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执入骨:祁总的心尖宠最新章节,文楚楚,祁晋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情执入骨:祁总的心尖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爱吃山竹的松鼠

简介:文楚楚因为自卑,因为错信他人,和祁晋分离了八年。再一次相遇,两人却迅速步入了婚姻,以夫妻的形式生活在一起。文楚楚决定挽回爱人,每天开启了花式追夫。却不知,每每深夜,男人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亲了又亲,欢喜不已,眷恋不尽。

角色:文楚楚,祁晋

情执入骨:祁总的心尖宠

《情执入骨:祁总的心尖宠》免费阅读

“啪!”一声脆响,伴随着愤怒的吼声,“没用的贱东西,养你那么大真是浪费老子的钱!”

男人黝黑的脸此刻尽显扭曲,眼中的火恨不得将面前的女孩烧死,灰烬。

文楚楚被掌掴得偏了头,白净的脸颊浮着一道道红肿的指印。她咬着牙没吭声,红红的眼眶里蓄满了泪水,却倔强地不肯滴落。

“文大炮!你疯了吧你!把我女儿打成这样!你个天杀的窝囊废!”妇人一把推开盛怒中的男人,走到女儿身边,心疼地抚了抚女儿的脸。

“你他妈老子说过多少次了,不准喊我文大炮!你个死女人!”文父怒火中烧,冲过来就和文母扭打了起来。

文大炮那是以前上学时期大家给他起的外号,是他最不喜欢的一个外号。他明明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文俊凯,多么好听,多么有涵养的名字,愣是让这‘文大炮’给破坏了。

两天一吵三天一打,这是文家夫妇的常态了。文楚楚担心文母受伤,赶忙上前拦住两人。

“别打了,妈,快松手!”文楚楚拉着文母紧紧拽着文父脸皮的手,但拉不动,凶悍的妇人力气大得出奇。文楚楚只能去拉文父扯着文母头发的手,“爸!松手!”

但两人像是有着血海深仇一样,很是较劲,尽管被拉扯得龇牙咧嘴的,也不喊出声,就是谁也不肯放过谁。

“够了!别打了!我答应还不行吗?!”文楚楚绝望极了,她一点也不想答应,被当作利益交换的商品一样贩卖掉,自尊被践踏。

方才还充斥着火药味的空气瞬间凝滞,文母松开躁动的手,将文父一把推开,“楚楚,你可别犯傻!”

“早答应不就完了吗?非让这个家搅得乌烟瘴气的…”文父理直气壮之际,被文母横了一眼。

“楚楚…”

“妈,别说了。”文楚楚动了动干涩的唇瓣,“爸…我答应嫁给你说的那个人,但我也有条件。”

文父见她答应本来还挺高兴的,但一听有条件要提,他就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你想耍什么花招?”

“你以后不准再去赌钱,你做不到,不准再来找妈和我。立字据证明。”

“你!好啊!真是翅膀硬了。”

文楚楚嘲讽地扯了扯唇,“那爸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毕竟还不上钱,可是要被砍掉手脚的…”

“行行行!真是麻烦!”文父不耐烦地打断她的话,文楚楚那句打断手脚的提醒确实让他有些害怕。想起赌场那帮没人性的冷血打手,没人不怕的。

折腾了一番,总算把难缠的文父打发走了。文楚楚颓然地坐在沙发上,看着那张所谓的字据证明,魂不守舍。

文母倒了杯水递给她,看着女儿这样她一点忙也帮不上,心里难受极了。

“楚楚,要不我们离开这里吧。反正我和你爸早就没了感情,走到头了。他一直拖着不肯离婚,无非就是想拉着我们帮他还债。妈不想你去妥协什么,更何况婚姻大事怎么能儿戏?”她抚了抚文楚楚掉落在脸颊边的头发,红着眼眶渐渐哽咽了起来。

“是妈没用,让你摊上这么个父亲,什么都帮不到你。”

“妈,不怪你,不是你的错。”文楚楚拥住文母,安慰她。此刻母女俩是彼此之间的依靠了。

她们母女俩从来就不指望文父会是个好丈夫和好父亲。文父爱赌钱,经常往赌场跑,不坑这个家就不错了。

但这赌场本就是个黑心窝,赌赢这种概率都是内部设定好的,搞个噱头,就能把那些个没心眼又贪心的傻子耍得团团转。

很不巧的,文父就是那种很容易掉坑的傻子,哪里有坑往哪里跳。这押了一笔又一笔,把钱薅光了,又被骗着借了高利贷,连环坑可就不欠了巨债。

这欠了巨债又被赌场的人威胁,不还钱就砍手脚,文父心里又惊又怕。巨大的压力,让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男人,一回家就逮着老婆和女儿打打骂骂。还威逼着老婆女儿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拿出来,甚至是脚下踩着这套房,他也打定了主意要卖掉。

文楚楚家这套房子,是文楚楚去年付了首付贷款买的。文母一听文父打这房子的主意,那肯定是要抗拒的,抡着扫帚就往文父身上打。

没办法,拿房子抵债的事行不通,文父只能暂时作罢。但隔三差五就会有人跟着他,防着他跑了,他也是担惊受怕得很。

但有一天还真就给他走了狗屎运了,一个穿着唐装的老头子,身边带着好些个黑衣保镖,找到了他,说要和他谈事情。

文父这种市井小民,还是个眼里装满了钱的自私鬼,处于霉运当头当然是渴求着有人拉他一把。见对方穿着不凡,谈吐举止间,怎么看都像是大户人家,于是,文父便和老爷子进了一个包厢谈了起来。

那老爷子也不是个做事墨迹的人,见了人就直奔主题,阐明了自己知晓文父如今的困境,并且愿意提供帮助。文父一听,那肯定欣喜啊,满口就喊着人是好人,报恩啊,做牛做马之类的。

见文父这么好说话,老爷子又拿出了一张照片。是的,照片上的女孩就是文楚楚。文父一看,大概也明白了点什么。

毕竟是求亲,想让人家的女儿做孙媳妇,老爷子怕自己的诚意不够,又简单说了自己的真正来意。文父听完,心头那是欢喜得都要冒花了。协议一放,名字一签,两人一拍即合,就定了一桩婚事。

说是求亲,但终究涉及了钱财,就如同交易一样了。

为了一千万把女儿卖给了祁家,尽管不知道祁家是什么背景,但对于十分缺钱的文父来说,这些没必要考虑,有钱拿就行。而且女儿嫁入了豪门,以后他的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而对于老爷子来说,虽然这样的求亲看起来着实不太得体,但为了尽早抱上重孙,只能干脆了当地做了一回主。

眼看孙子都要奔三了,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这些年他的身体每况愈下,保不准哪天就躺棺材了,唯一的孙子未成家,他是怎么也不放心。好不容易让他发现孙子心里一直藏着个人的秘密,他怎么能放过这个机会。

派人查了那姑娘,长得很漂亮,性子温和,交际简单,又是单身,就是家庭有些…但一番比较之下,老爷子还是觉得孙子没老婆,自己没重孙,损失比较大,就不去计较这些了。

没老婆的祁家大少爷祁晋根本不知道家里老爷子干的好事,他一如往常地坐在会议室里开着会。直到晚上回家吃饭——

“爷爷,公司里的事很忙,我实在没心思…”

老爷子见他怎么也不听自己的,倔得很,瞬间也来了气,“再忙你终归是要结婚的,就知道找借口。”意识到自己语气冲了点,他又软了声,“你放心,婚礼我来帮你筹备,结个婚不会耽误很多时间的。”

“……”祁晋不知道该怎么回话了,关于结婚这个话题,怎么也避不开。他知道老爷子想看自己成家,想抱重孙,但不是那个人,他不想将就,娶一个不爱的女人共度余生。

“唉!晋儿,爷爷不是逼你,我这身子骨时好时坏,没几年可蹦跶了,你不成家,我怎么安心地走,怎么和你爸妈交代?”老爷子说着说着就红了眼。花白的头发,衰老的容颜,脆弱的身骨,看得着实令祁晋心疼。

“好好好,我答应您就是了。”不忍看到老人家为他操心伤身,他只能先口头答应下来,到时候见到人,给点钱让人配合他应付一下老爷子也没什么。

他走到老爷子身前,蹲下身子,握住老爷子枯槁的双手,“您会长命百岁的。”

老爷子安心了,轻轻拍了拍他的脸颊,“借乖孙吉言。”

对一切不知情被迫安排了婚姻的两人,直接就被安排在民政局的门口见面。

站在门口,看着进进出出成双成对的人,不管是结婚还是离婚,文楚楚都觉得难以言诉心里那股怪异的感觉。

前些天,赌场的人来家里了,一个个的,刺头纹身,满身横肉,拿着棍棒,黑社会地私闯民宅。想起那些人的威胁逼迫和粗鄙言语,文楚楚第一次对那一无是处的父亲,腾起了浓浓的恨意。

一千万,她父亲为了一千万,把她卖了。据说她被卖到大户人家里,给那户人家的孙儿做媳妇呢。脑海闪过文父那沾沾自喜的姿态,她就几欲作呕。

呵,真是可悲。她想,她可能这辈子都要和心里那人无缘了。

就是不知道要和她结婚的是什么样的人,这把人当货品交易的,大概也不会是什么好人吧。说来也是好笑,都要领证了,她竟然连对方叫什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就连今天来领证都是昨晚文父通知她的。

以钱做底的交易式婚姻,嫁一个陌生人,或许还是一个大腹便便脾气暴躁的纨绔子弟,那她还有什么好的人生可言。

被当做大腹便便,脾气暴躁,纨绔子弟的祁晋很是配合地打了个喷嚏。前排开车的助理连忙把空调升了升,还贴心地递上了纸巾。祁晋睨了他一眼,没说话。

                           

原创文章,作者:爱吃山竹的松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4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