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天下最新章节,冯毓姝,冯朗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归天下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上官凌月

简介:【女主专心搞事业,最终走向权利巅峰,政绩卓然】燕国后裔冯邈大败柔然,被扣上通敌叛国的罪名。大魏律法,冯氏家族男处死、女为奴,于是年幼的冯毓姝入了魏宫掖庭为奴。她心怀大志,不甘冯家被污蔑,捉奸臣报仇、在东宫伴读、诛杀权臣宗爱、平息宫违波乱。她做贵人、做皇后、做太后:平定内乱,休养生息,扶持幼帝、临朝称制、改革官制、修建石窟、迁都洛阳……史称文明太后。

角色:冯毓姝,冯朗

归天下

《归天下》免费阅读

夏日的长安城天朗气清,街巷上人来人往,叫卖声不断。

繁华的街道尽头有一座显耀的宅邸,门口坐落着两尊狮子,门头的牌匾上行云流水地写着汉字“冯府”二字。

府中绿荫掩映间,犹如银铃般无邪的孩童笑声阵阵响起。

冯毓姝与哥哥冯熙兄妹二人正在拿着竹蜻蜓在前院嬉闹着,苏嬷嬷站在一旁,一脸慈祥地看着,日子安逸中透着幸福祥和温暖。

一切看起来都还甚是平静祥和,如同往常一般,没有任何异样。然而,冯府的主人,冯郎夫妻二人正坐于正厅愁眉不展。

冯夫人自厅内望向前院内不远处那一双不谙世事的儿女,叹了口气:“老爷,长兄一向光明磊落,以他的性格哪怕是战败了也绝不会投降柔然,这其中一定有误会。”

始终目不转睛望着院中儿女发呆的冯朗,无奈地闭上眼睛,道:“我最了解长兄为人,他绝不会做出投降之事!”说完,睁开了眼睛,继续道:“恐怕,此时已经被有心之人指认我冯家有投敌叛国之嫌了。”

“啊……”冯夫人不禁睁大了眼,下一刻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若真如此,平城那边现在可能已是朝堂震怒,冯家岂不是要遭殃了?”

冯朗蓦地看向冯夫人,亦是一脸严肃:“夫人,立刻准备笔墨纸砚,我要上书朝廷,求陛下严查此事,还长兄、还冯家一个清白!”说着,握起了拳头。

.

此时,年幼的冯毓姝还是个无忧无虑的闺门幺女,与哥哥冯熙手足情深地玩耍,全然不知冯家已然出事。

黄昏,天光渐渐暗了下来,天空不知何时聚集了几片乌云,压得很低很低,正如此刻冯朗夫妇的心境。

院中已经掌灯,将整个院子照得明亮。

两名幼子幺女依旧在苏嬷嬷的陪同下玩耍,欢声笑语阵阵响。

冯毓姝转着手中的竹蜻蜓,竖蜻蜓飞向天空,两个孩童都兴奋地蹦着指着天空叫喊:“飞了!飞了!竹蜻蜓飞了……”

竹蜻蜓自空中落在地上时,一阵杂乱的敲门声响起。

“开门!开门!开门……再不开门砸了啊!”

冯毓姝和冯熙吓得缩进了苏嬷嬷的怀里,顾不得去捡竹蜻蜓,苏嬷嬷一手拉起一个说了句“走!”,忙转身就跑。

“一、二、三,开门!一、二、三,开门……”此时,砸门的声音自身后响起,带着戾气,令人心惊。

.

烛台下,墨已研好,就在冯朗正在写《自证文书》时,前院的门已被砸开。

冯朗写下最后一字笔锋收尾,闻声执笔的手一抖,一滴墨汁滴落在宣纸上,迅速晕染开去。

“晚了,陛下派的人来了……”他怔看着收笔的书迹,颤声哀叹。

“这……这可如何是好?”冯夫人到底是个妇道人家,已然乱了分寸。

“我冯家行得端坐得正,夫人别担心,不会有事的。走吧,先出去看看……”冯朗安慰着冯夫人。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了兵器打斗的声音,且声音越来越大。

官兵们闯进了前院,场面一度混乱。

为首的拓跋余举着大刀在杀戮中喊道:“陛下有令,诛冯家五族!男丁尽屠,女眷充宫为奴!”

冯毓姝和冯熙刚被带着跑了几步,看到入门便杀的兵甲吓得站在了原地,上了岁数的苏嬷嬷见了,忙牵着二人加快步伐朝书房方向跑去。

.

书房门前,苏嬷嬷顾不得礼节,慌张地跨门而入,一进门便扑跪倒地上:“老爷,夫人,不好了!冯家……冯家……被诛五族了!”

冯朗惊得掉了手中的笔,“我已听到了,没想到陛下如此提防冯家。”

这时,眼含泪水的冯毓姝看着阿娘和阿爷的神色,听着院外传来的厮杀声大哭了起来。到底是年幼,自打她出生以来从未见过如此场面,此时被吓得不轻。

长兄冯熙想要哄她,看到妹妹冯毓姝和自己身上喷溅的血渍,竟也吓得张着满口白牙哭了起来。

一向遇事慌乱的冯夫人哭了一阵,蓦地镇定下来,她擦干眼泪走到桌案前,迅速地收起那封被染了墨花的《自证文书》。

冯朗看着她一气呵成的动作,问:“夫人,你这是做什么?”

“老爷,你还看不明白吗?陛下要灭的是冯家满门,这文书不能落入歹人之手!”见丈夫怔住,又道:“长兄这件事陛下连查都不查就下灭门令,难道我冯家就要担下这污名吗?”说着,走到墙角蹲下,顺手掀起一块地砖,将《自证文书》压在了书房的一块地砖下。

冯毓姝和冯熙看着、听着,仿佛知道了自己很可能命不久矣……

冯毓姝很害怕,她每次害怕惯会找爷娘,哭道:“阿娘、阿爷,孩儿不想死……”

冯熙跟着道:“熙儿也不想死,我和妹妹都不想死……”

看着自己这一双儿女,冯朗脚步如千斤重地走到他们面前,蹲下去用双臂将他们一同揽进了怀里。再抬起头的时候,已经是泪流满面,哽噎道:“姝儿、熙儿,阿爷……阿爷没用,不能护着你们,阿爷……阿爷对不起你们……”

一旁的苏嬷嬷暗自抹了把老泪,提醒道:“老爷、夫人,大魏的国律与燕不同,男处死、女为奴,小娘子入了魏宫或许还有机会,小郎君他就……”

冯夫人恍然大悟,不等苏嬷嬷把话说完,上前一步拉着冯熙出了书房,避开官兵七拐八拐地向府里的偏僻处走去。

.

此时,拓跋余带兵冲了过来。

在一阵杀戮和惨叫声中,冯府上下一众男丁在不断地挣扎中被屠戮,女人们被捆绑收押。

在这个过程中,幼小的冯毓姝亲眼目睹了阿爷死在拓跋余的刀下,吓得像个木头人,哭也哭不出来了。

苏嬷嬷为保护她,在拉着她逃跑过程中因腿脚不便摔倒,最终被踩踏而死。

妇孺哭声凄惨起伏,全府上下的男丁们正惨遭着屠杀,她这才蓦的清醒过来。

混乱间,冯毓姝躲在黑暗里,无助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火光、血光重叠在一起,她满脸是血的喊着:“阿娘救命……阿爷救命……救命……呜呜呜……”

然而,无论如何哭喊,她已无人庇护,也无处可藏。

                           

原创文章,作者:上官凌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16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