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沙雕女配穿成病娇男主黑月光(顾长淮,温禾月)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小说:我,沙雕女配穿成病娇男主黑月光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霜寒客

简介:【穿书+甜宠+沙雕女配+病娇男主】一朝穿书,本为拯救原著男二而来,却没想卷入阴谋中。父兄假死为陛下传消息?为了理清真相,为拯救男二,女配偷偷留在了盛京。月黑风高,翻越墙头来到男二家里。温禾月:“小伙子,我是来拯救你的你信不信?”“我信!”“我还没说能让你相信的话呢?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你说什么出牌?我出!”女主一朝重生失了忆?没关系!我和男二帮她回忆,顺便一起暴打男主。

角色:顾长淮,温禾月

我,沙雕女配穿成病娇男主黑月光

《我,沙雕女配穿成病娇男主黑月光》免费阅读

【那天的月色太美了,初上柳稍,轻洒一地的银辉。

我站在月光下,看着他披上盔甲,骑上青鬃,走进阴影处,不复归来。

他走后的第二年,临平侯府被大批军队包围。

在冲天火光之中,我看到了,那个他曾经拼了命拥立的新主,神色淡漠地站在鲜血中大喊:“杀,无赦!”】

“不要!”

温禾月陡然惊醒,低着头,揉了揉发疼的额角,心间越发酸涩。

尽管顾长淮在书中不是男主,但却是她最意难平的角色。

尤其是,最后跟着女主林木樨的视角看到顾长淮战死沙场,全族被诛杀时,温禾月直接弃文抱着枕头哭去了。

没想到竟然梦里都梦到顾长淮。

还没有从作者刀了她最爱的顾长淮的悲痛中缓解过来,耳边传来的呼喊声音,实在是难以忽视。

“姑娘,姑娘你没事吧!”

温禾月抬起头,微红的眼眶里蓄积的泪珠,泫然欲滴。

只一眼,嗯!温禾月人就傻了!

墙头上几个花花绿绿的身影,仓皇逃窜。

只剩下一个唇红齿白,面目俊秀的少年,正一脸尴尬蹲在墙头上看着她,面上带着担心和窘迫的神色。

黛青色的交颈长衫,飘飘的衣袖可见暗纹和金线,同黛青色发带将墨发高高束起,颈脖白皙修长,像一只白鹤,多了几分肆意和少年的张扬。

一瞬间,温和月莫名想到了顾长淮。

年少时的顾长淮或许就是如此吧。

微风拂面,带着初春特有的凉意,温和月陡然清醒。

所以这是什么造型?

汉服小帅哥出外景摆拍?

外景?

!!!!!

她不是在家睡觉呢吗?

恍然聚焦所有视线,这白墙青柳,花草错落有致的院落,是什么地方?

一定还在做美梦!快点醒过来。

脚步声逼近,高墙上的少年,不知道何时已经跳了下来,走到了温禾月身边。

“温姑娘,你没事吧?”

少年局促地站在她身旁,想要伸手扶她,又几次默默缩回了手。

温禾月可不管这些,她伸出手,“快,小伙子,拉我一把。”

少年犹犹豫豫伸出手,黛青色的衣袖中滑出少年白皙苍劲手腕和竹节般的手指,搭在了温禾月的衣袖之上,握紧她的手腕,拉温禾月起来。

而后迅速缩回了手,悄悄地在自己的后腰上蹭了蹭。

温禾月郁闷地想,拉个手,还嫌弃她脏?

“你在干什么?我弄脏你的手了?”温禾月面色微凝,远山眉微挑,清冷的面容平添几分生动。

“我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有人来了,姑娘我先走了!”

看着少年仓惶跳上墙头,温禾月连忙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顾长淮,我叫顾长淮。”

温禾月脚下不稳,顾长淮?

幸好身后及时出现一人扶住了她。

“姑娘你没事吧?是春藏来晚了!算那几个臭小子跑得快!”温禾月回头,见扶着她的女孩子,满脸担心。

观来人古意十足的扮相,越发惊奇。

春藏的身后跟着几个看起来年轻力壮的男子,有两个攀上墙头看了看说:“小姐,人已经跑了。”

温禾月愣怔地点了点,待他们下去以后,温禾月已经意识到这一切的怪异了,断然不敢再做出一些奇怪的事,说一些奇怪的话了。

为首一位颇为年轻的男子,同样靛蓝色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有了几分温和的气质.

“小姐,那几个登徒子已经跑了,您尽管放心,那我们先走了。”

温禾月微微抿唇点了点头,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那人眼中划过一抹诧异。

待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温禾月才松了一口气。

“春藏?”

春藏停下收拾石桌上茶具的动作,微微偏头,轻声询问:“姑娘,有何吩咐?”

“你知道顾长淮吗?”

春藏连忙说:“姑娘你别担心,顾家小公子虽然顽劣,但是他家中兄长出了名的严厉,不必太担心。”

温禾月紧紧捏紧自己的裙摆,不停在心中说,一定不是她想的那个顾长淮,一定不是!

她的顾长淮是身披盔甲,迎着黄沙,矗立于西北昂扬的白杨,而不是刚才那个羞涩的小嫩竹,更不是她们口中的纨绔子弟。

“我有点不舒服……”到底是在梦里还是真的突然来到了这个全然陌生的世界。

被春藏一路搀扶着回到房间时,温禾月已经无法用言语来描述自己的心情了。

这一定不是梦,梦里不可能有这么清晰的古代庭院构建的模样,一花一草,一页一树都生动真实。

回廊舒展的绿枝划过她脸颊传来的感痛是那么清晰。

“姑娘!你的脸,奴婢去拿玉舒膏过来。”

温禾月连忙阻止:“不用,你先下去,我歇息一会。”

春藏疑迟了一会,“那姑娘你好生歇息,今天也确实被那些纨绔子弟扰了兴致。”

春藏退下之后,温禾月连忙起身,跑到了镜子前。

这张脸还是她,并无分别。

只是一头墨色长发,挽了她之前从没有挽过的发髻,不说话时,脸上的神色也有几分说不出的淡漠。

这气质和她简直天壤之别啊。

她从小就是一个倒霉蛋,拥有狗血的身世,在孤儿院长大。

但她是天生的乐天派,不幸的童年没有让她变得阴郁,反而像个小太阳,每天乐呵呵的,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她从来都不知道同一张脸竟然可以反差那么大。

温禾月在这张脸上看到了病恹和冷漠,这不是她,也是她。

所以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她为什么会来到这里?

四下打量一番,温禾月看到靠窗的书桌想着能不能在上面找到一些关于自己和这个朝代的信息。

红木黑漆雕花的书桌上,整齐的摆放着几本书,四书五经,还有几张散落的纸张,墨色的字晕染开微黄的纸页,仔细一看,这字!有点像狗刨的。

抄的内容似乎是佛经,她在为谁祈祷?

拿起书本,随意翻阅两页,全是古文,内卷十分干净,不见一点看书人注解的痕迹。

温禾月扶额这姑娘是不是不太爱写字,看书啊!感觉和她的身份不太相符。

看这后院的构建应该是个官家女子,再观方才仆人的态度,应该也不是一个不受宠的女儿。

反观面相更不像被宠坏的小姐。

难道是一个单纯的学渣?

夹层中偶然窥见一个妆奁盒,温禾月正想打开看看眉心骤然一疼。

                           

原创文章,作者:霜寒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19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