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血归来:农家小女带你玩转朝野最新章节,裴启文,沈静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踏血归来:农家小女带你玩转朝野

小说:种田

作者:萱曦

简介:穿越后把自己作死的沈静宛又重生了,上一世厌倦了尘世的她只想带着少年成长起来。却因一心只想做条咸鱼而被无脑害死了。入不了轮回而已,她也无所谓。可当少年胸口插着短剑在她墓前闭眼时,她恨,恨自己,恨别人动了她最深的执念。再次踏血归来,这一次,她要将这虚伪至极的世界搅得天翻地覆。制毒,制兵器,制炸药…从此携带着同样重生却”温润如玉”的男主,一步一步逆袭开挂,快意恩仇…ps:阁主请自重,我已心有所属

角色:裴启文,沈静宛

踏血归来:农家小女带你玩转朝野

《踏血归来:农家小女带你玩转朝野》免费阅读

景巳年初,上元节,宜嫁娶。

肃仁国的今夜一如既往的锣鼓喧天,彩灯齐飞。

街面上挤满了人流,或看舞狮,或猜灯谜……

“你们听说了吗?”不知何时起,各个热闹的档口都能响起这句话。

“听说裴丞相把他府里的人全遣散了…”

“嗯,好像还有人说,他好像罢官了呢…”

“是不是啊,你可别瞎说,裴丞相虽然脾气不好,但他还是很厉害的,把皇后一党都拉下来了”

“可不敢乱说啊,嘘,告诉你们,我有个堂嫂曾经在裴府厨房送过菜,听里面的丫鬟讲,他都魔怔了,一国之相竟然在家里建了一座陵墓…………”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好像自从两年前跟他一起上京的女娃娃死了之后他就疯了一样拉皇后那边的人下马……”

“该不会真的疯了吧,年纪轻轻好端端的罢官不做”

“可不是发疯哦,老婆子可要小心你的嘴,小心半夜被裴阎罗给切了!”

“滚,乌鸦嘴…”

人群一哄而散,古往今来,八卦永远是最好的聊天方式。

而他们口中的丞相府,现如今一片寂静。

偌大的府里没有一个人影,每个门都紧紧的关着。

一阵风吹过,卷起四周散落的白色纸钱,愈发显得阴风阵阵。

可诡异的是,一座精致的陵墓两旁种满了这个季节本不该存活的向日葵。

整座庭院干干净净,与外面形成了两面的极端。

阴沉沉的夜色下,只有风不断的呜咽声。

而此刻,在裴启文住的念宛居的暗洞里。

两年前以皇后为首所有参与过陷害沈府的人,全部都被捆的严严实实的跪在这里。

“裴启文,你简直大逆不道,我乃一国之后,即便犯了错,也容不得你在这里放肆”

温之初原本精致的妆容已经全部花了,凌乱的头发让她更像是街边乞讨的叫花子。

偏偏她还分不清楚形式,依旧在那里摆着皇后的谱。

“呵~丧家之犬,口齿倒是尖锐的很。”清冷的声音慢条斯理的说着。

微弱的烛光下,一张年轻妖孽的脸随着烛光忽明忽暗的显现。

他就站在那里,手里把玩着一把精致的短剑。

笔直的身段,修短合度。

凹凸有致的锁骨和直角肩线条分明。

一身飘逸的红衣让他妖孽的面容显得更加俊美柔媚。

“动手”简单的一声令下,温之初身边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被灌下了一口酒。

并且好心的给他们解开了绳索。

正当众人以为裴启文害怕了,要放过他们的时候。

他们却发现自己的身上的肉不断地在抖动着,伴随而来的是难以忍受的瘙痒。

“接下来,就让我们的皇后好好的欣赏欣赏骨碎的表演”

裴启文双眼冷漠的看着眼前的人不断抓挠着自己的身体,满地打滚,一时之间整个暗洞充满了不断地求饶和哀嚎声。

直到他们骨肉分离,骨头一碰便碎…

温之初已经被吓傻了,双腿发软的她瘫在地上,她的裙摆处已经驺的看不清楚形状,上面全是她贴身女官的血。

温热的液体从她的双腿之间流出。

她抓狂的将自己的裙摆用力拉扯着,希望能再维护一点她剩下的尊严。

“…界…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是界阁…”

温之初像是想起了一些恐怖的片段,她不断地蜷缩着身子嘴里断断续续的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看来,皇后对骨碎并不陌生啊,那皇后不如猜猜,为何本该出现在大理寺的你,会出现在界阁的暗洞里”

“不,不会的,他不会这么对我的…”

温之初不断地摇着头,猩红的眼睛里全是不可置信的样子。

“呵呵呵呵呵……原来这是一招一石三鸟,利用我除掉沈,容两府。

现在又利用你来除掉我…。哈哈哈……裴启文啊裴启文你说好笑不好笑……”

忽然她慢慢的安静下来,看着眼前嗜血的少年,嘴角不断地上扬。

“裴启文,倘若今日沈静宛在这,若是让她知道你在给灭她满门的人做事,你说她会是什么表情呢…哦,我这个脑袋,怎么忘了,她们一家现在可都在一起团聚呢……”

“闭嘴”

裴启文身边的护卫看着他家主子微微颤抖的手,就知道他在深深的自责。

“主子,当日沈容两府之事,事发突然,并非远在锦州的你所能够挽救,若不是他们卑鄙,我们的人也不会……”

护卫裴义想起两年前死去的弟兄,心里无比的难受。

若不是沈姑娘一心信任乔悠悠小姐,他们又怎么会喝了那一碗加了料的酒。

若是她不出府,府中护卫拼死也能护她到安全范围。

“真是笑话,就是他在,又能如何,一个小小的新晋丞相,还妄想板动一朝天子吗”

“况且,那天子还是你的沈静宛一手支持的呢!”

温之初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在哪里开心到锤腿。

“你……”

裴义还想说些什么,却被裴启文给制止了。

“时间到了,让皇后好好听听最后的钟声”

一连九下,温之初脸色越发惨白起来。

“你……竟”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淡然的少年,只觉得他是一个魔鬼。

“有件事皇后说的没错,两年前的我的确不够强大,我也一直觉得只要阿宛开心,就这样子就很好。”

“只是你们不该动她,她就像是我的光,你们把我的光夺走,现在又来怪我身处黑暗……”

裴启文摸着手里的短剑,这把剑陪了他两年了。

这两年他没日没夜的操练自己,收集各方证据,让自己多了一重可以掌控的势力。

为的就是今天

“裴启文,你不需要在这里吓唬我,你不就是想要知道沈静宛死之前说了什么吗…,横竖我现在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就只有一条烂命了,你想要便拿走就是…只是可惜了,那么一个温婉的姑娘竟然喜欢………”

“开条件吧”

少年静静地站着,可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他内心对这个答案的渴望。

他想知道,他一直念在心间,与他相依为命的人,心里到底有没有她。

“条件,我已经到这地步了,就算活着出去,也离死不远。

除非,你用她的剑在你的心口上狠狠地插进去,我便告诉你”

温之初细细的用手梳着自己的头发,轻飘飘的语气缓慢的砸向了裴义的耳里。

可还没等他有所动作,就见裴启文猛的将手上的剑刺进胸口。

大仇得报,他早就想下去陪她了,他的命换他的心结,值!

x鲜血不断的从沟壑中流出,吓坏了身边的裴义,取悦了不断大笑的温之初。

“裴启文啊裴启文,没想到你还是一个痴情人,可惜,你就遗憾的去下地狱去吧……哈哈哈…”

她艰难的从地上爬起,趁着裴义慌神之计,一把取出他的佩剑,抹向了自己的脖子。

临别之际,她张扬的嘴角却在看见自己的庆儿被同样被抹脖后,痛苦的含恨而死。

裴启文制止了不断为他包扎伤口的下属,命令他们将尸体喂狗后就解散界阁。

而他自己则一步一步的走向院中开满了向日葵的地方。

那里,有他最思念的人……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心里所思所念的人,却在百无聊赖的发呆。

沈静宛已经死了,两年前就死了,不,更确切的说应该是她九年前就应该嗝屁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穿越到了一个架空时代。

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她一直不能轮回,就被禁锢在这一所小小的陵墓之中。

庆幸的是,周围种着的都是她最喜欢的向日葵。这让她的生活显得不那么枯燥乏味了点。

两年了,她从来见过裴启文来看她,她伤心过,暴躁过,也不解过…最后,都在不断地时间流逝中,沉默了下去。

可是当她再一次看见她所思念的人时,她恨不得立刻冲出这个烦人的牢笼。

裴启文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仅剩的几步距离,却让他喘息不止。

身上的红衣已经被染的发黑,额头上不断滴落的汗珠,证明了他的身体已经透支到了极限。

他紧紧的咬住嘴唇,轻轻的摸着墓上的名字。

吾妻,沈静宛

“阿宛…”

清冷的声音不再嗜血,里面充满了无尽的思念和悔恨,恨自己未能保护好她。

沈静宛看着眼前虚弱的少年,恨不得立刻将他紧紧的抱住,可她不能…

她只能无助的看着眼前的人慢慢的说着他们的过往,说着他是怎么为她报仇的,说着他这辈子从未对她说过的话。

原来,他一直都在痴恋着她……

少年静静地闭上了眼,他的嘴角上扬,终于他可以去找她了。

阿宛,等我…!

沈静宛无力的敲打着眼前的屏障,她恨自己,无知又幼稚,更恨那群人的心狠手辣,连她在这世间唯一的念想都不放过。

原来自己结交的一直都是一群白眼狼,可笑自己白长了一双眼睛,人性本善………呵,去他祖宗的人性本善。

是啊,即便在发达的21世纪,为了一点蝇头小利,都能够反目成仇,抛妻弃子……更何况是如此破落的时代。

是她太把这个社会想的太美好,是她太把自己当成一根葱,即便是女主又如何,这是现实社会,不是小说,你想当然得想所有人都人人平等,你又有何能力呢………

院子里风轻轻吹起。

裴启文怀里的纸飘落在地上。

上面打叉的名字都是与她的死有关。

“是我错了,阿启……”我不该听乔悠悠的话跟她一起去崖亭的,我也不该仗着自己跟她认识多年偷偷的甩开你的眼线。更不该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消息………

“我不信你,哈哈哈哈哈哈哈……”沈静宛思起往事,像是发了疯的大笑不止。

眼泪顺着脸颊滑落,沈静宛真想捶死自己。

“阿启,我竟然真的信了他们说的话,信你会扔下我,信你会娶乐福”

我应该死的……可你不该……

“啊…”沈静宛发了疯似得想要挣扎,可惜她的时间好像不多了,她的魂魄正在慢慢的消散。

景巳年初,上元节,裴丞相,殁

                           

原创文章,作者:萱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0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