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儒,冥王《神炁:我其实是神二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神炁:我其实是神二代!

小说:都市

作者:座山雕

简介:自家老宅居然有鬼!后来才知道那是自家的守护灵!看着U盘里的绝世功法,原来我祖上也是阔过的,自己居然是神二代!世交家的姐姐居然是明城首富,半夜斩除灵异进了灵异局。什么魑魅魍魉,统统不是我“超氪之力”的一合之敌!家传《胎息决》可炼五气朝元,家传笔记本书有万鬼信息,家传……陈儒,家传不行就超氪……

角色:陈儒,冥王

神炁:我其实是神二代!

《神炁:我其实是神二代!》免费阅读

嘀嗒、嘀嗒……

陈儒的心随着老式压水井的水滴声“怦”“怦直跳”。

紧紧将后背贴在墙上,时不时的瞟一眼窗外,这样做似乎更有安全感一些。

一处阴暗的山谷,天空阴云密布,红与黑构成天地间的底色。

“我们不能再坐以待毙,必然要让那些秃驴见识一下我们冥王谷的厉害!”

一个白衣女子恶狠狠地说道。

“确实,我感觉由四位谷主带领,先屠他一座城以儆效尤!”一个面目狰狞的汉子手持大刀,此时他又感觉自己脸上的刀疤在隐隐作痛。

冥王谷内,四位谷主高坐首位,磅礴的气势笼罩着整个冥王谷,即使是三魂境的灵异在下面也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诸位都是我冥王谷栋梁,诸位的意见我等已然听到,不过对人类的态度还需要从长计议!”

冥王看似柔和的话语中却已经在提醒下面的灵异不要哔哔了!老子听烦了!

下面的灵异顿时一阵寂静,冥王的暗示很清楚了,再说惹毛了冥王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此时,另一位谷主九尾娘娘也是开口,“此时押后再议,我们今日主要谈论巴蜀那边的事。”

此话一出,下面的灵异又开始激烈讨论了。

“就那一群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还妄图和我们冥王谷比肩?”

不是这个灵异吹,就巴蜀那群大眼睛小脑袋的小辣鸡,跟冥王谷根本没法比。

就一位万象境鬼王不说,麾下的灵异也就大猫小猫两三只,以前是离得远不想理它们,现在居然都捞过界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现在的冥王谷四位谷主都是万象境鬼王,谷内三魂境灵异数十位,又趁着人族战乱偷偷发育了一波。

兵强马壮的冥王谷已然是华夏境内第一大灵异势力,大有一统灵异之势,就是巴蜀的三星殿,北疆的将军山,南疆的灵盟加起来都不是冥王谷的对手!

“但是我们还要和那群矮子鬼开战吧!”

此话一出,又是一片寂静。

战争打响,灵异吃饱。但是那群矮子鬼居然还想来抢食!他们本地的灵异都吃不饱,居然还有外鬼来抢食?

这不干它们!

冥王谷当头一棒,第一次和矮子鬼交手就重创了他们领头的鬼王,泯灭了数百大小灵异,可以说是大获全胜。

这一战就让冥王谷的名头远传海外,可以说冥王谷的名号就代表了华夏灵异势力的巅峰。

原以为那群矮子鬼会长记性,结果被有的灵异发现他们居然偷摸着进入华夏。

那群矮子鬼狡猾的狠,眼看硬的不行就来软的,被打懵之后还是每次都偷偷摸摸的进入冥王谷的领地偷吃。

抓吧不好抓,不抓吧他们手底下的灵异都要吃饭,精气神种种都有大量的需求缺口。

“不如我们……”

“怦!”

一只三魂境灵异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一道巨响在山谷谷口发出,在座的灵异都感到了一股剧烈的震动,仿佛下一秒山谷就要裂开!

“五气朝元!”

“封天!”

瞬间一道五彩光罩笼罩着整个冥王谷,有灵异尝试出去,却发现整个冥王谷都被封禁,上天入地,无路可退。

五彩斑斓的结界禁锢着所有灵异,直接将灵异的后路断去。

“天乾!”

“齐天!”

一道巨大的虚影自山谷向内冲来,目标直指山谷首座的四位谷主。

强势的拳头直击冥王,仅仅是气势都震死一大片三魂境的灵异。

倒不是三魂境的灵异弱,而是这个人类强的有点莫名其妙。正常的三魂境在鬼王手中也能撑个两三招,这怎么一下子就被打的魂飞魄散?!

四位谷主反应十分迅速,虽然不知道人类是怎样找过来的,但是仅仅两人就敢硬闯冥王谷未免有些托大!

冥王飞身拦住齐天,但是却被一拳重伤,倒飞出去重重砸在山谷的谷壁上。

一旁的三位谷主立刻反应过来,“撤退!”

一位谷主直接杀向谷口,只要解决谷口的封印,他们就能撤退,他已经看出了齐天的异状,虽然不知道为何他们的实力如此不合理,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最强的冥王都仅仅只能接下一拳,那其他灵异也差不多,倒不如先撤!

还有一位谷主留在原地和冥王一起拖住齐天,九尾娘娘迟疑了一下也赶往了谷口,与此同时,所有灵异都涌向谷口。

齐天一拳又一拳的攻向两位谷主,强大的“势”力压两位谷主。

丘山无措地跟着大部队逃向谷口,他不过是刚突破到三魂境,所以他是头一遭参加冥王谷集会。

没想到第一次来到冥王谷就遇到了这种事,冥王可是华夏灵异界首屈一指的万象境鬼王级强者!

但是冥王面对那个人类居然一直处于挨打状态!这着实令丘山震惊!

很快两位谷主将结界打破,许多灵异争相四散逃离。

“五气朝元!”

“封神!”

一道五彩神光从一道罗盘上浮出,瞬间镇压一位万象境谷主!

目睹全部过程的丘山直接全力逃跑,太恐怖了,一位谷主居然都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

一个时辰之后,残破不堪的冥王谷中没有一个灵异,死的死,逃的逃 只剩下血与火继续摧残着焦黑的土地。

此战之后,华夏最大的灵异势力冥王谷就此烟消云散。

冥王谷的泯灭让其余的灵异势力瞬间就销声匿迹,仿佛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样。

灵异之乱告了一段落之后,人类的战争也随之结束,就此华夏进入了高速发展时期。

……

嘀嗒、嘀嗒……

陈儒的心随着老式压水井的水滴声“怦”“怦直跳”。

紧紧将后背贴在墙上,时不时的瞟一眼窗外,这样做似乎更有安全感一些。

今夜的月光皎洁中透露着一丝诡异,明明是七月十五月圆之夜,院子里的柿子树却没有显露半分身影。

仿佛,月光都被吞噬殆尽一般。

陈儒一直胆子都比较小,虽然不害怕黑夜,但恐怖小说看多了,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该死,那么大的月亮怎么连棵树都看不清!”

原本陈儒放假回老宅子住两天,这里可是他童年记忆的原点,前几天还好好的,眼看着快开学了,陈儒准备回城,结果今晚出事了!

老宅子是典型的北方建筑,一进门左右两边各有一间砖房,左边是牛舍,右边是厨房。

往前是院子,院子不大也就一百平米,挨着牛舍的墙角有两棵柿子树,陈儒小时候就喜欢上树摘红彤彤的柿子吃。

柿子树下就是一个老式压水井,虽然十几年过去了,往里面倒一些水还能凑合着用。

穿过院子就是堂屋,左边是杂物间,右边就是卧室。

陈儒现在就是在卧室里靠在墙上,大气都不敢喘,阅览恐怖小说无数的他越想越不对劲。

老宅子这边属于农村,虽然经济发展不好,但是环境那是一等一的!一条大河——东河从村子一侧流过,周围还有不少树木葱郁的树林,村子里还有一口小塘,深吸一口气,泥土的腥味比大城市的钢筋混凝土好闻多了。

但现在天上那么大的月亮挂着,他居然连那两棵柿子树都看不见!柿子树不高但也越过了房顶,而且就离卧室十几米呀!

难道是我眼瞎?不可能呀!

再者说,明明是秋天这怎么那么冷?好像已经零下二三十度了!要知道这里虽然是北方,但是距离长江也不远呀,回来的时候,城市里还有人穿大裤衩子在街上游荡呢!

即使很冷,陈儒也是一动不动,毛衣棉袄都放在柜子里,但是他现在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来。

“难道~,院子里进来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月光下,夜色更加浓郁,窗外的黑暗似乎已经不满足于在外面徘徊,渐渐向堂屋逼近……

陈儒内心慌的一批,脸上还是面无表情,十分冷淡。

“怎么办?出去看看?”

“不行、不行。万一真有鬼,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就这样待到天亮?好像也可以呀。”

“不行!我怎么能坐以待毙!”

结果腿还没抬起来就又收回去了。

“额~,还是待在原地不动比较安全……”

就在陈儒进行丰富的内心活动时,无意间看到窗外一道影子在晃动。

那一刹那,陈儒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死死地屏住呼吸,全身僵硬活像一个木头人。

“那是什么?”

“我家里不可能有其他人呀!”

“爷爷他们在城里,大姑在自己家,二爷不可能那么晚来我家串门……”

“难道是……”

“咕~~嘟~~”

花了二十秒咽下去一口唾沫,陈儒大拇指和食指分分合合,马上都能搓出来火花了。

黑影在窗外缓缓的移动,没有一丝声音,只是卧室里手机充电的微光似乎完全黯淡了下去。

寂静的夜晚,陈儒心跳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扫了一眼后窗,“该死!”

,后窗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陈儒记得原本一眼就能看到三娘家的房子。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寒夜的冰冷仿佛要冻僵陈儒的灵魂,脑子里胡思乱想了不知多久,陈儒“哐当”一下子倒在了床上。

他,被冻昏了。

此时屋外。

一道幽寒的身影从卧室窗边缓缓挪到堂屋大门。

“咯吱”“咯吱”

门不自觉的开了,但是奇怪的是门口并没有任何东西。

卧室内。

地上居然结起了霜,一位女子缓缓靠近陈儒,霜也迅速蔓延到床上的被子上。

就当女子触摸到陈儒的那一刻,一道金光光芒大作,陈儒不由自主的呻吟一声。

于此同时,一道图案出现在陈儒的体内。

……

“卧槽!”

陈儒猛地一睁眼,似乎想到什么,摸摸全身,然后又狠心在手臂上捏了一把。

“卧槽,痛!”

“还好,没事!”

“咦!床怎么湿了?”

仔细回想一下,陈儒敢肯定昨天有情况!因为……

一闭眼,陈儒居然发现自己能看到一个图案!由五条阴阳鱼组成的奇异印记,就好像刻在了灵魂深处一般。

一睁眼就没了,闭眼凝神一会又有了!这可得好好捣鼓捣鼓。

那个阴阳鱼印记十分独特,五条阴阳鱼四条呈现淡灰色,一条是淡淡的黑色。

看着黑色的阴阳鱼,陈儒心中涌出了一种大胆的猜测!

“莫非,我就是传说中的异能者。”

陈儒一跃而起,关好门窗,确定老宅子里面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就准备尝试一下自己的“异能”!

“这个东西该怎么搞?”

陈儒尝试着运用自己的“异能”,结果半天都没反应?

肯定是哪里不对!陈儒肯定自己的判断。一个正常人会看到这样一个印记吗?肯定不会呀!

陈儒有些焦急,虽然昨天晚上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但肯定和自己的这个阴阳鱼印记有关。

还有那道身影,现在回想起来陈儒还惊魂未定。阴阳鱼的出现不仅是说明陈儒的奇异,同样也说明那道身影,说不定真是鬼!

就在陈儒不知所措,准备收拾东西逃回城里的时候,他惊喜地发现了一些不同。

这道阴阳鱼印记好像对阳光有反应!

有了线索的陈儒把收拾好的行李袋往屁股下一垫,坐在院子里晒起了太阳。

阳光作用下的黑色阴阳鱼散发出微弱的光芒,陈儒此时也感受到了一股力量自阴阳鱼印记中散发出来。

那股力量透露着阴冷、黑暗的气息,但是陈儒却感到无比的亲切。

……

一个小时后,陈儒满面红光、精神抖擞地从行李袋上站了起来!

经过那么久的摸索,陈儒虽然没弄太懂这阴阳鱼的作用,不过只要自己调度一丝黑色能量,就会异常兴奋,精力充沛。

就像现在,小陈儒可以说是有史以来最“兴奋”的一次。

“这能量比伟哥还好用呀!嘻嘻!”

陈儒一边高兴,一边往村头的车站冲,没办法,家里不知道藏了一个什么东西,就算自己现在觉醒了……

那也就是新手村的弟弟——任人宰割!

就当陈儒踏上车的那一刻,东河河底一双猩红的眼眸死死地盯着陈儒客车离去的方向。

“嘶~”

……

                           

原创文章,作者:座山雕,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5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