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贝,傅城小说全文免费阅读,《傅总的错嫁小甜妻》最新章节

小说:傅总的错嫁小甜妻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散落的一别经年

简介:傅城,是于贝贝藏在心底多年的秘密。一场亲族利益的设计,让她和他一夜之间意外有了理不清的牵扯。结婚当天,他告诉她:这场婚姻,各取所需,他会给她傅太太的头衔和尊荣。婚后的日子平稳无大风大浪,当她以为自己可以和他一直过下去的时候,才发现他的秘密。两年后,他的白月光归来,她默默留下一纸离婚协议,选择离场成全。她不知道的是,在这场“错误”里,他早已迷了心。

角色:贝贝,傅城

傅总的错嫁小甜妻

《傅总的错嫁小甜妻》免费阅读

一觉醒来,于贝贝感觉头昏昏沉沉的,浑身酸痛,掀开被子,被子下的她身无寸缕,才发现自己并不在熟悉的卧房,而是在酒店的房间。浴室里传来的淋浴水声,让于贝贝内心顿时惶恐不已,昨夜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自己真的被……

昨天,是于贝贝二十一岁生日,于父破天荒地在海城的豪华酒店给她办了一场生日会。作为于家的私生女,于贝贝是在生母去世后才被于父接回家中的。这四年来,她在于家过得并不如外人所想象的那般豪门大家闺秀生活,反而是处处谨小慎微。因为她每次犯错,都会被继母于太太无限放大,并处以家法惩罚,在于家,没有任何一个人会为她说话,因为私生女出身的她本就是于家一个尴尬的存在。

昨天的生日会上,一直以来对于贝贝很冷淡的父亲对她特别照顾,不停地给她介绍到场的男宾,很多是海诚当地集团的负责人或是公子哥,于贝贝跟在父亲身边一直陪笑,到最后感觉自己都要面瘫,她深知这是一场父亲借着自己生日会名义选取联姻对象的商业秀场。

于贝贝模糊地记得,生日会上她被灌了很多酒,同父异母的姐姐于姗姗对自己也格外殷勤,期间还递给她一杯酒,还说喝了之后让她去酒店顶楼的房间拿生日礼物。于贝贝喝下酒,晕乎乎拿着姐姐塞给她的房卡来到酒店顶层,房间门似乎没上锁,她推开门就进去了,进去没多久就感觉自己浑身酸软,像发烧的症状,摇摇晃晃走到床边,掀开被子把自己缩到了床上。

休息了一会,发烧的症状并没有缓解,身子反而越来越燥热难耐,这时,床上躺下一个人,冰凉的身体令于贝贝仿佛找到解药般,抱着对方不松手。后来发生的一切,作为成年人,于贝贝从自己身上满布的痕迹一切都明白了。

自己被于姗姗设计了,和一个陌生男人发生了关系,想到这里于贝贝没来由地一阵心慌。这时,浴室的门开了,男人穿着浴袍出来了。看清他的脸,于贝贝更为震惊,原来是他——傅城!自己昨晚上居然是和这个海城金字塔尖的傅氏集团总裁过了一夜,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傅城,于贝贝心里其实是暗自庆幸的,毕竟……

傅城此时的脸色并不好。昨晚上发小几个给从国外出差回来的他接风,期间他喝了不少酒,回到房间时晕乎乎的,躺床上时发现一个软玉温香主动入怀,他本以为是发小准备的接风礼物,毕竟这个套房平时只有他和发小才会来住,作为他平时御用房间,其他人没有经过授权根本无法进入。已经醉酒加上美人投怀送抱,傅城没作多想,一切就这么顺水推舟地发生了。

早上醒来,给发小打电话才知道,这并不是他们准备的礼物。看着身边沉睡的女人,面容清秀,姿色放在娱乐圈中也可处于中上,作为一个已经人事的成年男人,傅城从她昨晚的青涩表现和床单上沾染的梅花来看,她还是第一次,而且年纪不大的样子。这让商场叱咤风云的傅城疑惑了,只能等她醒了再追问她的来历和目的。

“你想要多少钱?数额由你自己填。”傅城冷冷地问道,从包里拿出一张额度空着的支票,签了字,递给于贝贝,说完穿上衣服准备离开。

“你听我解释!我不是讹钱的!”于贝贝顾不得自己浑身酸痛和未着衣服,披着被单跳下床,怯生生地拉着傅城的手。

“那你想要什么,偷溜进我的房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看她发抖的样子,傅城不禁问道。

“其实,昨天是我的生日,我被人设计了,灌了很多酒,然后拿着姐姐给的房卡来到这里的。”于贝贝把房卡递给傅城,看着她清澈的眼神,傅城有点相信她应该没有说谎。

“你的房间是1809,这里是1808,你的房间在隔壁。另外,你到底是得罪了什么人,竟然会在你的生日给你灌酒下药?”傅城皱眉,疑惑问道。

听到傅城这么一问,于贝贝情绪更加低落地摇了摇头。看她的样子,傅城便没有再问什么,按了一个内线电话,给那边说了几句,没多久,服务员送来了一套女装和一盒紧急避孕药,傅城递给于贝贝,“我不喜欢意外,吃了它,换好衣服,支票没有限额,写下你想要的钱数额,然后离开这里,从此我们没有任何牵扯”。

于贝贝听话地接过药,默默地就着矿泉水吞了下去。提着袋子的衣服进浴室,打开花洒,用力地冲洗满身的痕迹。于贝贝苦笑,原来他并不记得自己了。想来也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天之骄子,怎么会记得一个顺手搭救的路人呢。

但于贝贝却记忆犹新,因为那是她毕生最刻骨铭心的日子。那天她刚满十七岁,放学后去妈妈工作的餐馆门口等妈妈,因为妈妈答应了要陪她一起过生日。十七年来,妈妈和她相依为命,靠着妈妈在餐馆里做包厢主管挣生活费和她的学费,印象中爸爸从未出现过。每当她向妈妈问起爸爸在哪里时,妈妈总是背过身偷偷抹眼泪。接到妈妈下班已经是晚上10点了,但于贝贝依然很开心,和妈妈手牵手提着蛋糕,准备回家庆生。

怎料,在过马路时,一辆轿车控制不住速度地冲过来,眼看就要撞上她们,千钧一发之际妈妈用力地推开了于贝贝,自己倒在了血泊泊中,原本庆生的蛋糕,也沾染了血红。肇事司机早就逃之夭夭了。深夜,路上的行人和车都很少,急救的120还在来的路上,于贝贝无助地抱着妈妈痛哭“妈妈,你一定要撑住……”妈妈微弱地给她交代,家里衣柜的最底层有一个盒子,里面有联系她父亲的信物和方式,让于贝贝一定要收好,如有不测,就打开它,找到父亲继续生活,断断续续地交代完,妈妈就晕过去了。

慌乱中,于贝贝发现前方有车驶来,这时候她顾不得其他了,站起来用身体拦着马路,嘴里哭喊着:“求求您,救救我妈妈。”车停了,车门打开,下来一个高大的人,看着于贝贝和妈妈的样子,“走,我送你们去医院!”他立马帮着于贝贝把妈妈挪到车上,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医院。

妈妈手术急救期间,于贝贝流着不安的泪水,来回地在手术门口踱步,男人帮忙办理入院手续,缴了医疗费回来,看着沾满血迹的于贝贝,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手帕递给于贝贝,沉稳的嗓音说道:“把自己擦一擦,这样你妈妈醒来就不会被吓到了。”于贝贝接过手帕,在脸上胡乱地擦了一通,弱弱地向男人确认:“我妈妈一定会没事的,对吗?”男人没有立刻回答,给了她一个厚实的拥抱,心疼地拍着她的背安抚说道:“相信医生,你母亲会没事的。”手术很成功,妈妈被送进了监护病房,男人开车把于贝贝送回到住的地方楼下,给于贝贝留下一张卡片,如果有需要帮助的话,可以打电话找他,便离开了。

虽然手术过程成功,但于贝贝妈妈术后出现了感染,还是没能坚持下来。在邻居们的帮助下办理完妈妈的后事。于贝贝从家里找到了妈妈提到的信物。打开后才知道,原来妈妈和爸爸当年是一个单位的同事,二人私下恋爱。后来爸爸为了升职,选择和单位领导的女儿结婚了,抛下了于贝贝的妈妈。分手后,妈妈发现自己怀孕了,看着肚子里孕育的生命,她没有舍得打掉,而是找了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把于贝贝生下来,此后母女二人相依为命。

凭着信物和里面的联系方式,于贝贝找到了自己的生身父亲,父亲看到于贝贝也很震惊,经过亲子鉴定后,不顾家里的反对,把她接回了于家,从此,于家多了一个不为外人熟知的私生女。虽然,继母和姐姐对她很不友好,父亲对她也不冷不热,但在学业上,他们倒没有过多苛责于贝贝,让她在得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商业管理专业直到毕业。其实,当初选择这个专业,就是因为傅城,那个深夜给她给予援手和温暖的男人。知道傅城的身份,是于贝贝无意中在一次财经访谈中看到的,原来他是傅氏集团的掌舵人,最年轻、最雷厉风行的CEO。从那以后,她对他就格外的关注,并以他为榜样,不断努力着,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有机会见到他,再次向他说声谢谢。

显而易见,他已经不记得她了。回想起伤心的往事,于贝贝流下了眼泪。洗漱完,换上他送来的衣服,满眼通红的她从浴室出来,对上他的双眼,用坚定的语气说道:“谢谢你,但是这钱我不能要。昨晚就是一个错误,大家都是成年人,我不需要你负责,你不用担心。”在他的惊诧中,她把支票还给了他,在柜子边上找到自己的包包,准备开门出去。

这时,门外响起一阵骚动,传来继母非常难听的吼声:“于贝贝,快起床,一个晚上没回家,快出来跟我们回家!”还有于父的声音,于贝贝从猫眼看去,是于父、继母还有姐姐于姗姗在对面的门口吵闹着。

彻底心寒的于贝贝一把打开房门,吼道:“别喊了,我就在这里!”虽然洗过澡换了衣裳尽量遮掩了,但脖子上一些遮不到的痕迹还是被他们发现了。“你这个逆女!居然真的胆敢跟外面的野男人出来开房!你姐姐给我说的我还不信,现在看,你真的是把我们家的脸都丢尽了!”父亲一个巴掌甩了过来,于贝贝本就是蒙的,没来得及躲闪,顿时脸肿了一大块,嘴角流出血。

继母看到于父的架势,假惺惺地拉着于父:“行了,贝贝是成年人了,交男朋友很正常,有什么回家再说吧。”姐姐于姗姗也在一旁小声地哭道:“都怪我,昨晚上应该看着妹妹,不让她喝那么多酒的,可是她非要喝,我拦不住她”说完她们母女还偷偷地对视一笑,于贝贝顿时暴跳起来:“于姗姗,明明你在酒里设计我!现在颠倒事实!”

“够了!你自己不检点就不要把责任推给你姐姐!我倒要看看,你是跟哪个野男人私会!”说完于父就猛地把她推开,于贝贝经过一晚上的折腾本就身子虚,一个没站稳,倒在了地上。见父亲要拍傅城的门,生怕把傅城牵扯进来,立刻拖着父亲的腿说道:“没有别人,我也不知道是谁,他已经走了!爸爸我们回家吧,回去您怎么打我、怎么骂我、怎么责罚我都行!”但是于父并没有理会她,一个劲用力地拍着门板吼着:“识相的快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胆敢糟蹋了我女儿!”

半分钟之后,门开了。

于父看到来开门的人时,愣住了:“傅总,怎么是您?”

傅城没有理会于父,而是走到于贝贝跟前,慢慢地把她扶起来,摸着她受伤的脸颊柔声说道:“怎么才这么一会,你就折腾得这个样子了?告诉我,是谁打的你?”于贝贝还在震惊当中没有回神。

傅城冷眼地看着于父和继母他们,说道:“刚才是谁打了她?”于父心里一慌,摸不清楚情况,一脸谄媚地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傅城,并说道:“傅总,小女不懂事,冲撞了您,刚才我已经教训过她了,希望您不要生气。我是于氏集团的总裁于如风,很高兴见到您,这是我的名片,希望后续能有机会跟咱们傅氏集团的项目合作。”

傅城看都没看于父一眼,盯着于贝贝受伤的脸,若无旁人地柔声问道:“疼吗?”

于姗姗看着高大帅气的傅氏集团总裁,顿时心花怒放,搔首弄姿地整理了一下自己,媚声说道:“傅总,您好,我是于姗姗,贝贝的姐姐。我们贝贝不懂事,她昨晚上一个劲地嚷着要喝酒,不听劝,灌了很多酒下去,喝多了满酒店乱跑,所以才会打扰到您,希望您不要怪她。”

于贝贝听着她的污蔑顿时来气:“于姗姗你血口喷人!明明你在我的酒里放了东西,还给房卡让我来酒店顶楼拿礼物,一切都是你搞的鬼!”要不是傅城手匡扶着她,于贝贝早就过去跟于姗姗打起来了。

继母看着这架势,出来圆场说道:“贝贝啊,明明是你昨晚上非要拉着姗姗喝酒,还一个劲地找姗姗索要礼物,姗姗一开始就送过你礼物了,没办法,只是想让你休息,所以才帮你开了一间房让你上来醒酒好好休息的,你现在怎么反倒冤枉你姐姐了。”继母一边说着,一边虚伪地抹起了泪花。

于贝贝看着这一家三口的表演,简直气到肺炸。“我们走!”于贝贝不顾一切地迅速拉起身边的男人离开了。到楼下后,于贝贝一脸严肃地跟傅城说道:“傅总,很抱歉,让您看了一场闹剧,昨晚的事情到此为止,您不用觉得欠我什么,我们都忘了吧。”

说完不等傅城回话,她扭头就跑了。

                           

原创文章,作者:散落的一别经年,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4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