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飒妻重生:偏执秦爷别打断我的腿》姜悯慈,秦渊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飒妻重生:偏执秦爷别打断我的腿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月荏

简介:【重生+马甲+团宠+甜文】姜悯慈前世被姜家人害得惨死,重生到十一岁,姜悯慈带着重重马甲回归,势必要报复姜家,也发誓要弥补秦渊。但姜悯慈有点想不通,秦渊怎么总想打断她腿呢?随着她的马甲逐一被扒,姜悯慈发现,这家伙他的每一层马甲竟都恰好克制她!她卖萌求荣:老公大人别打断我的腿!秦渊死亡微笑:先断了你的烂桃花!姜悯慈欲哭无泪:那是亲哥哥们啊!被团宠也是罪?秦渊死亡微笑加一:亲儿子也不行。

角色:姜悯慈,秦渊

飒妻重生:偏执秦爷别打断我的腿

《飒妻重生:偏执秦爷别打断我的腿》免费阅读

阳林市,姜家客厅中,传出来一声声女人尖锐凄惨的嚎叫声,宛如泣血,光是让人听着,都有剐皮剔骨的代入感。

姜悯慈身上被姜家人用手术刀凌迟出无数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姜漓雪拿出一瓶浓硫酸,笑容淡淡地抬手,浓硫酸均匀泼洒在姜悯慈血肉模糊的每一道伤痕上。

而姜悯慈的父亲和继母,则坐在沙发上冷眼旁观。

在他们眼中,姜悯慈落到这样的下场,实属活该。

“姜悯慈,你不是一直想让我告诉你,你十一岁那年,派人去杀你和你母亲的是人,是谁么?”

“哈哈,是他们。”姜漓雪指向此刻坐在沙发上的两人。

姜悯慈一只眼睛已经被浓硫酸烫伤,变成了焦黑色。

她艰难地睁开另一只眼,看向沙发上的姜家父母,眼中的疼痛和怨恨浓烈得化不开。

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

她从十一岁那年就开始找寻杀害母亲的真凶,今年已经三十岁了。

姜家人答应帮她寻找仇人,她感激涕零。

却没有想到,姜家人才是仇人。

可笑。

她真的蠢得可笑啊。

姜漓雪蹲下来,继续用手术刀,一下一下地划割着姜悯慈的脸、脖子、手臂,尽量让姜悯慈在死之前痛不欲生。

“其实现在姜家这些产业,当年都是你母亲名下的。”

“你母亲死后,这些遗产中的大半都被我爸妈收入囊中,你妈留给你的那些遗产,我们一家早就虎视眈眈了。”

“要不是秦渊一直护着你,逼我们家把你交出去,甚至不惜动用他手下所有势力,你以为你能活到现在?”

“你个蠢货,却执意不肯嫁给秦渊。”

“你知不知道,秦渊已经快把姜家逼破产了?秦渊不会放过我们的!”

“既然横竖都是死,那我死之前,也要先让你痛不欲生!”

……

姜漓雪接下来的话,姜悯慈已经无法听清楚了。

她连哀嚎都没力气了,意识渐渐散去。

姜悯慈知道,她要死了。

两行滚烫的血泪,从眼角滑下来,

秦渊,秦渊。

她原本想调查清楚母亲的死因后,才风风光光地嫁给秦渊,可后来时光流逝,母亲的死因还是毫无头绪,她不想耽误秦渊,所以这些年来,不断地抗拒着秦渊,甚至明确提出让他另娶,更是永远和他断绝往来,想绝了他的念想。

可秦渊不肯,见不到她后,秦渊开始威逼姜家了。

其实秦渊早就劝过,让她早点离开姜家。

可是她没听啊。

哪怕她听秦渊一句劝,又哪里会落到这般境地?

姜漓雪搬起一边的实木椅子,高高举起,往姜悯慈的脑袋用力砸下。

一时间,血色四溅。

……

一阵阵冷风,凶猛地砸姜悯慈身上。

真冷啊,这种刺骨的冷风,让姜悯慈想起自己十一岁那年,妈妈被那些人乱刀捅死,最后投尸魄江的画面。

那天的风,也这样冷。

姜悯慈挣扎着睁开眼睛,她茫然地环顾着四周,入眼的是不远处废弃的旧工厂,还有将她身子重重叠叠遮挡住的芦苇丛。

她猛然从地上爬起,瞳孔剧烈颤抖着。

这,这里,不是十一岁那年,妈妈把她掩藏妥当后,悄悄离开的芦苇丛吗?!

可是她明明记得,她被姜漓雪用手术刀千刀万剐,还被淋上了浓硫酸,她的眼睛也瞎了一只,她失血过多,伤口感染,必死无疑的。

可为什么,她会在这里?

姜悯慈指尖颤抖地抚摸向被浓硫酸烫焦的左眼、还有伤痕累累的各处皮肤,竟没有一点伤痕。

尤其是,尤其是她的双手,竟已经变成了小孩的双手那般大小。

姜悯慈恍然惊醒,她重生了,重生到了十一岁那年,母亲被人杀害的那天!

不行,不行,现在还有时间,她不能再一次失去妈妈了。

姜悯慈循着记忆的方向,拼命地往妈妈出事的地方跑去,她泪水不停地汹涌而出。

千万不要让妈妈出事了,千万不要!

眼看着离前世妈妈被人凌虐的地方越来越近,姜悯慈冲出芦苇丛,目光到处寻找妈妈的身影。

只见一群男人站在江边,手中抬着一具血淋淋的身子,直接扔进了魄江里。

姜悯慈死死捂着嘴,不让自己尖叫出声。

和前世一模一样的画面,丝毫不差。

那些男人上车离开,车子远去了。

姜悯慈哭喊着从芦苇丛中冲出去,直接跳进了魄江里,江水冰冷刺骨,她虽然学过游泳,可这具身体才十一岁,终究是没什么力量。

她只看见被血色染红的江水,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她开始上浮,游回江边,浑身湿淋淋的,小小的身子冻成了紫色。

只有那双眼睛,红得仿若要滴血。

姜悯慈面无表情地坐在江边良久,最后悲痛地站起来,跪下,对着魄江跪拜叩头。

“妈,女儿不孝。”

“妈,一路走好。”

“妈,我会替你报仇,姜家所有人,都会不得好死。”

“妈,妈,妈妈……”

“妈妈,慈儿走了,你不要想我,也不要担心我。慈儿不会再犯傻了,等我回来。”

天色渐黑,姜悯慈泣不成声地站起来,转身离开。

往后,她叫妈妈,再也没人回答了。

再也没有了。

失去妈妈的痛苦,她经历了两次。

白芷泠将姜悯慈藏在芦苇丛中时,已经将她简单的行李、身份证、一张存款二十万的储蓄卡、以及今晚飞往云雅市的机票,都一一准备好了。

她走之前,曾经叮嘱过姜悯慈,不要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直接离开阳林市,去投奔杨叔叔一家。

杨叔叔一家在云雅市的乡下,母亲曾经救过他们一家人的性命,信得过。

可惜前世的姜慈就是不听,为了调查母亲的死因,执拗地回了姜家。

这一世,她一定会乖乖听妈妈的话。

何况,姜悯慈如今才十一岁。

她有的是时间准备,暗中蓄力。

待她厚积薄发那天,就是姜家所有人为妈妈殉葬之日。

姜悯慈上了去云雅市的飞机,凌晨一点,她才到达云雅市的机场,在去杨叔叔家之前,姜悯慈打车去了商场,用妈妈给她留下的存款,买了一身像样的衣服,前往御行曾经告诉过她的别墅。

她要变得强大起来,需要学习很多东西。

杨叔叔不能帮助她完成这个目标,但是有人能。

那就是坐镇整个云雅市,甚至是整个沉国的商界巨鳄,御行。

                           

原创文章,作者:月荏,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0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