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病弱王爷小逃妃苏月璃,苏月影,重生之病弱王爷小逃妃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之病弱王爷小逃妃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尤潜

简介:一个是受尽宠爱的丞相府嫡女,一个是被人遗忘的皇子。当苏月璃重生归来,这一世她绝不当太子妃了,她那个庶妹那么想要就给她好了,她要的是自由快活。咦?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嫡仙一样的男子。好像拐回去放在家里养着也挺好,那就求个圣旨要要了他吧。

角色:苏月璃,苏月影

重生之病弱王爷小逃妃

《重生之病弱王爷小逃妃》免费阅读

“苏月璃你这药是不是‘毒蝎子’给你的。”太子面色阴狠,眼底深处有着不易察觉的急躁。“苏月璃本宫再问你一遍,‘毒蝎子’在哪?”

苏月璃手脚的经脉都被挑断,任由他抓着自己的领口,虚弱的笑道:“我不知道。”

“来人,太子妃身体虚弱,你们都给我长点心,好生照顾着。”太子理了理自己的衣袖,眼神凌厉,“太子妃需要静养,任何人不得探望。”

“属下遵命。”

苏月璃虚弱的躺在床上,看着被关上的房门,她至今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

苏月璃入东宫已经一年多了,一直无所出。她的继母就将她妹妹苏月影送入东宫作为侧妃,美名其曰帮助她稳固地位。

而她的妹妹也不负所望,刚入东宫一个月便怀了身孕。

太子的第一个孩子,自然是格外小心的,可还是出了意外,侧妃的食物里有毒。

危在旦夕之际,苏月璃想起自己带在身边多年的药丸,庶妹吃下去果然解了毒性,母子平安。

但是她因此被定为下毒的凶手,太子命太医查验了她的药,发现这是失传已久的“百毒丸”,太子认定她与“毒蝎子”暗中勾结,誓要审问出个水落石出。

夜晚,房门被打开,苏月璃借着微弱的月光看清了来人,是她妹妹苏月影。

苏月影穿着粼光锦做的衣裳,发髻上插着白玉簪子,妆容淡雅而不失韵味。

苏月影屏退下人,走上前看着躺在床上血色全无的苏月璃,得意地笑了:“姐姐,你这病弱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啊。”

苏月璃刚刚受了刑罚,浑身都是伤痕,又被饿了好多天,她现在根本没有力气,只能忍气吞声,便闭上眼,以求清净。

苏月影抚摸着自己的肚子,笑的格外温柔,“姐姐不知道吧,我这肚子里的孩子已经三个多月了。”

苏月璃瞪大了双眼,满含恨意地盯着苏月影。

丞相府有两个京城第一,一个是京城第一纨绔草包苏月璃,一个是京城第一才女苏月影。

苏月影从小就刻苦努力,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是父亲的爱还是不会多分给她一点,母亲软弱,那么她就只能靠自己。她倾慕太子,与太子情投意合,可是苏月璃却轻而易举地抢走了。她努力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看到了希望,就这么断送了,她不甘心。

“姐姐放心,我肚子里的孩子很安全,他会是太子殿下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嫡子。”苏月影朝着床榻走了过去,袖子里的匕首显露出来,准确的插入了苏月璃的心脏,“忘了告诉你,今晚墨白都会在皇上身边,等到天一亮,我就会成为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姐姐只要你走了,这一切就都是我的了哈哈哈……”

苏月璃在疼痛中回顾了自己的一生,她刚出生,母亲就离开了人世,但她从小有太后的庇护,娇生惯养,不管什么都要最好的。她的夫婿自然也要最好的,她轻而易举的成为了太子妃,可却没想到太子和她的庶妹暗结珠胎。

如果可以重新来过,她断然不会那么天真的选择太子。

“小姐,小姐,快醒醒,我们到了。”

苏月璃突然被叫醒,看着眼前的迎夏,忍不住哭了。在受她刑罚的时候,迎夏冲在了她前面替她承受,终是命丧大牢,她们最后都没有见上一面。

看着眼前越哭越收不住的苏月璃,迎夏赶忙制止:“小姐你是不是做噩梦了,那都是梦,你快别哭了,待会我们还要先去拜见太后娘娘呢。”

太后娘娘?

苏月璃慢慢止住眼泪,用衣服随意擦了一下。

这衣服?粼光锦。

这衣服是太后特地命人给她缝制,蓝色的粼光锦,再加上银线绣的兰花样式,贵气又不失韵味。她记得当时她穿着这衣服去中秋晚宴的时候,所有的贵女都投来了羡慕的眼神,就连她那个清高的妹妹也不例外。

这粼光锦是京城最有名的店铺玲珑阁的珍宝,粼光锦数量极少,千金难得一匹,能定到的都不是一般人。此锦用料极为讲究,用天蚕丝制成,布料极为柔软却不易破,夏天穿有自带凉意,且无论是强光弱光的照射下,粼光锦都会散发出一层柔光。制成衣服穿在身上,犹如仙女下凡。

果然玲珑阁出品,必属精品。

苏月璃对这件衣服自然再清楚不过,她只在中秋宴会上穿过这件衣服,难道……

苏月璃盯着迎夏:“迎夏我们待会儿去干什么?”

迎夏莫名:“小姐,我们待会自然是先去拜见太后,然后去参加宫里的中秋晚宴。”

苏月璃不敢相信。

中秋晚宴?

难道一切都还没有发生?

她还以为是在黄泉路上和故人相遇,没想到是重新来过。这一次,她一定要避开中秋晚宴。

苏月璃进入太后的福康宫。

苏月璃看着太后眼含泪花,郑重地行礼:“民女苏月璃见过太后,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母亲离世,父亲又新纳了妾,父亲从小对她疼爱有加,可是后院勾心斗角难免,幸好太后常把她接到宫中照顾,她才可以肆意潇洒。上一世她不听劝阻,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太子,太后虽反对,可是依旧随了她。只是她入了东宫后,就再也没有出去过,也再没有见过太后,不免有些伤感。

这一次她断然不会再做出同样的选择。

太后年事已高,一根根银丝在黑发中清晰可见,但是身子骨硬朗,精神头极好。

太后看着跪在地上红着眼的苏月璃,心疼的紧:“哀家的小心肝,这是怎么了,快起来让哀家好生瞧瞧。”

苏月璃不知该如何讲述这事,乖巧地挽住太后的胳膊:“是璃儿太想您了。”

“都是大姑娘了,以后可不能随便哭哭啼啼的了,哀家看了可要心疼的。”太后以为是女儿家的小情绪,便没有多想,“璃儿,你及笄礼也过去了许久,这次中秋晚宴皇帝有意完成当年对你母亲的承诺,你要是有钟意的男子就大胆地说出来,哀家和皇帝都会给你做主的。”

经过上一世,苏月璃自然明白。这次中秋晚宴,张贵妃想借此机会给太子选正妃,而她自知在才艺上比不过各位贵女,就先下手为强,在宴会的一开始就向皇上提起婚约的事,并当着一众皇亲贵族的面说要嫁给太子。皇上因着当初对她母亲的许诺,便下了旨。

苏月璃的母亲江清月懂得医术,曾救过太后的性命,皇上感恩江清月救了他母亲,就许诺江清月一个愿望。江清月不求其他,只希望肚子里的孩子长大后可以和心爱之人共白头。

这本就不是什么难事,皇上就答应在江清月肚子里的孩子成人之后,由孩子自己选择成婚对象。

苏月璃还未出生,就有了所有贵女都羡慕的“婚约”。

但是现在,无论如何她都要先避开这个中秋宴会。

苏月璃故意装作娇羞的样子低下了头:“璃儿想先去逛逛,就不打扰太后娘娘了。”说完就快速的行礼告退,逃也似的往外跑。

太后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孩子冒冒失失的。”

迎夏瞧着自家主子走了,赶忙跟上。

苏月璃瞧了瞧周围,确定没有人,便靠近迎夏轻声说道:“迎夏你先帮我找一身衣服备着。”

迎夏一脸疑惑。

苏月璃看迎夏傻站在原地,不耐烦地推了推她:“你还站着做什么,快点去啊。”

没有办法,这粼光锦看的苏月璃实在是心情不好,只能想个办法换调。

苏月璃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处僻静的宫殿,只是觉得有点收悉,正想要绕开此处。

吱呀——

门开了。

一个嫡仙似的男子从里面走了出来,白衣飘飞,眉如墨染,目若星辰,鼻梁高挺,薄唇红润,就好似画中人一般,每一处都经过仔细描摹。

苏月璃疑惑这男子长的如此俊俏,她怎么没有见过。

看着男子由远及近,苏月璃的心脏也越跳越快,感觉都要到嗓子眼了,突然男子消失在视野内。

“你醒醒啊。”苏月璃惊慌地看着倒在地上的男子。

就算讹人也不能讹的这么明目张胆吧。

慌乱之中,苏月璃突然想起来自己随身携带的小药瓶,迅速将人扶起,从瓶子里掏出一粒,塞进对方的嘴里。

楚墨辰悠悠转醒,眼前的女子和嘴里的药丸提醒他刚刚发生的事。

“你醒了。”

楚墨辰不自然地回答:“刚刚多谢了。”

“你没事就好,我先走了。”虽然这男子长的很好看,但是苏月璃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苏月璃不想重蹈覆辙,一切都是从中秋宴会开始的,她必须要做点什么。

苏月璃匆匆奔向荷花池的方向,那里距离中秋晚宴还有些距离,而且也有人经过,她如果掉下去一定可以被及时发现。

天色渐晚,微弱的光芒映的荷花娇艳欲滴,苏月璃看着这满池的荷花。

突然有点怂了。

也不知道这水里有没有虫子。

“姑娘,可否问……”询问的正是刚刚被苏月璃所救的男子。

“啊啊啊。”天色昏暗,苏月璃突然转头看到一白衣男子,还以为是哪里的野鬼。

这一吓,脚就踩空了,苏月璃直接往池里摔,落水前还顺手抓住白衣男子的衣袖,二人齐刷刷地落水了。

真好,这下苏月璃不用纠结了。

路过的侍女看到水里的人,纷纷大喊:“有人落水了,有人落水了……”

                           

原创文章,作者:尤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2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