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医妃:耳疾夫君琴咚我》小说最新章节,南希,顾浅浅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锦鲤医妃:耳疾夫君琴咚我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风雪无常

简介:沈南希穿书了,穿成占了正妻之位的女配,与男主许翎川相处久了之后发现男主人帅心善撩人心,那便收为己用好了。说干就干,南希开启她的训夫大法,把这古代丈夫给教育的明明白白的。婆婆难搞是吧 。斗智斗勇不长久,医药事业搞起来,金银珠宝来伺候,婆婆只赞媳妇妙。女主表妹难搞是吧,来个通房转移炮火,把自己的站斗改成别人的战斗。最后男主沈翎川说道“乖,别闹了,歇歇咱回家吧!”

角色:南希,顾浅浅

锦鲤医妃:耳疾夫君琴咚我

《锦鲤医妃:耳疾夫君琴咚我》免费阅读

南希睁大眼睛看着眼前,古香古色的房间贴了大红喜字,红色的窗纱,桌上一对红色的龙凤烛正在燃烧,旁边的香炉香烟袅袅,香气微甜。床侧有一面半人高的铜镜。

南希移步到床头侧边的铜镜前,入目的是一张花容月貌的脸,珠翠满头,璎珞累累,身披龙凤霞披,腰间环佩珠玉。

身后响起一道小心翼翼的女声,“小姐,奴婢伺候你梳洗吧。”

南希一惊,原来身后有人,只见身侧一左一右来了两个十四五岁梳着丫环髻的女子正在给她拆着头上的朱钗。

南希一时弄不清楚情况出声问道:“怎么回事?”

这下可把这两人吓一跳,两人齐齐跪下,其中一个圆脸丫环道“小姐息怒,姑爷也许明日就会在此歇息,小姐可千万保重自个儿的身体!”

另一个清秀的丫环也道“是啊,小姐,姑爷也说是身体不适,并不是故意为之。张嬷嬷也已经去把表小姐请过来了,小姐消消气。”

小姐从姑爷走后就一句话都不说,他们正心里打鼓呢,生怕小姐闹起来,看小姐一句话都不讲心里更是害怕。

南希沉思了一会,突然眼光扫向两人不可置信得道:“你们是不是一个叫紫蒲,一个叫青郦!”

两人抬起莫名其妙的脸齐齐点头。

得到证实,南希无语望天。

“你们都起来说话吧。”这两丫头是跟了她好几年的贴身丫头。

她这是穿书了,穿到一本叫做《青簪》虐文书中了,难道是因为她和这女配名字一样,或者是同样学医?,

在这里现在她的身份是炮灰女配尚书二女沈南希,还有个所谓的姐姐沈霓。

女主是男主的白莲花表妹顾浅浅,男主是个耳聋的将军许翎川,本来嫁给许翎的川尚书府沈谭之女沈霓,沈霓因许翎有川耳疾遂对这桩婚事不满,婚前男主去尚书府的时候仗着许翎川听不见的时候辱骂这许翎川,想不到这这许翎川聋了这三年来已经会唇语了。

被这沈霓母女知道了后悔不以,事以至此,想到了一法,就是找了一个小官的女儿代嫁。

随即沈家就盯上了他爹这个六品院判足不出户的小女儿,谁让他爹是和沈尚书沈谭老家皆是南方楚阳,所以被朝中自动划为沈尚书党派。

现在这沈霓闯了这么大祸,尚书府却以她父亲的前程和她全家的性命威胁她让她代沈霓出嫁。真是恶毒又不要脸。

这沈南希早产身体不好从小和父亲学习医术,很少在外面走动,这也给了尚书府机会称是沈霓亲妹。

沈南希正想着剧情到哪了,应该是刚刚男主过来了对着沈南希说他身体不适,不便圆房连盖头就没掀就出去了,那么等下,糟糕!

忙扯着其中一个丫环急急的道:“你说嬷嬷去干什么了!”话音刚落,房间门就嘭的一声打开了。

一个一脸精明凶悍的嬷嬷先踏入房间,然后是两个小厮一左一右的架了个白衣女子过来。头上一枚青簪,这就是那顾浅浅。

“主子,人我给你带来了。”嬷嬷站在南希跟前板着脸说道。那模样哪里像奴仆,分明像立规矩的长者。

“住手!放了她,谁和你说要把她请过来的!”南希怒极又接着道:“把她给我好好的送过去。”

“回二小姐,大小姐说刚刚这女子穿一身白衣观礼分明是没有把我们尚书府放在眼里,大小姐把老奴留下是给小姐在这将军府立威呢,二小姐应该感谢大小姐,大小姐说二小姐年幼又未曾学过掌家,让老奴好生在旁辅助二小姐!”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好个雕奴。

那边两个小厮放了这顾浅浅,这顾浅浅却是闲庭信步般绕至梳妆台前执起一只凤簪在细细的观摩,口中轻启:“听下人说表哥今晚宿在书房,妹妹可要感谢表哥体贴,考虑到妹妹年幼不知事。你看这簪本是一对,今日妹妹却只戴了一只,像只落单的鸟儿,倒是与妹妹相配呢!”

“落单?那表妹是想要送嫂嫂一只凤簪吗?那真是太好了,多谢表妹!虽说你送我凤簪了你还是得唤我一声嫂嫂。”沈南希装傻看着顾浅浅笑意盈盈的回道。

“谁要送你凤簪了!”

“那你刚刚什么意思?这凤簪不错是吗,那就送你了。”南希眨着大眼无辜的说道,完全不顾脸色越来越难看的顾浅浅。

“你!”

顾浅浅深吸两口气扯了扯嘴角说道:“早就听说沉大小姐威名在外,果然其妹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外面都传沈霓嚣张跋扈,蛮横无知。

今日这顾浅浅是来试试水的吧,定不让你失望才是。

“是啊,咱们彼此彼此呢,我与姐姐感情甚好,与表妹也是相见两欢,我要是早点嫁进来与表妹作伴就好了。”南希说的一脸恳切,心里早已笑开了花。

这边的顾浅浅估计气的不轻,“谁和你彼此彼此了!你怎么这么不要脸,我表哥怎么会娶你这么一个…一个….”

草包是么?

对啊,凭什么,就凭她的家世吗?她自小就与表哥一处,耳疾以来也陪伴左右,苦苦所求的正妻之位别人唾手可得。顾浅浅的脸终于不再伪装,两道毒蛇吐信子似的目光游走在南希的脸上。

南希挑眉,一幅无辜极了的神情,突然院外响起一阵脚步,只见这顾浅浅一下窜到南希身下跪着狠狠煽了自己两个巴掌。

南希惊愕之下立马明白她要干什么,用眼神示意嬷嬷捉住她的手。

果然下一秒,许翎川就已在房中。

许翎川已经换了常服,一身湛蓝色的锦缎显得身姿修长,清冷俊绝的脸庞面无表情,眼神犹如冰冷的寒潭一般深不见底,扫向南希的脸上的目光如刀割一般的凌冽,“怎么回事?”语气清冷。

身后的丫环走上前来扶起顾浅浅,这两人估计是顾浅浅的丫环了。

南希还未说话,顾浅浅抬起那张眼眸含泪我见犹怜的脸,委屈的道:“我在院中好好的,嫂嫂身边的嬷嬷便遣了我来这房中,我也不知我哪里惹了嫂嫂,嫂嫂便让嬷嬷打我。”果然是狗掀门帘子,全凭一张嘴。

                           

原创文章,作者:风雪无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17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