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手札》小说最新章节,温兰,仇如海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黄泉手札

小说:悬疑

作者:没墨的兜兜

简介:在那群山深处,埋藏着巨大的通天神树,费尽一生寻找的不死药究竟藏匿何处?齐欢无意被牵扯进寻宝团伙,深入万山群岭,峻峭天坑,探寻长生不老的秘密。窥探未来的铜镜,七眼怪尸,死而复生的活死之人,危险重重。还有当年两派纷争,一个不能说的秘密,无人知晓的组织……

角色:温兰,仇如海

黄泉手札

《黄泉手札》免费阅读

在我小学的时候,老宅偏远,我因不敢从漆黑的松林经过,便总是顺着旁边有些干涸的河道走。那条河叫滁河,水常年都是浑浊不见底。

那日早晨,天蒙蒙亮,我慢悠悠地顺着河道走,时不时踢一脚滩上的石子儿,这一脚踢得悬空,反倒把自个给绊倒,我一时气得呆坐在那。只觉余光处有一黑影在浮动,我转头去看,长方形的漆黑棺材正浮在水上,刚好泊在我的旁边,棺盖略微松动,露了一小块缝隙,里面漆黑一片。我不知是河道的臭鱼烂虾味道还是那棺材盒子,一股糜烂腐败的味道夹杂一些厚重的泥土味冲进我的鼻子。

我那时胆子倒是大,趴在那棺材上,使劲往那缝隙里瞅,只那一眼,我一生难忘。

缝隙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足以让我看清那具干尸的头颅,正对着我,没有肌肉包裹的牙齿凶狠地露出来,朝我大张着嘴,仿佛要跳出棺材将我吃掉。

我吓了一跳,慌乱中,棺盖滑落,我一头栽进那棺材里,吃了一嘴干尸灰。

虽说那具尸体已经干了,但在靠近的那时侯,我确信,我听到了喘息声。

尽管我这么说,但那些人根本不相信我一个小孩讲的话。

“干尸怎么可能还有喘气声呢?”他们纠结地议论着,“一个小孩说的话岂能当真?”

自那之后,那块地方就被保护起来发掘古墓了,那时我年纪尚小,并不关心什么古墓文物,只是整日吐黄水,发低烧,不吃不喝,医生说是肠胃功能紊乱,却总是不见好。

也正是因为这事,母亲放弃了自己的工作,退出了她所在的地质考察队。

求医问药无果之后,在外游道的伯公恰好回来看望爷爷,看见在中庭花坛吐黄水的我,便上前给我诊治。他两只粗糙的手掌按在我的脑袋上,拇指顶在额头两边,不消片刻,胃中翻江倒海之势慢慢消退。

伯公与爷爷在书房商谈了整宿,最终决定,让伯公给我治疗。听说,伯公是个很厉害的道医,常年在外游道,许是机缘巧合,抑或是他的某种预感,他回到了这里。

那晚,家里早早地就熄了灯,不管是谁,都回避着见我,只将我一人关在屋子里,房门和窗户用红绳系着铜铃给栓了起来。

直到入夜,四周寂静得连虫都没吱一声。耳边不时有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仿佛有人站在我的窗外徘徊。我躺在床上,浑身如同被禁锢一般,无法动弹。只能紧紧盯着窗外那若隐若现的佝偻黑影。

忽然间,那铜铃像发疯了一样,剧烈地颤动着,那铃声如同巨大的波涛,迎面拍打过来,我才知道,不只我的窗户和房门挂着铜铃,院中更是挂着数不胜数的小铜铃。铃声刺耳,耳边是呼啸的风,和那时而尖锐,时而沙哑的笑声。

汗水腻在后背、手心和脸上,心脏跳得很快,仿佛要跳出来了一般。我的眼前闪现着那日我看见的那具干尸,是它在笑,是它的喘气声!

一瞬间,我便没了意识,陷入昏厥。

这场所谓的法事之后,我睡了两天,等我醒来,家里已经布满了白布花圈,正给我的爷爷和伯公操办丧事。

别人跟我说,他们去世是因为时候到了。我也希望是如此,而这仅仅是巧合。

这些都是往事了,我到现在都有些怀疑这事的真实性。

直到现在,看到印有母亲照片的寻人启事,我都觉得不真实。

“你将要在不曾知晓的地底独自活着,在那片深蓝海里,在残留着的时间里,相信遥远的存在。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问。”

我合上母亲的笔记本,抬头望了望如水的蓝天,仿佛我们就活在深蓝的海底。母亲在她的笔记里记的都是她当年在考察时的流水账,只有这一句话是写在笔记刚开头处。

这些天,我又给警局打了无数个电话,但仍没有温兰的踪迹,但愿她只是像以前那样不辞而别独自去旅行了,但这次不一样。她已经失踪了四年,下落不明满四年就可以认定是死亡了,但我不信她真的就死了。

我叫齐欢,平凡普通的一个名字,正如我这个人一样。父亲是个书画匠,靠一家传家的书画店过活,而我自己也从小学的书画,考了个不太知名的美院就回来接管父亲的书画店。

贴了一天的寻人启事,累得我软瘫在公园的长椅上。

秋天的风清爽怡人,还掺着一阵阵铁锈的味道……

我睁开眼睛,一双眼珠子轱辘着望着我。

“醒啦。”

老头龇着他那口泛黄的大牙,咯咯地朝着我笑,鸡窝般的头发在风中更加凌乱。

我一惊,赶忙朝边上坐过去,差点儿从椅子上摔下来。

要不是老头身上的衣服干净整洁,还真会以为他是个乞丐,铁锈味就是他身上传来的。

“大……大爷,你干嘛,吓死我了!”

老头龇牙笑了笑,“嘿嘿,我看你眼熟,就多看了几眼。”

我扯着嘴角,尴尬地笑了笑,“大爷你肯定是认错人了,我都不认识你呀。”

“老头子我老眼昏花,但人还是能认得的。你不认识我,但我认识你呀!”

我累得头疼,不想多说话。

“我知道,你母亲失踪了,她叫温兰,对吧?我知道她在哪。”

老头用一种嘚瑟的神情望着我。

我望着他,不太相信,“你真的知道?”

他背着手,一种要长篇大论的劲头。

我看他手里攥着的,正是我发的寻人启事。估计是个骗子,我抱着手臂,等着听他胡扯。

“你知道仇如海这个人吗?”

我听着有些熟悉,似乎在母亲的笔记本里看到过,我摇摇头,“你给我讲讲呗。”

老头一听来劲了,估计他没遇到过像我这么配合的听众吧。

他顿了顿,忽然瞪大眼睛,弓着腰,指着南边,凑过来说:“就是这个人,害死你妈妈,是他害死了全队人!温兰就是因为他变成了一个怪物!怪物!”

                           

原创文章,作者:没墨的兜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4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