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小说女主她重生啦最新章节,柳郁,高女士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狗血小说女主她重生啦

小说:年代

作者:岚那边的山哟

简介:本书又名《普通女高中生的胜利日》 二十八岁,柳郁奔波在精疲力尽的路上。她作为新时代职业女性,本以为一路顺风顺水,接下来的日子也依旧玛丽苏闪瞎众人。冷不丁生活向她发送来好几个横祸,哥哥疯了,妈妈赌博,男友失联,发小去世,婆婆患癌。 什么?重生了?柳郁大惊失色捂脸:你以为我会向狗血的剧情低头吗? 对,她选择低头。

角色:柳郁,高女士

狗血小说女主她重生啦

《狗血小说女主她重生啦》免费阅读

2031年,某知名时装品牌公司年会。

富丽堂皇的礼堂,精致点缀的甜点,高档名贵的酒水,无处不在的品牌经典logo,初入职场的新人在荒诞的映像中寻求大展抱负挥毫泼墨的错觉。

优雅密集的社交礼仪在觥筹交错间博一个醉生梦死的美好景象。

此时此刻,柳郁,我们亲爱的主角,“高龄”二十八职场白领,公司总部市场营销总经理,正举起一杯酒水,说着不三不四的废话。

“感谢各位来宾的光临,感谢各位贵宾多年来对我司的信任,巴拉巴拉拉拉拉真的不能再拉五年风雨飘摇,从一间破旧的仓库成长为国际市场知名品牌,成功上市,离不开各位的勇于尝试,勇于合作,勇莽是各位……”

她话没说完就被秘书打断拉下去灌开水,柳郁坐在底下愤愤不平,抬头瞪了一眼替换她发言的副总。

她醉了。

柳郁的秘书又倒了一杯开水放在她手心。

水是温热的。

她知道自己醉了,但她还在嘴上心安理得:“巴拉巴拉我还能再拉。”

公司是柳郁大学毕业后和一伙人创业的成功产物,她算元老人物,气起来跟老总都敢吹胡子瞪眼。

柳郁不是富二代也不是大神,没有本钱,全靠一张张酒桌一套套策划空手打下自己的江山。但她喝吐在路边都没像今天这样醉过。

职场得意,散场失意。

生活恶劣而狗血,不断霸道剥夺她所珍视的感情。

很爱很爱的男朋友失联了,毫无预兆地。某天下班在家等到半夜,客厅的灯泡都焦了,她没等到他回家。他再没回过家。

飞来的巨债之下,父母斑白两鬓像把利刃抵在她咽喉,柳郁没敢追问什么,沉默很久后沉重的叹气。她轻轻把借条翻面,一吭不声忍了下来。

没有尽头的长廊,白色瓷砖堆砌,她透过薄荷绿色的窗台和栏杆,看见以前反复听钢琴曲的哥哥,压制在束缚带下,昏昏睡去。

高中毕业后没有怎么联系的发小,再遇已是重症监护室。她是他表格上的紧急联系人,匆匆签下一纸病危通知书。柳郁还隔着玻璃死命哭着,殡仪馆的订单确认电话打了过来。

男朋友的妈妈患癌了。宫颈癌,晚期。她带阿姨挂专家号,阿姨手里紧紧捏她的小包,手机,医保卡,身份证,户口本,现金,银行卡,口罩,纸巾。

回忆如青葱绿植投下的斑驳暗影,过去的欢笑温馨,幸福安康,浸入荒唐的夜晚,幻化为无数噩梦侵袭。

柳郁失眠,彻夜彻夜。

夜晚像崩塌的石浆,流动的,凝固的,砸了下来。

她没法辞职,精神状态不好哪能算病,退一万步讲,她妈欠债,她得还钱。

柳郁是吊着一口气出席的公司年会。

认识的客户过来搭话,有意无意的攀谈着明年的市场走向。

她从容不迫的点头,微笑,附和,手里的温水喝干了,她就一直握着空杯。

秘书在旁边把话题引向融资板块,客户便识趣的先离开了。

柳郁继续点头,她要去卫生间。

她步态轻盈,因为这几天忙的没怎么吃;她身姿婀娜,因为她烂醉如泥,虫子都是这么走路的;她面容清丽,因为她找的造型师又贵又漂亮。

柳郁推开女厕的门,很意外的发现厕所里没人。哦豁,真是稀奇。厕所可是情报根据地啊,再不济也得来补个妆什么的吧。

柳郁心很大,经历过很多事她的心早撑大了,她没想很多,平静的上了个厕所,洗手,补个底妆,然后打电话。

打给她妈妈。

她想回家。

这话说的很恬不知耻,她二十八又不是八岁,生活自理能力没有低下到不能出门打个车,再说,她妈妈在不在家还要另当别论。

她妈他妈的赌博,很凶,欠了很多钱。

谁知道赌徒的保证能有几分钟。

而且她爸毫无威慑力,唯一的用处在于给全家人买医疗保险。

可是她哥住私立疗养院啊,他那精神病没在保险范围内啊。

她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未婚未孕,男友失联,欠有未知数目且稳定增长钱债,亲人或逝或残或疯魔。工作貌似稳定,情绪间歇性失控,精神在高压下即将崩溃。

柳郁不知道她的存款还够她亲妈高女士赌几把。

柳郁不知道她哥要在床上躺几年病才好。

柳郁不知道她男朋友到底死去哪儿了不管她就算了偏偏甩下个生病的妈。

柳郁不知道她发小喜欢的寿衣什么颜色,她连几码合适都不知道,还好她发小心思缜密,殡仪馆都找好了。

等柳郁从麻木状态中挣脱清醒过来,她正站在马路中央。

啊?什么啊?

都红灯了她怎么还在中央?

快点走快点走啊,柳郁催自己动起来,身体却矗立在原地。她像棵树,牢牢的扎根在马路上。

灯火通明,而一辆急速转弯也无济于事的轿车撞了上来。

哈,她不是之前还在厕所的吗?

醉也不带这么断片的啊。

发小关峰铭还没下葬呢,殡仪馆说还要过两天才能拿骨灰,吉日不等人啊;亲哥柳渝疗养院的收费还没结呢,不知道能逾期多久;老妈再赌博一定跟她断绝关系;阿姨你儿子失踪我也找不到,你只能自己去挂号啦。

大家对不起啦,我可能要下线啦。

在这紧要关头,柳郁想到的最后一句话是:

直接弄死我得了,千万别把我搞成植物人,没人能照顾我的。

柳郁紧闭上眼,预想的冲击力却没有到来。

十秒,二十秒,一分钟,两分钟。

柳郁默数到十分钟,预想的疼痛并未侵袭而来。劫后余生,她心脏狂跳不止。而外界毫无声息。

一片寂静。

不会要开启异世界副本吧?

她宁愿去修仙也不想穿到狗血虐心情感大戏里。

一曲经典的钢琴曲《蓝色多瑙河》在她耳畔响起。

紧接着几只鸟雀啼鸣,她鼓起勇气睁开眼。

淡蓝色的天花板。

素白的绣着花的蚊帐。

贴着过气明星海报的原木衣柜。

她重重喘气。

完了,狗血虐心情感大戏。

真是完美承接了悲剧人生,她再度戏剧性的迎来新一轮狗血:她重生了。

要知道她家的老房子早就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老爹老娘偷偷卖掉了,更别提这样满怀年代感的装潢。

柳郁躺在她无比怀念的床上,斜眼睨着旁边书桌上的日历:2019年8月31号。

2019年她应该在读高一,对了,高一,16岁,她是高一认识的阿谌。

钢琴曲换了一首打断了她的思路,哥哥,还有发小。

所以现在是要干什么?

未来摊在我面前,我真的回到过去了吗?

我敢改变未来,真的改变的了吗?

蝴蝶效应让人生畏,柳郁闭上眼假寐,值得的吧?总要试试的。

真要试试吗?她不知道也不想动。

或者说,重来一次,她的尝试才会有效果吗?

但是,现在的她,又能做到什么来改变未来?

一句话,一个鼓励的眼神,一次温暖的拥抱,这些她倒是可以做到,说不定能改变某个人物的黑化历程,不过倒是来个黑化人物让她拯救啊!

她不是神医,干了几年的市场营销和医学差了个孙悟空翻筋斗云,2031年都无法突破的种种医学难症,2019更没盼头。就算她现在开始学习医学,来个系统把智商拉满技能点亮再穿个时空跟超级大佬对话学习,她又凭什么能够救治身边的人。技术可能会了,还要看时机啊。那什么,要你五更死,活不到六更,说不定大家死了都穿走去开启新人生,这个世界未必只有她一个人重生。

她也没办法预料所有事,她还在职业的上升期,本职工作就忙到飞起,更别提产品上新季合作商都堆在一起谈合同,家里又鸡毛蒜皮事情堆到头顶,人都要闷死了。男朋友还不知道死哪去了,这里死了个朋友,那里疯了个哥哥,高利贷都堵家门口只差没上街吆喝欠债还钱,身后还跟了个癌症患者,她能艰难面对生活没直接自尽就非常值得歌颂了好吧。

她根本就没法做点什么。

这重生重的真是毫无意义。

床像海水,亲昵的贴着肤。如果可以,柳郁心甘情愿溺死。

她想窝在被窝里睡个回笼觉时,然而下一秒,她就被高女士一手提了起来。

“大黄闺女这么睡下去要成干尸啦!赶紧起床!”

高女士只觉如往常一般吼了一嗓子,然而她的宝贝闺女却没有顽强反抗,顺势跪坐在床上,眼有泪花。

十二年后变身赌魔的妈妈不复现在的精气神,她一下子衰老而脆弱,被欲望蛊惑,输大把钱,面对发怒的女儿躲在老公身后畏畏缩缩。

可不管输多少钱,高女士都是柳郁亲娘,她们之间的爱从来没有变质过。

柳郁在处理家里翻来覆去剪不断的财务纠纷时无数次怀念从前,而从前的高女士现在出现在她面前平凡的吼叫,她眼泪一下子流出来。

“妈妈!”

柳郁一下子抱住受宠若惊的高女士,忍不住声嘶力竭的大哭一场。

妈妈,多么委婉动听的两个字。

重生还是有点意义的。

                           

原创文章,作者:岚那边的山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150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