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宋盼璃,萧世酝《医蛊双绝:邪王宠不停》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医蛊双绝:邪王宠不停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折射的琉璃

简介:简介:【穿越+医妃+爷斗+甜宠+偏执+腹黑】百姓都知从辛月国来和亲的六公主整天绞尽脑汁就想亲近太子。可太子被关禁闭,六公主很是逍遥;太子被废,六公主很是快活;太子又被扶正,六公主满脸愁容,这哪叫想亲近太子,明明就是想避开火坑。忽然一天,瑞王成了太子,强取豪夺。百姓都说新任太子妃要烈女。但无人知道的偏殿,太子正偷偷用针线缝着太子妃给他做的衣袍,那穿一天就要崩线的衣袍。架得比较空。

角色:宋盼璃,萧世酝

医蛊双绝:邪王宠不停

《医蛊双绝:邪王宠不停》免费阅读

夜半。

躺在软床上的宋盼璃睁开惺忪睡眼。

扭头看着躺在身边的男人,眼角微微抽搐了下。

你妹。

这已是第三个晚上,萧世酝又摸了过来。

穿堂入室跟回自己家一样,要不要点礼义廉耻?

正愁着,男人忽然身子一动,吓得她又赶紧回过头装睡。

下一瞬,滚烫的胸膛贴了上来,火热的气息喷薄在她颈间,吹起一个个小疙瘩。

随即,她又被拖入了惊涛骇浪里。

再次醒来时,东方既白,内室里弥弥亮。

男人将怀里的人儿轻轻放开,拉开帷帐,下床穿衣。

宋盼璃裹着被子随后坐起,恼怒的双瞳盯着床边如芝兰玉树颀长高大的男人。

“瑞王,你今晚能别再来了吗?”

男人眉心一拧,穿衣的动作停了下来,微微侧目,斜睨着她。

黯淡光影中,鸳鸯锦下小腰身,粉融香汗云鬓乱,这娇羞情状让他想到二人情致极深时,她的娇娇软软回环曲折,他们明明如此默契了,她又何必现在问这些话?

一瞬间短暂的怀疑后,男人方淡淡道,“本王会向父皇请旨赐婚。”

宋盼璃嗫嚅了声,“我也并非为了这个。”

萧世酝淡淡一笑,这话听着多像使性子,“不然呢,你已是本王的人,你还指望嫁给谁?”

宋盼璃闻言瞪大了美眸,抓着手边的玉枕就朝着男人丢去。

可只是听见玉枕落地的声响,男人已不见了踪影。

对面东窗大开,清晨幽凉的风灌进屋里,瞬间吹干了她颈间粘腻的汗水。

声响引起门外人的警觉,也就是萧世酝消失的下一秒,房门被人推开。

“公主?”说话的声音低柔,还透着几分紧张的颤抖。

“没事,进来吧。”宋盼璃轻应了声,负气地掀过被子倒回枕头上去。

红袖急忙过来将窗子关好,拾起落地玉枕走向红帐。

床里放肆的凌乱,让她这样个未经情事的小丫头片子看着都脸红。

片刻后,有婢女端着水盆过来敲门,红袖急忙过去接手,掌了灯,站在床边小声道,“公主,太子殿下的诗会就要举行,你得起来洗漱。”

“现在距离午时不是还早嘛!”被子下的人咬着手指咕哝着,从五点到十一点还有老半天,就为了一个诗会大清早就要开始打扮,这该说是清闲还是造孽?

听她实未睡着,红袖拽了拽丝被,哀求道,“我们小苑离梅园太远得早些起身,若迟到失礼于人,太子殿下会怪罪的,公主?”

宋盼璃长叹了口气坐起身来,随手接过红袖手里的方巾擦了把脸,懒洋洋地坐到梳妆台前,等着红袖帮她梳头。

望着铜镜中倒映出的绝美脸庞,宋盼璃的思绪慢慢飘远。

她是宋盼璃,但又不是原来那个宋盼璃。

原身是西域众国辛月国嫡出的公主,辛月国皇帝和大祭司的女儿,位列第六。宋盼璃五官带着异域风情,绝世美姬容貌天下无双,用现在人的话说,那就是颜值天花板。

辛月皇帝面对周边国虎狼环伺,为求和平只能将她送来东菱和亲。

东菱皇帝有七子都到了适婚年纪,皇帝虽未明确表示要将六公主指婚给哪位皇子,但朝中人心明眼亮的都觉得太子胜算最高,原身也是这般觉得,所以平日只要太子得闲相邀都会赴约。

可就在三天前,一直驻守南境的五王爷萧世酝因打了胜仗班师回朝,太子为他设宴庆功,原身就跟这位有着赫赫战功的瑞王照面了。

原身留给她的记忆,半醉时萧世酝姗姗来迟。

酒醒时,她已穿到原主身上,发现萧世酝睡在她身边。

她甚至怀疑过,原主的香消玉殒正是被萧世酝,嗯,那啥时被弄死的。

而她,现代医学博士,外科金手指,才刚斩获医学界最高荣誉大奖,却意外被沉重的奖杯敲了脑袋穿越了。

她郁闷。

她痛苦。

她想不通。

为什么从医成了高危职业?不仅要面对形形色色的病毒,趁她一不小心还要拿来穿越,穿就穿吧,还是个历史书上从未出现的朝代。

做为一位来自24世纪的新时代女性,发生one night in京城这种风流韵事,她的反应还算淡然,正因为此才没一上来就跟萧世酝你死我活。

可原身的贴身丫鬟红袖胆小啊,六公主还没明确指婚给哪位王爷,却跟瑞王发生了不可描述的事情。

古代女子的贞洁就如同男人香火根,容不得半点损毁。这种行为,但凡红袖是个中原女人,可能还没等谁告发六公主跟瑞王有染就先弑主正道了。

这种事不宜拖,身处的京城到处都是眼睛,皇帝的禁卫军更是无孔不入,此事拖久了指不定就有什么人将她告到东菱皇帝耳中去。

骨折事小,失节事大。

何况她堂堂公主,日后配婚的是东菱皇子,这等有辱国体之事,就算东菱皇帝顾及两国福泽将她遣返回国,她也捱不起天下人口诛笔伐,积毁销骨啊;若东菱皇帝咽不下这口气,大军进犯辛月,她就是成了灭国的祸水。

横竖打针也死是吃药也死。

“公主,瑞王跟你提起怎么处理这事吗?”红袖脸上惊慌掩盖不住,她深知此事非同小可,掉脑袋的话题,声音细若蚊吟。

“他说会跟东菱皇帝求恩典。”

闻言,红袖立马喜上眉梢,宋盼璃就知道她这般好哄,陪着她笑着,眸光潋滟,不经意间流露的风情媚态横生。

“你高兴得太早了,这话也就是瑞王拿来哄我老实本分的借口罢了。”

“啊?”红袖一声惊呼。

宋盼璃急忙去捂她的嘴,“我跟太子殿下,四王七王好歹半年前就相识,虽接触不多但也比跟瑞王照面多些,朝里上下都传我早晚会是太子妃,瑞王又不是傻子,有这几日还不够打听吗?我跟他认识,在所有人眼中就那晚的一面之缘,他拿什么来跟皇帝求旨?就凭一见钟情?可信吗?东菱皇帝心思深重,听瑞王这般请求不会多想吗?”

“如此说,问题又绕回来了?”

“管他呢,我又不想嫁人,只要他不来滋扰我,我还乐得这太平日子。”宋盼璃潇洒地将手边玉牌往腰间一揣,起身往门口去。

午时前,马车停在京城郊外一处风光秀绝之地。

世家子弟的马车像挤着早高峰。

各家主子都身骄肉贵哪能下车排队入园,这辈子是不可能排队的。

梅园前门黑压压都是人头,你急我,我就踩你,或是马脚踩,或是言语踩。

家大业大名头大的世家子弟下了车,在门口抢c位滞留不前,随行的府兵左右开道,主子逢人还要客套寒暄一二,能留多久留多久,完全不顾后面等得心焦的人。

大门前,上百名黑壮的太子侍卫拿着带鞘的刀剑拦着进园的人一一辨认排查是否有奸细叛党混入搞小动作。

宋盼璃撩开帘子往外瞅了眼,不禁莞尔,“这排场,比我们那的明星走红毯还夸张。”

“公主,红毯和明星是什么?”

宋盼璃眨了眨眼,没有回她。

红袖挠了挠脑袋,最近公主总喜欢说起奇奇怪怪的话,习性也有了些改变,是中原文化入侵了?

“我们下车去。”

“啊?为何啊,没有官家小姐会在大街上抛头露脸的。”红袖急忙拦住了要起身的宋盼璃,刚刚还说主子入乡随俗,转眼又不像了。

宋盼璃缓缓一笑,悠悠道,“前头不下一二十的马车,轮到我们猴年马月啊?我又不走远,就去对面的牌楼上逛逛,好过在轿子里大眼瞪小眼吧。”

红袖不可能拦得住宋盼璃,最后只能跟在她身后往对面小山坡去了。

看似枫林密集的山坡,登亭后却豁然开朗,成了梅园一处豁口,从这就可以步行入园。

红袖笑容又爬了回来,这就叫无心插柳柳成荫,那些固守僵化的世家子弟因为不愿下车错过了近路。

“让开,快让开!”

“马受惊了,不想死快点让开……”

一声声地嘶喊警告由远及近,渐渐被周边尖叫喧闹取代。

宋盼璃回眸一瞅,整条大街都被一受激马车打破了按部就班的节奏,人群为避祸,措手不及惊慌失措地往路边撤去,慌乱中各种物什掀的掀,倒的倒,鸡飞狗跳,烟雾尘天。

最糟糕的是,路的另一头还是一片升平的景象,梅园门口来时的马车和要撤开的两拨人争执不休,互不相让,瘀滞闭塞得厉害,最外围的那群人对于即将遭遇的生死一瞬毫无察觉,人人自危下也无暇伸出援手,眼看着马车横冲直撞就到了眼前……

忽然一道黑色身影从亭子后飞身而出,直奔失控马车而去。

宋盼璃脸色一白,匆匆回头一瞥,太子和瑞王出现在身后,一群人浩浩荡荡,被这乱象吸引了过来。

人命关天,宋盼璃都顾不上行礼,急忙道,“刚刚那黑衣人是谁派出去的,这就是胡闹,根本就救不了那些人。”

“六公主……那是太子殿下的亲卫。”太子身边内侍不悦出声,想提醒她注意措辞。

宋盼璃哪有心思理会这些,回头观察眼底危难,敛下眉眼道,“你们只让他去替换马夫不能避免悲剧,我目测马车现在时速90,在我语速落下后,马车距离人群仅有39米,离撞击仅1.8秒,马车重三百斤,马蹄摩擦系数0.3,只靠刹车不可能在1.8秒内减速到零。速速再去俩人,用腿打桩,马头正面做受力点,击打马头,抵死撑住不可退让一步,轿辇惯性会前翻,趁其腾空之时瞬移到马车后身,将车身拉下来,这样才能避免任何一人被伤及!”

她话音刚落,眼角又瞟见几人飞身而出,按照她的指导,众人合内力踏翻黄泥路,形成的天然幕墙将马头拦截,惯性下,木轮板车横梁掀起了轿辇……

就是那瞬,一紫一白两道身影如天神降临到了马车后,将木轮板车从半空中拉下。

马车距离扎堆的人群仅0.3米的位置停了下来!

吓软腿的仆人一抬头,马鼻子就冲着他们喷了几口混着泥草味的大气……

整个空间,似有一霎的寂静。

片刻后,获救的仆役纷纷拍起手来。

眼尖的,从拉停马车其中一人紫衣玉冠的着装上辨出真身。

“是瑞王,是瑞王殿下!”

站在亭中的宋盼璃唇角一扯,心里顿时mmp。

她确信太子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这帮刁民是拿肚脐眼看人的吗?

瑞王旁边,活生生一个太子本尊都能忽略掉?!

活久见!

                           

原创文章,作者:折射的琉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19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