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男神他太撩人亦舒,容枫,快穿:男神他太撩人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男神他太撩人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遇予余温

简介:在言情小说的世界中,能成为男主的男人,不是拥有绝对的颜值和逆天的大长腿,就是智商超高,能力强悍。冷酷的总裁,静心的太子……到底如何才能得到他们的心?

角色:亦舒,容枫

快穿:男神他太撩人

《快穿:男神他太撩人》免费阅读

微凉的风从饭店的过道里吹过,奢侈的深红色纹花地毯从走廊一直通向前方。

橘黄哑暗的走廊灯光打在少女沉默精致的侧脸,周围寂静无声,少女僵硬的站着一动不动,任由穿堂风拂过她单薄的身体。

“容总,您慢走。”

走廊里说话声突然响起,少女浑身颤抖了一下,不安的手攥的更紧了。

皮鞋踩在绒厚地毯上的声音越来越近,她的心脏狂跳起来,紧张的嗓子发痒。

男人高大的身影突然停在面前,她浑身僵硬,不敢抬头。

簇拥在男人身后的一群人里,一个挺着啤酒肚,满脸谄媚的中年男人从人群中钻了出来,抖动着脸上的肥肉,对不知所措的少女喊道:“亦舒,怎么这么不懂事,看见容总也不打招呼!”

亦舒听见熟悉的声音,猛的抬头,惊惶的大眼睛撞进了万年不化的冰潭。

面前的男人五官立体深邃,碎发不羁的垂下来,衬衫扣子随意解开两颗,浑身散发着上位者冷冽的气息,眸子里带着冰冷和漫不经心。

她像是一头迷路的小鹿闯进了雄狮的地盘。

“容总,您,您好。”亦舒发干的嗓音温软里带着沙哑。

容枫看着惊慌失措的她,眼里有了些兴味。

亦舒五官精致,藏蓝色的刺绣半身裙显示出她姣好的身材,本该显老的颜色却更为称她,看起来恬静温婉。

弯曲卷翘的睫毛像受惊的蝴蝶扇动着翅膀,白嫩的小脸像古画里跑出来的不谙世事的小妖。

有着很轻易让男人升起原始欲望的身段气质和容貌。

后面几个陪着笑的男人对视几眼,心下明了。谁也不会对深夜出现在走廊的少女产生疑惑,他们早已司空见惯,在这场权色交易里,亦舒只是被用来交易的筹码。

容枫扫了眼刚才说话的男人,侧身越过少女往外走。

亦舒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他凌厉的视线,这种被人审视仿佛在明码标价拍卖自己的感觉让她无地自容。

容枫刚一走开,她心底就暗暗呼出一口气,中年男人却眼露凶光,快步走上前对她使眼色,示意她快跟上去,眼底带着威胁。

亦舒愣住,咬了咬嘴唇,转身小跑跟上了男人伟岸的身影,泪花差点溢出眼眶。

街道上霓虹灯闪烁,来来往往的车辆一刻不停。

低调奢华的迈巴赫停在路边,穿着黑色西装的精明男人站在车门旁边,看见容枫从大堂出来,转身打开车门。

容枫长腿一跨,进了车里,亦舒跟在后面出来,见他进了轿车,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无措的站在街道上。

中年男人走过去和精英男交谈了几句,弯腰谄媚的点了点头,转过身走近她。

“晚上去了一切都听容总的,你要是搞砸了,就不要再上学了,去给我伺候张总,听到了没!”

亦舒的瞳仁颤了颤,指甲掐在肉里,无声的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的眼睛眯了眯,抬起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说,“爸爸的好女儿,家里的生意就靠你了,乖乖听话,家里才是你的容身之所!”

亦舒沉默的低下头,精英男打开后座车门,她小心翼翼的坐了进去,没再看中年男人一眼。

车子行驶起来,明明灭灭的灯光打在容枫冷峻的脸上,亦舒不敢乱看,正襟危坐。

容枫闭眼小憩,一时只有浅淡的呼吸声在车里响起。

亦舒在安静的空间里渐渐放松了蹦着的弦,闻到了他传来的丝丝酒气。

容枫睁开眼见她低着头,敏锐的视线便不动声色的打量着她。

经过一段高桥通道时,轿车后座一片漆黑,亦舒的下巴突然被勾了过去,容枫凑近吻住了她,带着扑面而来的酒气。

本就高度紧张的她被吓得浑身一颤,没胆子拒绝初吻被他夺走。

容枫本来没想对她怎么样,作为成功的猎人,他总是有办法让猎物心甘情愿自己把自己送入他口中。

刚准备放开她,冰凉的液体却顺着她的脸颊滴到他手上,容枫猛然离开,大手毫不怜惜的捏住她小巧的下巴,眼里充满冰冷的审问意味,声音冷冽低沉,“怎么?不愿意?”

亦舒眼泪流的更凶了,半天没说出话来,容枫皱着眉放开了钳制她的大手。

亦舒得到自由,猛的吸了口气,才抽泣着说,“对不起,容先生,是我没做好准备。”

容枫看了她一眼,见她单薄的身体颤抖着,看着跟未成年一样,他破天荒的产生了一点负罪感。

捏了捏眉心,他从西服口袋里拿出一方手帕,放到了她手里。

亦舒顿了一下,低声说了句谢谢,拿起手帕遮住脸,弯腰无声的流泪。

容枫打开窗,点了一支烟,烟雾模糊了他的双眼,深幽的眸子里像是什么都没有。

宾馆有好多层,白金顾客的房间都在顶楼。

房门被打开,容枫脱了西服外套挂在衣架上,常年锻炼的身体像只蛰伏的雄狮。

亦舒眼角通红,进了门不敢乱看,沉默的低着头,身体抵在墙角,白嫩的手又攥在一起。

“门没锁,机会给你了,要走要留你自己看着办吧。”清冷的声音从前面传来。

亦舒没有抬头,耳边是关门的声音,水声随着响起。

亦舒随即转身握住门把手,踏出房门的一刻前,她想起了中年男人的话,想起了张总满脸的横肉和说话时喷出的恶臭。

她最终没有走出去,关上门的那一刻她仿佛脱力般从门板滑下,呆呆的坐在地毯上,眼泪无声的流下,屋里只剩下一片水声。

浴室的房门被打开,容枫只裹了浴巾在下面,头发还滴着水,抬头看见她还在,意外的挑了挑眉,转身去吹头发。

亦舒先前就站了起来,低着头眼睛一直盯着自己的脚尖,像是被老师罚站的好学生。

容枫吹干头发又去倒了两杯红酒,走过来递给她一杯,亦舒往后缩了一下,又伸手去接,第一次喝酒就闭眼一口气喝完了酒杯里的红酒,瞬间感觉晕乎乎的,急忙扶着门站好。

容枫觉得有些好笑,慢慢品完酒杯里的酒,看见她还像呆头鹅一样站在门口,放下酒杯,走过去打横抱起她。

亦舒惊呼一声,失重感让她更加觉得眩晕,没一会就被放在了雪白的大床上。

容枫长臂一伸,关了房间里的灯,一瞬间的黑暗让亦舒闭上了眼睛,之后就被男人无尽的荷尔蒙气息包围。

*

夜还很长,旖旎的声音谱成一曲美妙的乐章。

                           

原创文章,作者:遇予余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17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