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没有捉妖师,妖孽很是猖狂最新章节,陈杰,陈默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以为没有捉妖师,妖孽很是猖狂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黄梁大梦

简介:等等!你不会真以为这世界没有妖吧?妖,不止存在神话中,它们修炼成精,或藏于深山,或藏于都市,或修炼成人藏在你身边。妖有好坏之分,好妖行善积德,修善道,坏妖杀人取心,修恶道。从而产生一种特殊的职业——捉妖师。陈默经营一家动物馆,每天逗逗猫溜溜狗,日子过得很悠闲。直到一捉妖高僧路过动物馆,顿时被吓得神魂俱灭,陈默的身份才被爆出。“这那里是动物馆啊,这明明是万妖大窟啊。”

角色:陈杰,陈默

以为没有捉妖师,妖孽很是猖狂

《以为没有捉妖师,妖孽很是猖狂》免费阅读

“好漂亮啊,这副皮囊。”

“嘿嘿,是我的啦是我的啦。”

是夜,房间里白炽灯一闪一闪着,窗帘被夜风吹得一上一下的飘动。

加上房间里响起“嘿嘿”的讪笑声,让整个房间显得十分诡异。

此时,一只通体黑色的猫卷缩在床角,瑟瑟发抖。

因为有床和床头柜的阴影,猫咪没有被发现。

它紧盯着书桌,那里站着一个长发飘飘的身影,

月光下,它看清那张脸,脸颊枯老干瘪,甚至有些地方已经溃烂了。

在书桌上,还躺着一个身影。

那是主人,萧若玉。

我尽量缩小身体,以免被发现。

望着那身影用剪刀捅进主人的肚子里,我的心“咚”地猛跳了一下。

剪刀咔吱咔吱的作响,哒哒哒的‘水声’让我抖得更厉害。

房间里弥漫着血腥,她拿着主人的皮囊阴恻恻道:“啊,我好喜欢这皮囊。”

嘀嗒!

嘀嗒!

顺着她的手背,有液体滴在书页上。

白炽灯闪烁,我看见血染红了书桌,流在地面。

微弱的月光照进房间,她抓起主人的皮囊,往自己枯老干瘪的脸上一敷。

顷刻间,枯老干瘪的脸焕然一新,她变成了主人。

忽然。

她不见了,

整个房间弥漫着血腥。

我卷缩在床角瑟瑟发抖,不敢出声。

嘀嗒!

嘀嗒!

有液体滴落在我前面的地板上,传来血腥味。

我抬了一下头,她就站在床头柜这,黑发垂直,看不清她的脸。

我不敢动,我不敢抖,连呼吸都不敢吸。

忽然,她染红的手向我抓来。

“在这。”

…………

“二叔,这能行吗?”

陈默扯了扯不合身的道袍,询问着他二叔陈杰。

陈杰猛吸了一口香烟,打探着陈默:“一会儿进去镇定点,别露馅。”

“有什么事,有二叔在前面顶着。”

说完,陈杰抖了抖身上的道袍,走进碧桂苑小区。

望着陈杰身上的桃木剑,绘有八卦图的肩包,再看看自己手中几张画的龙飞凤舞的黄符。

陈默半眯着眼睛:“好歹给我把桃木剑啊。”

二叔这人本身就不靠谱,他画的黄符能靠谱吗?陈默摇摇头,紧跟着走进碧桂苑小区。

七天前,碧桂苑小区发生一起命案。

一个风华正茂的大学生萧若玉在家被害,血染房间,人皮不见。

腥味弥漫,整个房间犹如血窟。

据说萧若玉的妈妈打开房门的瞬间,被当场吓晕。

法医检查尸体的时候,发现尸体皮肉分离处,刀口平顺,没有一刀出错。

可见,凶手处理尸体不是一次两次了。

凶手用刀细致,见惯尸体,鲜血………这种人有两类。

医生,屠夫。

最后,法医还在萧若玉的腹中发现一只黑猫尸体。

检查完现场,法医一脸冷汗。

这等凶残,令人毛骨悚然。

根据重重痕迹推测,警察第一时间把嫌疑犯锁定在屠宰场和医院。

出警速度很快。

这种手段恶劣残忍的重犯,毫无疑问,就是行走的升官发财,荣耀光环。

自从萧若玉死的那天起,碧桂苑小区一过零点,阴风大作,尖叫声不止。

时不时还有人听见阴森凄厉的声音。

“为什么不救我?”

“为什么不救我?”

短短几天,碧桂苑小区人心惶惶,坐立不安。

所有人被折磨的憔悴颓靡,精神紧绷。

于是,决定在头七这天,请道士为萧若玉做法。

陈杰是风水先生,但学艺不精,半吊子一个,在丰都市毫无名气。

若不是没人愿意接这单,怎么也轮不到陈杰。

因为人手不够,临时拉陈默假扮他弟子,入碧桂苑,为萧若玉做法事。

………

才出电梯,就看见事主徘徊在门口。

萧若玉的爸爸望着一身道袍的陈杰二人,快步上前:“陈师父,您终于来了。”

陈杰故作姿态,道:“此时,时间刚好。”

从道包里拿出铜铃,围绕门晃动了一圈,低语念着什么。

桃木剑在手,一身道袍,肩挎绘有八卦图的道包。

平时吊儿郎当的二叔,此刻还真像一个道士。

萧若玉的爸爸把钥匙递给陈杰,躬着身子,恳求着:“拜托了,陈师父。”

旋即,萧若玉的爸爸带着他妻子走进电梯,下楼去了。

陈杰收起铜铃,嘴角上扬:“竟然走了,那这事好办多了。”

打开客厅的门,在陈默进去后,他反手就将门关好。

陈杰一身轻松,从兜里摸出香烟,一边走向沙发一边点烟。

用教育的口吻说道:“要我说干脆把那破馆卖了,多跟二叔接一点这种活。”

“钱多事少,还轻…”

“砰!”

“松”字还没出口,房间里传来“砰”的砸门声。

陈默他们愣了一下,盯着房间的门。

“砰…”

“砰…”

那砸门声越来越大,与此同时,客厅里白炽灯变暗了。

那房间的门缝处,鲜血流出,很快就将整道门染红。

鲜血滴落在地上,发出“嘀嗒”“嘀嗒”的声音。

此时,客厅里的灯光瞬间变成绿色。

陈杰眉头紧皱,屏住呼吸,情绪一下紧绷了起来。

“不对劲,这屋子不对劲。”

陈杰心里一紧,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嗒。”

一道清脆响声传遍客厅,客厅里猛然亮起白光。

陈杰身体颤抖了一下,后背发凉,呼吸更是急促:

“你想吓死二叔啊?”

望着神色凝重的陈杰,陈默松开白炽灯的开关,道:

“他家氛围灯竟然是绿色,真是奇葩。”

这时,陈杰再看向房间的门。

干干净净,毫无异常。

陈杰捏了捏两眼处的鼻梁骨,低语:“明明一点也不紧张,怎么出了幻觉呢?”

松了口气,陈杰还没来得及抹额头上的冷汗,房间里,传来一道尖锐刺耳的咆叫声。

“喵呜~”

猫叫,

这是猫咪生气时的怒叫声。

听着这咆叫声,陈默后脊发凉,不寒而栗。

客厅里,灯光一下熄灭。

“这屋子邪门,待不得,走。”

漆黑如墨的客厅里,陈杰疾步而行,伸手去开门。

可,

无论他使多大的力气去扳门把手,门把手丝毫不动。

“完了。”陈杰的声音在陈默身边响起:“门打不开了。”

“猫呜~”

凄厉的怒叫声,直震心灵,仿佛就在他们耳边一样。

“二叔…”

陈默偏头寻找二叔陈杰。

一转眼,一张泛起红光的脸几乎贴在陈默脸上。

                           

原创文章,作者:黄梁大梦,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17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