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慕容,杨虎《钢铁狂婿》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钢铁狂婿

小说:玄幻

作者:面币思果

简介:末世十大指挥官之一的强者,屠戮者军团的最高统帅杨虎,在一次与同为十大指挥官之一的刀锋女王争夺黑天陨时,两人的力量撕裂了时空裂缝,转瞬出现在另一个世界……变成一个半死不活的纨绔废柴。

角色:慕容,杨虎

钢铁狂婿

《钢铁狂婿》免费阅读

急促的脚步声划破新月城中黑暗街道的冷寂,六名持盾掩刀的黑甲军士护着中间那辆插满箭矢的马车快步向城主府驶去。

马车驶入城主府大门随之紧闭。

城主府中早已经是火烛通明,把庭院照得通亮。

空荡荡的庭院中站了三人。

一名黑纱覆面,身穿黑色长裙的高挑女子。

身后五步外是两名面目相仿的年轻男子。

一人穿着黑甲做武将打扮,另一人则是黑色长衫的谋士模样。

护着马车进了府邸的黑甲军士们上前向三人恭敬行礼,不敢出声候在原地。

光影晃动中,能看到这六名军士身上黑甲破损布满刀痕。

有人身上还插着几支断矢。

血水顺低垂的手臂滴落地面。

冷眼看着马车的慕容月夜,是南涧慕容家族族人,曾被誉为慕容家的天之娇女!

年满十六时却被逼着嫁给铁城杨家逐出家门的纨绔子弟杨虎。

家中老祖宗可怜这孩子命不好,赐了这座新月城做嫁妆,调派遣了慕容文,慕容武与百名黑甲军士辅佐她成为城主管理城池。

现在,她的废物丈夫杨虎出事了。

看着马车。

慕容月夜上前一步。

肩上插着箭矢的黑甲护卫步立刻对慕容月夜单膝跪下,沉声说道:“属下办事不利,请城主责罚。”

黑纱覆面的慕容月夜不为所动,略带沙哑声中带着浓浓的厌恶:“他死了没有。”

军士俯身,高大身躯几乎伏地:“属下该死。杨婿身中数箭……”

他身边五名同僚也一同跪下。

慕容月夜:“我问你他死了没有。”

军士浑身一颤,咬牙回道:“重伤,没死。”

“废物。”

慕容夜月眼神越冷:“打开车帘。”

六名军士急忙起身打开车帘。

车厢装饰得非常华丽,琉梳帘坠,鹅毛软垫,矮机香炉糕点茶壶一应俱全……只是现在已经一片狼藉。

车厢里还有三具衣裳不整的女子尸体,身上插着数支箭矢横尸车厢中,看尸体僵硬的模样已经死去多时。

一具肥硕的身体卷缩成一团埋在尸体下颤抖着。

看样子,遇到袭击的时候正是那三个舞姬救了他一命。

慕容月夜冰冷的目光从车厢里那具肥硕的身体上移开又骂了声:“废物。”

“你们下去休息吧!”慕容文喝退众军士,对慕容月夜恭声:“小姐,就算他是废物,他也姓杨。”

话语中隐含意味,让慕容月夜双眸如同冷月。

慕容武环视一圈空荡荡的庭院皱起眉:“一旦出了意外,新月城太小我们封锁不住消息。”

慕容文低声:“至少不是这个时候。”

“无论他当年被赶出杨家是因为什么,不过,他始终是杨老太爷最疼爱的孙儿……”

慕容月夜挑眉,面色如雪,她知道慕容文武的意思。

她一声冷笑:“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这盘棋得我们自己来下。轮不到杨家,也轮不到慕容家来管我的事。”

一听这话。

慕容杨,慕容武脸色变得铁青。

紧紧闭上嘴。

小姐想要干掉这个纨绔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这是机会!

也或许会是死路。

慕容武:“那也没办法。慕容家我们是回不去了。杨家当年兵临城下压着老太爷让小姐你嫁给这个废物。可是现在这废物在我们的保护下还受了重伤,我们得想办法保全自己。免遭无妄。”

慕容文狠狠瞪了眼老二。

这家伙越来越放肆了,这些话是他能说的么?

两年前

慕容月夜刚满十六岁。

也是这个日子。

杨家老太爷孙子杨虎却犯了家规,被逐出家门。

即便是这样,杨虎依旧是杨老太爷最疼爱的长孙。

杨家老太爷亲自率领大军兵临城下,仅凭当年一句戏言,硬逼迫慕容家主把孙女慕容月夜嫁给杨虎这个被逐出家族的废物。

从那时起,慕容家的老太爷已经说过,慕容月夜从此就是杨家的人了。

或许也不是杨家人。

因为杨虎也被逐出家门。

最后,就连赏赐给慕容月夜的新月城,都是远远离开慕容家和杨家势力范围,偏远难回。

慕容家选择了牺牲慕容月夜来保全自己。

而慕容文慕容武兄弟俩,也被推出来做了陪衬。

不甘心,却无可奈何。

也难怪两人的脸色会突然变得那么差。

看到寒风中夹杂的雪花。

慕容月夜眼中的冷厉消散了些,对两人摇头:“两位哥哥……”

“疼死老子了。”

她的话突然被打断。

马车摇晃,车厢里女尸体丢落下地。

身上插着箭矢的肥硕身影费劲从车厢里钻了出来,落地膝盖一软跪摔倒在地上,笨脚本手往前爬了几步,终于粗喘着爬上院子里的石凳。

低头看看胸前的箭矢,又看看站在旁边三人,杨虎粗喘着问道:“有酒么?”

明知故问。

慕容武皱眉,还是解下腰间的酒葫芦丢了过去。

大口吞下烈酒,身上稍微暖和了些。

杨虎脑海中一片混乱。

身为屠戮者军团的最高统帅!

末世十大指挥官之一的强者!

自己率众与刀锋女王争夺黑天陨殊死一战中,与刀锋女王力拼时,被吸入两人身边撕裂的空间裂缝,谁知道不过是转眼的瞬间却出现在这辆马车里……

变成一具活尸!!!

脑海中还多出另一个人的记忆。

这玩笑开大了!

看着一副沉思模样的杨虎,慕容月夜不屑讥讽:“没死不是应该庆贺么?看你一副反省的样子?真是稀罕。”

杨虎闻声,抬头看向跟前黑纱覆面的高挑少女,心有所想。

他突然咧嘴一笑:“庆幸罢了!”

慕容月夜冷笑。

慕容武,慕容杨兄弟面露怪异。

在他们眼里,这个废物纨绔根本毫不自知。

即便在迎娶了慕容家这位天之娇女也毫不收敛在家中养成的恶习,从来都是一副飞扬跋扈的模样。

反而依仗慕容月夜不想理会他,得寸进尺。

整天大肆呼朋引伴花天酒地,天作孽有雨,人作孽有祸,这也才招来厄运受人伏击……谁想却还是命大活了下来。

他们也想不到。

这家伙嘴里会说出庆幸罢了,这种服输的话向慕容月夜低头。

气极的慕容月夜似乎忘了这家伙本应该死去,脾气也并非如此。

冷笑着讥讽道:“真是让我惊讶。你居然知道自己做错了?这话怎么会从你嘴里说出来。”

杨虎低头看了看胸前的箭矢,又提起酒壶喝了大口。

在末世,面对从未预见过的可怕和诡异,谁也不敢说不犯错。

明知自己错了,还不认不改,那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

知错就改,是末世生存的第一要素。

“错了就要改。”杨虎淡淡回了句。

脑海中往日记忆交错闪现。

伸手握住胸前一支断矢拔了出来,随手丢在地上。

噗!

一口酒喷在伤口上。

听到杨虎诚恳的悔改,慕容月夜面露讥笑。

当年杨家把杨虎赶出家门的因由别人不知道,慕容月夜却很清楚。

这个纨绔,别说是在新月城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就算在杨家也向来都是飞扬跋扈。

不过这个世界很大,即便黑铁级别的杨家磐石城已经很强大了,依旧有着更强大的存在。

就在磐石城一家酒馆中,杨虎这个纨绔不知怎么得罪了一名不知来历的女子,短短不到三天的时间,杨家就接到对方的战书。

杨家老太爷花了近百年时间才借着磐石城竖起铁城杨家这块招牌,即便他对杨虎疼爱无比,也不可能就此放任由杨虎惹出的祸事毁了磐石城。

不得已,杨老太爷才想了个缓兵之计把杨虎赶出杨家,却带兵逼迫慕容家把自己嫁给他。

最终,杨家的磐石城更是向对方贡献上大量的器兽资源,才平息了此事。

而自己却就成了杨家保存自己,与慕容家交易的牺牲品。

现在,这个葬送了自己一生的废物却摆出一副死而后知的悔改脸面低头认错?

慕容月夜心底积压了两年的愤慨突然爆发出来。

“你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知道。”

“那你告诉我你做了什么错事?”慕容月夜冷笑。

低着头的杨虎:“我身处困境,得你助力还不知悔改,糊涂不醒不明事理。依旧毫无收敛,不会为你分担城池事物忧愁,只顾自己寻欢作乐,不过这些大家都知道就不说了……当然你也有不对的地方。”

杨虎说的前几句慕容月夜听着还顺耳,可是后面几句却是听得火冒三丈。

出言打断杨虎的啰嗦,慕容月夜厉声喝道:“我有什么不对?我收留你个废物有错?我嫁给你还委屈你?”

和女人争论这种事情根本不会有结果。

更不会有对错。

听到慕容月夜厉声,杨虎皱眉摇头承认下来:“不委屈……都算我的错。”

“不过你也知道我的脾气,现在出了这种事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有人敢在新月城伏击城主的夫婿就是不给你面子?当然,如果是你想干掉我的话,我是没什么意见。”

杨虎这就很灵性。

明知和女人争论不会有好结果。

立马转变话题。

说说又拔出胸前一支带血箭矢丢到慕容月夜跟前。

慕容月夜目光扫过箭矢一声冷笑,转身拂袖而去:“有本事自己去查。”

慕容武,慕容杨相互看看,对杨虎拱拱手也跟着慕容月夜离开。

                           

原创文章,作者:面币思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2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