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帝师:刺杀偷听祖龙,教扶苏最新章节,荆克,太子丹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大秦帝师:刺杀偷听祖龙,教扶苏

小说:历史

作者:苏辛狗

简介:【架空历史!】 荆克魂穿公元前227年,成为了大名鼎鼎的刺客荆轲,觉醒名师培养系统。即将前往大秦刺杀秦王嬴政,却不想始皇能够偷听心声,斗智斗勇下,只为了逃离出他的魔爪。结果反被招安成帝师。荆克若为帝师,保大秦再延续国祚三百年。教完老子教小子,扶苏拜他为师,都得叫他一声“尚父”,胡亥见到他都得瑟瑟发抖。刘邦:有荆克在,关中固若金汤,谈何称霸天下?项羽:吾宁愿龟缩江东。

角色:荆克,太子丹

大秦帝师:刺杀偷听祖龙,教扶苏

《大秦帝师:刺杀偷听祖龙,教扶苏》免费阅读

燕北易县境,入南拒马河。

后世人称其为易水。

凉秋九月初九,晨曦微露。

西风过往,落叶片片。

易水之滨,十里长亭。

此场景,不正是荆轲、秦舞阳二人奉命入秦刺杀秦王,太子丹与众宾客送他到易水岸边的场景么?

朔风伴随着呼嚎,雪浪阵阵,扑打在燕太子丹的脸颊。

他领诸位侍从,白衣冠之。

摆设酒具,对两位即将远行的勇士斟酒。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高渐离击筑,荆轲却在旁边闷闷不乐。

“荆卿,狗屠曾言你擅长齐乐,不如借酒之兴,与我等饮唱几句?”

“在下一无所长……”

这六个字刚到荆轲嗓子眼里,就死死卡住,动弹不得。

荆轲一脸尴尬,话不离口。

干脆继续跪坐着,不理会太子丹。

“这……”

众人面面相觑,无话可说,齐齐望向太子丹。

被一个小客卿驳了面子,燕太子丹眼里闪过一丝阴冷。

当然这事儿也不能全怪人家荆轲。

那位慷慨侠义的荆轲侠士早已不复存在。

如今在大侠体内的是一个不属于这个时代的灵魂。

他与荆轲同姓异名,他姓荆名克。

前世由于车祸变成了植物人,灵魂出窍后机缘巧合来到了先秦。

并与大名鼎鼎的荆轲融为一体。

“历代穿越人士各个都封侯称帝,再差的也是富甲一方,坐拥美女名将无数,凭什么老子要受这般窝囊气,即将远赴秦都,去砍那千古一帝秦始皇……”

虽然起点低下,属于那种需要自己创业的类型。

但是上天不绯,为他赋予了金手指。

【名师教导系统保驾护航,立志要培养出最强名师。

发布第一项任务:前往大秦,会见秦始皇的第一面。

任务时限:一个月之内。

首个任务完成奖励:东汉末年谋士荀彧10%智力加成+龙骨水车(翻车);失败惩罚:成为阉宦洪流的其中一员。】

奖励很丰厚,无疑是诱人的。

荀彧就不用说了,被曹操称为“吾之子房”,王佐之才。

荆克哪怕是获得荀彧的十分之一智力加成,那都要比一般的三流谋士强。

配备上第二奖励:翻车图纸。

发明于东汉时期,是古代劳动人民发明的最著名的农业灌溉机械之一。

况且百年前的大秦帝国,农业尚不发达,修渠“借水”是这个时代唯一能做的。

这跨越时代的翻车,算是系统的一个挂壁。

当然,这并不代表这个系统就是“@福音宝贝”了。

这名师教导系统,也是一个坑。

目前总计有三大主线任务需要荆克独自完成:

【1.二十年时间内培养出一名皇帝,奖励:未知;惩罚:超过时间限制,抹杀。】

【2.十年时间内培养出一名宰相,奖励:未知;惩罚:超过时间限制,抹杀。】

【3.五年时间内培养出一员名将,奖励:未知;惩罚:超过时间限制,阉割。】

好家伙,怪不得称其为名师教导系统,原来真得要做教师呐……

属实是刺杀祖龙不行,教书育人行。

荆克思考未来前程时,一片晦暗。

唯一能做的,只剩下了吐槽。

总结一句:心有余而力不足!

“荆卿,来见见你的助手,秦舞阳。乃燕将秦开之孙,勇武有余……”

不就是秦舞阳吗?

至于介绍这么久?

荆克打了一个哈欠。

观秦舞阳模样,虎背熊腰,怒悠面白,面相上看起来不简单。

史书记载:“燕勇士秦舞阳,年十二,杀人,人不敢忤视。”

是,典型的燕国官三代,怎么说也应该有些血性吧,结局却有些让人失望。

“荆卿,与舞阳小酌一个吧。”

太子丹跟犯了什么大病似的,催促荆克喝酒。

“庆轲是吧,在下秦舞阳,这次与庆轲共战,必然能够功成名就。”

秦舞阳端来一樽酒,用食指沾了一点洒在天上。

荆克属实是社交恐惧症发作了。

这么被人劝酒再不接受,实在有些不妥。

秉持着大天朝穿越人士的优良传统,荆克也不管什么规矩了。

以酒代水,逐渐放开性子,来一个喝倒一个。

“欸!未曾想到荆卿肚存海量,早知就再带一些酒水了。”

太子丹轻笑不已,那股子不满暂且丢在心后,现在是欢愉的时刻。

“来!诸位!干了这一杯,令你心怀壮!今朝有酒且尽醉,他年为国共争光!\”

荆克好友高渐离一饮而尽,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

他不傻,好友这一行,九死一生。

“一路平安!马到成功!争取凯旋返乡!”

“吾若死后,你隐姓埋名,不可以意气用事去咸阳。”

荆克拍了拍高渐离的肩膀,背靠背小声告诉好友。

“唔?”

高渐离愣了一下,酒水辗转杯盏内晃动个不停。

“荆卿莫要担忧,你前往秦国的消息在下会传遍天下,到时候功成名就,荆卿必然会名传赫赫!如果失败了,那也没关系,天下会见分晓的……”

靠!

太子丹这小子不怀好意。

想要通过这种方式,对他进行道德绑架。

将荆克绑在太子丹这艘破船上,到时候荆克若是中途逃走,必然会受到燕国通缉,名声生命都不会再有保障。

“太子请放心,我一定不辱使命!”

荆克咬牙切齿地说道,眼睛里燃烧着火。

要不是近百侍卫持械监视二人,荆克早就上前乱刀砍死太子丹了。

“嗯……这才是太子的好荆卿。”

太子丹负手大笑,感到很满意。

荆克望见案几放置了两个箱匣,也没细看,赌气的拿走了左边那个。

“荆卿先不要打开箱匣,进献的时候再打开也不迟!”

“好!劳资去一趟又有何妨!”

荆克脚踏在船沿上,一蹬就上去了。

晃晃悠悠,晃晃悠悠。

“庆轲没事吧?”

“有些晕船……”

秦舞阳用异样的眼光望了荆克一眼,低头不言语,捣鼓起来了船桨。

“壮士一行!壮士一行!壮士一行……”

那帮蠢货还在河壖边哭哭啼啼。

“耻作易水别,临歧泪滂沱。”

荆克忍受着苍凉,回忆起这段名句。

望着行舟远去,太子丹坐下喝闷酒,看见案几上那个带花纹的箱子,眼珠子猛瞪,大呼一声:

“哎呀!拿错了!荆卿他们拿错了!那东西不能给秦王啊!快些呼荆卿他们回来!”

                           

原创文章,作者:苏辛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0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