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哭唧唧的病娇小郎君又装乖》小说最新章节,谢泠言,小萌音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快穿:哭唧唧的病娇小郎君又装乖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虞尔

简介:【1v1双洁互宠、男女主双魂穿病娇】谢泠言游荡地府,听了一群女鬼的话,坚信自己美得能杀鱼,不海对不起女娲造她!对某男一见钟脸却表白被拒,那人差点被她‘整死’,揣着指甲盖大小的良心,赊账闯进时空局还债:病娇装乖书生:“姑娘是我的,不许去偷别人!”暴躁电竞奶狗:“姐姐吃完就跑,不讲武德!痞酷捉鬼师破防:“道义明天再说,今晚你归我。”某女皱眉:这事不对劲!……感情我海了半天,就特么一条鱼?!

角色:谢泠言,小萌音

快穿:哭唧唧的病娇小郎君又装乖

《快穿:哭唧唧的病娇小郎君又装乖》免费阅读

——滴滴!【新世界已开启成功!祝您旅途愉快~】

“叽咕咕叽~,主人您好,我是您的贴身贴心小管家,我叫随便。

您可以叫我小随或者小……,嗯,就叫小随就可以了。”

谢泠言一手撑着头,白皙手指用力的揉按着太阳穴。

难怪穿过来之前,时空局老大爷问她吃了晕车药没?!

这空间隧道的副作用后劲儿果真厉害!

比她喝了女鬼给的八斤黄泉酿还上头!

谢泠言听到脑子里的稚嫩小萌音,用神识进入了识海空间。

识海空间,是每位穿越者必备的空间站点,也是穿越者和系统联系的通道。

空间内是一片花海,带着清香和浓郁的灵气,中央有一颗巨大的榕树,根须随风飘动着。

谢泠言和一只松鼠,躺在一地不知名的蓝色小花上。

妖娆女子一头灰蓝长发肆意铺散。

狭长微挑的狐狸眼眸半睁着。

瞳孔是深幽诡谲的蓝。

这双眸子着实令人心颤,若与之对视片刻,恐怕会神魂俱散!

一袭黑色锦衣更是带着无尽肃穆与幽暗,星星点点的蓝色幽火在女子衣袍上跃动。

那双纤细修长、白润如玉的美腿,就这么明晃晃的肆意交叠。

压在蓝色小花上,几度刺激眼球。

某只松鼠已经不经意(忍不住)偷瞄了这双腿数十次了。

它以前绑定过不少宿主。

但这次的这位,绝对是世间妖魅尤物般存在!

只是静躺着,那高低起伏的弧度,便能引人无限遐想!

谢泠言缓过神来,用手撑坐起身子,打量着这只在她腿边说话的松鼠。

女子嗓音清冷又带着浑然天成的娇媚,“你叫随便?那叫你小随还是小便?”

“……如果我有错请主人直接告诉我,不要用不雅观的词羞辱我。”

“所以你为什么要取个不雅观的名字?”

随便表示:

——这锅它不背!!

“……这名字是您起的。”

谢泠言美眸看向它疑惑挑眉:我什么时候这么随便了?

随便见此忍不住偷偷翻了个白眼。

“您不记得了?来之前,时空局局长大人问您要选什么系统,您说:随、便。”

于是,它一个美男猎杀统,强制变成了“随便”统。(微笑jpg.)

谢泠言没想到是这么回事。

哦,那这名字她认下了,毕竟再随便也是她脑子里的精华产出呢。

“嗯,小便……随。”

小便确实不太行。

叫多了还怪想上厕所是怎么回事??

小松鼠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试探的用蓬松大尾巴,在谢泠言美腿上轻扫了几下。

状似无意的问:“主人,您之前有过穿越经历吗?”

“没有。”谢泠言淡淡说。

她只是去凡间混过几百年。

那个叫上身,应该不算穿越吧?

“好滴,那我先给您传输穿越攻略,里面包含穿越相关的所有信息和必要知识,您可以先看一下~”

小松鼠蹦蹦跳跳的在谢泠言腿边,对着一面巨大的水镜戳了几下。

滴!【穿越信息已传输完毕。】

谢泠言快速打开查看了一下。

和她接触过的凡间信息差不多。

还没看完,就听小松鼠提醒道:“主人,外面有人在敲您的房门。”

……

千元国,赵城。

明月高悬,人间街道上,灯红酒绿一片,各家门前的红灯笼都亮着。

风月楼内,人声鼎沸,丝竹乐器,不绝于耳。

中间的戏台子上,美艳绝伦的女子正在翩翩起舞,席间男女嬉闹调笑声,从圆楼建筑的四面八方传出。

这里便是赵城的中心城区,而这栋楼,是千元国的标志性建筑。

但却是只可意会、不可明言的标志。

与楼下的喧闹繁杂不同,风月楼顶层第五层,此刻一片漆黑。

这一整层楼,数十间厢房,却仅作为了一人的居所。

一扇不同于其他普通木门的紫檀雕花拱门,此刻紧闭着。

月光透过房中半开的窗棂映照进屋内,投射在了一身红衣身姿曼妙,正侧躺于卧榻的女子身上。

女子衣衫单薄,绯色裙纱笼罩着女子那双在月色下泛着莹莹白光的修长双腿。

谢泠言收回神识,在房门再次被敲响时,应了一声进。

一位穿着红色薄纱裙,耳边别着一朵红牡丹,看起来三四十岁的妈妈桑走进房间。

女人一开口便是尖声尖气的诌媚老鸨音:

“言姑娘,您前两日看上的那位小郎君,妾身已经为您调教好了,方才给您送到了隔壁房间,您随时可以去享用~”

说着,还眼神暧昧的对谢泠言抛了个闪电媚眼。

嗯?享用?

谢泠言美眸轻挑,啊呀?没想到一来就有白给的郎君?

女鬼头子们诚不欺我啊?!

这三千世界果真是民风开放,定然会比上那些等死鬼的身好玩多了。

女鬼们口中说的:‘征服星辰大海’的壮举。

她觉得她可以~!

谢泠言淡淡出声,嗓音带着特殊的沙哑和娇媚,御气十足。

“嗯,我一会儿过去。”

虽然咱没什么‘煎鱼’的实战经验。

但是!

在围观那些排队投胎的五湖四海的女鬼们.口.嗨时,咱也是输出的一把好手!

大概真应了那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那些女鬼头子聊的内容……

几十个鬼加一起,都硬特么拼不出一条底裤来!

简直是……毫不知羞!多多益善!

谢泠言经过多年的理论知识培训及辩论,自认撩人技术,鬼中第一。

她听闻,不通情爱的某主都能随便拉到和尚乐不思蜀。

那她也一定可以捞只小狼狗回地府恣意快活~!

小随见谢泠言满脸的兴致盎然,以为她是迫不及待想开始工作,于是积极的给她cue任务:

【主人,我现在给您传位面任务。只有任务完成,才可以收集到魂灯,才可以抵债,这个您知道吧?】

小随这次出任务真是格外认真。

因为它之前的宿主全都人任务失败被抹杀了。

对此,小随的解释是:那些宿主总自以为是的指挥我开挂,有些任务完成100%,却死活不肯脱离位面,硬生生让我绩效再次清零!

呵呵!

这样的宿主不抹杀,还留着过年吃肉吗?

小随又偷瞄了一眼身旁的非正式工作人员的神颜主人。

它有强烈预感,她一定可以帮它打破任务绩效为0的记录!

这是它最后的光!

被期以重望的谢泠言,这会儿才想起来,她除了要给那碰瓷的冰坨子找魂灯续命。

时空局老头好像还说了,因为她是免费来玩的,所以得做任务抵债?

哎,这年头多少鬼家里亲情浅薄,一年就送两回钱下去。

地府人均消费水平直线下滑。

穷是真穷啊!

等她捞点阳间的钱,回去便让自家大哥搞点赚钱的活计——

比如:摆摊卖零嘴儿,油炸小鬼三文一串?

会不会太贵?

她大哥(乱入):没事,价咱们可以硬谈。

“……”就是说,你大哥永远是你大哥!

脑子里正想着各种赚钱计划,一道机械系统音突兀响起:

滴!【本随便系统发布任务,将全程随机抽取。目前已为穿越者抽取到「随机打卡」任务,领取此任务,可奖励美男一枚。】

啊呀?

还有这等好事!

不用完成任务就先奖励美男?

那咱白嫖逃单不介意吧~?

小随在系统上点击了领取任务,兴奋的和谢泠言分享:【主人主人,美男三分钟内送达哟!】

谢泠言恣意的单腿屈膝半躺在榻上,【你挺兴奋啊?】

【嘿嘿嘿,小随替您兴奋。】

主要是之前对各种美人感兴趣的职业病一时间改不掉呀~~

女子轻嗤一声,确实她也有点想看看系统送什么美男来。

一旦有了期待,那过程中的一分一秒都觉得漫长。

空间内,小松鼠无聊的在小蓝花上蹦哒(摧残)。

这神颜主人看起来不像是一般宿主,也不像是时空局的任务小仙子。

它有点好奇的抱着两只前爪,小萌音试探的问道:

【那个,主人,冒昧问一下,您为啥主动想来三千世界做苦力呀?】

【知道冒昧你还问?】

小随:“……”

额,那我走……?

过了好一会儿,小随努力控制住了话唠的欲望,却听女子慵懒的声音传来:

“听说过表白被拒杀人碎尸、怒捅表白对象数十刀、将人愤然投湖的故事吗?”

呆萌松鼠疑惑歪头点了点,“……听过呀,那些人真是太变态了,买卖不成还有仁义在呀!”

想当初,那些故事被爆料出来的时候可轰动了!

某人一脸平静的睨它:“我就是你口中的‘那些人’。”

某松鼠石化:啊,这……骂早了。

应该放在心里骂!

正懊悔着,只听女子继续说道:“不过我比他们好一点,我没杀人。”

松鼠附和点头,“嗯嗯嗯,那您……?”

绝色妖冶女子红唇邪肆勾起:“我不过是拿大铁链子锁了他几百年,“日夜呵护”罢了。

唉,没成想,他逃出去反而快死了,还将责任赖在我头上。”

谢泠言:被碰瓷我也是很无奈啊。

松鼠呆滞眨眼,这……听起来确实比杀人,好那么针尖儿大的一点点??!

两人正聊着,忽然头顶传来一声巨响。

接着便是稀里哗啦、噼里啪啦,瓦片碎裂的声音。

‘哐当~!’

屋子地面一颤。

谢泠言冷漠看着那名书生打扮的清秀男子,从天而降。

并砸烂了她卧房的屋顶。

“……”所以,系统的送达就是这个意思?

好的,这很送达!

紧接着,又一道系统提示响起:

滴!【已触发支线任务,攻略目标:江然。攻略完成即可获得魂灯1盏。目标爱意值检测已开启,目前状态:0。】

谢泠言就知道这奖励不会那么单纯。

攻略才能得魂灯?

呵,那群仙界的狗东西,还真是净会给她找事儿。

谢泠言斜倚在床上没有出声,媚眼如丝的在男子身上来回打量。

肤白细腻,眉眼开阔。唇瓣带着些许的苍白。身材挺拔,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手臂肌肉线条明显,腰弯着看起来柔韧度不错。

草率断定结果:脸俊、腰细、腿长、活好。

嗯,打扮斯斯文文,想必是个乖软好扑的。

也罢,看在脸的份上,这攻略任务她接下了。

作为真·骨灰级颜控,谢泠言在地府最大爱好就是:

看!美!鬼!

至于为什么要看鬼?

啊……。

毕竟唯一看了一次人,还被人给拒了。(微笑jpg.)

俊秀男子捂着被瓦片划破正渗出血迹的手掌,倒吸一口凉气,“嘶!”

真疼!

谢泠言轻咳一声,整了整衣裳。高贵冷艳架势一端,从榻上起身走过去。

“公子,你……”

男子闻声抬头:“怎么又是你!在下不过一介布衣,为何谢掌柜要这般为难于我?!”

江然羞怒万分。

他万万没想到!

这个上次在半路上打劫他美色的女子,这次竟然敢光天白日的,不知用了什么妖术直接绑架他?!

谢泠言:……啊?

懵了一瞬,脑海中浮现出小随及时传来的原主记忆。

哟,这斯斯文文的小奶狗是个书生?

事情是这样的,就在前天原主出去逛街时,碰巧遇见了在秋水斋买砚台的江然,一下被他的清秀容颜迷住了。当即便想要拉他到风月楼喝茶听曲儿,结果被他给狠狠的拒绝了。

小随想起来刚才谢泠言讲的表白被拒的事情,脑子灵光一闪。

【主人!这次被拒的不是你,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

谢泠言:“……” 提醒的很好,下次不必了。

江然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灰。

见眼前女子直勾勾盯着他不说话,面色羞红更是愤怒。“谢姑娘乃女子,女子理应大家闺秀,仪态万方。如此行为,实乃不……”

“停。不要教育我。门在那边,请。”

谢泠言最烦的就是有人对她说教。

家里那个啰嗦大哥在她耳边逼逼叨了千万年,她耳朵都快长结石了。

江然闻言眼眸微顿,似没想到她今天这么快就放他走。

但也只愣了一瞬,便快步走出了谢泠言的房间。

正过来房间找人的秋葵妈妈桑,撞见他从谢泠言屋里出去。

眼神八卦的凑到了谢泠言跟前挤眉弄眼,“言姑娘~,刚才那位是……?”

“失足的野猫。”

谢泠言心中无语,这就是你们时空局宣传的上门美男奖励的真实水平?

呵呵!

小随感受到谢泠言的不爽,瑟缩了一下毛绒小爪子,连忙补救尴尬:

【主人放心!这奖励不会跑的!系统既然敢奖励,就一定会送到您嘴边上,到时您勾勾手指头就能攻略成功了!

咱是随便系统不走剧本设定,您完全不用管人设,只管大胆去搞事情!钓男人!】

天塌了有其他系统顶着!

小随打了三针肾上腺素似的亢奋激励谢泠言。

毕竟它必须督促主人完成本次任务,否则将要被强制刷机。

啥?

不人道?

叽哇哇个叽!

零绩效的打工人不配有异议!

这是它最后翻身的机会,成败在此一举!

给我举!ヽ(`Д´)ノ

谢泠言没有理这只盲目自嗨的松鼠,冷哼一声,看向推门进来的秋葵。

“找人来收拾一下这里。”

秋葵恭敬的应下,然后又提醒了一声,“那隔壁的小郎君……”

“得空了我自会过去。”

——催什么催,爽的又不是她。

————

(⁎⁍̴̛ᴗ⁍̴̛⁎)新书已就位!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兄弟集美们赶紧的坐下吃席啦~!

                           

原创文章,作者:虞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14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