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二毛,牛哥小说《我在地府当临时工》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在地府当临时工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逗逼小东邪

简介:活了几十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地府也有缺人手的时候……那个谁!别跑!你该投胎了!不去?孟奶奶!帮我给他倒一碗八二年的汤!啥?要我帮你死去的亲人送东西?我说,我是临时工!不是快递员!算了……拿来拿来!还有你!拉着他俩躲在后面嗑瓜子像话吗!不就是你忽悠我当这个破临时工的!快点干活!艾玛累死小爷了,这哪是人干的活儿?等等……好像还真就不是……

角色:张二毛,牛哥

我在地府当临时工

《我在地府当临时工》免费阅读

一处法庭模样的广阔房间内,一个面容肃穆威严审判长模样的老人端坐中央,正对着下面一名脸色灰败的男人说着什么,书记员、陪审员和法警们或坐或站,脸上都带着严肃的表情,整个房间内的气氛显得颇为庄严。

眼看判决接近尾声,审判长也开始宣读判决书,只不过这审判的内容……听上去却有些让人毛骨悚然……

“综上所述本庭判决如下!人犯张二毛,阳寿未尽,责令发回人间!立刻执行!今日就此退庭!”

木槌敲击的清脆响声还回荡在耳边,审判长的声音再次响起:“带他下去吧!做好记录之后就可以送他还阳了!”

“谢谢秦广……啊不是,感谢审判长大人!那我可就走了?”站在被告席上的张二毛却老练的一批,笑嘻嘻的和那位一看就知道不太好相处的审判长套起了近乎。

果不其然,后者直接赏了他个后脑勺,端着茶杯掉头就走,看那表情仿佛根本不想理他……

但张二毛何许人也?从小上山掏鸟下河捕鱼摘邻居家果子偷看隔壁寡妇洗……

咳咳,嘴瓢了嘴瓢了。

总之,年少时的熊孩子生活让他养出了一副滚刀肉外加厚脸皮的性格,跟谁都能套套近乎,而且还真有不少人就吃他这一套,要是写进档案里,怎么也够得上“交际能力强”的说法。

“我说牛哥,秦广大人今天怎么了?平时他不这么冷冰冰的吧?”张二毛看着给自己打开手铐的壮汉法警有些好奇的问道:“莫不是更年期?”

“神TM更年期!秦广大人都什么岁数了?”被叫做牛哥的法警熟络的答道:“你小子可别胡咧咧,让大人听见了真给你判个罪名上哪哭去?走走走!我带你出去!”

“谢谢牛哥!”

两人一路出了门,外面的天空看上去黑漆漆的没有半颗星星,只有路边一盏盏闪着诡异幽幽绿光的“路灯”照明,仅有的几条道路看着也雾蒙蒙的,可张二狗跟牛哥两人却对眼前这有些渗人的场景丝毫不以为意,轻车熟路的迈步往前走着……

“我说牛哥,秦广大人到底怎么了?刚刚你都不让我问……”

“你小子好奇心那么重干嘛?”牛哥瞪了他一眼,砸了咂嘴道:“不过告诉你也没关系,最近咱们这人手不足要招聘,可你也知道,来这的谁乐意留下?结果上头把这事儿丢给大人来负责了,这么个烫手山芋的活儿谁接了不闹心?我说你最近悠着点哈,别没事找不痛快……”

“那哪能呢!对了牛哥,今天怎么不见马哥?平时你俩不都在一块来着?”

“嗨!今天我们俩轮班,一会就该过来交接了!”

两人一边聊着,路过一座石桥,张二毛热情的跟桥旁边坐在摊子后的老婆婆打起了招呼:“孟奶奶忙着呢?”

“哟!二毛又来啦?这孩子嘴可真甜!”白发老婆婆朝他挥了挥手,脸上的褶子都写满了开心:“我这汤刚熬好,趁热来一碗?”

“不了不了……再等个几十年再说吧……”张二毛落荒而逃……

没错,这地方不是别处,正是人们口口相传的地狱,之前那位审判长正是地府十王之一的秦广王,而那热情的老婆婆则是孟婆。

至于身边陪着他晃悠的这位牛哥不是别人,正是地府知名鬼差之一的牛头……

至于他一个明明阳寿未尽的年轻人,为何会和这些地府的鬼神如此熟络?这还要从多年前的一次“惨痛”经历说起……

说起张二毛,这孩子打出生起就命硬,刚呱呱坠地的时候那哭声大到十里八乡都听得见,当地的一位算命先生还说他的命格不凡不该出生在这人世,结果差点被他脾气火爆的爷爷操着锄头撵了八条街。

可就在他一岁那年,他那不靠谱的老爹因为夜班回来太晚,半夜迷迷糊糊的起来给他喂奶的时候居然错把洗衣粉当成了奶粉,险些要了他的小命,好在送医及时才让他活了下来……

自从那之后,张二毛就总能看见一些旁人看不见的东西,后来发生的事情就更加耸人听闻:一天晚上他睡得正香,结果老听见旁边有人说话,等他睁开眼,发现自己居然站在一处公堂之上,旁边是青面獠牙的鬼怪,面前坐着的是个身穿古代官袍的老人正拿眼上下打量着自己,那是他第一次与秦广王他们的会面过程……

当时的他年纪还小,根本不知道见到这几位大佬意味着什么,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如说是愣头青外加搞不清楚状况,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反正当初秦广王为了给一个半大孩子解释清楚这些足足添了三四次茶水……

当然,生魂不该来地府,偏偏判官翻破了卷宗也没闹明白这孩子究竟是怎么自己找到这儿来的,要知道那可是要穿过忘川越过奈何桥,一路上还有不少四处游荡充满怨气的孤魂野鬼!没有鬼差的带领,一般魂魄只会被吞的骨头渣都不剩!

然而张二毛就这么站在了他们面前,觉得脑子不太够用的他们只能将他送回去重新塞进了肉体,可没过半个月,他居然又来了?!

秦广王本来不信,现如今不得不相信“人类的本质是复读机”这一说法……

后来随着张二毛渐渐长大,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去的究竟是个什么地方,见的究竟是些什么“人”,可本该从心中生出的恐惧与敬畏,却半点都欠奉……

毕竟对于张二毛来说,秦广王和鬼差们就跟大宝似的,来地府和从自己家卧室走到客厅一样轻车熟路,再加上他那根足以媲美钢筋的粗壮神经,想怕也怕不起来。

今天这次也没什么两样……

“喏!进去吧!我还有事儿,这次就不送你了!”牛头打开前往人界的大门:“以后可别TM来了啊!每次都得走一遍流程,你不累我还累呢!”

“谢谢牛哥!”张二毛嘿嘿笑着,抬腿就往那闪动着明黄色光芒的门里迈,可让他猝不及防的是,这次自己的头居然“嘭”的一声撞在了那片光幕上,疼的他龇牙咧嘴的捂住了脑门……

                           

原创文章,作者:逗逼小东邪,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6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