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王爷,王妃娘娘她竟然撒娇了苏延宛,武柳儿,报告王爷,王妃娘娘她竟然撒娇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报告王爷,王妃娘娘她竟然撒娇了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贾思瑶瑶瑶

简介:苏延宛穿越了,成为北辰王国左相苏照业的嫡女,从此斗小妾,战庶女,助夫君,肆意张扬,活出一段不一样的人生……

角色:苏延宛,武柳儿

报告王爷,王妃娘娘她竟然撒娇了

《报告王爷,王妃娘娘她竟然撒娇了》免费阅读

“疼……”苏延宛迷迷糊糊中觉得后背一阵剧烈的疼痛,她猛地睁开眼睛……

只见眼前一个穿着古代衣服的小姑娘满脸狰狞地高举着一根大棍子……

苏延宛眼光一冷,心道这是怎么回事,说是演戏吧好像也不像啊,再说了自己好像被炸地粉身碎骨了呀。

“啊——”苏延宛大叫一声,她脑海里突然涌进来大量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她……竟然穿越了——

原主也叫苏延宛,是北辰王国左相大人苏照业的二女儿,她的母亲叶聘婷是苏照业的嫡妻。

苏延宛的母亲叶娉婷本是镇国大将军叶展鹏的独女,叶聘婷还有一个哥哥叶虎和一个弟弟叶豹,俩人都是北辰国正四品的将军,只可惜在一次战役中,父子三人竟然同时阵亡,没过多长时间,叶母也就忧思郁积一病不起,没几日竟也去了。

叶聘婷痛伤自己父母兄弟,慢慢地也就积郁成疾,缠绵病榻……

苏延宛本来是和三皇子庆王墨钰从小就定有亲事,因为叶聘婷和三皇子的母妃上官丽珠乃是闺阁密友。

只可惜叶老将军和俩位小叶将军一死,所有的一切就都变了……

前段时间,墨钰派人上门退亲,说是他请得道高僧看了,苏延宛和他的八字不合,俩人如果成亲日后将会对苏延宛十分不好……

记忆展现到这里,苏延宛禁不住对着地下狠狠地吐了一口,这个什么狗屁三皇子墨钰分明就是个人渣!

特么地俩个人从小就定了亲,为什么那会儿不说八字不合,人家小姑娘家里的顶梁柱都死了,你个王八蛋突然就冒出来了个八字不合!

苏延宛本来就被三皇子墨钰的退婚打击匪浅,哪知道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昨天,皇帝一道圣旨,将苏延宛赐婚于皇七子夜王墨夜。

这个夜王墨夜,在北辰国也是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存在,他十二岁就曾带领大军大败东幽国大将军乌木佐格,后来更是战功累累。

像这样一位英雄本来该是被万民敬仰的,只可惜在一次战役中,墨夜身中埋伏,被敌人以毒箭射穿俩条膝盖……

从此以后,墨夜性格大变,变得暴戾残虐,据传他府中护卫家丁被他无辜毒打致死无数……

“夫、夫人,”举着大棍子的丫鬟被苏延宛这一声大喊吓得双手一哆嗦,棍子掉到了地上,她转身看着廊上端然而坐的一个红衣女子战战兢兢地说道,“二小姐不会是被打的傻了吧?”

“哼!”女子冷哼一声,“给我继续打!打到她同意为止!”

苏延宛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蹦了起来,劈手夺过丫鬟手中的木棒,然后飞起一脚照着丫鬟的屁股就踹了过去……

“啊——”没想到,小丫鬟看起来人不大,喊起来声音倒是挺有穿刺力的,她这一声尖叫,差点儿没把离她最近的苏延宛的耳膜震破。

“放肆!”廊上端坐的红衣女子猛地站起身来,指着苏延宛怒喝道。

“怎么?”苏延宛俩只手玩弄着那根木棒,往前走了几步,却发现俩个膝盖疼的能要了人老命,她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在地上……

“王嬷嬷,”红衣女子冷笑一声,扭头对着一旁一个膀大腰圆的老婆子说道,“你过去请二小姐继续跪着,什么跪倒她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才允许她起来。”

“你特么算哪颗葱哪颗蒜!”苏延宛用木棍撑着地面站了起来,皮笑肉不笑地盯着红衣女子,“老娘可是苏府正儿八经的嫡小姐,你一个姨娘也敢在老娘面前逞威风!”

“你!”这个红衣女子本是左相苏照业的小妾,名叫武柳儿,因为叶聘婷一直缠绵病榻,故而现在苏府的后宅就是这个武柳儿执掌把控,并且苏照业已经在暗地里悄悄地把这个武柳儿抬为平妻。

只可惜北辰王国只有最低等的商贾之家才会娶平妻,国中稍微有头有脸的人家都对平妻很是不齿,因此苏照业也只是敢在自己家中将武柳儿抬为平妻,悄悄地吩咐下人称呼这个武柳儿为夫人,人前他是万万不敢让这个传到外面的。

“我娘乃是平妻,苏延宛你个小贱人休得胡言乱语!”还没等武柳儿再说其他,旁边一个略显稚嫩的声音就带着恶毒和跋扈尖叫道。

“哼哼!平妻?”苏延宛把玩着手里的棍子,心想着这会儿要是有一个强效止疼药就好了……

意念闪动之间,苏延宛突然感觉到自己另一只空着的手中似乎多了一个什么东西。

苏延宛心中一惊,举起手来展开一看,手心中赫然是一粒强效止疼药。

“我要一只烧鸡。”苏延宛乘人不注意把止疼药迅速地塞进嘴里,然后心里默念,“我要一只烧鸡,我要一只烧鸡……”

只可惜苏延宛念的自己的耳朵都起茧子了,也没见烧鸡出现,看来自己这个隔空取物好像并不太灵光,苏延宛心里有点惋惜地想着。

“小贱人!我和你说话呢!”刚才那个少女见苏延宛不理会自己,声音马上提高了八度,震的苏延宛脑瓜子一阵一阵嗡嗡嗡直响。

“小贱人说谁呢?”苏延宛乜斜着眼笑道。

“小贱人说你呢!”少女在苏延宛的记忆中很快出现,她是武柳儿的大闺女,名叫苏延玉,从小就被武柳儿娇纵地不知道天高地厚,其实就是一个胸大无脑的家伙罢了。

“贱人果然就是贱人!”

“你……”苏延玉蓦地明白过来自己被苏延宛耍了,她气急败坏地跳着脚挽起袖子准备过来抽苏延宛一个大大的耳光。

“玉儿,退下!”武柳儿看出来自己闺女的脑袋瓜子似乎没有苏延宛的灵泛,她娇斥一声。

                           

原创文章,作者:贾思瑶瑶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