连一粒灰尘都飞不起来。

这就是练双绝的其中一绝,神念无敌,破坏力令人绝望。

“想激怒我,让我亲手捻死你?”

练双绝像是完全看透了莫羽那点心思,虽然被他的轻薄言辞引发了震怒,但还是收得住手,控制得住。

刚刚,她只是一双美目稍稍的有所波动,面部表情基本上没有变化。

黑色长发在身后缓缓舞动,庄园上空那种奇特气流,似乎就是这飞瀑一般的乌黑长发制造出来的。

漫天细雨被气流隔绝在外,不会有一滴雨水触碰到她的衣裙。

“练双绝,别这么暴躁嘛。”

莫羽爬起来,拍拍屁股上的湿泥:“你要是心里没有我,早就派人来干掉我了,又何必大老远亲自跑过来跟我说这么多话,对吧?”

只可惜,能当他阿姨的练双绝根本不接这话茬,依然语气淡漠:“我不会违背承诺,不会亲手杀你,但说实话,我比较期待着看到,莫宗山和燕青烟的儿子一步步沉沦,最终丧失生存欲望,然后亲手了断掉自己的一切。呵呵!”

她终于笑了,笑声中却蕴含着森冷的冰碴。

呵呵你妈蛋!

莫羽表面上吊儿郎当,但身为弱者,心中充满着愤恨和无奈,却不愿意表露出来,还在以一种无所谓的态度硬撑:“唉,何必呢!人生苦短,最应该追求美好,何必总揣着那些个乱七八糟的负面情绪。你还年轻啊,练双绝,冒充个二十多岁的成熟御姐问题不大。”

“你可以尝试着,去追求美好。”

练双绝的眼神稍有改变,似乎在完全的冷漠中稍稍增加了一点点温度:“但你只有一天时间了,因为从明天开始,我为你打造的无边痛苦就可以开始了……”

她微微抬头,远望天边:“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

“哦!”

莫羽从裤兜里掏出一块洁白的手帕,姿态优雅地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刚刚被掀翻,受到她的神念冲击,表面无恙,但其实内伤加重了不少,强憋着没有大口吐血而已。

然后转身朝墙壁垮塌的小楼走去,嘴里还在小声念叨着:“你明明知道,我已经没了爹妈,没了家庭,没了荣耀,没了未来……天底下还有什么东西能伤到我?你以为我会怕?”

“无知且幼稚,倒是很符合你这个年龄。”

练双绝却冷冷回道:“你见过多少,你懂得多少,怎会知晓真正的恐惧是什么样的。”

“慢慢享受吧,莫宗山的儿子!”

扔下这最后一句话,她缓缓飘动,飞离庄园上空,却在下一秒奇异消失,像是凭空的瞬移而去了。

走了?

莫羽转头看去,凝视着她离开的方向好一会,这才缓缓呼气,所谓的无所畏惧只是伪装,只为了不被她看透自己。

曾经通过父母的一次聊天,对练双绝这婆娘有了深度了解,她属于标准的吃硬不吃软。

你跟她来硬的,就是不肯认输,不肯屈服,反而可以激发出她更多的兴趣,慢慢地陪你耗下去。

若轻易认怂,甚至跪伏在她面前苦苦哀求,那就完蛋了,反倒会让她兴致全无,接下来就算不会亲手杀你,也会暗示其他人取你小命。

那么莫羽的父母呢,死了?不在了?莫家彻底完蛋了?

“不!”

莫羽心里面再一次告诉自己:“老爸说过,只要没见到他的尸体,就不要相信任何人说他莫宗山死了。”

除非眼见为实,否则他莫宗山就不会死。

虽说老爸他平日里挺喜欢吹牛皮的,但在这一点上,莫羽还是打心里愿意相信的。

相信父亲的傲气,也相信自己的直觉。

父母因为探查黄级魔窟而失踪,时隔半年多,所有人都说不可能再活着回来了,但也只是他们说的而已。

只不过因为父母不在,这些跳梁小丑才敢蹦出来对莫家落井下石。

这其中,最可恨,最狠毒,也是最强大的那一个,就是刚刚飘在咱头顶上,却把裙底捂得严严实实的练双绝。

“呸!”

莫羽把嘴里的血沫子吐干净,瞅着坍塌的墙壁嘀咕道:“这个家,还能住人吗?是不是已经成了危房?”

其实无所谓了!

因为只能再住一晚上,只要卧室完好,还可以挡风遮雨就够了。

明天,会有人依照练双绝的命令,把自己送进黑山管制学院,去完成为期三年的科武学业。

黑山管制学院!

听这名称就知道不是个好地方,但还有更为凶残的民间称呼:恶人营,邪念学院,或人渣培养基地。

天生坏种和后天人渣的少年集中营,里面没一只好鸟。

“除了我!”

莫羽当然明白:“把我这只好鸟送进去,明摆着就想让他们玩坏了我,是吧练阿姨!”

刚才还叫人家练宝宝,这时候又喊她阿姨了,似乎有点不地道。

莫羽自嘲一笑,然后抬头看天,无声诉说:“不怨天,不怪地,只怪自己不够强大,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弱小本就是原罪,连呼吸都有错,所以我……”

正念叨呢,却戛然而止。

因为看到了天空中有一个奇怪的黑点,在越变越大,如同流星,以倾斜角度飞落而来。

速度极快!

但莫羽还是能够判断出,它的落点肯定是自家院落,甚至有可能就是咱这栋摇摇欲坠的白色小楼。

“不会吧,我都说了不怨天,不怪地,更不会咒骂老天爷,这还整出来一块陨石折腾我?”

莫羽无计可施,虽然自己也已经踏入武修行列,一年前就已经修成了念力,可毕竟只是个一星学徒,不可能赤手空拳对抗天降陨石。

若练双绝还在这里,以她的实力,说不定还能有办法可想。

速度太快,已经来不及说更多了,莫羽能做的只是尽量躲闪,别被它正巧砸到就行了。

说不定还能留一具全尸。

呼!

死盯着它,距离地面还不到一百米高度时,产生错觉般看到它突然改变方向,猛地向下一沉,然后重重地砸落在地。

砰!砰!砰!

它在自家院落里连连翻滚,搞得莫羽目瞪口呆,甚至惊讶:“它是活的,还会主动变向!”

若没有方向改变,原本应该是正砸中咱这栋破败小楼的。

这下好了,掉在院子里,有了松软草坪的缓冲,最终停止在莫羽身前两米外。

“一个肉球?”

莫羽瞪大眼……不!前一秒还是颤颤呼呼的大肉球,下一秒居然摇身一变,变出了脑袋和四肢,眼睁睁看着它变成了一个穿着奶黄色蓬蓬裙的小女孩。

莫羽挤挤眼,确定自己不是眼花,不是幻觉,她就是一个看起来只有五六岁的女娃娃。

她的蓬蓬裙也不是真的布料衣裙,而是某种能量体幻化而成,还在微微闪烁,微微震荡,像是状态不稳,随时有可能能量耗尽。

更具特色的是,她那一脑袋小卷毛,竟是有白色,黄色和黑色,这三种颜色组成的。

一般人把头发染成这样,肯定会相当扎眼相当另类,被人评定为非主流,可在这个小女娃头上却显得非常协调。

浑然天成的自然协调,并不会显得突兀别扭,但的确增加了一些些神秘感。

大体是这样,事发突然,确实来不及过多描述了。

“空大闹哇卡……”

小女娃跌坐在地上,指着身边另一件东西,叽哩哇啦大声叫嚷着,似乎在对莫羽讲话。

那东西就插在她身边的泥土中,露出一大半,看上去很像个造型古朴的,但已经把镜面摔碎的破镜子。

“叨唠嘎哈……”

小女娃又换了一种发音,只可惜,莫羽还是听不懂。

看上去,她非常急切,莫羽便壮着胆子试探问道:“你是想,让我帮你捡起那面镜子吗?”

为啥要壮着胆子?

从至少千米高空,以那么快速度摔下来,她看起来都是毫发无伤,肯定是极不正常,这还用多说?

从肉球变成小娃娃,莫不是哪吒?

“哦?竟是这种古老语言?”

小女娃听到莫羽讲话,似乎,这才从知识库里调集出地球的华国语言,也就可以正常沟通了。

她还是指着那面镜子,对莫羽大喊:“帮我抓住它!快!帮我抓住它!”

果然是这个。

莫羽知道自己猜对了,目光转回到那面摔碎的镜子上面,心里面各种疑问就不消说了,肯定是……

唰!

万万没想到,那镜子居然从泥土里自动窜起来,化为一道流光,以莫羽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的速度迎面飞来,一下扎中莫羽的眉心,直接渗透到脑袋之中。

一瞬间,莫羽还没察觉到疼痛,只是被吓得惊呼了一声。

而那个小女娃,也是哇啊一声嚎叫,跟莫羽一样仰面摔倒。

两人的区别是,莫羽只是摔了一下,依然保持着头脑清醒,而小女娃,则像是看到了完全无法接受地可怕情景,一下子被气到晕厥了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第三形态,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6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