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幽书最新章节,丁晓阳,林幽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忆幽书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尹兰薰

简介:情路坎坷的女子,一朝不慎,落入错位时空。孤立无援,心惊胆颤之际,出现的究竟是救世主还是阿修罗?小人物的命运,从来都不在自己手中掌握,哭也罢,闹也罢,也许女人,能依靠的只有自己,无论在什么年代,独立自主,坚强不息,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角色:丁晓阳,林幽书

忆幽书

《忆幽书》免费阅读

林幽书此时正站在街边,看着阳光透过树叶,洒在自己的周围和身上,斑斑点点,有丝丝的暖意。

眼前一辆辆疾驰的车子代表着整个城市的忙碌,也显示了人类的躁动,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污浊的空气,有些呛,却是从未有过的轻松。

和丁晓阳的婚姻关系,在一个小时前就彻底结束了,走出民政局的那一刻,丁晓阳头也不回的走了,以一种逃离的姿态。

他们俩是大学同学,从入学的一次邂逅开始,感情稳定的度过了四年象牙塔生活,毕业后一年便结婚,两人家境相当,性格也没什么大的冲突,本以为就可以平平淡淡过一生。

可变故总在意料外,丁晓阳的公司来了个漂亮的实习生,整日缠着他,没多久丈夫的态度就发生了转变,婆婆也开始偏向年轻女孩,话里话外指责林幽书结婚五年还没怀上,害她不能享受天伦之乐。

林幽书做了很多的努力,求医问药,求神拜佛,健身锻炼,养生保养,对待丈夫和婆婆无微不至,甚至去到实习生面前恳求她离开。

可最后得到的却是无尽的屈辱,原来那实习生是他们的学妹,在大学期间就喜欢丁晓阳,十分嫉妒两个人整日如神仙眷侣般恩爱,毕业后想方设法的接近,目的就是抢走丁晓阳。

有多少女人觊觎自己的丈夫,林幽书并不觉得焦虑,最重要的是丈夫的态度,可丁晓阳的回答却仿佛一个重重的铁锤敲打在林幽书的心上。

丁晓阳说,当年实习生就一直向他表白,他已经心动,只是负责任的怕伤害林幽书,才残忍的拒绝了,可婚后的生活并不是自己以为的样子,他,早就后悔了。

接下来便是实习生怀孕,丁晓阳提出离婚,且对夫妻财产这方面计算的十分精确,自己出轨的证据也处理的干干净净,林幽书遭受连番打击后病倒,也没换来丈夫的怜悯,终于心灰意冷同意离婚。

现在,丁晓阳应该迫不及待去找自己的娇妻过幸福生活了吧?

林幽书伸了个懒腰,不想立刻回家,不想面对父母的唠叨,也不想和朋友抱怨,关闭了手机,她漫无目的的走着,今天是工作日,好不容易请了假,该好好放松一下了。

正想着该去哪里玩,耳边便响起一阵尖锐的摩擦声,还有刺耳的汽车鸣笛,林幽书还来不及回头,就发现自己已经腾空而起,接着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一时间,巨大的疼痛感袭来,痛的她发不出声音,隐约中听到人们的叫喊,救护车的声音,明亮的白光,针刺的痛觉,皮肉被切开的触感,渐渐的,一切都模糊了,她陷入了无尽的黑暗。

也不知过了多久,林幽书慢慢恢复了知觉,只是头很晕,胃部还有些灼烧的不适,她下意识的扶住头坐了起来,却隐隐察觉到不对劲。

自己应该是出了车祸吧,可身上的衣服并不像病号服,柔柔滑滑的,又长又垮还很繁琐,有些限制四肢的活动,难道是绑了石膏?

而且自己之前是短发,现在有一大堆的头发垂在身前,闷闷的,痒痒的,林幽书瞬间清醒,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变成了长发女鬼?

林幽书定了定神,看了看自己,又环顾四周,这是哪里?

一个木质的房间,一切的摆设都是古色古香,不是那种现代做出的仿真感,而是充满着一种年代久远的气息。

自己的身上是类似汉服的款式,广袖长裙,长发垂腰。

林幽书愣了下,脑海中突然一闪而过剧烈的疼痛,一段段不知名的记忆涌入她的脑中。

片刻过后,林幽书身上出了一层冷汗,现在她可以确定,自己是真的穿越了!

刚刚闪现的记忆是这副身体原有主人的过往,这个女孩也叫林幽书,只是一个普通农户的女儿,住在比较偏远的城镇瑞城。

家里虽不是很富裕,但足够温饱,她还有个弟弟林念书,今年六岁,一家子其乐融融。

只是一个月前,听说皇城里来了位大人物,似乎是某位高官要来暗查民情,本地官员要在城里最繁华的烟花之地临月楼招待,这要是招待好了,瑞城发达指日可待。

可临月楼花魁一向是县令老爷的相好,若被那高官看上,县令老爷的心都要被挖走的,所以就私藏了起来,号令属下另寻美貌姑娘来。

这林幽书也就是中上之姿,算不得绝美,可因林老爹得罪了官府的人,就被迫来了临月楼,父母弟弟也都被囚禁起来,若是不听话就全家遭殃。

小门小户没经过风浪的小女孩,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胁迫,眼看着哭闹不成,天就如同塌了一样,她偷偷找来了毒鼠药,一咬牙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而此时占用了她身体的林幽书,心里突然涌出一阵悲凉,自己一个普通小职员,既不是特种兵杀手,又不是超级学霸,只因为一场车祸,就来到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还顶替了这个比自己更普通的小女孩,没有人能解释,也没有人帮忙,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无从得知,无助感瞬间就淹没了她。

眼泪不自觉的滴落,在原本的世界,自己应该是抢救无效死亡了吧,父母会有多么的伤心,肯定是再也回不去了,自己来到这又能活多久,太多的问题没有答案,酸楚的滋味弥漫了全身,林幽书抱着胳膊放声大哭起来。

“呦,还能哭呢,这命可真大,既然没死,来人,给她绑上,别让她再钻空子寻死!”

大门一下子被推开,冲进来两个大汉,拿着绳子就要捆,后面紧跟着进来一个浓妆艳抹的妇人,眼神凌厉且带着轻视,不耐烦的看着林幽书。

“别别别,我去,我愿意去,我不再寻死了,我不舍得爹娘。”

林幽书的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妇人的名字——六娘子,是临月楼的鸨母,这人心狠手辣,唯利是图,自己可不能轻易得罪她,林幽书马上软下态度,赔着笑脸。

“这位大姨,我要是去了,是不是爹娘就有好多的钱盖房子,弟弟也可以上学堂读书了?”

林幽书刚才就感受到原主的纠结,其实条件对她来说很诱惑,只是十六岁的小女孩不懂该如何处理,如今她这个三十岁的灵魂占据了人家的身体,也该帮个忙。

“大姨,我真的想开了,我梳洗一下就去可好?”

看着林幽书怯生生的神情不像有假,六娘子也没太逼她,毕竟真死了的话是很麻烦的,众人退了出去,锁了门,林幽书这才松了口气。

以前只在小说里看过穿越的事,主人公自带光环,所向披靡,最终走向人生巅峰,但事情真的临到自己头上,才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按理说应该想办法逃走,但自己对这里完全不熟悉,离开这能不能生存就是个大问题。

另外自己走了,这女孩的父母弟弟一定会遭殃,自己的父母已经遭受了失去女儿的打击,林幽书不忍心再伤害别人。

不就是伺候个高官吗?林幽书脑子里浮现出一个肥头大耳,满脸油光的形象,也许还满嘴口臭,身有异味。

她赶紧摇了摇头,赶走不适的感觉。

原先在自己的公司,为了业务应酬,也会接待形形色色的人物,其中不乏毛手毛脚的,林幽书都巧妙的避开了,并且也让客户心满意足的做成了生意。

虽说今晚不一定能保住清白,但自己毕竟一个结婚五年的妇女,有些事固然恶心但不至于以死明志,若是让这女孩的家人借此过上好日子,自己还能找个出路倒也值得,关键是要保住小命。

为了让自己不被折磨的太惨,林幽书坐在镜子前好好端详了一下,这相貌还是不错的,且是实实在在的少女,不用太过修饰,简单加强一下眼妆就好。

之前为了让丁晓阳回心转意,林幽书还专门费心的学了化妆仿妆,此刻正派上用场。

一番打扮下来,颜值果然提高了几个度,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星光盈动,楚楚可怜,一张水润樱唇半开半合,皓齿轻咬,妥妥的一副小绵羊姿态。

六娘子正派人送新衣服过来,一见也是惊艳,满口的称赞,一再的保证会善待她的家人。

林幽书羞涩的一笑,心里却明镜一般,场面客套话听听就算了,自己还是要想办法让那位高官开口更有用。

一切准备妥当,外面也传来了嘈杂的声音,应该是人已经到了,林幽书紧张的咽了咽口水,今天就当是应付难缠的客户吧。

林幽书在丫鬟的带领下,弯弯曲曲的穿过水榭,来到一栋十分典雅的小竹楼前,这里灯光摇曳,竹影婆娑,空气中还有淡淡的竹叶清香,一看就造价不菲,果然在任何地方都是有钱人最会享受。

进了楼,各色摆设也都是极高的品味,样样都价值连城。

林幽书被带到二楼的暖阁里,六娘子临走前在她的头上盖了一方红色丝帕,隐约能透出人影,但不真切。

这高官难道还想角色扮演新婚洞房?别是个老变态吧!

                           

原创文章,作者:尹兰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18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