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东,端方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的师傅是个神棍》最新章节

小说:我的师傅是个神棍

小说:悬疑

作者:薇木信子

简介:慕东是一个乞丐,一个连名字、来处都不知道的弃婴。在他的记忆中,他恨透了做乞丐时的自己。那时的他不仅长得瘦弱,还经常被人欺负。每当他看着欺负他的乞丐和路人时心中都无比怨恨,手心里打磨光滑的石头握了握,把手心扎出血也没能冲出去为自己报仇,只能一边怨恨自己太过弱小一边瑟缩在墙角任人欺凌,很多时候他甚至都觉得自己可能活不长久,毕竟乞丐的命如杂草一般,谁会在乎呢!直到他遇到了白五,传说中的白大仙……

角色:慕东,端方

我的师傅是个神棍

《我的师傅是个神棍》免费阅读

在一个边远小镇——永宁镇。

在这里有一种说法:宁可自己受罪,也别得罪白五。

这是大家都默许的一种认可,也是小镇上的人对白五的敬畏。

白五是突然出现在小镇上的,靠着一身抓鬼、辟邪等术法在小镇上扬名,每日请他上门做法的人络绎不绝。

他也没什么架子,凡是有所求都必有所应,待人也总是温吞细语。

就是每当提及他的姓名和来处时他都避而不答,若是你要强行问下去,将他惹恼了,那你就招了大祸了。

传闻镇上有人因这个惹恼了他,一家子人一夜之间全都死了,而且死相凄惨,一家六口没一个是留全尸的,可见他手段的狠辣。

白五当天到了现场也没说什么,只是将尸体全烧了,然后随风扬了便回去了,这是让人死后都不得入土为安啊!

白五的凶名自此就流传开了,所以后来就再也没人敢问白五的来历了。

但总归要喊个名字,不然就显得没礼貌了。

镇上的人就因他的一头白发和从不离身的玉葫芦而叫他白芦,时间久了,这声调慢慢地就变了味,就变成了白五。

白五默许了镇上人的做法,对镇长上的人给自己取名,甚至是又改了名字,表示欣然接受,他觉得白五这个名字挺好。

其实最吸引人的还是他的外貌,即使他凶名在外,还是有不少人借着除鬼的名义邀他上门,就为一睹其容颜。

他身材倾长,一头白色长发不扎不束地披在身后,肤色和眼睑是近雪般的白,只有一双浅褐色的眸子和粉嫩的唇衬得他还像个常人。

他常着一袭玄色长衫,腰间挂着从不离身的玉葫芦,手拿八卦盘出入各种地界。

因着他出色的外貌和使得出神入化的术法(当然了这只是在外行人看来),他很快成了永宁镇无数小姑娘的相思对象和青年小伙的头号敌人。

每当他出门都会遇到小姑娘拦街表白、硬塞东西或是碰瓷想要强行嫁与他的……

每每这时都会有些小青年酸溜溜的说着闲话,骂白五是个骗小姑娘的神棍,骂白五六根不净。

白五为此没少闹过笑话,经常被小姑娘们逼得退到墙角用术法遁逃,甚至到了闻声色变的地步。

还是镇长出面用了些手段才稍微制止了一些小姑娘的狂热追求。

至于为什么没有完全制止,当然是因为拦不住了啦!

现在的白五是除了抓鬼就不外出了,因为他收了个徒弟。

这个徒弟能收鬼,能做饭,是居家必备的重要人员,他现在可以尽情地奴役小徒弟了。

在一处酒坊,一个身着白色短衫的少年走了进去,他的身后偷偷的跟着一些小姑娘。

她们躲在角落里,时不时的探出头看一眼青年,又娇羞的捂着脸缩了回去。

街上的老人都已经见怪不怪了,只盼着这青年能有意收了自家闺女。

这青年不仅是白五的徒弟,而且也厉是害,长的是世间难出其一的好样貌,镇上的老人都想让他当自家的女婿。

他好看到什么程度呢?要说白五是精致的美,那这青年就是一种凌厉的美了。

他的五官立体,眼神深邃凌厉,是一双丹凤眼,他鼻梁高挺,淡粉的唇薄而性感,一副薄情相,可就是生的好看。

再加之他的身材倾长,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披在脑后,单是一个背影就可迷倒一片小姑娘。

他也知道自己的样貌招人,所以出门办事走路都很快,这不刚到酒坊就直奔主题办事了。

他刚要解开绑在腰间的玉葫芦,一个小二便蹿到了他的跟前等着他解玉葫芦。

显然这是常事了,毕竟当时谁有那个闲钱用玉葫芦装酒呢!而小二已经见怪不怪了。

只见小二利索地打了酒,拿白布仔细地擦了擦才把玉葫芦递给少年,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可见他平时都干这个。

“慕东,这次白大仙又要外出啊!”小二抓了抓脑袋问了一句。

少年接过葫芦,仔细地挂在腰间,皱了皱眉才说到:“嗯,又要出去了。”语气里满是失落又有些无可奈何,然后转身出了酒坊。

“哎!今年这镇子真是邪门,什么妖精鬼怪都出来了。”似是不能表达自己的怨气,小二朝着门角啐了一口唾沫,才骂骂咧咧的回去。

这边慕东才进门就看到白五穿着薄衫,躺在屋外的躺椅上,翘着二郎腿悠哉游哉地在看话本。

慕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之前就因除鬼不成反而被鬼捅穿了肚子,要不是命大,这会就该到阴间报道了。

这造作的:大冷天就敢穿着薄衫在屋外吹冷风!这是当自己懂几个法术就不要命了吗?

慕东几步走到了白五身边,弯腰,伸手,一个公主抱就把白五抱了起来。

白五这才斜过眼睛瞅了一眼自家徒弟,入目就是慕东铁青的脸,鼻子不是鼻子,嘴巴不是嘴巴的,看的白五难受。

为了不再火上浇油,白五很懂事的没说话,任由慕东将他放在床上,为他去靴,盖被。

整个就是一皇上级别的待遇,白五舒服极了,眯着眼睛一脸的享受样。

慕东看着白五不仅没有自知之明还得寸见尺地享受他的服侍,心里的火烧得更旺了,一下子扯下腰间的玉葫芦,狠狠地放在桌上就大步离去。

在慕东的衣角消失时,本该在床上睡觉的人却睁开了眼,他的眼里一片清明,端的是公子端方儒雅,哪有之前的痞气。

他利落地下床穿好靴子,拿起桌上的玉葫芦,优雅地喝了口酒。

他左手在不停地掐算着,右手麻利的把玉葫芦挂在腰间。

似是算到了什么不好的结果,他皱了皱着眉,指尖捏诀,一瞬就消失在了屋内。

                           

原创文章,作者:薇木信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