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希希,李妈妈小说《长公主今天被弹劾了吗》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长公主今天被弹劾了吗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朗月映空

简介:穿越在宝安长公主身上,赵希希表示很满意,可接下来她发现原身已经结婚了,嫁的还是当世才子——苏适的好友王诜,这也……还好吧,等等,这个王诜难道不是历史上有名的那个渣男吗?娶了一堆妾室,宠妾灭妻的那个人?这种梗我……好喜欢,既如此,我就黑化一个给你们看看!捏拳ing美貌御史强拳出击,“公主不敬翁姑,罪犯七出!”“公主豢养伶人,豪华恣意,不堪为女子楷模!”……那咱们就互相伤害吧,1v1双洁

角色:赵希希,李妈妈

长公主今天被弹劾了吗

《长公主今天被弹劾了吗》免费阅读

赵希希身子酸软的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屋顶,她眼前接收到的一切信息都让她有些回不过神来。

她身处的屋子有些简朴,天青色的帷帐,素白的墙面,不远处有个博古架,上面仅有几个小玩意,房间很是局促。

赵希希已经在现在这个身体里呆了一天了,身边的丫鬟婆子都唤她“公主”!她心中惶惶不安:“我不是已经死了吗?莫非是穿越了?还是重新投胎了?”

赵希希本是个普通的现代社畜,大学学的计算机科学,毕业后找了个外企文职的工作,本以为终于要实现各种自由,没想到每天工作加班到吐血!

一阵高强度的工作过后,她觉得总是头疼,于是去医院检查,发现自己竟然得了脑癌……在住院弥留的时候,她总在梦中看到一个模模糊糊的古代宫装女子,好像在对她说话,有时又像是哭泣,虽然不知道她到底要告诉自己什么,但是她能感到那种伤心欲绝的情绪。

难道这个梦中人就是之前的公主吗?赵希希想不明白,她是个独生女,自己去世后也不知道父母怎么样了?要是当年她爸妈也超生个二胎就好了,总比晚景凄凉要强!

想到这里,她眼角沁出一滴泪水。

就在这时,一个老嬷嬷坐到了赵希希的床边,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道:“公主退烧了,太好了,您现在感觉如何?”

这老嬷嬷见赵希希不言不语、眼角含泪,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低声道:“公主莫要再想不开了,驸马他狼心狗肺,不堪为人夫君,您可要好好保重身体,振作起来,不然太后娘娘该多伤心啊!”

赵希希听她说完,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驸马”?!她已经是个已婚妇女了吗?

这老嬷嬷说完,回头吩咐屋中的仆妇们道:“夏萱,你再去传太医来看看,就说公主好些了。”

老嬷嬷后面站着一个年纪稍长的女子,长得端庄贤淑、温柔雅致,她面露难色的道:“李妈妈,公主之前说过,在王家不要经常传唤太医,免得老夫人说她招摇!”

赵希希听到这话,比刚才得知自己的“已婚”身份还要震撼!生病了都不敢喊大夫,这到底是公主啊,还是童养媳啊!

李妈妈恨铁不成钢的瞪了那侍女一眼道:“公主发热三天才退,他王家不管,咱们可不能不小心,若是落下什么病根可怎么办?你只管去传太医便是!”

那名侍女才“哎”了一声,连忙下去传话。

赵希希感觉自己浑身虚弱,肚子里空荡荡,于是轻声说:“李,李妈妈,给我拿些吃的来。”这应该是个命令的口气吧。

李妈妈温柔的说:“好,好,老奴马上就让人去准备。”说着对另一名侍女吩咐道:“去熬些白粥来,要熬得稠稠的。”

说完转过来给赵希希掖了掖被子,道:“看来公主确实大好了。”说完又细细嘱咐她:“这时先吃点儿好克化的,待您病愈,再好好的补一补,您可万不能再想不开了,有什么事情,千万不能闷在心里!”

赵希希感受到一股既絮叨又亲切的慈祥爱意,仿佛是自己小时候在奶奶家的待遇,心里一阵温暖!

就在这时,门外一阵喧哗之声传来,一个年轻男人说:“公主尚在病中,……请回去……”什么的。

接着一个嗓门尖锐的女声道:“大胆,我好心好意来看姐姐,你们竟然不去通报,果真刁奴!”

然后“砰”的一声,房门被打开,走进来三四个女子,领头的是一位二八芳华的锦衣丽人!

这女子身材高挑、明眸皓齿,十分的美艳动人,但就是在那美艳之下却透着一种让人极其厌恶的神色,眼神辗转间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只见她施施然走到赵希希的身边,扭着手帕吐气如兰的道:“就是说嘛,妾身看春雨去厨下熬粥,心中惦记着姐姐的病症,特意过来看看,您这可是大好了?”

满屋子服侍的人都神情戒备的看着这名美人,仿佛如临大敌一般,尤其李妈妈眼中更是充满了憎恶和怨恨之色。

赵希希心中非常、非常的纳闷,这美人是个什么身份?为什么大家如此警惕,难道这个公主还有什么仇敌不成?

这华衣丽人说完这番话后,见赵希希并未开口,便知她还是那样的懦弱可欺,于是心中对她便越发的轻视。

这女子蔑视的一笑,刚想继续开口,李妈妈在旁沉声道:“于姨娘,公主身体不适,且未召见你,你还是退下吧。”

于姨娘“呵呵”一笑道:“我和姐姐说话,你这个奴才插什么嘴!就我说,姐姐真是太纵着你们了!”

她就是来吵架的,跟公主那个闷葫芦吵也吵不起来,这个李妈妈却是一点就着,正中下怀她的下怀!

果然,李妈妈还想再和于姨娘争论一番,却被身旁的人紧紧地拉住,侍女低声对李妈妈说:“公主还不舒服,别再吵了!”

赵希希却已经很不好了,事情还能再雷一点儿吗?于……姨……娘……三个字在她脑中循环播放,她真的是公主吗?一个姨娘都能来找麻烦!难道是戴罪的公主?

李妈妈被于姨娘气的胸口起伏不定,若不是碍于公主的面子,她早就想狠狠地抽在于姨娘的脸上,可是公主为贤名所困,又怕惹驸马生气,根本不让她们跟于姨娘一般见识,她也确实不能再给公主添麻烦了,只得慢慢往后退了一步。

于姨娘见自己占了上风,笑得更是得意,愈加嚣张的说:“要我说啊,公主也是,明知道驸马不待见你,还每日送汤送饭的,显得多贤惠似的……”

说到这里,她故意顿了顿,眼神又瞟了一下此时已经天雷滚滚的赵希希,道:“妾身这个人就是良善,您要是愿意求求我,咱俩当个平妻,在家里一样大,我就劝驸马去你房里……”

这话还没说完,只听见一把清润的嗓音响起,打断了于姨娘后面的污言秽语。

“于姨娘出言不逊,冲撞本公主,未经传召,擅自闯入本公主的住处,二罪并罚,就先打个四十大板吧!”

这声音极其轻柔和缓,但是又充满了不可违抗的气势。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冷气,一时之间所屋中针落可闻!

众人把眼光一刷齐的投到了赵希希身上,没错,刚才的话就是赵希希说的。

赵希希看着他们目瞪口呆的样子,无奈的揉了揉额头,心中暗想:这个公主估计窝囊到家了,不过我可不是来受气的,老天已经给我重活一回的机会,难道还要当古装宅斗剧的小白花吗?

屋中的人却都傻在了一边!心道公主这是怎么了?她从来没有处罚过驸马的妾室啊,这一年来可谓事事谦让,所以才纵得她们没规没矩!

看着大家都不动,赵希希只能又说:“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还不快去,难道还要本宫亲自动手!”嗯,这句话说得好爽,她真想再加一句“贱人就是矫情!”

此话一出,刚才在外面阻拦于姨娘的两个年轻内侍终于冲了过来,不由分说的就把于姨娘往外拖!

赵希希冷眼瞥着,两人的动作很是干脆利落,估计也都忍了很久了。

这时于姨娘才“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边哭嚎一边尖叫:“你们,你们谁敢!我是驸马正正经经纳进来的妾室,是良家子!驸马,驸马救我~~”

后面的话就没有了,因为接下来就是一通毫不留情的棍棒交加,她能发出来的只有讨饶声,等到最后几棍时,她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赵希希心中也有些许不安,话说自己也是头一次使用统治阶级的权利,不会真的把她打死了吧?

直到于姨娘被抬走,满屋子的人都惊愕的不敢说话,只有李妈妈上前柔声道:“我的好公主,你可想开了,这些贱婢死不足惜,你可万不要为此憋闷。”

赵希希觉得李妈妈说得很有道理,嫣然一笑:“妈妈说的是,本宫再不会任由她们骑到我头上。”因为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公主了!

那个端庄温婉的侍女却期期艾艾的说:“公主,若是驸马知道了,该如何是好,您与他本就……”她没好意思说下去,驸马本来就厌恶公主,只有公主对他深情一片,这下岂不是要彻底翻脸了!

                           

原创文章,作者:朗月映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mycncart.com/11205.html