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陈书仪,赵鹤《娘娘重生后,虐渣追夫两不误》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娘娘重生后,虐渣追夫两不误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茶羽

简介:曾经以为的刻骨铭心,不过空欢喜一场。前世,她自现代穿越而来,活的肆意飞扬。一朝相遇,满心欢喜以为觅得良人,却不知,不过是自作多情。纠缠多年,痴心错付,未到四十已经心如枯木。看着他冰冷的眼神,她终于绝望,从祭台上一跃而下。谁知醒来,又回到了那年,风华正茂。赵鹤年,今生,我绝不再纠缠于你……

角色:陈书仪,赵鹤

娘娘重生后,虐渣追夫两不误

《娘娘重生后,虐渣追夫两不误》免费阅读

何必执着,刻骨不过空欢喜。

奢华的寝宫里,寂静一片,雨打的声音显得格外清晰。

昏暗的房间内,陈书仪侧坐于窗畔,一头墨发如瀑,任意散落,微微遮挡侧脸,却依旧能看出她精致的轮廓。她全身只着一件宽大的暗红色布衣裙,衣襟松垮,露出精致的锁骨。

暗红的衣裙在昏暗的光影下,如同冰冷的血,死死地附在她身上,如鬼魅,伸向她脖颈间纤细的血管,压的她窒息,死气弥漫……

雨水一连下了三个月,湿气加寒气如鬼魅渗入这屋内一瓦一木,冰凉的雨滴拍打着窗棂,她却浑然不觉寒意,只是呆坐着,呆滞的目光望向窗外。

“哒、哒、哒、哒!”

沉稳的脚步声一步一步靠近,带着压迫的气息。

陈书仪眼翼微颤一下,又恢复了呆滞。

不一会儿,一清瘦俊朗的男子穿着一身黑金色华服,气度非凡,大手抚开珠帘大步走了进来。

这位男子便是当今南朝之主—赵鹤年。

他负手而立,站在离她三尺远之处。

陈书仪依旧呆滞地坐着,眼神迷离,毫无焦距。

殿中静默一片。

见她不语,赵鹤年皱着眉头,缓缓道:

“明日祭天祈福,你好好打扮,别把这副无能怨妇的模样带到祭台上。”

陈书仪突然浑身颤抖了一下。

陈书仪慢慢闭上双眼,眼角一滴热泪滑落,没有说话。

赵鹤年见她落泪,不免气上心头。他上前伸出手,用力地帮她擦掉了那抹泪痕,指腹擦过之处,娇嫩的脸上直接泛了红。

他冷冷地说道:

“陈书仪,我的耐心有限。我劝你不要不识好歹。你要明白,这宫中到底谁才是主子!”

陈书仪睁开双眼缓缓侧头,眼神空洞,整个人干枯无力,道:

“是。你是主子。我求你,放过我,好不好?”

赵鹤年缓缓放下搂紧她的双手,有些烦躁道:

“你还在怨我?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不好么?只要你像从前一样,我便能待你如初,你你做那高贵的王后,谁也不能欺负你。这样不好吗?”

“回到从前?”陈书仪惨然一笑,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你告诉我,怎么回去?你把我爹娘,我哥哥和妹妹,我的孩子还回来啊!”

陈书仪竭力哭喊着,一下子伸手用力把他推开!

赵鹤年一个没注意,直接被她推倒在地,有些狼狈。

他脸色瞬间阴沉,双手撑在地上缓缓站起,眼睛冷冷地盯着陈书仪。

陈书仪满脸泪痕,又转过头道:

“对不起,你走吧。我不想见你。”

赵鹤年一脸嘲讽地看着她:

“呵,这是我的后宫,你叫谁走?”

陈书仪白着脸,摇了摇头,泪水直流,从椅子起身,转身就要跑出去。

赵鹤年冷着脸,一把将她拉入怀中,弯腰直接将她打横抱起,直接朝那内室走去。

“啊!你放开我!”

陈书仪拼命挣扎,用手打他,用嘴咬他。

“啪!”

陈书仪猛地被抛到了床上 ,整个人砸了下去,疼得脸色发白。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一个黑色的身影便直接附了上来。

赵鹤年左手将她双手拉起禁锢在头顶,双腿压着她的双腿,将她整个人死死钉在床上,逼着她看他,皱紧眉关道:

“我说过,你好好当好你的王后,我不会动你的后位,你还要我怎样?”

陈书仪看着面前这张距离不到几厘米的脸,这张她曾无比痴迷的脸,心中只有一片凉意,干涩的眼再次滑落泪水,哽咽道:

“赵鹤年,你究竟有没有心?”

既然不喜欢她,为什么还要为了所谓的帝后礼仪逼着自己做不喜欢的事情?他这分明就是在羞辱她!

赵鹤年瞬间又冷了脸,冷哼一声,伸手擦去她的眼泪,冷冷道:

“没有,你满意了吗?”

陈书仪绝望地侧过头,缓缓闭上双眼。

“刺啦!”

胸口一阵清凉。她的头被他用力掰了回去,鲜艳的红唇被用力吻住,赵鹤年疯狂地攫取着属于她的气息。

陈书仪眼神空洞,如同木偶。

窗外秋雨淅淅沥沥,雨打芭蕉,从黑夜到天明。

次日,陈书仪醒来,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疼得无法动弹。而身旁已经一片冰冷。

她呆呆地看着床顶。

她胎穿而来,家中乃书香世家,声望极高,父母恩爱,家中和谐,长兄亲厚,庶妹乖巧,将她养的天真烂漫,肆意任性。

仗着穿越的身份,仗着家中的疼爱,她张扬,毫不掩饰她的聪明才智,她高傲,视这里的人为愚钝的古人,她天真,轻易信任恶人所言……

只那日,七夕乞巧夜,华灯初上,她提着赢来的莲花灯与妹妹在人海中穿行,市中一狂马惊乱,眼看着那马要撞上她。

突然,一只温热的手揽过她的腰身。

一时间天旋地转,衣袂翩翩,暗香浮动,樱花飘舞,男子清冷绝美的容颜直直映入她眼中。

“京中闹事者,杖责五十。”

他板着脸看向前方,低沉微哑的嗓音如同在她耳畔呢喃。她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怔怔地看着他,失了神。

只此一眼,沦陷终生。

事情解决后,她笑着调戏他,嬉皮笑脸道:“小郎君是哪家的公子?能否告知名讳,也好让小女子上门以身相许以报救命之恩啊”

他瞳孔睁大,似乎被她的大胆惊到,耳朵微红起来,不与她说话,径直便走了。

她想,这般纯情的男子,可太合她心意了。

回家后,她四处打听,得知他是十三皇子后更是雀跃,以为他确是自己未来的夫君。她百般撒娇打滚,只为让父亲带她见他一面。从此便对他死缠烂打。

她死皮赖脸,穿越前那个内向羞怯的一个人,自从遇上他,便已经变了。竟然胆大到天天堵到他面前,脸不红心不跳地表明心意,每次总能热得他一脸通红。

她见他喊她小名,心中蜜意无限,沾沾自喜。

她透过他温和眼眸看到眼底的冷漠,直以为自己就是他的救赎,只为化解他眼中冰寒而来。

她坚定地认为,他就是她的男主,而她必定就是他那天命之女。总有一天,她会融化他的心,让他只对她好,独宠她一人。

但,就是这个可笑的执念,让她无怨无悔,飞蛾扑火,自欺欺人……

如此纠缠了几年,她如愿嫁给他,她满心欢喜,即便他不愿,他以后也一定会喜欢上她的。

本以为是她的幸福要开始了,可她却没想到,这不过是她坠入地狱的开始罢了……

婚后,她为了他学了不知多少东西,只为迎合他的喜好,讨他欢心。可他却从未看过一眼。

她为了他四处与人周旋,为他争取利益,只为了能在夺权之路帮助他一些。可即使她身负箭伤,也从未得过他一句感谢。

而婚后不过一年,他带了别的女人回来,她撒泼打滚,又哭又闹,可惜,无济于事。

先王逝世,徐夫人被先王下令陪葬,她哭着求他救下徐夫人。

他说:“我会救她的。”

她开心地以为他说的是真的。结果当她去到徐昭仪的寝宫,看着空荡荡的宫殿,这才知道,他不过是为了骗她让她不要阻挠罢了。

后来,她流了第一个孩子,满心绝望。她拖着虚弱的身子去找他,可还未靠近,便透过那窗隙,看到他跟别的女人情意绵绵。眼中的柔情,她竟从未见过。

这才知,原来,他眼中不是没有情意,不过是对她没有。

后来,他眼睁睁看着别人杀了她爹爹和阿娘。她苦苦哀求,求他出手帮忙。好歹她爹娘帮他夺嫡助他良多。

她哭着喊着,声嘶力竭,跪在地上拼命磕头求他:

“救救他们,赵鹤年,我求求你,救救他们,是我,当初不该招惹你,对不起,我错了,我错了……”

他眼中的冷漠让她绝望。

可他只缓缓撇开她的手,转过身,道:“我帮不了你。”

明明只要他一声下令就可以的事,为什么他就是不肯?

第一次。

她仰头看他,竟觉得眼前之人如此陌生。呵呵,原来,那么多年,他竟真的对她没有一丝情意,原来他竟真的可以如此冰冷无情。

她踉跄着走回那曾经让她无比欢乐温馨的地方,可看到的,只有满眼的鲜红。

后来,他把她彻底打入冷宫,凤仪殿形同虚设,她看着他与他人颠鸾倒凤。

她逐渐变得麻木,不再有任何奢望。

可当她想要轻生时,她又有了孩子,本以为总有一丝寄托可以让她继续活着,可是,孩子都八个月了,他却任由别人害死他们的孩子,不闻不问。

她拖着一身血,绝望地问他:“为什么?赵鹤年,你告诉我,我究竟做错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他眼底一片冰霜,说:“晚晚,不要无理取闹。”

呵呵,她怎么的,就混成这般模样了……

………

不知过了多久,陈书仪才缓缓从床上爬起,又坐回了窗边。

感受着雨丝冰冷的气息,陈书仪真想,她这残躯败体就随这风去了。

                           

原创文章,作者:茶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13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