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惹道士李秀珍,安清平,别惹道士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别惹道士

小说:玄幻

作者:安东辰

简介:世人只知崂山有太清宫,却鲜有人知道在大山深处还有一座名为八卦顶的破败道观。安东辰刚满月便被师傅带回八卦顶修行道家秘术,直到年满十八岁方得下山,从此开启了他的开挂人生……

角色:李秀珍,安清平

别惹道士

《别惹道士》免费阅读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正在熟睡的赤脚医生李秀珍。

“谁啊,这大半夜的!”李秀珍有些不爽的喊道。

“嫂子,我是安清平啊,我媳妇突然肚子疼的厉害,可能要生了,麻烦你过去看看吧。”大门外一个男人焦急的回答道。

“清平?你媳妇不是还没到日子吗,怎么会突然要生了?”李秀珍有些疑惑的问道。

这是地处鲁西南偏远地区的一个小山村,距离最近乡镇驻地医院也有二十多公里,村民出山一趟不容易,所以村里谁有个头疼脑热的都是找李秀珍给诊治。

而且村里有谁家媳妇怀孕了生小孩,也基本上不会去医院,大部分都是李秀珍负责接生的。

作为一个只有七八十户的小山村唯一的医生,李秀珍几乎对村里的每个人的情况都了若指掌。

安清平媳妇不是离预产期还有十几天吗,怎么会突然就要生了呢?

疑惑归疑惑,负责任的李秀珍还是麻利的起身穿起了衣服:“奥,清平兄弟,你稍等一下啊,我马上跟你过去看看。”

这时李秀珍的男人,村长马建明轻轻嘟囔了一句:“这个天生孩子,可真会赶时候,外边这么大的雪,你多穿点衣服。”

“嗯,知道了。”

李秀珍答应一声,穿上棉服背起药箱来到了大门外。

这年的冬天冷的特别早,这才阴历的十月份,就已经下了两场雪了。上一场雪还没化,这场雪紧跟着就来了。

大雪飘飘悠悠的下了大半夜,地上的积雪一踩上去咯吱咯吱的直响。刚下完的雪还没有冻住,一脚踩下去都能没过小腿了。

看见李秀珍打开大门,安清平马上充满歉意的说道:“对不住啊嫂子,这个天还要叫你起来,实在是爱芹肚子疼的受不了了。”

“没事,病人要紧,赶紧过去看看吧”李秀珍边说边快步的跟随安清平向他家赶去。

他们所居住的这个村子叫做山前村,村里主要就两个大姓,姓马的和姓魏的,因为村子小人口少,基本上每家每户都沾亲带故的。

作为村里唯一的外来户,安清平一家是二十多年前随他爹安广来从外地搬来的。

当时安清平才七八岁,镇里的干部带安广来一家三口来到了山前村。只是简单介绍安广来是从部队转业的,上边领导安排安广来一家在村里落户。

那时候村长还是现在的村长马建明他爹马炳利。

那个年代这种事情很多,而且山里人都是民风淳朴。更何况就这么个全村只有七十几户人家的小山村,大家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也没有欺生的情况发生。

村里还给安家分了二亩多地,从此安清平就跟随爹妈在山前村住了下来。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

安广来在部队多年,参加过多次战争,对山林很熟悉。农闲时候安广来就会进山里打一些野味,挖一些草药什么的拿到镇上卖了,补贴一些家用。一家三口虽然日子过得紧紧巴巴,倒也没说吃不上饭饿肚子。

安清平在镇上读完初中就不上了。跟随村里人在城里建筑工地打过几年工。

年底去年从邻村说了一房媳妇,刚结婚没多久媳妇就怀孕了。

本来预产期是在农历十一月初。今天才十月十七,媳妇李爱芹今晚半夜却突然肚子疼,可把安清平着急坏了。也顾不得暴风雪的天气,赶忙来请李秀珍。

鹅毛般的大雪纷纷扬扬下个不停,呼呼的北风刮得人眼睛都睁不开了。

还好离得不远,两个人不一会就来到了安清平家里。

安广来老两口看着肚子疼的直叫唤的儿媳妇也是束手无策,急的在屋里团团转。

安清平他妈看见李秀珍进门,赶紧迎上去:“他嫂子啊,真是过意不去这么晚了请你过来。冻坏了吧?赶快进屋暖和暖和。”

李秀珍在门外狠狠的跺了两脚,拍打掉鞋子和裤腿上的积雪,随后进屋脱下了外套,抖了抖外套上的雪放在了一边:“没事的婶子,爱芹怎么样了,我先过去看看。”说着便来到了李爱芹的房间。

安家住的是三间带院的砖瓦平房,是两年前为了给安清平娶媳妇在原先老房子地基上新翻盖的。为了盖这三间瓦房欠下的外债到现在还没还清。

安广来老两口住在东屋,安清平两口子住在西屋,中间屋子是客厅兼厨房。

安清平和他妈也随李秀珍进了里屋。只见李爱芹躺在炕头上,正疼的满头大汗,轻声的呻吟着。

李秀珍上前给李爱芹仔细检查了一遍,随后吩咐安清平道:“你去把炕烧热点,再多烧点热水。看情况爱芹这是日子提前了,马上就要生了。”

安清平闻言赶忙出来忙活起来。

折腾了三四个小时,天都已经大亮了,李爱芹却难产了。羊水已经破了,孩子就是不往下走,目前情况非常的危急。

李秀珍心里也很着急,对在外屋焦急等待的安清平说道:“爱芹看来很难顺产了,你赶紧去我家找你大哥,开大队里的拖拉机把爱芹送到镇上医院去,恐怕时间长了再不生会有危险。”

在这个偏远的小山村只有村委有一辆拖拉机,还是几年前县里农机站扶贫分给村里耕地用的。有时候马建明也会拉着村民去镇上赶赶集,是村里唯一的机械交通工具。

说来也邪门,平时挺好用的拖拉机今天却怎么也发动不起来了,马建明以为是天气太冷的缘故,用火烤了油箱半天也不管用,愣是没发动起来。

镇上医院根本连个救护车都没有。无奈之下马建明用村部里的电话机给县医院打了电话,请求派辆救护车过来。却被医院告知由于风雪太大,救护车根本进不来山里,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尽快把病人送到医院。

安清平垂头丧气的回到家,媳妇下面已经见血了,孩子却仍然没有向下走的迹象。

已过晌午,却根本没人有心思吃饭。还是安母劝说良久,李秀珍才出来草草的吃了两口。

给李爱芹做的荷包蛋却是一口也吃不下,只强忍着喝了几口汤。

一时间整个安家人脸上都是愁云惨淡却毫无办法,李爱芹已经疼的昏迷了数次。

冬天天黑的早,下午五点多就已经黑透了。

风雪更加大了,已经看不清外面的情景。远处大山里隐隐传来阵阵野兽的嘶吼声,让人莫名的心悸。

突然在安家上空有一道闪电划过,紧接着咔嚓一声闷雷响起。

深冬大雪夜,竟然打雷了?

突然传来的闷雷声让早已歇息的来村民吓了一跳,还以为哪里放炮了,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查看外面到底怎么了。也有知道安清平家情况的邻居不禁暗暗替他们担心,为什么会在这种天气下难产了,可千万别有什么意外才好。

刚才闪电亮起来的时候安清平情不自禁的往外面瞟了一眼,突然发现院墙上多了一排蓝幽幽的眼睛!

还没等安清平看清楚,屋里传来李秀珍焦急的呼喊声:“清平你快过来,你媳妇大出血了!”

可能是因为刚才雷声的惊吓,李爱芹的肚子剧烈的起伏着,婴儿在母亲的子宫里不停的翻滚。垫在李爱芹身下的白布已经被鲜血染透了。

李秀珍虽然已经干了二十多年的医生,但平时也就在村里治个头疼感冒什么的,哪见过这种阵仗,一时间也是手足无措,惊呆在一旁。

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嘎吱嘎吱踩雪的声音,紧接着一个须发皆白道人打扮的老者从大门外走了进来。

外面还在下着鹅毛大雪,老者身上却没有沾上多少雪花。

屋里的人都不认识老者,也不知道老者是从哪里来的,外面下这么大的雪,老人身上却没有多湿。

院墙上蓝幽幽的眼睛似乎又多了一些,密密麻麻的甚是恐怖。

安清平看着老人疑惑的问道:“大爷,您是上谁家的啊,怎么走到这里来了?”

“我是专门为了你媳妇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来的,还好没来晚。”老人回答道。

说着也顾不得男女有别,径直来到里屋,双手捏在一起做了几个奇怪的动作,口中念道: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说完右手往李爱芹腹部一指,李爱芹瞬间就止住了流血,紧接着缓缓睁开了眼睛,清醒了过来。

老人转身对李秀珍说道:“已经没问题了,由你来继续接生吧”

说完就来到了外屋。

老人接着来到了院子里,对着外面围墙,口中念道:天地本根,万炁玄宗,广修万劫,证吾神通。鬼妖丧胆,精怪亡形,内有霹雳,雷神隐名!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随后大喊一声:“本道爷在此,尔等还不速速退去!”

说完右手又是往墙头一指,只听嗷嗷几声怪叫传来,墙头上密密麻麻的眼睛瞬间消失无踪。

紧接着屋内传来了婴儿哇哇的哭声,李秀珍兴奋的大声喊道:“生了生了,太好了,可算是生出来了!”

安清平一听立马拔腿跑向里屋,只见一个粉嘟嘟的男婴正在李秀珍怀里哇哇大哭。

安清平来到屋外,噗通一声就给老人跪下了。连声感谢老人的救命之恩,老人泰然自若的受了安清平一礼。

看到母子平安,安家上下悬了一天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安母在询问了老者可以吃荤之后,拿出安广来前几天进山猎的两只野兔加上几个萝卜炖了满满的一锅。

另外又杀了一只养了两年多的老母鸡,给李爱芹炖了一锅老母鸡汤。

安清平一边收拾一边和李爱芹小声的说着话,李秀珍也在给安清平儿子收拾着。安广来就在外屋很老道人聊着,一直说着感谢的话。

一个多小时安母炖好了兔肉,就招呼他们一起出来吃饭,然后盛了一碗老母鸡汤端去给李爱芹喝了,就在一边照顾孩子。

席间安广来得知老者也可以喝酒,就拿出自己珍藏的高粱大曲和老者喝了起来。

从昨晚到现在全家人滴水未进,现在彻底放松下来才感觉真的饿了。因为心情也好了,这顿饭就吃的格外香甜。

席间聊起来得知老者是出家的道士,名叫张至顺,道号米晶子,平时在离此二百多里外的崂山上修行。

因为山前村离崂山也不算远,平时坊间又多有崂山仙人的传闻,安广来更是对张道长肃然起敬。又问起来张道长是怎么进村的,外面山路不好走而且又下着暴雪,一般的汽车都进不来。

因为接下来还有事要跟安家商量,张道长也没有藏拙。说自己就是步行从崂山赶过来的,走了接近俩小时才到。要是平时天气好的话,一半的时间都用不了。不过还好及时赶过来了,再晚点到的话李爱芹母子就很危险了。

安广来听了震惊不已,两百多里的路程,路上又不好走,就算是最快的汽车也得三四个小时吧。张道长真乃神人也。于是再次感谢张道长这么远赶来救了李爱芹母子,如果不是张道长仙架降临,后果不堪设想。并恳请张道长在家里多住几天。

张道长说自己最近不会离开,并让累了一天的安家众早点歇息,明天还有事跟他们商量。

安清平拿出二百块钱递给李秀珍,再次感谢她这两天的辛勤付出。

其实李秀珍平时在村里接生是不收钱的,最多也就是事后喜主给个一把子鸡蛋,两袋红糖作为感谢。毕竟这时候村民的条件都不好!这二百块钱说起来也算挺多的了。

李秀珍说什么也没要,只说都是乡里乡亲的,帮帮忙也是应该。让安清平留着这些钱爱芹和孩子买点营养品补一补。

看李秀珍坚绝不要钱,安清平也就没再坚持。去厢房取了一大块腊野猪肉带着就送李秀珍回家了。

说来也怪,婴儿一出生暴风雪就停了。现在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明亮的圆月挂在半空,整个小山村显的格外宁静。

第二天更是艳阳高照,雪后的小山村安宁而祥和。

邻居们听说安家昨晚喜得贵子,纷纷前来祝贺,不几日安家客厅就堆满了鸡蛋红糖,还有两罐高级营养品“麦乳精”。

安家众人更是把喜悦挂在了脸上,欣喜的忙碌着。

张道长在安家住了快一个月了,村民知道安家来了一位老神仙都好奇的前来拜访。很多患有医院都治不好的疑难杂症的村民也被张道长给医好了,一时间张道长的盛名传遍了附近的十里八村,每天上门求医问药的村民络绎不绝,张道长也是来者不拒,耐心的接待。

安广来请求张道长给孩子赐名,张道长就给孩子取名为安东辰,取其“紫气东来,北星拱辰”之意。

转眼安东辰就满月了。晚上张道长把安家众人聚在一起,看着面色凝重的众人开口说道:“你们也应该有所觉察,东辰这孩子跟其他人不一样,出生时的天降异象注定此子以后必定不凡。”

安清平听了心下一喜,难道自己儿子以后还会成什么大人物不成?

“但是成年之前必会劫难重重,并且这孩子年幼时父母缘薄,如果继续待在你们身边对你们和孩子都会不利,恐有早夭的危险”张道长继续说道。

安清平一听心情又瞬间沉到谷底,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此子与我有缘,所以我才能在他出生的时候赶来保护他顺利降生。但是我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忙,也不能长时间待在这里佑护他成长,所以我想带东辰回崂山随我修行,并且成人之前不可与你们见面。待到年满十八岁,我自会让他回来与你们团圆。”

“张爷爷您是要现在带他回去吗?可是…可是他才这么小,离开我能行吗?”初为人母的李爱芹一听这就要与儿子分开,心下万般不舍,有些不情愿的问道。

“东辰在你们身边多待一天就会多一份危险。”

张道长顿了一下道:“没跟你们说是怕你们担心,这一个月每天晚上都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在四周徘徊,随时准备加害东辰。要不是惧怕与我,恐怕早就出意外了。”

想到这一个月张道长每天半夜都会出去,黎明方归,而且回来后往往面带倦容,安家人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通过一个月的了解,李爱芹也知道张道长并不是妖言惑众之人。作为一个母亲虽然心下万般不舍,却也无可奈何。

想到十八年后自会团圆,最后也就无奈接受了这个事实,同意了张道长带安东辰回崂山修行。

                           

原创文章,作者:安东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3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