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雨夜陆老魔,陆沉,太古雨夜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太古雨夜

小说:玄幻

作者:俺家大哥贼好

简介:一滴雨,落在地上的过程,便是一场轮回。据说轮回中的大能,一场梦就是一场轮回。梦中的人,若是能走出这方轮回中,终有与真正的自己相遇的机会。谓之:醒梦者。

角色:陆老魔,陆沉

太古雨夜

《太古雨夜》免费阅读

十亿星河纵横交错,无数荒古星辰在大道规则上运行,发出阵阵嗡鸣。

在极南的斗星与极北的牛星交汇的那一刹那,起梦山顶,太古时期的明月冉冉升起。

不多时,天地间下起了雨。

雨越下越大。

淅淅小雨、牛毛细雨、倾盆暴雨。

十里,百里,千里,万里……无边无际。

虚空之中,走出来一个身穿红衣、手执杏黄旗之人。

“……斗星、牛星,每百万年相聚一次,”

“没找到,还是没找到……”

他抬头看向空中的明月,嘴角苦涩至极。

“在这方轮回中,我找到了自己,找到了师父,找到了师兄……唯独没有找到你。”

“待到一千纪轮回,若是在这一环还未找到你,我便散了这身修为,去下一环轮回……”

……

九天十地,幽篁天,燕国。

燕国是幽篁天无数修真国度中的一个。

因为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也被世人冠以“幽篁之下第一域”之称。

这方天地没有太阳,长满了隐天蔽日的竹林,一年四季都在夜幕之下。燕国恰好处于月出之地。背山靠水。

燕国只是一个小国度,国主修为不过金丹境而已,不知道有多少老怪对其垂涎三尺。

奈何,这里是正道宗门的立足之地。在正道宗门眼皮底下,那些个老怪不得不打消念头,在此隐匿、惊蛰。

“师父!”

离江畔,一青衫小童捧着一只碎了一角的泥碗,恭恭敬敬地朝着一处虚空跪下。

奇怪的是,那处虚空只有空荡荡的芦苇江面,没有任何人。

正值冬天,又逢江面,刺骨寒风一阵阵呼啸而过。不多时,下起了雪。

小童衣衫单薄,瘦弱的身体在寒风肆虐下,瑟瑟发抖。饶是如此,泥碗中有些浑浊的酒,没有洒落半分在地。

“嘿嘿,小子,话可以乱说,师父可不能乱喊。”

一道猥琐的笑声打破了夜空的宁静,强横的灵气落在了青衫小童身上,抵御了小童身上的寒气,融化了落在头顶的纷飞。

一个身穿黑袍的猥琐老头蓦然出现在小童跪拜的虚空。

老者看向青衫小童,眼中有七分玩味,三分惊容。

三分惊容,惊的是自己堂堂元婴境修士,竟被一个没有辟脉的黄毛小子看破了隐匿的身形?!

这要是传出去让自己老脸往哪搁?!

呃,好吧,虽然自己很早之前不要脸……要脸,哪来的媳妇。

一想到家中的娇妻,老者又是一阵“嘿嘿”直笑。

再说了,妈了个巴子,不就被个小娃娃看破了身形嘛,只要他不说,老子自己再不说,这天地间还有哪个知道。

老者清了清嗓子,问道,“咳咳,唔那小童,本尊……嗯,老子问你,你为何要叫我师父?”

“因为,感觉你是我师父。”

小童不吭不卑答道。

其实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朝着老者跪下。

只是冥冥中好像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告诉他,眼前正对着自己抠鼻屎的人就是自己的师父。

因为感觉你就是我师父,所以我就拜你为师。

老者一听,眼前一亮,顿时那叫一个心花怒放。

“不错,正合老子胃口,那老子就勉为其难收下你吧”

他可是幽篁界赫赫有名的魔头,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砸宗杀人乃是常事,信手捻来。

从来是自己强买强卖,只有自己逼迫别人的份,逼良为……呸,强行收别人为徒,没想到有一天会有一个黄毛小子逼着自己收徒。

“听好了,老子叫……呃,老子叫啥来着,对了,叫陆沉风。

陆老魔挠了挠脑袋,想了半天可算想起来自己叫啥了,这么长时间没带徒弟砸宗了,都快忘记自己叫啥了,哎,还是徒弟少了,看来以后要多收些徒弟了。

陆老魔踏空负手而立,那杀了不知多少人的煞气化作一团煞气红云,自其身后直冲云霄:

“小子,听好了,老子叫陆沉风,杀人不眨眼的沉,杀人不眨眼的风!”

老子叫陆沉风,杀人不眨眼的沉,杀人不眨眼的风……

这一幕好像在哪见过,青衫小童有些茫然。

还有这人怎么这么臭屁,不过,他跟自己的师父好像……可是自己的师父又是谁呢。

“哎呦!”

下一刻,一个沙包大的拳头直击青衫小童的脑袋,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熟练的让人心疼。

青衫小童吃痛捂住脑袋,疼的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在两个小辫子角中间,一个李子般的大包冉冉升起。

陆老魔骂骂咧咧扁起袖子,揉搓着青衫小童的小脸:

“嘿,我说你小子,老子都表态了收你当徒弟,咋的你还不乐意了?哼,老子才管你愿不愿意,今天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他娘的给老子同意……”

“师父,师父,等等等等,先喝酒,先喝酒,这是徒儿特地为你寻来的酒。”

好容易躲过了陆老魔的魔掌,青衫小童立马把手中的酒递给了老魔,唯恐再被那双上茅房没洗过的手揉搓。

“嘿,你小子挺有孝心。”

老魔见状,嘿嘿一笑,拿起酒碗一饮而尽,看都没看。

一边回味无穷地砸吧着嘴,一脸嫌弃地说道:

“这酒跟他娘的马尿一样,一点味儿都没有。”

“我说你小子,就拿这种酒来糊弄你师尊,真的是……这酒还有吗?”

青衫小童摇了摇头,表示没有酒了。

陆老魔撇了撇嘴,脸上写满了我才不稀罕。

青衫小童看的一阵嘴角抽搐,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川剧变脸?

“也是,这种酒,只应……只因,那个叫啥来,奥,只因天上有,人生难得几回尝。”回味刚才那酒的味道,陆老魔再次砸吧砸吧了嘴,摇头晃脑地点评论一番。

下一瞬,陆老魔架起了遁虹,身形一晃,抓起青衫小童,凌空飞渡。

陆老魔遁速何其恐怖,瞬息万里。

狂风下,青衫小童被吹的眼睛都睁不开,整张脸都在抖,泪水、口水、鼻涕混淆在一起,不分彼此。

于是乎,就发出了一点奇怪的声音。

“呜…呜…呜…呜……”

“怎么还哭上了,难道当老子徒弟还委屈你了嘛?!”

陆老魔左手提着青衫小童,右手抠着鼻屎。由于风声太大,这声音落在陆老魔耳中变了味道,抬手就是一个板栗。

于是乎,青衫小童脑袋上又多了一个包。

青衫小童那叫一个委屈啊。

“师父,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啊?”

“嘿嘿,老子是逍遥宗宗主,我们这一脉一直有个规矩,师父领进门的第一件事,便是带徒弟去砸别的宗门的场子,以震我逍遥宗之威……”

“让老子想想,今晚去砸哪个龟儿子的宗门,嗯……那就离梦宗吧!”

                           

原创文章,作者:俺家大哥贼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20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