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蛋了!我成了李二的死对头(翠儿,崔如花)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完蛋了!我成了李二的死对头

小说:历史

作者:游荡的流星

简介:范阳卢氏大宅鼓乐齐鸣,卢氏二公子竟死于洞房花烛之夜……我竟然穿越了,别人穿越都是锦衣玉食不愁吃穿,三妻四妾,我竟然穿越成一个世家弃少?没吃没穿没钱不说,我居然是世家大族的人,完蛋了!我居然站在了李氏王朝的对立面,成了李二的死对头?这不完犊子了么?不行,作为后世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的有为青年,我不接受命运的绑架,不向生活低头……系统在手,看卢多余如何挥刀向乱世初唐进发,报前世恨,了后世遗憾,一路高歌!

角色:翠儿,崔如花

完蛋了!我成了李二的死对头

《完蛋了!我成了李二的死对头》免费阅读

“二狗他爹,快别犁地了!快去卢家贺喜去啊,说几句好听的就能领500文钱呢!”一位村妇边跑边向正在赶牛犁地的大汉喊道。500文钱可以够一户三口之家生活2个月了,这可比辛辛苦苦种地来钱快呢!村妇边跑边向路两边的农户喊话:“快点啊,去晚了就领不到了!”

今天的范阳县可以用万人空巷来形容,宽阔的大道上十里红妆,装满嫁妆的马车从街头排到街尾,路旁铺洒着数不尽的红花,就连满城的树上都系着无数条红丝绸布带,路旁站立着维持秩序的世家私兵,大街上人群涌动比肩接踵,皆是伸头探脑来观望这百年难见的世家婚礼!大红灯笼开路,十六抬大轿四平八稳,直奔卢家老宅而去,沿途一路鼓乐齐鸣……

今天是范阳卢氏二公子卢多余迎娶第一世家大族博陵崔氏嫡长女崔如花大喜的日子,范阳卢氏就是用这种方式来向大唐皇帝炫耀我卢氏和第一世家崔氏通婚了,强强联合!

唐朝最出名的世家大族被称为“五姓七望”,分别是陇西李氏、赵郡李氏、博陵崔氏、清河崔氏、范阳卢氏、荥阳郑氏、太原王氏。按照实力划分,博陵崔氏是排在第一位的,清河崔氏、范阳卢氏、荥阳郑氏、太原王氏是处于第二梯队的世家大族,排在最后的是陇西李氏和赵郡李氏。不考虑政治地位的话,无论是陇西李氏还是赵郡李氏,其影响力远远比不上另外四姓家族。

四姓家族延续数百年,所以到了唐朝时期,他们已经取得了非常优越的社会地位。这几大家族在地方上的政治、经济影响力都极高,拥有巨大的特权和势力,在一定程度上可与唐朝政府争权夺势。他们内部之间又通常以通婚的方式,进一步加强他们的特权地位,他们的家族优越感让他们认为李氏皇族仅仅是暴发户罢了。

今天世家婚礼热闹非凡,与其说是卢家二公子迎娶崔氏嫡长女,不如说成是四姓家族的再聚首,从范阳县府衙送来的贺礼就足以说明世家大族的底蕴。

长安城,御书房内。

唐太宗负手而立,背对着房玄龄与杜如晦,谁也看不见李世民此时的表情。

“克明,命礼部挑选字画赐与崔氏、卢氏”李世民叹气道。

“克明领旨!”

此时房玄龄看了一眼杜如晦,欲言又止。

“退下吧”李世民道。

房、杜二人躬身退出御书房,在柳公公关闭房门之际,御书房内传出了李世民摔砸奏折的声音。

今日对于范阳县的贫苦百姓来说,比过年还要高兴!卢氏摆放流水席敞开了让百姓来吃,不仅吃得好喝得好,而且送上祝福的话还能领到500文铜钱,这样的好事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经过了繁琐的礼节后,崔氏嫡长女算是正式嫁入了范阳卢氏。

是夜,卢氏院内灯火通明,本应该热热闹闹闹新房的大喜日子,只因新娘是第一世家大族嫡长女,卢氏各房子嗣并无任何僭越之举。

婚房内,崔如花已经私自扯掉了红盖头,并没有等新郎来挑开红盖头,身后站着两名随嫁丫鬟红儿和翠儿,对面而坐的翩翩公子并不是卢多余,而是卢家大少爷卢万金。

“我们的关系更亲密了啊,我该叫你一声弟妹还是唤你一声大掌柜呢?”卢家大少爷端着茶杯笑着说道。

“卢大少取笑弟妹了,小女踏进你们卢家大门就是卢家人了,大掌柜这称呼我可担当不起,只是卢家家主让我代夫君掌管盐矿生意罢了,这也是当初卢家家主对小女的承诺呢。”崔如花正色道。

“弟妹在卢家还要仰仗大哥日后多照顾呢!”崔如花满眼含笑的说

“好说!好说!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卢家大少双手哆嗦的道

……

卢家老宅最后一排一间杂物房内,卢家二公子卢多余坐在床边,双手死死握住一只干瘦如柴的手,妇人脸上已经看不见任何血色,新婚宴上带回来的山珍海味并未动一丝一毫,妇人眼看出气多进气少,撑着最后一口气,目露温柔与愧疚道:“儿啊,世人皆知崔家嫡长女水性杨花成性,卢家把你推出来成婚,都是为娘的错!倘若为娘强势一些也不至于让我儿落到这般田地,成为家族的牺牲品,受尽排挤和冷眼。希望不要怪罪为娘,如果下辈子还能做母子,为娘一定照顾好你,把你生在一个寻常百姓家,看着我儿结婚生子。”

卢多余双手紧握妇人的手,这时已经说不出话来,泪流满面,他不敢哭出声更不敢让卢家人看到此时妇人的窘况,这也许是留给他们娘俩最后的体面了吧。

“儿啊,找个机会离开吧,不要鸡蛋碰石头,这是娘的命,不是你的命,记住了吗?”妇人满眼殷切的期望道。

卢多余拼命点头来回答妇人的话,看到儿子不断点头才欣慰的合了一下眼。妇人想再次睁开眼,想把儿子深深的印在脑海里,但此刻用尽全身的力气也睁不开重如千斤的双眸。

感受到妇人手里传来的松劲,卢多余知道从小到大从未舍得打骂自己一次的母亲离自己而去了,此刻的卢家二公子双眼猩红,但他不敢哭出声再叫一声娘,只能牙冠咬紧衣袖,发出呜呜呜的低吼声。

母亲离开了,这世上再也没有牵挂自己的人了,也没有了自己挂念的人。卢多余手里握着母亲留给自己唯一的遗物:一枚质地通透的白玉罗汉眼(现在叫平安扣),残留着母亲的体温,里面烟云流动,煞是好看。

卢多余把罗汉眼戴在胸前,看了母亲最后一眼,调整了下呼吸,大踏步朝着婚房而去。

婚房前,房门紧闭,红儿、翠儿两名随嫁丫鬟两侧而立,目光平静的看着大踏步而来的卢家二少爷卢多余。

“卢二少,我家小姐已经睡下了,你去侧房休息吧”开口的是翠儿,语气里听不出一丝的尊敬来。

“今天是我迎娶你家小姐,怎么?新郎官还进不了自己的婚房了?人生四大喜事,我只赶上这一件,今天我偏要洞房花烛夜不可!”卢多余气愤的咆哮道。

“让二少进来吧!翠儿开门”屋内传出了崔如花慵懒的声音。

翠儿闻声打开门,卢二少看了一眼翠儿走进屋内。屋内红花红绸喜庆非凡,就连烛光摇曳都似乎在诉说着新婚夜的各种美好。

“夫君,今天我累了,先歇息下了,已经给你铺好了地铺,今晚就委屈夫君了”崔如花在帐内柔柔的说道。

看着地上已经铺好的床褥,卢多余内心一顿咆哮,但多年来养成的懦弱性格不允许他表现出任何的不满和做出任何出格的举动。他看了一眼紧紧合上的红色围帐,顺势拿起桌上的茶杯狠狠地喝了一口已经凉透的茶水,钻进被窝就闭上了眼睛,今天实在是太累了,迎娶了崔家嫡长女,亲娘也离自己而去,一个人该何去何从啊?卢多余内心深深叹息一声,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

寅时,天快亮了。翠儿推开门进屋要吹灭红烛,马上就要伺候小姐起床更衣上妆,然后给卢家长辈敬茶请安了。虽说崔如花是崔家嫡长女身份尊贵,但该有的礼节还是不能马虎的,但也仅限今天一次。

紧随翠儿走进来的红儿看了一眼地上还在睡的卢家二少爷,顿时眼神变得伶俐,上前一脚踢在了卢二少的胸膛处,大声喝道:“睡死了吗?该伺候小姐起床了!”

地上的卢二少并没有任何回应,红儿这时更加生气,紧接着又是一脚踢出,把卢二少踢出一米多远,滑出了被褥,躺在地板上。翠儿见状急忙委下身探了一下卢二少的鼻息,顿时手脚慌乱的掀开小姐的围帐道:“小姐,卢二少没呼吸了!卢二少他死去了!”

围帐内的崔如花楞了一下神后,瞪了一眼神色慌张的翠儿道:“慌什么?!你和红儿快把二少抬上床!”

……

“啊!!!死人了!夫君你怎么离我而去了啊!我这可怜的命啊!”屋内传出新娘崔如花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闻声而来的卢家长辈和各房子嗣把新房围的水泄不通,全都看着抱着卢二少尸体的崔如花,不知如何是好。

                           

原创文章,作者:游荡的流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17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