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陈雁,罗余安《穿书七零,我靠亿万物资躺赢》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七零,我靠亿万物资躺赢

小说:年代

作者:安以安

简介:【亿万物资,年代,穿书,宠文】陈雁来从没想过会在火车站台上赶时髦,穿进书里。幸好绑定了农场系统,且保留了前世账号,内含亿万物资竟意外躺赢。之后,小炮灰她有爹有娘有兄长,被父母疼宠被全村娇养。她替父治病为母疗伤,得哥疼有嫂爱还有小侄女在崇拜,奈何一个黑脸大哥一直存在。大哥大哥看不见我,大哥大哥他还在。见一直甩不脱逃不开,索性来个大摊牌。“大哥这是生气了?”“我这是脸红。在想该不该和你告白。”

角色:陈雁,罗余安

穿书七零,我靠亿万物资躺赢

《穿书七零,我靠亿万物资躺赢》免费阅读

绿皮老火车哐哧哐哧,声音很吵,陈雁来从噩梦中惊醒。

没错,是噩梦。

梦的最初像是在看电影,电影主角是一个一个被爹娘兄长娇宠的小姑娘,看她是怎样被人算计下乡,而后突发心脏病去世的。

没做过这样视角梦的陈雁来本来还看的津津有味儿。

结果小姑娘一转头,赫然变成了她的脸。

这就过分惊悚了哦。

“啤酒饮料火腿肠、花生瓜子儿八宝粥了啊~”

“来,让一下让一下啊~。”

感谢列车员,梦里如果不是听见这叫卖声,陈雁来还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醒来呢。

陈雁来揉揉酸胀跳痛的额头,默默掏出手机,为了安抚自己的小心脏,玩了会儿农场游戏放松一下。可巧的是,这头游戏提醒她的农场丰收,收入亿万,下一秒手机就接到了信用卡逾期未还的短信。

好吧,虽然在农场里她富的流油,但在现实中却是个穷人。

好可惜啊,农场里的一切不能成为现实。

陈雁来收回叹息,抬眼看四周。

硬座对面的大爷,嚼着蒜味肠吸溜着泡面,吃的那叫一个喷香。

斜对面的大哥正和同座位乘客吹牛皮,唾沫星子都快飞她这边了。

隔壁座的四个青年男女打扑克也打的起劲儿,斗地主的声音都没耽误他们座椅底下躺着睡觉的大哥打呼噜。

熟悉的列车环境驱散掉雁来心中残余的惊惧,心神重回到充满烟火气的现实中。

绿皮车就这样好,虽然拥挤、空气也不咋滴,但是却神奇的接地气儿、有人味儿。

想想刚做的知青噩梦里也看到了火车。看来,这绿皮火车里人挤人,上下几十年都一个样儿。步调还怪统一的。

(···与契合宿主沟通成功···)

(···信息搜集中···)

(···信息搜集完毕···)

(···试图绑定···)

“到站的旅客请注意,请携带好您的物品下车。”

陈雁来心里奇怪,这播音员偷懒了吧,到站了居然没报站名。

算了,都是社畜,都不容易。

拽着自己的行李箱,陈雁来来到门口。

门口空空荡荡,陈雁来有些奇怪,这一站,竟然只有自己下车。

车门打开,扑面而来一股带着尘土味儿的冷气儿。外头是浓浓的大雾,甚至看不清楚站台。

陈雁来深吸一口气拖拉着行李箱下了火车。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她脚踩到站台上的一刹那,有一种诡异的失重感,直到脚落实地,这种感觉才消失。

陈雁来心想,她这都饿到脚软了吗?习惯性的摸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打算看看若是时间充裕的话,去附近饭店吃个饭,填填肚子。

1975年10月10日,13:14

陈雁来一愣。

什么玩意?

手机坏了?

这什么鬼时间?!!!

下一秒,好像应和了陈雁来所想,手里的手机竟然真的坏了。

她刚买的新手机,正以一种诡异的反科学的方式,化成了流沙一样的粉末,顺着不存在的风,打着旋儿,消失在雁来的手心里···

在手机消失的瞬间,从手开始,一寸一寸,陈雁来眼看着自己变成了另一番模样。

紧跟着,眼前浓重的大雾突然散开。

周围在一瞬间变的熙熙攘攘吵吵闹闹,耳边突然充斥了声音,陈雁来只觉得耳朵突然嗡鸣,心脏也很是不适。

“前边的小姑娘,让一让啊,你堵在这里别人怎么下车啊。”

“就是,别堵这儿啊。”

“让一让,借过,借过啊!”

陈雁来的肩膀被人撞了下,被动的被人潮推动着超前踉跄了好几步,马上要趴地上的时候,后脖领子被人拎了起来。像是提小鸡崽儿似的给拎着提起,放到一边的空地上。

“很危险。”

“谢,谢,谢谢。”受惊的陈雁来条件反射的道谢,抬起头看一眼恩人,倒是又被吓了一跳。

好凶的长相啊!

不说话,简直是大哥本哥了。

尤其这皱了一下眉,更吓人了。

看他肩膀上还扛着个行李,难道刚刚只用单手就把自己给拎起来吗?

这肌肉,还有这臂力,这铁塔一样的身高体型,这十足的压迫感,就算是大哥,也得是大哥中的王者了吧。

陈雁来心里感谢,但是迫于男人强大的气场,还是怂怂的后退了一步,恩,就那么微微的一小步。

罗余安注意到雁来的小动作,抿抿唇,板着脸说,“不用谢,还有,以后不要站在火车门口发呆,很危险。”

陈雁来像是被教导主任训斥的学生,点头如鹌鹑,乖的不行。

罗余安见此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存在感十足的男人离开了,陈雁来精神松懈下来,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潮,又发起了呆,她还是需要时间来平复自己嘭嘭乱跳的心。

谁会想过,就那么短短几秒,不管是自己还是所处的世界都大变模样呢。

翻天覆地的变化,打的人是措手不及。

雁来觉得,她还没疯,还能好好的站着,已经实属不易了。

“小姑娘,在这儿杵着干啥?这儿多冷啊。”车站工作人员眼看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姑娘在站台发呆,凑过来好心的说。

陈雁来搓搓身上的鸡皮疙瘩,是挺冷的。

不仅冷,还惊悚。

身体冷,心也凉。

生吓的。

噩梦照进现实,能不吓人嘛?!

看着眼前老旧如电影世界里的人和景,心道,这大概真的是七十年代。

偷掐了一下自己,嘶,真疼。

确定了,眼前所见,确为现实。

到底小说看多了,理论经验丰富。虽然心里面怕如狗,但是表面上,除了脸白一些,腿肚子在打摆以外,倒是看不出太大异常。

不然能怎么办?下个火车穿越了就去追火车?她有那腿吗?

更何况,真追上了,能回去吗?

这可不是哈利波特的九又四分之三站台。还带进带出的。

既如此,折腾个什么劲儿。

现在的她,大概只能被动接受现实了。

“这是你行李吧。”

听见问话,陈雁来条件反射的回答,“恩···是。”站台上就剩下一个大包裹,不管是不是,应该也是她能拿到手的第一份物资了,必须抓紧了。

“你这年纪,一个人坐车,是刚下乡的知青?”工作人员走过来问。

陈雁来茫然点头,她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但是冥冥中有一个感觉,她大概好像真的是知青。就像她刚才做的那个梦。

工作人员更可怜她了,声音都温柔了八度,“去吧,出站口在前边,像你这样刚下乡还自己过来的知青大队都有人来接的,等会儿你留心一下看看火车站门口有没有人来接你。没人来接,火车站左拐就是客运站,可以拿介绍信去买票。”

陈雁来连声应着,抱着包裹哆嗦着往出站口挪。

不是她故意磨蹭,实在是她太害怕了,腿肚子转筋走不动啊。

这时,身后的工作人员又快步追了上来。

                           

原创文章,作者:安以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5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