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图萧靖,萧辉,雄图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雄图

小说:历史

作者:大爪虾

简介:仇人一朝登基,成为九五至尊,高高在上,不可一世。他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山野小子。然而血海深仇,不可不报!绝望长城满悲凉,苦难之域苦难多。天阔阔、雪漫漫,娘子你去了何方?上天不会因为你的软弱而稍加怜悯,命运之神也会向强者低头,还有什么理由不奋起反击?诸国纷争,群雄并起,妖星惊现。这是一部谱写英雄传奇的赞歌。

角色:萧靖,萧辉

雄图

《雄图》免费阅读

“嘘,别出声。”

一个伏在草丛中的中年猎人,扭头对身边同样趴着的儿子小声道。儿子点点头,闭住刚想说话的嘴巴。父子俩轻轻拨开挡住视线的杂草,只见前面十余丈处,有一头体形庞大彪悍的野猪,正低着头啃着山竹。

中年猎人又朝儿子打个手势,指了指自己眼睛后两寸处,这是告诉儿子,野猪的要害所在。他准备让儿子完成这次狩猎。

萧辉十二岁就跟随父亲萧靖捕猎,虽然如今也才十六岁,但已是经验相当老到的小猎人了,有过好几次亲手捕杀过野猪、狼等野兽的经历。

所以对父亲的再一次叮嘱,他有些不耐烦了,当萧靖又准备告诫他稳住呼吸的时候,萧辉突然一下半蹲起来,拉开自己的长弓,几乎没怎么瞄准,便飕地一箭射去。

他想通过这一箭示意父亲,以后没必要罗嗦了。

萧靖皱起眉头,儿子的心性过于急率了。

这一箭正中野猪头部,但离眼后要害偏了几分,那野猪嗷地一声惨叫,立刻撒腿狂奔,转眼就奔入林子里去了。

萧靖气地还没发作,萧辉怕挨训,已叫道:“我去追!”

萧靖一把拽住儿子的后领,骂道:“还追个屁,你两条腿追得上吗?”

萧辉吐了一下舌头。

“我说过,做任何事,都要沉得住气,咱们打猎的,尤其如此。跑了一头猎物倒没什么,要是因此丢了小命,你说该不该?”萧靖疾言厉色。今天这事倒是个好的契机,可以借此挫挫儿子这急性子。

忽然前面传来人声,声音透着惊惶。

“不好,别有人被野猪伤了,快去看看。”萧靖拎着弓箭就跑,萧辉紧跟其后,没跑多远,果然见那野猪正在发狂,把几个登山客给冲散开了。

这玉龙山乃成国边界屏障,多有蛇虫猛兽,沼泽毒瘴,除了猎户,向来难见外人,但那几个登山客衣着华贵,有老有少,不知来这里做什么。

萧靖见野猪朝一个少年猛撞过去,不及多想,弯弓搭箭,正要射出,突见一条精壮汉子拔刀从旁纵上,一个“贴山靠”将那野猪撞飞出去,连打了七八个滚才站起,不由吃了一惊。

那汉子跟着撵上,只一刀,便将野猪头砍下,猪血从断腔中往外激喷,那汉子极其敏捷地跳开,并未沾上一点血。

“好功夫!”萧辉见到这一幕,忍不住喝彩。他打小随父亲也学过一点家传的武艺,但不过是极粗浅的野路子,和那汉子一比,不论是父亲还是自己,都差得远了。

萧靖怪他多嘴,拉着他转身就走。

“两位请等一等。”那汉子叫道,快步跑过来。

萧靖心里揣着防备,便淡淡道:“阁下有什么事吗?”

那汉子还刀入鞘,先一揖到地,说:“我等乃是定州生意人,听闻关外梁国盛产珍珠,特地前往采购。哪知信错了向导,差点被骗进匪窟,在下仗着武艺才得以救护主人逃脱,只是迷失在此山中,不识路径,疲乏交困,看兄台必是山中猎户,望乞援手则个。”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十两重的大元宝,双手呈上。

像这样一锭银子,一年也挣不来,萧辉伸手就要拿,萧靖却伸臂挡开,喝叱一声。又对那汉子道:“你们是走私的吧?呵呵,像你们这样的,我一年到头不知见多少,不用瞒我。”

那汉子先有讶色,旋即笑道:“走私不假,被骗也是真。那向导说有小路可通关外,这几年国家关税沉重,若不走私,哪还有利可图?”

说话之间,那一伙人已经走过来,共有七人,其中一人是五十来岁老者,一人是十三四岁的少年,余者皆是身强力壮之辈,若非奴从,就是保镖之流。

那老者是在一人搀扶下走来的,他卷起裤脚,揭开腿上一道纱布,道:“老弟请看。”

原来他腿上有一处刀伤,虽然洒了金创药,但血水还是慢慢渗出,这是一道新伤。

“还有我的。”又有个削瘦汉子解开上衣,露出背脊上触目惊心的一道刀伤。

萧靖心想:“这些年轻汉子看来都有武艺,若不是碰上强人,怎会受伤?”想到这里,心里便信了,道:“舍下离此不远,几位跟我来吧。”他这么说,就是答应暂时收留众人了。

“如此多谢了。”老者欲行礼,萧靖忙拦住了。

老者让手下人架起那头野猪随行,当作是答谢萧靖的报酬。

萧靖和老者等人边走边聊,老者自称名叫段安,家中世代行商,做的是珠宝生意,这次若不是为了谈妥珍珠买卖的事,以他现在的身份地位,是不可能亲自出行的。

杀野猪的汉子姓德名朋义,削瘦汉子叫乌易,都是他的亲信,其余汉子皆是常年跑马帮的下人。由于经常出门在外,为了保个平安,都练得一身拳脚刀棍。

至于少年,则是他的爱子段君。孩子在家呆不住,想一道出来长长见识历练历练,段安也希望儿子能成材,将来好继承家业,也就同意了。

萧辉和段君都是少年人,自然便走在一起,互相打量。萧辉见段君生得唇红齿白,面如冠玉,再配上一身华服,更衬得十分俊秀,心里便有几分艳羡,巴巴地问道:“你这身衣服贵的很吧?”

段君斜瞅了萧辉几眼,他见萧辉长得人高马大,容貌粗犷,透着一股飞扬跳脱的野性,心里便有些嫌弃,哼声道:“那是当然,就我穿的这双鞋,你一辈子都买不起。”说着故意抬了抬脚,鞋尖上缀着几颗小小珍珠。

萧辉看他年纪比自己小上好几岁,便不愿跟他一般见识,只一笑置之。

段君指着前面下人抬的野猪,道:“这头猪是你射的吧?射而不死,你的箭术真烂。”

萧辉忍不住反唇相讥:“难道你的箭术很好?”

段君傲然道:“我虽然不会射箭,但我家的下人会的多着呢,我只要吩咐一声,他们可以替我做任何事,所以用不着学。你也看见德朋义刚才一刀砍断猪脖子了,是不是很厉害?”

萧辉不说话了,心想:“这小子真讨厌,找机会要揍他一顿屁股,出出气。”

众人往西走了五六里,到了玉龙山的落羽谷,萧辉的家,就在谷中一块地势较高的平地上,几间茅舍并立,左边有几株大树,右边不远有条银练也似的瀑布,泉水灌入下面的清潭,哗啦啦直响,溅起玉珠般的水滴。

“好一处世外绝佳之地!”段安赞道。

落羽谷一带住了不少猎户,但都分别择地而居,这一片只住了萧家这一户,因此更是清静。

庐舍前围了一道栅栏,养了一些鸡鸭,屋后有菜田数畦。

此时,一个妇人正在田间劳作,另有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儿,在给鸡鸭喂食。

她们是萧辉的妈妈和妹妹。

众人进了屋里,萧靖让妻子杨氏准备饭食,自己端来清水,拿来金创药,帮段安和乌易换药。

“萧兄家有贤室,儿女双全,住在这人间福地不问世事,真是好福气。”段安笑道。

“哪里哪里,怎比得上段老爷家资巨万,过得是人上之人的日子?”萧靖谦道。

“嗐,广厦千间,夜眠七尺,家财万贯,日仅三餐,要是有下辈子,我也不做这劳什子的买卖了,就学萧兄你,寻一清静所在,过一个逍遥自在,哈哈。”

萧靖知道段安说的是场面话,不过话说回来,凡尘俗世太多险恶,能在此终老一生,倒也落得个清静自在。

段安打发下人将野猪拖到潭边剖腹清洗,留待晚上烤炙。又对萧靖道:“萧兄,段某非是有意打扰,只因这腿上的伤,行动诸多不便,不知能否多容留几日?你放心,只要伤势一有好转,段某立刻启程,决不多耽搁一日。”

萧靖虽然同意收留众人,但只打算留宿一晚,毕竟人心隔肚皮,对方这么多人,难保不起歹心。他听了段安的话,有心拒绝,又不好明言,便笑呵呵地道:“我给各位沏茶,后崖亲手采的大红袍,香味极醇。”

他这不答之答,也就是婉拒的意思。对方不是笨人,一定听得出来。

段安等人闻言,脸色不免微有尴尬。

德朋义忽然指了指挂在墙上的一把环首刀,咦的一声,道:“难道萧兄曾效力军中?”这种环首刀,只有武将才得以有资格佩戴。

萧靖沏着茶,随口道:“不是。是家父曾在军中做过几年的校尉,不过家父瞧不惯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做了没几年,也就辞官下野了,后来带着我们一家人来此遁世。唉,他老人家早已不在人世了,只传下了这口刀。”

德朋义道:“难怪萧兄谈吐不凡,身形举止又似武艺在身,原来竟是将门之后,失敬,失敬。”

萧靖谦道:“不敢当,说来不怕几位见笑,在下幼时虽习过一点武艺,可一辈子也没跟人动过武,早就荒废了,就连这把刀也生了锈,留着做个念想罢了。”

萧辉一直带着妹妹萧兰在外面和段君玩耍,这时进屋来喝水,忍不住插嘴道:“我爹是谦虚,他一套破云刀很厉害的,连我都会,不信耍给你们看看。”

                           

原创文章,作者:大爪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